69书吧 > 重生之弃妇归来 > 第一百一十二章:又见公孙昊

第一百一十二章:又见公孙昊

作者:不游泳的小鱼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哪种人?”穆清瑶问道。

    赵妈妈定定地看着她,眼里有了犹豫之色。

    穆清瑶没有再问,只是冷静地看着赵妈妈。

    良久,赵妈妈才道:“少奶奶想必也猜出了一些,天脉就是具有异世灵魂之人。”

    虽然已经猜到了一部分,但从赵妈妈口中得到肯定答案时,穆清瑶还是一阵头晕目眩,象是被人捧上了最高的云端,正飘飘然不知所以时,又被同一个人自云端上抛下,失去重心还犹可,最难受的是,坠落的过程太惶恐,不知道等待自己的是粉身碎骨,还是尸骨无存,又抱着一线希望,或许,他只是开个玩笑,会在半空中再次将自己接住,然后回到云端,回到曾经的温柔干净,告诉她,一切只是个误会。

    “连你都知道,我就是拥有天脉血的人,那爷是不是更早就知道了?”她受重伤,被他意外救回,她身上的每一处伤都是他亲手修补缝合乃至医好的,她是什么血,他这个医圣之徒岂会不知?

    “世子妃,不是……爷虽然知道,但是爷对您的感情绝对不会有假……”赵妈妈急着解释。

    穆清瑶抬手,“你不用再说了,说吧,怎么取我的血救他?”

    赵妈妈怔了怔,眼圈泛红:“至少要一升血,世子妃,这对您的身体会……”

    “会死吗?”穆清瑶再次打断她的话。

    “那倒不会,只要好生调养,世子妃您的身体很快就能复原。”赵妈妈忙道。

    一升血,确实不会死,但人一次最多只能抽四百毫升,一升也才五百毫升,没关系,如果她的血,能就此治愈他的病,一各项血不算什么,她穆清瑶不缺这一升血。

    “你有法子抽血吗?”穆清瑶腕起自己的衣袖问道。

    赵妈妈摇头:“只有爷自己醒来才能,或者,需要一位武功高强的人,将世子妃的血输入爷的心脉中。”

    穆清瑶转眸看向床上昏迷不醒的夜笑离,还是那张清俊儒雅的脸,初见时,他安静地坐在路边棚里吃着粗劣的大馒头,飘然出尘,带着面纱也让她惊为天人,前世今生都未曾对男人动过心的她,却在看到他时,会害羞,会矜持,会心如小鹿乱撞。

    当他在选妃大会上语出惊人地选定她为妃时,她也懵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是个弃妇,出身低微的商户女,他却独具慧眼,对她一见钟情,多少人惊叹稀虚,不愿想信这个事实,她也不信,她也怀疑。

    可到底还是被他的诚挚打动,沉浸在他的宠溺与疼爱中。

    他宠她,宠得无法无边。

    她打太子,他替她收拾残局,她扔淑妃下水,他还加上一脚,当着太子的面,踹飞淑妃。

    帮着她惩治公孙昊与贺雪落这对渣男,帮着她打官司,脱离北靖侯府,带她离开只会利用她,伤害她的穆家。

    不顾一切娶她,疼她,怜她,将她捧在手里里爱着。

    她不愿意往深里想,也害怕往深里想。

    不管他的初衷如何,这一年多来,他是这个世界上,对她最好的一个人,这是不容置疑的事实,而更残酷的事实是,这一年多来的潜移默化,她已经习惯了他的宠爱,习惯了爱他,这种习惯,已经植入了她的骨髓,无法剔除。

    所以,一升血算什么,她贡献得心甘情愿。

    只要他能摆脱病痛折磨,再多她也舍得。

    “叫惊雷和骤风两个进来吧。”

    穆清瑶淡淡地说道。

    赵妈妈的泪就往眼眶涌:“世子妃……您可想清楚,失血过多,您会很难受的。”

