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弃妇归来 > 第一百三十六章:劫法场2

第一百三十六章:劫法场2

作者:不游泳的小鱼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瑶儿……”贺相没想到,穆清瑶能为自己做到如此地步,越发感觉愧疚。

    “爹,我知道,你不肯认我,不是因为不想要我这个女儿,而是你知道,你的佞臣,你的名声太差,怕影响我的声誉,怕别人会使我这个世子妃的身世诟病,可是,我不在乎,人常说,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如果一个人为了名利连亲生父亲也不认,这个人还有什么资格活在世上?畜牲不如,所以爹,你希望女儿是个见利忘义,不孝不悌之人吗?”穆清瑶朗声道。

    贺相已经伤心得无语凝噎,而台下的百姓们听了更是动容。

    贺相向来在百姓心里形象不高,名声很臭,大家都认为他是罪大恶极的大奸臣,可是,这个奸臣为了子女却也愿意牺牲自己,为了不连累世子妃的名声,甘愿不认亲生女儿,要知道,认了这个女儿,就是晋王的亲家,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呢?

    而世子妃更是高义,明知有贺相这样的父亲会让她名声受损,更是大臣们诟病,换了是别人,怕是躲还来不及,就算认,也是私下里认了,也算尽了孝心,她呢,却在贺相穷途末路时将真相公诸于众,这分真心性,让在场的所有人为之感动。

    原本巴不得快些斩杀贺相的心情,也因为穆清瑶这番哭诉而纠结了起来,人家父女才相认,就要天人永隔了么?

    试想想,贺相好象也不是那么坏啊,其实贺相在位这么些年,也没见着贺家的几个儿子如何欺凌百姓,倒是一些贺氏族人仗着贺相的权势为所欲为,保不齐,那些族人的所作所为贺相并不知晓,但百姓却把这些恶责都怪到贺相的头上了。

    “世子妃,就算贺相是你的生父,他也犯下滔天大罪,国法难容,本官许你与贺相告别,但事后,请世子妃速速离场,否则,本官可不管你是何等身份,都要以劫法场谋逆之罪论处。”秦太师见群情有变,大声道。

    “秦太师,您不用给我留情面,我本来就是来劫法场的。”穆清瑶说着,剑尖一抖,直奔贺相身后的两名刀斧手。

    秦太师大喝:“将她拿下。”

    军士们挥刀上来,贺三公子急了,拔剑一跃而上,护住穆清瑶:“谁敢上来。”

    贺相大急,喝道:“贺三,你也跟着疯么?还不退下。”

    贺三平素最听贺相的,此刻他热泪盈眶,神情却坚定:“爹,妹妹以弱质女流之身挺身而出,儿子乃七尺男儿,怎能眼睁睁见她赴死?儿子不能做缩头乌龟。”

    贺大公子,贺二公子听了,也执剑跳上来,三人同时护住穆清瑶:“不错,爹,小妹如此高义,儿子们能太怂,不然,今生都无法报答父亲的养育之恩,今天,不成仁,则成义,爹,有我们陪你,黄泉路上不寂寞。”

    台下的百姓没想到,贺家人如此齐心,如此英勇,顿时对贺家的看法又转变了许多,有的人甚至高声喊了个“好”

    有人则大声道:“这后认的女儿倒真是真心真情,贺家千金呢?以前那个名满京城,被贺相爱若至宝的贺雪落小姐呢?她为什么不能替父亲送终?”

    “就是啊,听说世子妃还是北靖侯媳妇的时候,可没少挨贺家的欺负,如今一知道亲生父亲是贺相了,以前的怨便全不计较,还舍身忘死,不顾前程的来救父,世子妃真让人敬佩和感动。”

    “可不吧,若不是救的贺相,是其他人,哥几个还真想上去帮她一把呢。”

    “怎么不见世子爷来,世子妃这样,世子爷怕也很难做吧。”

    “唉,经此一事,穆家姑娘这世子妃怕也保不住咯,有贺相这样的大奸臣的爹,这娘家也太提不上台面了。何况,今天犯的可是杀头的大罪,世子爷也要面对大臣们的指责吧,只怕就算不杀,也要被休了。”

