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王爷步步逼嫁 > 190.190,苏大人自治洪水归来,便与七王爷闹了不合

190.190,苏大人自治洪水归来,便与七王爷闹了不合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苏子浅淡定无波的看着苏丞相,目光深邃。

    “当今天子卧病在床,东宫太子代为监国,朝堂之上,党派之争早已是水深火热,京都看似风平浪静,繁华依旧……

    可在子浅看来,不过是……暴风雨前的平静罢了,子浅见识浅薄,言辞若有不当之处,还请父亲见谅。”

    苏丞相只知,苏子浅心思细腻,有过人之处…鳏…

    却不知他身在朝外,却依旧能将朝中形势,看的如此清楚……

    真不亏是自己的嫡子……

    苏丞相点了点头,“子浅孩儿的见解,确是与众不同,不过……

    不知子浅孩儿……对皇室之人争夺皇位,最有信心的……是谁?”

    苏子浅眸色温凉,她垂下了眼眸,掩住眼里凝结的冷意。

    “这帝位,谁人都想做,但……却不是谁人想坐就可以坐的。

    东宫太子,未来储君,而今代圣上处理国事,手握至高无上的权力,尊贵奢华,可他……

    不仅没有实力,更没有势力,圣上不废东宫,不过是顾念前皇后罢了,否则……太子君城,在尔虞我诈的深宫,风云诡谲的朝堂……又岂能稳坐东宫,屹立不倒?

    子浅以为,凡有实力者,皆是储君人选,并非只有太子一人……可当。”

    苏丞相深邃的老眼微微缩了缩,他站起身来,气势迫人。

    “子浅孩儿言辞大逆不道,按然起律令,该处以死罪,子浅孩儿……莫不是,不知道这条律令?”

    缓缓抬起眼眸,望着面无表情的苏丞相,苏子浅眼眸深幽。

    “父亲势力遍布朝堂,其锋芒……朝中无人可挡,以父亲的能耐,即便……

    子浅犯了死罪又如何,难道父亲……会舍得让子浅受到惩处?”

    “子浅孩儿这是要为父……徇私舞弊?”

    “非也……”苏子浅静静的注视着苏丞相,沉声道:

    “子浅是想要父亲……掌握自己想要的人生,唯有那样……子浅才能,掌握自己的人生。”

    眼中黑袍少年的言下之意……便是鼓励他,去与皇室中人,争夺地位?

    苏丞相怔愣了半晌,苏子浅一语中的,着实令他心中发凉。

    可……

    他怎么知道,自己有此野心?

    苏丞相极为内敛,他素来以伪装示人,谁也弄不明……

    他最真实的性子如何……

    如今被苏子浅点破心中最大的秘密,苏丞相的脸色,绷得有些难看。

    他……看着眼前沉静的少年,眼里含着某种说不出道不明的……危险和复杂。

    “掌握自己的人生……子浅孩儿,你可是知道了些什么?”

    苏子浅没有接话,而是道:“父亲,强者都有向上冲的欲‐望,子浅虽不才,但人心一说,倒还猜的透一些。

    父亲盘算多年,为的不就是今日这局面么?”

    苏丞相凝着苏子浅的视线,愈发的深幽,苏子浅却忽然笑了笑,缓了缓两人之间……僵住的气氛。

    “有道是,虎父无犬子,父亲早有谋算,子浅亦早有自己的想法,子浅与父亲血浓于水,父亲相要开辟帝国大业,子浅断然会……助父亲一臂之力。”

    ……

    …………

    京都的初冬,极冷,过了申时,雪落满地。

    随着天色愈发暗淡,整个冰晶琉璃般的京都,似是没有了俗世的纷纷扰扰,静寂一片。

    苏子浅负手而立,她望着窗口,静静的眺望着远方。

    手脚冰冷刺骨,可她穿的却是极少。

    苏子浅有内力护身,并不惧冷。

    倒是绿若,自室内拿起一件狐裘披风,搭在苏子浅的肩上。

    绿若看着眼中黑袍少年,沉静依旧,永远是那般的安静,给人一种安定安心的力量。

    可……

    </

    p>

    绿若却隐隐察觉到……那沉寂的眼眸里,多了一抹沧桑之色。

    “公子……”绿若叹了口气,言辞之间,尽是关切之意。

    “天气又要转冷了,公子还是把窗户合上,早些歇息罢……”

