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王爷步步逼嫁 > 103.103,你一个五品朝臣,若是被一个三品朝臣要了身子,你说……

103.103,你一个五品朝臣,若是被一个三品朝臣要了身子,你说……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怎么会呢?下官明明是带杨詹事来见妙人的!”林堂宇的唇角勾起一抹笑,笑意却不达眼底。

    “这苏城主固然是苏丞相的嫡子不错,可想必杨詹事也知道,每每苏城主有事之时,都不见苏丞相出手相救。

    那次射箭比试是这样,宫宴之上的诬陷亦是如此.

    难道杨詹事还认为……苏城主在苏丞相心中,有多重要么?龊!

    再者就是七王爷,七王爷对苏城主的态度,的确是令人难以捉摸。

    但杨詹事莫要忘了,当日在射击场上,让苏城主受伤的人是谁,还有……宫宴上,七王爷亦是一句话求情的话,也未曾替苏城主说过。

    这些,难道还不足以证明,其实苏城主他……并没有靠山么?!”

    杨詹事的眼眸骤然抬起,林堂宇见状,又加了一把火。

    “而且,昨日不是有人说,苏城主……其实也有断袖之癖,若是杨詹事与苏城主成其好事。

    旁人只会说,是有情人终成眷属,又有谁会说……苏城主是不情愿的呢?

    杨詹事,你觉得,下官说的对么?!”

    杨缺岢深深的凝着林堂宇半晌,突然哈哈一笑。

    “本官不管林大使的目的是为什么,只要没碍着本官,本官一律都不计较,至于这个苏城主嘛……”

    杨缺岢移开视线,苏子浅已从院子里出来。

    他望着苏子浅,眼里是势在必得的笑意,“本官,要了。”

    闻言,林堂宇的笑容慢慢展了开来。

    他盯着苏子浅的身影,目光一点一点的,阴沉了下来。

    杨缺岢身为三品朝臣,又是当今皇后的侄子。

    他想要得到的男‐宠,就从来都没有失手过!

    而你苏子浅,你一个五品朝臣,若是被一个三品朝臣要了身子,你说……

    身败名裂的你,会不会被天下人……唾,骂,鄙,夷的不成人形?!

    而当今圣上会因整肃朝风为由,降你苏子浅的品级,你说……

    到时候的你,若是落在本官的手里,还能不能拥有……继续活下去的资格?!

    ……

    …………

    苏子浅兜兜转转,一路询问,算是找到了用膳的地方。

    只是,当她进去拿属于她的膳食之时,却被人告知,属于她的膳食,早被人取走了。

    取走了……

    苏子浅心中默念着这三个字,什么也没有说,看了那个与她解释的人一眼后,转身,离开。

    走在疏科院的道上,苏子浅一直在深思,该如何改变自己如今这种被动的局面。

    她缓缓走上桥,迎面走来一个人。

    苏子浅见到此人眸色不变,对他拱手道:“下官见过杨詹事。”

    杨缺岢大手一挥,深湖碧蓝色的官袍随之而动,“苏城主不必多礼。”

    朝臣之间,品级低的,向品级高的行了官礼之后,便算是有礼了。

    苏子浅对他微微颔首,正准备越过他,回自己办事的地方。

    岂料,她刚走几步路,杨缺岢就挡在她的身前。

    苏子浅看了他一眼,移开步子,向另一方迈去。

    杨缺岢的身子依旧稳稳的挡在她的身前,存了心的,不让她过去。

    此等动作不必多做几次,苏子浅已知是来者不善。

    她退后了几步,看着杨缺岢,问道:“不知杨詹事有何指教?”

    杨缺岢知道苏子浅要回她办事的地方,便寻了条小道,走在她的前面。

    见她要走上桥,他便从桥的另一端上去。

    两人,见个正着。

    杨缺岢执着一把山水画扇,轻轻扇了扇,附庸风雅。

    他看着苏子浅,笑道:

    “其实也没什么事情,就是本官从未与苏城主有过交谈的机

    会,今日能够相遇,也算是有缘。

    不如苏城主请本官去你处理文案的地方,喝上一杯。

    又或者,苏城主到本官的舍下稍作休息,这炎炎夏日,晒的人口干舌燥的,本官请苏城主喝茶可好?”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苏子浅微微挑眉,道:“杨詹事附属将军门下,今日来疏科院,想必是有事要办,下官怎可打扰杨詹事。

    而且下官今日才上任,什么都没有准备,寒舍里,亦什么都没有,这茶,下官喝不得,亦请不得,杨詹事就莫要为难下官了。”

    杨缺岢对自己看上的猎物素来有耐心,听着苏子浅明显拒绝的言语,不怒反笑,他对苏子浅道:

    “没关系,苏城主新官上任,本官自然也是打扰不得的。

    不如这样吧,待苏城主有空的时候,本官再与苏城主好好聚上一聚,如何?”

    从未聚过,又何来的好好聚上一聚?

    苏子浅笑笑,推辞道:“杨詹事说笑了,下官与杨詹事从来没有过来往,这要是聚在一起,下官怕是会失礼。

    这万一说错了什么,或者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得罪了杨詹事就不好了。”

    杨缺岢上前几步,一把将手中展开的扇子合上,拍在了苏子浅纤细的肩头上。

    苏子浅瞥了一眼肩上的扇子,眼眸微眯,杨缺岢笑着道:

    “怎么会呢,本官对待美男子,脾气素来好的没话说,何况……

    苏城主长的又这么的……清秀可人,即便是苏城主真的说错了什么,本官也会原谅的不是?!”