    台下的人议论纷纷,台上已然战成了一团,兵士虽然惧怕黑甲药人,但是,命令之下,不得不众,而穆清瑶也不想杀害这些无辜兵士,只命两名药人护住贺相,自己与贺家三兄弟奋力退敌。

    就在刑台上一片混乱之际时,一个小小的,黑色的身影趁乱爬上刑台,悄悄潜到贺相身后,解开捆绑贺相的绳索。

    “雪落,你怎么也来了。”贺相愕然道。

    “哥哥姐姐们都来了,雪落能不来么?”贺雪落一身黑色劲装打扮,看直来英姿飒爽。

    “你姐姐胡闹,你也跟着胡闹,你不管果儿了么?”贺相急了。

    “姐姐说得对,人间百善孝为先,如果连父母都不管,还不如做猪狗,爹,女儿曾经错了太多,太不孝,这一次,您不能又只让哥哥姐姐们做好,又惯着女儿。”贺雪落道。

    她的话,让一直坐在一旁的史大人很是震惊,经历过牢狱之灾的贺雪落懂事了,变了,身上再没有骄蛮霸道,变得沉稳而干练起来,世子妃的善良与勇敢感动了她吧,也是,有穆清瑶这样的女儿,换了是自己,就算是死,也值得了,贺初年一世浑噩,临死倒还算幸福,儿女如此孝顺,真是让人嫉妒啊。

    撇见贺雪落也来了,贺家三兄弟也大惊,贺三更是高兴地喊道:“四妹,你也来了。”

    “我来了,哥哥,姐姐们,雪落今天再不落后,再不躲在哥哥姐姐们身后只求庇佑,雪落也勇敢高义一回。”贺雪落朗声道。

    “雪落,你不该来。”穆清瑶边与军士激战,边喝道。

    “姐姐,你不能太自私,美名都你得了,就我得骂名,顶着不孝不义的名声,苟活着有意思么?”贺雪落娇嗔道。

    贺家五兄弟一五敌上千,哪里是对手,兵士只是手下留情,也不敢真对穆清瑶下杀手,所以才一时没有擒下他们,但战得久了,就是累也要累死他们几个。

    贺相很感动,为自己养了五个孝顺而又勇敢的儿女自豪,可是,更加心痛,他转身,向秦太师一拜道:“太师,贺初年自裁,求您放过初年的儿女,他们只是想救父亲,并不想造反,请太师代初年向晋王请罪。”

    秦太师冷冷地睇着他,并没有说话。

    史大人却上前扶起贺相:“好,不管太师答不答应,下官应下贺相的请托,相信在场的百姓也会理解贺家子女的孝义,不会太过为难贺家兄妹的。”

    贺相感激地拍了拍史大人的肩,转身大喝道:“住手,你们再不住手,爹就自裁。”

    穆清瑶和贺家四兄妹同时住手,惊愕地看着贺相。

    “爹,不要。”穆清瑶的心都快撞出来了。

    “父亲,不要啊。”贺三向前扑去,贺相眼神一凝,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贺三生生顿住脚。

    “放下刀,退下去,全都退下去,你们眼里若还有我这个父亲的话,就全都回家去。”贺相喝道,素来慈和的他,严肃起来,也是很威严的,贺家几兄妹同时老实地放下刀,哭着看着他。

    穆清瑶还倔强地不肯放下,贺相厉声道:“瑶儿,你原本是爹最引以为自豪的女儿,爹最看重你,可是,你看看你,今天都做了什么,自己冲动就罢了,还害是几个兄长和妹妹一起学着你胡闹,你是想爹九泉之下也不得心安吗?