    “总比他被病魔折腾着好吧,别废话了,去叫人。”穆清瑶道。

    最先进来的不是惊雷和骤风,而是墨玉,她一把拽住穆清瑶就往外走:“走,咱们去南楚,或者跟着太太去北辽也好,总之,不要在这里。”

    小妮子的眼里全是泪,看来是听到了自己与赵妈妈的谈话,心里为自己不平,不值,更气恨夜笑离的欺瞒与用心不良了。

    “墨玉,爷对你不好吗?”穆清瑶由着她拽走几步,轻声问。

    墨玉怔了怔:“再好又如何?用心不良,小姐,以你的人才样貌本事,嫁个康健的,诚心爱你的男人并不难。咱们不要这种心怀叵测的男人。”

    穆清瑶苦笑,如果这话是在一年前说,也许她真的会调头就走,可是现在……

    她怎么能忍心看他因为心疾昏迷不醒而不救?

    “墨玉,主子的事,你不要掺合,爷并非你想象的那样,爷对世子妃是真心的。”赵妈妈斥道。

    “真心?当初便是我也觉得不可思议,堂堂晋王世子怎么会娶个被休的弃妇,而且,那时候,我家小姐与公孙昊的婚姻关系还没有解除,这位爷就用了莫大的热情来追求我家小姐,我还以为,小姐找到了真心疼爱她的人,替她高兴,替她欢喜,可原来,他想娶小姐,只是为了吸她的血啊。”

    这话听着好生瘆人。

    随后进来的骤风一把拎起墨玉的衣领子,一个闪身,拎了出去。

    惊雷犹豫地看着穆清瑶:“世子妃,要不等爷醒了,由他自个定夺吧。”

    让他醒来后?不,不要,不能在他清醒后输血,她不敢,不敢看他清醒后的眼神,更不想去猜,看着她给他输血时,他会是怎样一种心情。

    “不用了,省得爷又不肯,没有骤风,你一个人能行么?”穆清瑶问。

    “有长清在,没有问题的,长清的医术也很高明。”惊雷从身后拉出长清来。

    顾长清面无表情地一把拉住穆清瑶的手,走到床边。

    穆清瑶亲自拿起小刀,向自己的腕脉割去。

    鲜红的血,缓缓流向夜笑离的静脉,看着他的脸色由苍白变得渐渐红润,穆清瑶长舒了一口气,一升血不是很多,但也不少,当顾长清欣慰地将她的手放开时,她的眼前一阵发晕。

    墨玉抢过来,替她包扎好伤口,扶她出去。

    不是只输了血就可以了,惊雷和骤风两个继续为夜笑离运功,让血气融合,运行。

    穆清瑶一出房门,就晕了过去。

    待再次醒来时,睁开眼,看着床顶的帐子怔了怔,似曾相识,那手法是以前穆清瑶亲自绣的,现在的她,早就不会刺绣了,好生奇怪,这床帐子,不是留在了北靖侯府么?

    她从北靖侯府净身出门,并没有带走这些生活用品。

    “小姐,醒了?”墨玉连世子妃也不肯叫了,看来是气得不轻。

    穆清瑶侧目,见她眼圈红红的,手里正端着一碗药,闻着就头晕。

    “别皱眉,这是补血的,必须喝了。”墨玉道。

    穆清瑶依言,一口喝下那碗补血,心口还是闷闷的,因为失血,人也虚弱无力。

    “爷怎么样了?”穆清瑶擦了把嘴巴,问道。

    “死不了的,放心吧。”墨玉冷冷地回道。

    穆清瑶这才发现,屋里的摆设也和以前在北靖侯府很相同,愕然问:“这是哪里?”

    “您以前的房间。”墨玉平静地说道。

    “这是北靖侯府。”穆清瑶眼神骤冷。

    “不错,阿瑶,这是北靖侯府,这里才是你的家。”一个熟悉却又近乎佰生了的声音自屋外传来,公孙昊一身黑衣,飘然进来。

    穆清瑶愕然地看向墨玉。

    墨玉垂下眸子,不敢与她对视。

    “你别怪她,是我把你从晋王府抢回来的。”公孙昊解释。

    “晋王府守卫森严,你怎么可能只身进得去,还能在惊雷与骤风手下抢得我回来?公孙昊,你在说笑吗?当我是傻子?”

