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王爷步步逼嫁 > 133.133,东陵流素……他怎么可能还活着,怎么可能?〔一更〕

133.133,东陵流素……他怎么可能还活着,怎么可能?〔一更〕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当天下午,杨缺岢和十二皇子被太子带进皇宫。

    毫无意外的,杨缺岢找不出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所有的言语,在这时仿佛都失去了力度。

    说是苏子浅的陷害,没有人会信。

    正如苏子浅所说,凭他的身份,只要不拿皇后说事,没有人会相信,他能够强迫的了苏子浅鱿。

    是以,两人素来没多少交集,更提不上两人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苏子浅完全没有要陷害他的动机。

    他是可以将皇后罩着他,或者说他利用皇后的威名去为非作歹,强逼许多官员被他压迫一事抖出来。

    可那时不仅自己会死,会被整个家族抛弃,连带着自己的姑姑,亦会受到影响。

    这一条路,行不通,亦不可以乱行!

    但,若说是十二皇子自己扑上来的,怕是更是没有人会信。

    十二皇子可是正常的男子,而他此次出宫,亦是为了一个女子……

    当事人是受害者,唯有他一人,作案明显。

    十二皇子长相阴柔俊美,杨缺岢又喜好男色,这在自己的别院中,对十二皇子起了心思,亦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很完美的局,置他于死地的局。

    唯一的破绽,就是那个女子说,他与苏子浅约好的那家别院,是她当家的赠与她,给她居住的地方。

    他反应过来,便立即向当今天子说这个女子可疑。

    天子对他百般的辩解已是不耐,下令让人去查,结果查出,属于杨缺岢的那家别院,与女子所说的别院,相隔不过一条小道。

    且,两家别院的布局格式,近乎是一模一样。

    自然而然的,天子问女子认错别院的理由,女子只是颤巍巍的低着头,回道:

    “那个地方,民女只去过一次,依稀记得是那家,而且,因着昨夜的事情,民女当家的同民女说,那家别院今日不上锁,让民女好生玩乐。”

    杨缺岢终是无言,只因苏子浅早已交待他,他们约好的院子,不许上锁,掩着大门就好。

    若非有意为之,谁人在家,别院大门不上锁……女子认错别院,到底是有了借口。

    一切,从头到尾,他都被那个黑袍少年算计。

    且……被算计体无完肤,毫无还手之力。

    天子下令,十二皇子不务正业,虽是受害人,却是取消了他为皇子的一切恩宠,不再享有皇子应有的权利。

    而他……关押死牢,交由大理寺审判。

    得此结局,不曾经历过失败的杨缺岢,自小顺风顺水的杨缺岢,不懂得失败的滋味原是这么的苦涩和不甘愤怒。

    身子当场瘫软在地,他万念俱灰的抬眸,前方的视线忽然现出,一个黑袍少年静静的看着他笑的画面。

    不再意气风发,他向凭空出现的苏子浅张牙舞爪,眼中充满了阴鸷恨意。

    不顾天子在场,不顾周遭一切,他厉色诅咒:

    “苏子浅,你害我至此,我诅咒你,生生世世,永生永世都不得好死,沦入牲畜之道,永世不能为人!”

    ……

    …………

    有女子为旁人上药裹白布,她轻声低叹,声音懒洋洋的,却又含着无限的不赞同。

    “我道你是怎么将众人引来,原是用自己的性命为代价。

    烈马狂奔,不受控制,公子,这也亏你想的出来?!”

    苏子浅瞥了一眼被缠上白布的素手,淡淡道:“我只注重结果。”

    无论过程如何,她苏子浅,素来只在意结果。

    穆静收好药瓶,看着苏子浅,目光复杂。

    “为了这一场局,公子付出了多少。”

