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王爷步步逼嫁 > 140.140,只要苏城主,在大庭广众之下吻本王一下,就像这样一般…

140.140,只要苏城主,在大庭广众之下吻本王一下,就像这样一般…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咚咚咚―――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有打更的人,提着灯笼走过深深的小巷,消失在迷离的夜色当中鱿。

    寂静的路上,只有清冷的月色相随,黑袍少年步伐沉稳,不紧不慢的走在路上瞬。

    直视着前方,少年的眸光幽深的犹如千年古井,沉寂无波。

    轻轻眨动之间,仿佛能够带出不久前的一段记忆。

    记忆的内容,自他那双黑呦的双眸之中,宛若画卷一般,一一展现开来。

    ……

    …………

    “王爷怀疑的人,是皇上?!”

    苏子浅的眸光蓦然变了,她微微侧了些身子,仔细联想起那日有关藏书阁的事情。

    离魂香,作为一国天子,他自是不用说都可以拥有的。

    知晓太尉的行踪决策,那些让自己编译古史书的重任,本就是他批准的……

    熹微公主的脾性,他身为熹微公主的父亲,自是了若指掌。

    至于藏书阁的开不开放,更是他一句话的事情……

    而被针对的对象,自己和君寒。

    自己――是因苏丞相的关系,老皇帝忌惮相权,投鼠忌器,要杀自己,存在动机。

    君寒――自知道处理两朝会晤是由他来担任之后,她便知道老皇帝对君寒是有多么的重视。

    假设老皇帝误认为君寒与她关系匪浅,故而老皇帝想从自己这里入手,以利用自己为手段,逼迫君寒卷入其中,任由他来操纵。

    这其中的目的……可以说是想让君寒继承大统,故而设来考验他的局。

    设局时间,条件,动机,目的,逐一清晰。

    所有的一切,老皇帝都能够符合的上,甚至好似,那设局之人,好似就是他一般……

    苏子浅望着君寒,眸中弥漫着悠然深远。

    之于设局之人是老皇帝的推想,在当初,她想也未曾想过,而如今经君寒随口一提点,便满是值得怀疑的。

    君寒看待事情,好似要比她看的更为全面些,揣度之中,亦要比她更加精准些。

    自然,君寒他已经在宫中爬摸滚打了四年,其阅历以及对宫中人物性子的揣度,比她更丰富和精确是正常的……

    只是……

    老皇帝,已经是特别贴近设局之人的构想,还有谁,会是七王爷君寒怀疑的人……

    心下疑惑,苏子浅上前一步,问道:“王爷只说了其一,不知其二是谁?”

    “其二……”君寒目光稍抬,望着苏子浅沉静的面容,他刚想出口,院内却突然响起了脚步声。

    眉毛微挑,君寒适时的止了话头。

    眸中波光流转,苏子浅隐在巨大的柱子背后,遮挡住了自己的身影。

    脚步声越发的接近,君寒的身子却一直不为所动,苏子浅蹙眉,转眸,视线落在来人的身上。

    一看,却是忽然凝定,苏子浅微变了脸色,太子……

    怎么会是太子……?!

    瞧着太子的身影由远及近,君寒的眸光深邃,身子依旧暴露在显目的地方,没有丝毫的动静。

    苏子浅抿唇,不知道该不该唤一下君寒,三更半夜的,要收敛一下那张狂的性子。

    太子身着雅青常服,缓缓踱步而来,他似是对这个院子极为熟悉。

    没有瞧四周的光景,自顾自的,走向了苏子浅这一边。

    眼看君寒有可能会暴露,苏子浅当下亦顾不上什么试探怀疑之类的。

    她猛地拉过君寒的手臂,将君寒的身子拉到自己身边,一同隐在柱子背后。

    苏子浅低声道:“王爷,下官冒犯了。”

    君寒面色寡淡,像是默认了苏子浅的动作一般,并没有追究之意。

    “太子――”有一人的声音,突兀的荡在这寂静的赏月小筑内。

    那人的身影,自太子身后,疾步跑来。

    年轻的太子转身,眼眸微抬,见着来人面色不善:“来的可真是慢。”