    “你本来就是傻子。”公孙昊专注地凝视着她,几个月不见,他瘦了很多,皮肤也比以前黑了,却是呈现出健康的小麦色,没有了过去的书生气,却多了一分干练与沉稳,看来,经过这么多事的历练,公孙昊成熟稳健了不少。

    穆清瑶不想看他,冷冷道:“我傻不傻与你无关,公孙昊,你我早就一刀两断,再无瓜葛,你最好放我出去。”

    “我没有关着你,只是不想让你在晋王府送了命去,阿瑶,为什么你还是这么恨我?当初是我不对,我不该冷落你,辜负你,可是,我已经知道错了,阿瑶,我不嫌弃你再嫁过,咱们重头再来吧,我会好好待你的……我会”公孙昊眼神激动起来,带着一丝狂热。

    “不可能。”穆清瑶冷冷地打断他的话,“公孙昊,你我的缘份已尽,那个曾经深爱着你的穆清瑶已经死了,而我,现在也已经是晋王世子妃,是夜笑离的妻。”

    “夜笑离的妻?你到现在还没醒悟吗?我当初娶你,是为父母所逼,我辜负你的感情,但至少没有虚情假意地骗过你吧,可他呢?看似对你一往情深,为了你,什么都肯去做,敢得罪太子,得罪皇上,事实呢?他是在利用你,因为你身上有太多他想要得到的东西,你的血,是他的救命良药,而你的能力,能帮他建功立业,为他创造巨大的财富,你就是个宝贝,你可以帮助他最终夺得大宝,他不娶你娶谁?如果你还是以前那个温柔却木呐的穆清瑶,他会理你吗?他会将你从我身边夺走吗?你清醒清醒吧。”

    公孙昊的话,句句象刀子一样戳痛穆清瑶的心,这些她都明白,可不愿意深想,她不想怀疑夜笑离娶她的初衷和目的,他的深情,对她的宠溺,她真的不想那些都是带着目的的。

    宁愿阿Q一点,不愿意相信,那一切,只是他为了得到自己的血而表演的一出出戏,如果一切都是虚情假意,那他的演技也太强大了,强大到,可以横扫好莱坞所有大奖。

    “住口,就算夜笑离是骗我的,他只是一直在利用我,可我愿意,你管得着吗?”穆清瑶冷冷地喝道,掀开被子就要起身。

    公孙昊眼神一滞道:“好,我不说了,你别起来,要回去,也在这里把身子调养好了再走。”

    墨玉也道:“是啊,小姐,你失血过多,不宜多动,调养好身子也再走吧。”

    要调养,也没有在北靖侯府调养的道理。

    穆清瑶冷冷地看了眼墨玉,公孙昊可以从惊雷和骤风手里掳出自己来,却未必也能带上她,毕竟晋王府的守卫可不是一般的泛泛之辈,那可是夜笑离精心挑选出来的精兵强将。

    “别瞪我,奴婢是自己跟着跑了来的,惊雷和骤风两个在替世子疗伤,没功夫顾及,他的本事现在大多了,悄然进了王府,根本没有发现,我认得他,也巴不得你离了那虚伪的地方,他先带了你走,我跟着出了王府。

    我不信他,但又不想你留在王府,自然是要跟来的。”墨玉大胆的直视着穆清瑶的眼睛道。

    在小妮子的心里,夜笑离比公孙昊更可恶,所以,她宁愿自己被公孙昊掳来,也不愿意自己还留在王府。

    穆清瑶轻轻叹了一口气,对公孙昊摆摆手,示意他出去:“我想静一静。”

    公孙昊见她不再闹着要走,眼神一松,顺从地转身出去。

    穆清瑶闭上眼,脑子里一片混乱,心更是乱糟糟的痛,她不想去理清思绪,怕稍一碰触,那痛就会剧烈起来,不如鸵鸟点,什么也不要想。

    “等我歇一歇后,我们走吧,这里也不是我该留的地方。”穆清瑶叹了口气,对墨玉道。

    “不,绝不回王府。”墨玉道。

    穆清瑶唇角扯开一抹笑:“好,依你不回王府,我带着你,浪迹天涯去可好?”