    唇边溢出自然而然的笑意,苏子浅道:

    “天气又要转冷了,明日你到陵县,替我去取些大衣回来。”

    绿若皱起了两道秀气的眉毛,她明白……苏子浅想要她远离危险的心,只是……

    “陵县有些远,宫里赐来的大衣……公子都没有机会穿,若是公子想穿大衣,不如……”

    “这是命令。”

    斩钉截铁的两个字,堵住了绿若的一切推辞。

    苏子浅说此话的时候,并没有转过身子,亦没有看着绿若,以背对绿若的姿态,道出那么一句强势的话语。

    绿若凝着苏子浅清雅的侧脸,没有说话,屋内火盆烧的很旺,滋滋的作响。

    良久,绿若道:“明日……公子邀请百里姑娘一聚,可公子,想要避开苏丞相的眼线,还需要……奴婢的帮助。

    等明日一过,奴婢……会在醉花楼等公子,全身而退的,请公子莫要……推开奴婢,好么?”

    没有人,可以轻易撼动……苏子浅所作的决定。

    但绿若……

    于苏子浅而言,却不是主仆一般的关系。

    翌日,京都不再下雪,气温却比下雪时还要冷上几分。

    百里迷云一袭火红色长裙,裙裾上点缀着宝石碾碎后的碎片,亮的让人眼花缭乱。

    她身上披着白色大裘,白与红的搭配,衬得她整个人容光焕发,朝气蓬勃。

    她看了一眼,梨花树上,尚未融化的白雪,又将视线放远,只见……

    梨园内的亭子中,坐着一个少年。

    脚步,不自觉抬起,愈是走前,越发看的真切。

    亭内少年,正静静的斟着茶。

    他一手摁着茶盏的盖子,一手拈着茶盏的扶手,动作极为熟捻,一瞧便知……

    此人甚是喜爱喝茶……

    百里迷云对着身后的婢女,挥了挥手,示意她们不必跟前。

    她则抬步,朝着少年靠近。

    “苏大人。”百里迷云对苏子浅拱了拱手,行了一礼。

    她的性子素来较为豪爽,与苏子浅第一次相遇之时,不过是受人欺凌太久,压住了自己的性子罢了。

    “百里姑娘请坐。”苏子浅亦拱了拱手,回敬道:“今日,子浅谢百里姑娘,愿来府上一聚。”

    “苏大人,见外了。”

    苏子浅道:“其实子浅邀百里姑娘前来,亦没有别的事情,只是想着,子浅梨园的枝头飞雪煞是好看,而姑娘……

    是唯一一个,子浅较为熟悉的女子,不愿辜负良辰美景,于是……子浅便将百里姑娘请来一叙,还望百里姑娘……莫要介怀。”

    百里迷云英姿飒爽,笑容真诚。

    “苏大人言重了,能得苏大人相邀,是迷云的福气。”

    苏子浅眼角染笑,余光似是不经意的往后瞥去。

    那一动不动的暗影,仍在远处。

    她低垂下眼眸,目光漆黑幽深,带着莫名的暗潮。

    取过一杯茶水,递与百里迷云。

    百里迷云起身,双手接过,两人靠的更近了些。

    有人轻声细语:“大人身边的侍从,怎么都遣走了?”

    有人亦用着……只有两人才听得见的声音,道了一句:

    “百里姑娘,当初我提出的条件,请你务必在今日内实行。”

    百里迷云的表情,微不可见的怔了一怔,却很是自然的眉开眼笑道:

    “苏大人亲手泡的茶水,就是不一样,迷云光是闻着,就已经按耐不住,垂涎欲滴了……”

    她不着痕迹的侧了侧身子,将茶杯稳稳的端在手里,缓缓坐下。

    百里迷云没有异样,轻轻地抿了一口茶水,她望着苏子浅,突然问了一句:

    “迷云听闻,苏大人自治洪水归来,便与七王爷闹了不合,迷云冒昧,想问问苏大人,此事可作真?”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王爷步步逼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容默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容默默并收藏王爷步步逼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