    爹还指望着,爹走了以后,你能照拂几位兄长和妹妹,可你,如此冲动鲁莽,要爹怎么放得下心?人生谁不死?百年之后,谁又能保证自己还活在这个世上?早死晚死都是一样,爹这辈子有你们几个孝顺的子女,心满意足了,瑶儿,放下剑,几位哥哥还需要你的庇护才能安然,你不要让爹失望。”

    穆清瑶听得泪如雨下,扑通一声跪下:“爹,你好狠的心啊。”

    这一声,哭得贺相肝肠寸断,心痛如绞,颤声道:“瑶儿,你就……你就当没有我这个爹吧,带着你的兄长和妹妹们赶紧离去,爹……先走一步了。”

    说着,贺相就要引颈自横,突然,一个暗器击落贺相手中的刀,夜笑离飘然而至,向贺相一拜道:“岳父大人。”

    在场所有人都震惊了,晋王世子还真来了,还当众叫贺相为岳父大人。

    穆清瑶也怔住,她不希望他来,他知道,他的为难之处,这是她自己的事,父亲是她的父亲,她要救,也必须救。

    晋王是他的父亲,而且江山社稷也是他夜家的,为了朝局安定,杀贺相晋王没有错,他也没有错,他不来,她不怨他。

    “你……你怎么来了?”贺相也是一脸震惊。

    “不来,看着娘子胡闹吗?是小婿不好,没有照顾好娘子,让岳父担心了,小婿这就带娘子回去,岳父一路好走,每年的今日,小婿会带着娘子给您磕头烧纸的。”夜笑离道。

    他来了,可不是来救人的,是来送贺相上路的,尽管震惊,尽管知道他没有错,可穆清瑶还是生气,还是恨,怒道:“夜笑离,我的爹我来送,不要你管。”

    “瑶儿——”这是贺相最不想看见的一幕,他情愿自裁,也不愿意看到穆清瑶与夜笑离之间因为他而生了膈应。

    “岳父别担心,是小婿不好,管教不严,小婿这就带她回府。”夜笑离说罢,起身向穆清瑶走去,穆清瑶捡起剑,直指他的胸口:“不许过来,我今天就是来劫法场的,谁来我都杀。”

    夜笑离俊眉一皱,眼神冷寒似冰,手一扬,一抹轻烟向穆清瑶飘去,穆清瑶的身子便软软地倒在他怀里。

    他拥住她,还不忘惩罚地捏了捏她的鼻尖,小声嘀咕:“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我就是太惯着你了。”

    贺家几兄妹愕然地眼睁睁看着她迷倒了自家妹妹。

    贺三倒是长舒了一口气,贺大贺二两个向夜笑离拱了拱手,夜笑离单手回礼,朗声对秦太师道:“贺家几位大逆不道,本世子现在就将他们捉拿归案,请大人继续行刑,切不可让犯人自裁。”

    他说完,正要走,贺雪落一扯他的衣角:“姐夫,你不管我了吗?”

    夜笑离皱了皱眉:“你哪里来,回哪里去。”

    贺雪落眼神一黯,乖巧地点头,随着贺家三兄弟下了刑台。

    穆清瑶好不容易闹起来的劫法场这出戏,被夜笑离三言两语给消弥了,秦太师也不敢得罪夜笑离,这样的处置最好,皆大欢喜,反正能杀了贺初年就达到目的了。

    “午日三刻已到,行刑。”秦太师手中的斩字令牌无情地扔了出去,刀斧手按下贺相的头,举起刀来。

    贺家兄妹还没走远,贺雪落一声惨呼:“爹……”

    穆清瑶迷迷糊糊中也醒来,抬眼见,只见台上白光一闪,然后鲜红的血冲上天际,那人高傲而又优雅的头颅应声落地,她只觉得胸口一甜,眼前顿时一片黑暗,晕了过去。

    夜笑离苦笑:“就不该让你识毒的,早知道你服过避毒清,我就该下重些药,好端端的,非要看杀头做什么。”

    口里在抱怨,却心疼地抱着他家娘子钻进了马车,兵士们谁敢真的来拦晋王世子,谁敢真的捉拿世子妃治罪?