    墨玉终于眼神一松,泪就涌了上来:“小姐,你别怪我,我实在是气不过……”

    “怎么会怪你,只能怪我的命。”穆清瑶淡淡道,眼前却不时地浮现出夜笑离的脸,温柔的,宠溺的,生气时斜睨着她,一副恨铁不成钢,想打又舍不得的样子。

    他醒来后,发现她离开了,他会怎么想?

    输一次血,是不是就会完全好转呢?

    那么多年的心疾,真的只是她的一升血就能治好的么?

    突然就想起初嫁时,她强逼着他答应,一定不许比她先死,一定要死在她后面,他微笑着,温柔地抚着她的额发许诺:“放心,我不会短命的,我一定会陪你到老。”

    一口血就往上涌,掩也掩不住的要冲口而出,心痛得象刀绞一样。

    看着她唇角溢出的血,墨玉慌了,忙拿帕子替她拭:“小姐小姐,你别多想,别多想,或许,或许……”

    墨玉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劝,明明是想让小姐离开夜笑离,可看她伤心至如斯,又不忍起来,以前小姐离开公孙昊时,已经对公孙昊死了心,所以,除了恨意,小姐并不太伤心,而且报复的恣意洒脱。

    可是对夜笑离,小姐是付出真心的,她是真的爱夜笑离。

    “你别劝,我都明白。”穆清瑶摆了摆手,继续闭目养神。

    乱成一团麻的脑子里,渐渐有点明晰起来,公孙昊怎么知道夜笑离突然发病,而且自己会输血给夜笑离?

    这个节骨眼,正是自己与夜笑离心生膈骇之际,也是王府守卫更疏松这际,他来得太及时了。

    是他一直在窥探着王府,还是有人向他报信了?

    如果是有内奸,那人又是谁?

    墨玉吗?不,不可能,墨玉过去是恨公孙昊的,如果她是公孙昊的人,当初就不会帮着自己离开北靖侯府。

    那是……

    穆清瑶又是一阵头痛。

    闭上眼,再一次陷入昏迷当中。

    再次醒来时,墨玉还守在身边,公孙昊坐在离她不远处,正目光灼灼地看着她。

    见她醒来,清秀的唇角扯开一丝真诚的笑,起身要过来,却又想起什么,又坐回原地,柔声问:“饿了么?我煮了你最爱的黑芝麻糊,吃一点吧。”

    她早就不爱吃黑芝麻糊了。那是以前的穆清瑶爱吃的,不是她。

    穆清瑶淡淡地看着公孙昊,他眼中的热切与关心不象有假,可惜,她不是以前的穆清瑶,对这样的深情,只有负担和厌烦,除了感慨,不会有半点感动。

    “我不饿。”穆清瑶摇摇头,看见公孙昊眼神立即黯淡下去,眉宇间闪过一丝痛色道:“忘了,从你重回北靖侯府的那一刻起,你所有的爱好都不同了,我现在……现在对你一点也不了解了,你喜欢什么,讨厌什么,我都不知道。”

    说着,他放下碗,颓然地垂下头。

    “世子爷,炉上不是炖了参汤么?小姐该进补了。”墨玉似乎不忍心看他这个样子,提醒道。

    公孙昊眼神一亮,笑了:“是啊,我怎么忘了参汤,我这就去拿来。”

    他是典型的贵公子气派,打小就被服侍惯了,从来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现在却事事亲力亲为,侯府也没见着有婆子丫环走动,冷清得象坐废园子,只是她这间屋子倒是保存得蛮好,一应用俱摆设还是她离开之前的老样子。

    东西也并没有丢人多少,看来,他是用心维护了的,也不知道顾氏和公孙宁儿现在何处?若是知道自己又回了北靖侯府,会不会又要开撕?