    闻言,苏子浅微不可见的蹙了下眉头,再次退后了几步,与杨缺岢拉开了些距离。

    岂料,她刚退后,杨缺岢却又走上前,紧紧挨着她的脚步,步步逼近苏子浅。

    苏子浅立时顿住脚步,一双幽深的眼眸定定的望着杨缺岢。

    “杨詹事,请注意分寸,你我都是朝廷命官,若是被旁人看见你我之间挨的太近的话,会被人诟病。

    轻一点,则是说你我之间,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重一点,则是将军所管辖的人,与太尉所管辖的人,相互勾结,企图做些什么对不起圣上的事情。

    届时,这罪名可就大了,若是传了出去,想必杨詹事和下官都是吃不了兜着走的人,是以,杨詹事还是不要与下官靠的这么近,以免惹出麻烦!”

    望着自己的这双眼睛,生的可真是极好啊!

    黑白分明的眼眸,看起来干干净净的,却又幽暗深邃,宛若漩涡一般,无时无刻不在吸引着自己的注意。

    想着眼前之人,迟早要成为自己的食物,迟早要躺在自己的身‐下,任自己索‐欢。

    杨缺岢就忍不住兴奋,理智早已被眼前的美‐色所侵蚀。

    哪里还有心情……去注意苏子浅在说些什么。

    他下意识的伸出手,抬起,想在苏子浅的胸‐口上摸一把,感觉一下是什么滋味。

    瞧着杨缺岢带着轻浮的动作,苏子浅的眼眸骤然眯起,一道嗜血的杀意在她的眸底里暗自浮起。

    隐在官袍下的素手忍不住揪着袖口,紧紧的捏着。

    并非是因为紧张,而是……她怕是自己会忍不住……出手,杀了他!

    君寒和君悠烈靠近她,皆是为了试探。

    前者,试探她的老底,后者,试探她究竟是否为女儿身。

    这两个人,都是带着强烈的政治目的,才靠近的她。

    可……眼前人不是!

    他眼里蕴藏着猥‐亵的笑意,举止轻浮。

    加之自己从资料书上看来的,眼前之人,有龙‐阳之好,此次纠缠于她……

    很明显的……是看上了她!

    “杨詹事这是想做什么?!”

    清冷的声音,染着极冷的寒意,闯入耳中,杨缺岢从美色中回过神来。

    他抬起眼睛,看向苏子浅,只见苏子浅面无表情的盯着他看,刚刚那

    抹淡然已然不在。

    杨缺岢装作不经意的收回自己那只伸出去的大掌,听苏子浅开口道:

    “杨詹事,你我素未谋面,一见面,杨詹事就想对下官做大不敬的事情,下官虽只是五品大臣,地位远远不及杨詹事。

    但下官却容不得杨詹事如此放肆,且不论家父知道,自己的嫡子被人轻薄会怎样大发雷霆。

    就下官而言,告上御书房,请圣上为下官讨回一个公道,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还望杨詹事日后,三思后行!”

    杨缺岢微愣,苏子浅却绕过他,用官袍重重的拍着自己的肩头,像是在拍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一般,快步离去。

    杨缺岢呆了片刻,终于在那如同玉石撞击般清冷动听的声音中,回味过来。

    他抬头看向苏子浅。

    然……

    苏子浅却早已不见踪影。

    杨缺岢勾起一抹满意的笑容,合着的扇子拍了拍掌心,不自觉的点着头,喃喃自语:

    “妙人……果真是个妙人啊!”

    ……

    …………

    回到自己办案的地方,苏子浅被太阳晒得满脸燥热,也亏得她练得武功是至阴至寒的。

    否则,此刻她就应该热的汗流浃背了。

    回想着刚刚杨缺岢看自己的眼神,苏子浅平静的眸光,难得的,染上了一丝恶寒。

    有龙‐阳之好的人,她并不排斥。

    前提是,他们没有把她当作是喜欢的对象!

    她苏子浅,不过是一个伪男子,受不住旁人那赤‐裸裸又灼热的……看一个男人的眼神。

    苏子浅替自己倒了一杯茶水,缓了缓心跳过快的心率。

    此时,她的思绪是一片混乱的,因为还有很多事情,她还没有理出头绪来。

    涟舞一事不知道柔贵妃会怎样出手,琼楼玉宇拜官一事又被搁置到两朝会晤之后,眼下,又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苏子浅的身子倚在红木椅上,她微微合了合眼眸,有些烦乱的揉了揉自己的眉心。

    看杨缺岢那个样子,她应该……算是被缠上了。

    被一个对自己图‐谋‐不‐轨的,又有断‐袖之癖喜好的男人缠上,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

    她到底,该怎么做,才能圆满的将此事解决?

    渐渐地苏子浅平静下来。

    她坐了一会,原以为会同上午一般,毫无事做。

    轻轻移开茶杯,苏子浅放下心思,正想小憩一会,却在这时,有位大臣走到苏子浅的身旁。

    他手上拿着一堆厚厚的书籍和案册,放置在苏子浅的书案上,他的声音淡淡的,让人听不出喜怒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王爷步步逼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容默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容默默并收藏王爷步步逼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