    而看热闹的百姓在看到贺相脑袋落地时,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快慰,反而一阵空落落的,象丢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样。

    甚至有的人觉得,如此风流俊雅之人,真的就这样死了,还真有点可惜呢。

    不少人跟着叹气婉惜,尤其被贺家父子父女之间的真情感动了。

    穆清瑶悠悠醒转时,已经一天一夜之后的事了。

    睁开眼,脑中还是贺相人头落地那一幕,顿时又是一阵心能,见她醒来,墨玉忙端了参汤:“主子总算是醒了,可把爷急死了,守了一天一夜呢,朝上的政事全都放着没管。”

    穆清瑶此刻不想听到夜笑离的名字:“走开,我不喝。”

    “主子又耍孩子脾气,这事也不能怪世子爷啊,相爷的那点事,天下皆知,不杀不足以平民愤,您该体凉世子爷的难处。”墨玉劝道。

    “你体凉你跟他过去,别来烦我。”此时的穆清瑶还无法从贺相被斩的伤痛中走出,说话根本不过大脑。

    “主子,您又说气话,奴婢真要跟世子爷过了,您还不揭了奴婢这身皮?”墨玉笑道。

    穆清瑶翻了个身,拿被子蒙住头,眼泪还是不睁气地往下掉,好不容易盼来的亲生父亲,才相认多久啊,就被一刀砍了刀,死无全尸,不伤心才怪。

    “瑶儿,瑶儿,还没起来啊,快,下雪了,出来看雪啊。”门外传来王妃兴奋的声音。

    穆清瑶更难受了,她才死了爹爹,王妃不安慰也就罢了,还这么高兴,谁有心情跟她看雪。

    正要让墨玉关门,王妃一阵风似地卷了进来,一见她还蒙着被呢,掀了被子道:“瑶儿,怎么还在睡呢,快起来,看雪去,好大的雪啊。今天过年呢。”

    今天过年了么?怪不得总听到一阵阵的炮竹声,也不知贺相坟头上有不有人放鞭炮,有没有人祭坟。

    穆清瑶猛地坐起就朝外面跑,墨玉一把拉住她道:“主子,你做什么?衣也不穿,外头冷得很呢。”

    “是啊,外头好冷呢,瑶儿,今天过年啊。”王妃象个孩子似的,巴巴地看着穆清瑶,拉着她的手道。

    “娘……”穆清瑶的鼻子发酸。

    王妃一把将她拥进怀里,拍着她的背:“娘知道你伤心,知道你难过,可是逝者已矣,生者还是要勇敢的过下去呀,贺相泉下有知,可不想你自己糟踏自己,他会心疼的。”

    那个人,是这个世界上最疼她的,短短相处的日子里,他几乎掏出了自己的心肝来待她,可她知道得太晚了,又明白得太晚了,都没有好好孝敬过他一天,连杯茶也没给他斟过,让她如何不伤心?不愧疚?不难过?

    “娘……”穆清瑶抱着王妃失声痛哭起来。

    晋王书房里,晋王正递给夜笑离一堆奏章:“瞧瞧,都是弹骇你家娘子的。”

    夜笑离挑眉:“我家娘子不是你家儿媳么?说得好象你是外人似的。”

    晋王俊眸一瞪,气道:“你不说要好好管教么?年饭都不起来吃。象话么?”

    “你杀了她爹,她看着你还吃得下饭么?”夜笑离冷冷道。

    晋王抓起奏折就向夜笑离砸去,“我就该听了这些御使的,命你休妻,你敢违旨,我就治你家娘子的罪。”

    “你治他的罪,我就带着她离家出走,正好我岳母缺人手,在大辽当个太女夫也不错。”夜笑离翻着白眼道。

    晋王气急,蹭地站起来朝外走去:“不行,我受伤害了,我要找你娘哭诉去。”

    夜笑离又翻了个白眼:“爹,你今年几岁?”

    还哭诉,这是要当皇帝的人么?

    “娘在准备年夜饭,你又去哪里?”

    “去上朝,本王的儿媳,有他们说的份么?只要我儿子喜欢,她就是一砣屎,那她也是我晋王府的宝贝。”晋王边走边说道。

    “你娘子才是了砣屎呢。”夜笑离气急。

    “啊,你敢骂你娘是屎,我这就去告状。”晋王象个孩子似的,生怕夜笑离偷袭,跳出了书房门。

    父子俩一前一后向正堂去,王妃正拉着穆清瑶在园子里走:“一会子你父王来了,可劲哭给他看,这会子哭,只让娘心疼,又出了不气,白哭了。”

    “有你这样的娘么?阿离,你听听,你听听,看你娘怎么教的媳妇啊。”晋王好生委屈。

    “我娘也没说错啊,可是你下的令杀的贺相,我娘子不找你哭找谁去?”