    想到过去,穆清瑶突然觉得好笑,当初为了点嫁妆,跟顾氏和公孙昊闹得死去活来,如今那点子钱,她早就还给了穆夫人,在她眼里,也实在不算什么了?

    那时候憋着那口气非要夺回来,无非对他还有怨有恨,而现在,那点怨恨早就烟消云散,剩下的,只有佰生。

    公孙昊端着参汤进来,穆清瑶道了声谢,接过一口喝了。

    公孙昊秀雅的双眼里,星光闪耀,亮得整个人都熠熠生辉了起来,喃喃道:“你……你也不怕我以汤里下药么?”

    “你会么?”穆清瑶抬眸看他。

    公孙昊脸一红,长长的睫毛微颤:“以前也许会,我想过很多次,要用药把你迷倒,然后天天把你锁在屋里,再也不让你见任何外人,从此,你就是只是我一个人的了,可是,后来我也明白了,锁住又如何?锁得了人,锁不住心,我已经辜负了你三年,也出卖过你,再错下去,我还是人么?”

    穆清瑶灿然一笑,由衷道:“公孙昊,你长大了。”

    公孙昊愣了愣,不自在地笑了:“是啊,是长大了,以前我若是懂得这么多,也不会让你受那么多苦,害你离开了。”

    “你有去见过贺雪落吗?她为你生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孩子。”穆清瑶问道。

    公孙昊脸一白,眼神骤然收缩,俊眉紧拢,大声道:“不要跟我提她。”

    穆清瑶皱眉:“公孙昊,你曾经不是很爱她的么?”

    “什么爱?那不过是场阴谋,阿瑶,我真的不爱她,以前只是鬼迷心窍,只是利欲熏心,我早就发现,我真正爱的是你,是你啊,她的死活,与我无关,至于那个孩子……”公孙昊眼里露出狠戾之色:

    “我不会让她的孩子影响到我们的感情的,阿瑶,将来你跟我生的孩子才会是我的嫡长子,那个孩子,我不会要,也不会接回来。”

    穆清瑶好一阵失望,还以为他已经幡然醒悟了,原来还是这样的自私和糊涂,一个连亲生儿子也可以不顾的男人,又怎么能给别人幸福。

    更让她觉得好笑的是,公孙昊依然没有死心,依然想要与她重归旧好。

    竟然还以为,她会在意贺雪落的孩子。

    他是不是有妄想症?

    穆清瑶没有再说话,闭目养神。

    公孙昊见她脸上并无厌烦之色,松了一口气,坐在椅上静静地守着,墨玉知道自家小姐的心思,小声道:“小姐最近浅眠,世子爷先回去歇着吧,等明儿早上再过来也是一样的。”

    公孙昊点点头,却是抱起铺盖,去了膈间,竟然就守在穆清瑶的屋外。

    等他一出去,穆清瑶就睁开眼,墨玉小声的做了个禁声的手势,指指隔间。

    穆清瑶迅速坐起,看了眼窗外,这间屋子她再熟悉不过,窗外就是个小池塘,如果跳出去,就会落在水里,现在天寒地冻,就算会游泳,也会冻出病了,只要走屋顶了,可是……

    将整个屋子查看了个遍,懊丧地发现,所有的通道都被公孙昊守住,无论她是从屋顶,还是沿墙根,都无法逃脱他的控制。

    墨玉说,他的武功比过去高强了很多,他练的是天魔功,现在应该又进步了不少,以她的能力,只能将其诱杀才有可能逃脱,但是……

    太冒险了,一但一击未成,还会连累墨玉。

    “墨玉,去跟公孙昊说,我想吃李记的豌豆黄。”穆清瑶道。

    “李记的?现在怕是买不到了,听说李记一天只卖十碗,过期不售。”墨玉道。

    “你别管,只管告诉公孙昊就是了。”穆清瑶道。

    她在北靖侯府应该呆了一天一夜,今夜再过,就是第二个晚上了,夜笑离不可能还没有发现她的失踪。

    如果他真的在意,不管她是自己负气离去的,还是被掳走的,他一定会寻找。

    突然脑子里就冒出个念头来,他要不再找她呢?

