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一世吉祥 > 第184章 终极武器

第184章 终极武器

推荐阅读: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女配:男神,撩上瘾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快穿女配:深吻男神100次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像赵启这么一个半大的孩子,能看出篡逆争位背后隐含着大夏内乱分裂的深重危机,已属难能。他试图化解危局而宴请群臣的做法,不过是杯酒释兵权之类的故事衍生出的变种,并无多少新鲜创意。

    杨致细细一思量,赵启此举貌似行险,实则极为稳当。

    只要大夏不陷入内乱,不管将来谁做皇帝,大夏王朝的天下仍然稳稳当当是他老赵家的,这才是整个大夏皇族的核心根本利益所在。如果皇帝能奇迹般的康复重又掌权理事,当然不会埋没了赵启这份天大的功劳。而他毫无实力又以拥立太子为名宴请群臣,于皇后与卫肃亲自出面而言,则避免了此地无银三百两之嫌,无疑是锦上添花,他们乐得正好来个顺水推舟,太子日后也不会忘了这个对自己毫无威胁的幼弟报之以李。对宁王、康王与杨致等人来说,谁也没有毕其功于一役彻底斗垮太子的绝对把握,赵启等于也是给他们争取了时间。无论将来输赢结局如何,谁还会拿他怎么样呢?

    虽然这小子狡狯得令人心里发冷,但赞上一声顾全局识大体,他还是当得起。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赵启对各路神佛鬼怪所扮演的角色看得十分透彻。也正因为他只是一个年仅十二岁的孩子,才会令人心生凉意。

    杨致的脾性是彪悍与灵动并重,赵启预想中的说服工作实际上已初见成效,至少杨致赶去宫外敲登闻鼓、拿赵天养开刀的想法已不是那么迫切了。倒也不能就此说杨致善变,如今本身就是处在一个瞬息万变的无形战场,敌变我不变,岂不是嫌自己死得太好看了?

    金子善曾明言相告,凡是朝中有分量的实权人物赵启都请了个遍。自然少不了王雨农和徐文瀚,卫肃、赵天养与张天行等太子党人有恃无恐铁定必到,宁王与康王两系在京代理人也不会不来。名目上是太子方面占优。实力对比是半斤八两,非要翻脸的话。在哪儿不能翻脸?何必一定要看准时辰去敲什么鸟登闻鼓?难道在这越王寝殿便杀不得人么?

    按杨致的想法,在这乱世动荡年月,心底无私忧国忧民的仁人志士并不是没有,皇族贵胄向来盛产枭雄、阴谋家、变态狂人或是顶级草包之类的另类人才,这么个光辉角色由一个自出娘胎就锦衣玉食的皇子来担当,多少令人感觉有点滑稽。赵启的话到底哪句是真、哪句是假?说得倒是鼻子是鼻子眼是眼,究竟把他自己摆在什么位置?若是说他没有一丝半点的私心,谁信啊?

    杨致想到这里。语带戏谑的道:“一心为国大公无私这种天赋不是人人都有的,王爷果非常人!”

    赵启把话说透道:“你有话尽管明说,用不着夹枪带棒。我都说过了,身为大夏皇子是家国一体,有国才有家,你怎地还这般夹缠不清?慢说我没有非分之想,即便有,若是大夏乱成了一锅粥,不还是一句空话?即便我运气好得没了边,说破了天也顶多能做个风雨飘摇的草头王罢了。我为什么要干那样的蠢事?”

    赵启这话未必可信,却说出了一个很简单很现实的道理:就算他有心争储夺位,那也得先稳住大夏不乱才有机会。否则的话。他现在两手空空什么都没有,去争个屁的争?一不留神连小命都会争没了!

    大概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赵启马上笑吟吟的岔开话题道:“姐夫,父皇曾教过我,只要将这世上最厉害的一件武器用好了,凡事皆可无往不利。你知道这武器是什么吗?”

    杨致凭借前世的记忆,要炮制几件这个年代的终极杀人武器出来绝非难事。不过在他有时间的时候还没动这个心思,等他有了这个心思的时候,又没有闲工夫去鼓捣那些玩意儿了。一时没能反应过来:“武器?……什么武器?”