    “臭小子,当初你也没反对,如今都到这个地步了,你把责任全往你爹身上推,有你这样当人家儿子的么?”晋王怒道,抬手就打。

    “那你赶紧去上朝吧,年夜饭也别回家吃了,别影响了我娘子的心情。”夜笑离直接把王爷往外推。

    王妃走过来听见,忙道:“阿离,怎么不让你爹吃年夜饭呢,一家人得团团圆圆在一起才对啊。”

    “可不是么?秀云,你瞧瞧,你儿子多不孝,阿瑶,父王好生羡慕贺初年啊,有你这么孝顺的女儿。”晋王竟然先哭了起来。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想起贺相,穆清瑶才收住的泪顿时又往外涌,夜笑离猛地瞪晋王一眼道:“你不会安慰人就别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我是真心羡慕啊,瞧瞧我这个没孝心的儿子,对他爹什么态度啊,瑶儿,来来来,以后还有父王疼你,别伤心了,跟父王一起去上朝堂,那些个嘴碎的御使,敢挑我儿媳的毛病,父王一个一个罚给你看。”晋王道。

    原本郁结在胸的悲伤被这一家子插浑打科似的话语弄得消散了不少,穆清瑶也不是不通情理之人,杀贺相,是晋王不得已而为之的事,也是贺相自己要求的。

    只是,感情上不能接受自己的亲爹是由公公下旨所杀这个事实罢了。

    “爹……”穆清瑶颤声喊道。

    晋王眼眶立即红了,过来揽住她的肩:“好孩子,爹知道你心里难受,知道你不接受失去父亲的事实,那就不接受吧,你爹去了,可不希望你成天在悲伤中渡过,你要振作起来,好好跟阿离过日子。”

    穆清瑶点头,也没听出哪里不对,一旁的夜笑离又在拿白眼瞪他爹。

    晋王挑了挑眉,继续哄着穆清瑶:“乖,年夜饭咱们不在王府吃,去宫里陪你皇祖母啊,正好朝中的三品以上的诰命也在宫里,父王要让他们瞧瞧,本王的儿媳就算把天掀了,有本王在,看谁敢啰嗦半句。”

    穆清瑶劫法场之事,虽然让很多百姓感动,但到底是犯了律法的,许多清流大臣们便上秦弹骇,说她不配当世子妃,更不配做将来的太子妃,晋王这两天可没少看到这样的奏折,心里正不痛快呢,一直留中没发,干脆一次性摆平。

    虽然没有了亲爹,但晋王和王妃的疼爱还是真真切切地感受得到,穆清瑶心中的悲伤也没那么浓了,正象王妃说的,逝者已矣,生者还要继续活下去,她还年轻,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

    夜笑离地来将穆清瑶拉开,拥进自己怀里,看她眼睛还红红的,心疼道:“总是哭,眼睛疼了吗?”

    穆清瑶点头。

    他便拿药轻轻抹在她眼皮上,又搓热手,捧住她的脸颊:“冷吧,等过了这几天,我同你一起去给岳母拜年,再去给岳父上老地方。”

    穆清瑶只点头,窝在他的怀里,感觉温暖而又踏实,什么也不用多想,其实他都会安排好,只是,失去亲人的创痛得自己走出来才行,谁也帮不了。

    宫里,因为今年是废帝下位,太子下狱的一年,气氛不象往年那么热烈喜庆,只象征性的挂了几个大红灯笼在城门楼上,慈宁宫里还是象往常一样挂着羊皮灯。

    慈宁宫里,三品以上的官员和命妇们都聚集在前殿花厅里,花厅里早就烧了地龙,暖哄哄的,因为新朝将至,大家都在等着晋王一家人。

    晋王和王妃带着世子世子妃到时,所有人都起身相迎,跪下,三呼千岁。

    君臣见过礼后,晋王坐到太后身边,太后早早就看见穆清瑶,也没理晋王,向她伸出手“我的儿,瞧你这眼睛肿的,还在伤心啊。”