    如果她的血,真能治好他的病,那她的价值就不存在了,她还是个暂时不能生养的,他完全可以再去娶一个更门当户对的……

    心一阵揪痛,她所有的计划都是建立在他会疯狂寻找自己的基础上,从没考虑过,他不再在乎她这种情况。

    穆清瑶,你凭什么笃定,他还在乎你,还爱着你?

    如果真爱,为什么一开始不明说,他明知自己爱他,为了救他,她会在意那点血吗?

    又不是会死,如果她早知道,自己的血能让他脱离病困,她早逼着他取了,怎么会等到现在,等到他发作之时?

    公孙昊听说她要吃东西,果然不管不顾地出去了。

    穆清瑶打算出去,可一打开门,才发现,外面黑压压全是守卫,而且看装束,竟然全府兵,北靖侯府的府后早就撤去了,这些府兵的衣服,也不象是侯府能有的。

    她的心就一沉,这些全是东宫的,公孙昊果然还在替东宫办事,而掳走自己,太子肯定也有份。

    退回屋里,穆清瑶只能等了,等公孙昊去李记后的结果。

    推开一扇窗,今天是十七了,月亮没有了前夜的圆满,缺了一边,光华如水地照在寂静地北靖侯府里,显得肃穆而冷清。

    同一片月华下,那个人是不是也在仰望夜空,是不是……也象她这样,会还余着一些些思念呢?

    她哂然一笑,笑自己幼稚,怎么还是存着奢望,不是很阿Q么?阿Q的人,应该很会自我欺骗,早做心理建设。

    我不爱他了,来不来都无所谓。

    嗯,就该这么想,这才是她现在应该有的心态。

    正胡思乱想,一声长啸,天空中炸开一颗彩色的弹珠,将整个夜空照得灿亮。

    紧接着,刀枪声响起,白色颀长的身影在那片彩光中飘然而来,穆清瑶以为自己眼花,呯地一声将窗子关住,苦笑:“他又不是神仙,还真的会踏着祥云来救你么?一把年纪了,还学么少女心,穆清瑶,你快没救了。”

    “娘子……”外面传来一声焦急的呼唤,听得她心弦一颤,猛地冲到窗边,抬起的手却象铸了千斤。

    墨玉眼中一慌道:“夜笑离寻来了,小姐,咱们先躲吧。”

    躲?为什么要躲?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就算要判他死刑,也该给他一个分辨的机会,更要给自己一个机会。

    穆清瑶冷冷地看着墨玉:“外面有东宫府兵,你为什么没有告诉我?”

    墨玉眼中滑过一丝慌乱:“小姐最要紧的是养好身子,您知道了,只会更添烦忧。要逃要走,都得等小姐身体复原了才行。”

    这话确实有道理,墨玉跟来时,府兵已经在了,她有什么能力改变现状,有她在,公孙昊好歹有点顾忌。

    窗呯的一声被踹开,夜笑离闪身进来,冲过来就要揽住穆清瑶,墨玉却一柄长剑挺身拦住:“夜笑离,你还来做什么?嫌我家小姐身上的血还没有被榨干吗?”

    夜笑离眼神一滞,身子晃了晃才站稳,急切地看着穆清瑶:“娘子,回去再解释可好?”

    穆清瑶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他,没有上前,也没有逃避,任由墨玉用剑指着他。

    她的冷淡与疏离让他皱眉,眼神里滑过一抹痛色,柔声道:“我带来的人不多,只能速战速决,太子很快就会带更多的人来,娘子,我们先出去再说。”

    “太子又不会杀我,急着出去做什么?”穆清瑶缓缓地坐在椅子上,一副不急不躁的样子。

    夜笑离膛目欲裂:“阿瑶,不是你想的那样,我……”

    “我想的哪样?”穆清瑶轻嗤,挑了眉睨他。

    “现在说不清楚,你先跟我走。”夜笑离急了,伸手一点,制住墨玉,旋身过来就要揽住穆清瑶。

    一柄小刀直直地逼在穆清瑶纤细的脖子上,她冷笑着:“你再上前一步,我就把血全都放干,你以后再也别想取一滴去。”

    夜笑离膛目欲裂,一口血直喷而出,双眼死死地看着穆清瑶,目光赤红,一字一句道:“你……这样看我?”