    那人无所谓的笑笑,“下官有事耽搁了些许时辰,请太子莫要生气。”

    太子冷哼了一声,再次转身,那人忙走到他的身侧一角,拐了个弯,两人一同走进了赏月小筑里的一间房间。

    片刻后,那间房,有烛光亮起。

    苏子浅的视线,一直追随着太子和来人,见着来人时,她的眼中闪过一抹沉思。

    君寒眯着眼眸,念出来人的名字:“周继恢……”

    翰林院侍读学士――周继恢,附属太尉门下。

    苏子浅的目光清冷,道:“此人行为不端,隐有受贿之嫌……”

    东宫太子,怎么会与他扯上关系……

    且,看样子,他们似乎不止是第一次会面,对这个院子……亦是极为的熟悉。

    “王爷,可有什么想法?”苏子浅轻声问道,依着君寒的话语,今日设局之人在此露过面,来这个院子的人,本应该是有重大嫌疑的。

    何况……是此时来这里会面。

    这么多空旷的院子不挑,偏生就挑在了设局之人出没的地方……那太子的到来,是巧合,是偶然,还是必然?

    君寒的目光缓缓沉淀,“自然有想法。”

    苏子浅凝眸,洗耳恭听,君寒却勾唇一笑,自柱子后走了出来,“都这个时候了,本王除了想歇息,还能有别的想法?”

    苏子浅:“……”

    见君寒踏步离去,苏子浅回头看了一眼那间通亮的房间,随即跟上君寒的步伐。

    出了别院,苏子浅道:“眼下太子突然现身别院,王爷不觉得太子可疑么?”

    当初,她曾经怀疑过太子,却也质疑过太子,是否有这能力将他们二人带入局中……

    如今太子在这般特殊的时期,出现在这里,着实让人生疑。

    君寒微冷了眸色,却是淡漠道:“可疑,不过越是可疑越是符合,就……越是局外人。”

    君寒说这话,自然有他的一番道理。

    对手不弱,揣测人心更是强的厉害,都说今夜有可能是一场局,指不定……

    苏子浅无声轻笑,沉黑的眸中泛起丝丝寒意,指不定,这是一场混淆视听的局。

    设局之人,她真是越发的想见上一面了……

    抬起眼睛,苏子浅望着君寒道:“王爷,我们便是要一直这么被动的,等待他的动静么?”

    “怎么,”君寒顿住脚步,回眸看向苏子浅,“苏城主想要主动出击?”

    “与其被动受人牵制,倒不如引蛇出洞,只要知道那设局之人到底是谁,其他的一切,皆可从长计议,这样……于王爷于下官,都是一件好事。”

    苏子浅盯着君寒的眼眸,“王爷才智过人,下官知道,王爷一定有引蛇出洞的法子。”

    不是第一次被人奉承,却是第一次,被人奉承时感到一丝悦耳。

    墨染的眼瞳中,掠过一抹浅浅的悦色,君寒道:

    “本王,的确有法子将他引出,只是……需要你我付出代价,尤其是本王,付出的代价比苏城主的要大上许多。”

    做任何事情,都会付出代价,这个道理,苏子浅一直明白。

    素手缓缓收紧,苏子浅问道:“不知,王爷的法子是什么,能否说来听听?”

    苏子浅话语落下,便见君寒迈步向她走来。

    他盯着她瞧,似笑非笑,苏子浅被他看的莫名,心绪百转。

    君寒在她的跟前站定,“只要苏城主,在大庭广众之下吻本王一下,苏城主想要知道的,自然会浮出水面。”

    “……”苏子浅微怔。

    “就像这般一样……”君寒勾着唇,向苏子浅倾身。

    君寒凝视着苏子浅清冷而又染着诧异的眸,唇,一点一点的,靠近苏子浅的唇。

    </p

    >

    素手越发的收紧,见君寒不似开玩笑,苏子浅终是慌乱起来。

    她逃离似的退后,君寒又迈步靠近,直至……

    苏子浅退至一旁的大树下,身子紧紧贴着树干,退无可退。

    君寒单手撑在苏子浅的耳畔,唇角含着一抹笑,他慢慢的欺身而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王爷步步逼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容默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容默默并收藏王爷步步逼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