    穆清瑶顿时没忍住,鼻子又开始泛酸,扑到太后怀里:“皇祖母……”

    “乖,别哭,别哭,贺初年若是在,也不想你这么伤心。”太后柔声劝道。

    穆清瑶只呜咽着。

    “大过年的,瑶儿这样哭,让大家心里都难受,快别哭了吧。”睿贵妃的声音在一旁不冷不热地传来。

    穆清瑶这才想起,她还没有去太庙,还在宫里住着呢。

    “世子妃节哀,贺相也是求仁得仁了。”淑妃道。

    “什么求仁得仁?他是罪有应得。”睿贵妃咬牙切齿道,语气里含着快慰与不屑。

    太后听了就皱眉,当初贺相当权是,睿贵妃可是与他走得最近的,二皇子也由贺相教导多年,一直得贺相庇护,如今他身死,睿贵妃就算不念旧情,也不该如此落井下石吧。

    “贺初年虽然有过,但于大锦还是有功的,这些年,本王在北疆,军响粮草从没短缺过,与他在朝中极力筹措也是分不开的,本王虽然应臣心民意处死了他,但他功是功,过是过,身后之名,本王该给的还是得给,以后再听到有人议论贺初年的不是,本王必定严惩不怠。”穆清瑶正想着要如何反驳睿贵妃几句,就听晋王朗声道。

    睿贵妃果然垂下眼帘,不敢再作声。

    淑妃抬眸看了眼晋王,掩去眼底的暗涌。

    太后道:“今天大过年的,不谈政事,只聊家常,睿贵妃,你的挪挪地儿,来,阿瑶,你跟坐在哀家身边。”

    晋王还没有登基,所以晋王妃的位份比起睿贵妃来还是要低,太后身侧就以睿贵妃为重,其次才是淑妃,几位亲王妃,再就是晚辈,太后却让睿贵妃挪位,让给穆清瑶。

    在坐的命妇们哪里还看不出来其中真意的,睿贵妃再是二皇子的娘,太后能给她现在的体面,已是极限了,穆清瑶犯下再大的错,有夜世子护着,太后就会永远拿她当孙媳待,就没有人也憾动她的地位。

    连王妃也要居次。

    而且,就凭则才晋王对贺相的那番维护之词,也可以看出,穆清瑶在晋王心中的地位也不同一斑,身世不光彩也好,上法场劫人也罢,只要没有做太大的恶,估计这位世子妃谁都不能得罪半分,否则,她那爱妻成狂的世子爷相公就很不好对付了,何况还有个强悍的公公护着。

    一时间,不少人开始安慰起穆清瑶来,谁也没敢再提要将她依法处置这件事了。

    年夜饭吃得还算顺当,饭后要放烟花,太后兴趣很大,拉着穆清瑶的手要亲自去点个小蜜蜂玩。

    穆清瑶刚起身,就见裕亲王一撩衣袍,正式地跪向太后。

    太后以为他要拜年,笑道:“裕亲王,今天守岁,这大礼明年再行。”

    裕亲王道:“正是今天守岁,所以儿臣不想把事情拖到明年。”

    听这话锋就不对,太后皱眉道:“有什么事情不能等过完年节了再说么?”

    裕亲王道:“不能,此事事关大锦朝的江山社稷,儿臣不能等到来年。”

    花厅里的气氛因为裕亲王这番话顿时紧张起来。

    “何事,你且说说看。”太后忍着怒火问。

    “是关于晋王世子妃的事,她乃大辽长公主与佞臣贺初年的私生女,大辽与大锦是夙敌,而贺初年又是百姓不耻的佞臣,这样的身份,怎么能当得起大锦太子妃位?何况她还敢当着天下百姓的面,劫杀法场,太过大胆妄为,如若不惩处,法治依何立?如何服众?有他人效仿该如何处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弃妇归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不游泳的小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游泳的小鱼并收藏重生之弃妇归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