    穆清瑶的心一恸,不想伤他,可是,到底还是没能无条件的信他,到底还是有怨啊。

    “我怎么看你都不重要,夜世子,你的病还没好么?”穆清瑶继续残忍地讥讽。

    他静静地看着她,眼神温柔而依恋,唇角挂着一抹苦笑,“阿瑶,这么久了,你觉得,我对你的情,全是假的么?”

    穆清瑶冷笑不语。

    夜笑离眼中漾满痛色,身子后退两步才站稳,笑道:“好,很好。”

    突然举掌,对着自己的胸全力拍去,掌力带来的劲风让穆清瑶衣裙飞扬,他想做什么?

    一个身影闪电般飞来,想要阻拦,但是来不及了,夜笑离被自己一掌击得一个趔趄,身子摇摇欲坠,嘴角鲜血汩汩直流。

    “爷,爷,您这又是何苦啊。”闪进来的惊雷扶住她,痛心疾首。

    夜笑离用力甩开他,乃死死地盯着穆清瑶,一步一步向她逼近:“你的血,我还你,跟我……回去。”

    说话间,他不时地吐出鲜血,脸色苍白如纸。

    穆清瑶骇然地看着他,不是说,用了她的血,他的旧疾就能痊愈么?怎么还是这般病殃殃的样子?

    “世子妃,世子妃,都是属下的错,爷他……他一醒来得知用了您的血,就自残了,原本快要好的内疾,越发严重,为了找你,他几天几夜没合过眼,京城都快翻遍了,就是没想到,世子妃你会回了北靖侯府。”惊雷向穆清瑶一跪,大声道。

    “走开,不许多言。”夜笑离一掌击向惊雷,再次向穆清瑶逼近。

    他的身形越发清瘦了,脸色也苍白得几近透明,眼神呈病态的红色,穆清瑶早就心痛得无以复加了,就算他要了她的血,也也不生气,她只是气他不该瞒她,气他不够坦诚,就算他当初是有目的的,有阴谋的,可她还是舍不得他啊,他怎么能够在用了她的血之后又自残,让她白白浪费了那么多血,还弄成现在这个臭样子!

    猛地上前,一抬手,她只是想象过去无数次那样,将他的头揽入怀里,告诉他,自己没有生气,没有恨。

    可是,他却把脸侧送了过来,唇角挂着笑意:“打吧,打吧,如果能让你出气,尽管打。”

    穆清瑶的手就僵在了半空,他竟以为,她要甩他耳光!

    “夜笑离,你这个笨蛋。”眼泪就不争气地往外撞。

    而就在此时,门也被撞开,公孙昊如旋风一样直击夜笑离。

    穆清瑶吓了一跳,正要动,夜笑离却一指点住了她的穴道。

    自己与公孙昊缠斗在一起。

    “惊雷,救世子妃回府。”

    惊雷紧张地看着夜笑离,并没有动。

    公孙昊今非惜比,攻势强大而霸气,夜笑离瘦弱的身子在他强大的掌风下,几欲坠倒,惊雷哪里放得下心,闪身就要上前,夜笑离嘶声道:“惊雷,你敢不听我的命令?”