    先是杨缺岢遣人书信,告知她在哪里会面。

    随后她立即用琼楼玉宇掌权人的身份,重金买下与那别院堪称一模一样的院子。

    无意中让十二皇子得知涟舞寻良人的消息,准备好让人产生幻觉而带有迷情的植物,

    半夜潜入杨缺岢的别院,将她搭配好的植物置在杨缺岢指定的房间内。

    又将能够让马匹癫狂完全失去自我的药粉,沿着那家别院,那个房间,一直撒到了今日她落地的地方。

    鼓励涟舞与十二皇子周‐旋,让她务必将十二皇子引到那家别院。

    待一切尘埃落定,所有可能会碰上的言辞,她都替涟舞想好了应对的法子。

    为了确保事情的顺利进展,她还买通平日里流落街头巷尾的乞丐,让他们换上布衣,假扮群众,围观别院的情况。

    利用林堂宇对她的不满,想要置她于死地的决心,从而让她顺利的参加初试。

    故意让烈马疯狂奔跑,她为朝廷官员,众人自是不敢任由她自生自灭,一定会跟在她的身后,追着她。

    而后……便是先前铺垫好的戏码,在众人眼前,一一展现。

    一切,堪称完美。

    这一环扣着一环,看起来天衣无缝。

    却是付出了她实打实的人力物力和精密的智力,若是期间任何一处出了差错,这场局,她苏子浅亦是必输无疑!

    凝着穆静,苏子浅眸光幽深,她的声音清冷,似水滴砸落在地,四洒溅开,空留一抹痕迹。

    “这世上,没有什么东西,是可以轻而易举得到的。”

    此次,凭着她是一个小小的五品官员,光是一个杨缺岢就够她受的,若是还要加上皇后和柔贵妃的话……

    想要改变如今这局面,只能是剑走偏锋。

    原以为,她会坠落地面,这双手必定是要废一些时日,却未想到……

    七王爷君寒竟然会出手帮她……

    还有,君寒随太子离去前的那抹眼神……

    为何让她看的心惊不已,只觉得,自己该是好好想想,怎么理清与君寒关系的时候了。

    苏子浅所说的,穆静心里知道,有些东西,即便可以轻而易举的得到,可得到过后,将会失去更多,一如……她。

    重重的叹了口气后,穆静决定不再谈论这件事情。

    她一手把玩着药瓶,一手支撑着下巴,有些无聊的发问:

    “前些日子不是听公子说,近日然起与晨希两朝会晤么,怎么样,会晤这种交际是不是很无聊?!”

    很无聊么……

    苏子浅笑笑,“尚好。”

    她坐在君寒身边,无人敢靠近半步,倒是省了她很多的客套话,算得上是比较好罢……

    那种场合不就是自说自话你一句有礼,我一句客气么,能好到哪里去……

    穆静挑起秀眉,却也想到苏子浅与她的性子大相径庭,只要没人跟她话唠一下,她能给你安静一天。

    而自己明显没这功力,自己认为这种场合无聊的打紧,却不代表苏子浅亦是如此认为。

    穆静晃了晃手中的药瓶,随口问起:“晨希国来的使者是谁,太子,三王爷,还是丞相?”

    “六王爷,晨希国来的使者,是六……”

    “砰……”的一声,药瓶摔落地面发出的响声,硬生生的打断了苏子浅还没有说完的话语。

    苏子浅抬眸望去,只见穆静的情绪异常激烈,她神色极为复杂和不敢置信。

    摇着头,她猛地靠近苏子浅,紧紧地抓着苏子浅的黑袍,语出惊人:

    “他不是死了么,他不是已经死了么?!晨希国的六王爷,在一年前就死了,难道这传言是假的么?!”

    苏子浅若有所思的看着穆静,淡声道:“传言本是虚假,自然当不得真。”

    穆静的脸色一下子唰白,整个人像是被掏空了身子一般,失去了往日的生机。

    她咬着唇,灵动的大眼睛浮起一抹滔天的恨意,“不可能,那碗有毒的面疙瘩,是我亲眼看见他吃下去的,东陵流素……他怎么可能还活着,怎么可能?!”

    ……

    …………

    苏子浅回到阡陌苑,刚踏进阡陌苑一步,素来内敛的婢女红绫

    立即迎了上来。

    她面色凝重的看着苏子浅,却是没有开口说些什么。

    苏子浅往院内瞧去,并没有见到绿若的身影。

    只有那丫头呆在院里,第一个出来相迎的必然是她,而如今……

    苏子浅的眸色微沉,红绫咬了咬唇,终是开口道:

    “大人,出事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王爷步步逼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容默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容默默并收藏王爷步步逼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