    惊雷一跺脚,转身扶住穆清瑶。

    但外面的守军此时越来越多,将屋子团团围了个水泄不通,而且,一个个手中都拿着弓箭,惊雷自己全身而退还是没有问题的,但带着穆清瑶,就很难保证她的安全。

    “惊雷,给我解穴。”穆清瑶小声道。

    惊雷不肯,苦着脸看她。

    “你还认我是主子么?”穆清瑶怒道。

    惊雷一喜,但还是有些不相信:“世子妃,真的不是爷的意思,是赵妈妈自作主张,她被爷打成了重伤,你……”

    “好了,再讥歪下去,你家世子爷就要被打成重伤了。”穆清瑶道。

    惊雷这才解了她的穴,穆清瑶的身子便如轻烟一般向纠缠在一起的两个人飘去。

    见她撞进战团,夜笑离骤然收掌,而公孙昊则趁机一掌轰去,夜笑离的身子便象破布一样被掀起,撞到墙上才落下来。

    如果他不是怕误伤了穆清瑶,这一掌,他完全可以躲过。

    公孙昊一击得中,乘胜追击,穆清瑶大骇,出手如电,拽住公孙昊的手臂一拧。

    公孙昊滞了滞,这才回头,眼里滑过一丝痛色:“他如此待你,你还要救?”

    “公孙昊,不许你伤他。”穆清瑶一个跃身,拦在夜笑离面前,冷冷道。

    “你走开,夺妻之恨若不报,枉为男人,阿瑶,这个男人不值得你救。”公孙昊狠声说道。

    “我愿意,公孙昊,有没有他,我也不会再与你重归旧好,你死了这条心吧。”穆清瑶坚定地说道。

    夜笑离沉痛的眸子里有了一丝亮色,自身后一把拉住穆清瑶:“娘子,我还以为,你跟他跑了,不要我了。”

    他先前那么伤心,那么痛苦,不是因为她的误会,而是以为她一气之下跟公孙昊跑了?这个人的脑回路还真与众不同。

    “说了你是笨蛋,就算我再气你,又怎么会跟他跑,我不会一个人浪迹天涯去啊。”穆清瑶嗔他一眼,又心痛他苍白的脸色,下意识抬了抬手,想抚模他的脸。

    夜笑离立即捉住她的手,喜形于色:“娘子,你不生气了。”

    “谁说我不生气了?夜笑离,我要跟你和离。”

    夜笑离脸色一垮,眼里闪着哀求:“娘子……”

    到了这种时候,他们两个还当着他的面亲亲我我,公孙昊肺都快气炸,抬掌一击。

    夜笑离将穆清瑶一拉,运掌反击。

    公孙昊没想到,方才还不堪一击的夜笑离突然象打了鸡血似的,越战越勇,而且,惊雷也加入了战团,他越发难以取胜,久战不下时,他悄悄往后退,夜笑离不过是强弩之未,击退公孙昊后,便将穆清瑶一揽,正要赵窗而出,突然,一个铁笼子从天而降,将穆清瑶和夜笑离还有惊雷三个罩在铁笼子里。

    他竟然在这间屋子里设置了机关!

    是找就算计好夜笑离会过来营求穆清瑶吧。

    什么深情不俦,分明是又一个阴谋。

    “哈哈哈,夜笑离,你也有今天?终于让你成为爷的阶下囚了,你知道,爷等这一天,等得有多辛苦吗?”公孙昊仰天狂笑,慢慢逼近铁笼子。

    夜笑离一抬眼皮:“设计今天这一幕,你费了不少心思吧。”

    “不错,你当你的晋王府是铁板一声么?你不知道,我早就安插了人手吧,你们的一举一动,我都了如指掌。”公孙昊得意道。

    “是青萝对吗?”夜笑离淡淡地说道。

    “才看出来么?你也太迟钝了。”公孙昊得意地笑道。

    一旁被击在地上的墨玉大惊:“怎么会是她?”

    穆清瑶眼神犀利地看向墨玉。

    墨玉的目光缩了缩,垂下眸去。

    “娘子,别怕,这个铁笼子关不住我的。”夜笑离道。

    “夜笑离,你又要用毒么?你不知道本世子的天魔功练到了第七层,根本就不惧毒了么?”公孙昊大声道。

    怪不得,方才夜笑离与他硬拼,也没有施毒,原来这厮竟然如此厉害,百毒不浸了。

    “受死吧,夜笑离,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祭日。”公孙昊突然举起一支弓箭,对准夜笑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弃妇归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不游泳的小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游泳的小鱼并收藏重生之弃妇归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