    “头脑。”赵启满脸自信的笑道:“这世上最厉害的武器是人的头脑。一个人纵有万夫不挡之勇悍。杀人不过千百之数。如若有心用头脑杀人,可抵雄兵百万。”

    这还用你说?地球人都知道啊!杨致不禁恍然。赵启的论调听来隐约有些耳熟:当日在山东蓬莱的茶楼中,张博虎假意投靠他的时候。正是这么说的。……在杨致与玲珑的重逢之夜,张博虎被砍足跳海之后便音讯全无,也不知现在是死是活?像他那样心态扭曲的疯子活在世上也是个祸害!

    赵启见杨致若有所思默然不答,眼中无不得意之色:“姐夫,其实我今日不仅料定你必会前来,其余获邀的文武重臣我也敢保无人会推谢不来,而且一定会答应我无视谣言、拥立太子的主张。”

    杨致皱眉问道:“你就那么有把握?”

    “当然。你我方才业已提到,利己私心人皆有之,这才符合人性。那些人若都是只知空谈不谙实务的清客之流,连对时势的敏锐嗅觉都没有,断然无法跻身朝堂高位。如今时势正处于十字路口,上关乎大夏国运,下关乎个人荣辱及满门身家性命,任谁都会慎之又慎。谁都想探一探其他人的底牌,可谁都不想率先捅破那层薄纸把盖子揭开,谁都没有必胜的绝对把握,谁都不愿冒然承担第一个拔刀的责任。我今日设宴正是瞅准了这条夹缝,既把盖子捂得更严实,又为你们搭建了一个极尽微妙的平台。无论什么时候都会有一个保持平衡的关键支点,如果有人提供了一个大家坐下来寻求这个支点的机会,谁还会执意要打打杀杀呢?”

    赵启话锋一转道:“其实我宴请群臣这个主意,完全是让你逼出来的。可你昨日寻衅杀了那名侍卫,又给赵天养扣上了一顶莫须有的谋反帽子,还放言要他的命。你我交往也不是一两天了,我知道你说得出便做得到,立刻察觉到这是一个极度危险的信号。因为此事可大可小。事态将会如何发展的主动权转移到了你手中,是否揭开盖子由暗战变成明斗,全凭你一念而决!”

    说到这时。赵启抬头看了看天色,摸了摸脖子上已凝结的血痕。脸上才显露一丝疲倦之态:“所以只要你如我所料极早进宫,今日我就会拼死拖住你!昨日更连夜召来赵天养,既不能全然说破令皇后与卫肃对我心生戒惧,又要点醒他明白其中厉害,绝不能让他不知死活的给你半点发作的机会,委实大大费了一番神思。昨晚我上蹿下跳忙了个不亦乐乎,几近整夜未眠。现在巳时已过,获邀赴宴的群臣也该陆续进宫了。我总算是可以松一口气了。”

    赵启如竹筒倒豆子一般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杨致还能说什么?唯有苦笑道:“有道是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可笑我与王爷相交日久,直至今日才真正领略到了王爷的心胸智慧。看来不管今日这顿饭是酸甜苦辣何种滋味,我都只能一应咽下了。只是太子平白捡了个偌大的便宜,但愿我们将来不会弄巧成拙才好。”

    赵启喟然叹道:“我不说了是两害相权取其轻么?反正现在离开宴还有些时间,既然你说到了这个层面上,我便好好与你说道说道吧!有一事我百思不得其解,你们一直游离在几位皇兄争储之外,只是因安贵侯的缘故拐弯抹角与皇后和太子结了怨。除了这一条勉强说得过去,有什么理由非要与太子为敌呢?”

    “谁说我们与太子为敌?”赵启与其年龄不相符的深沉心机,已令杨致改弦更张决定左右逢源。半真半假的反驳道:“我们眼中除了皇上谁都不认,誓死效忠皇上难道错了吗?退一万步说,有了因安贵侯而与皇后和太子结下不解之怨这个理由,难道还不够吗?”

    赵启嗤笑着反问道:“你们果真是誓死效忠父皇吗?这世上果真有什么解不开的怨仇吗?姐夫,你又何必自欺欺人?”

    “在这英才辈出的年代,太子的才智相形之下或许并不算出类拔萃,但他绝非笨人,你我应该都心里有数。就算太子有朝一日登上大位,他终其一生最为关心的无非是坐稳江山。也少不了笼络头脑清醒的人才死心报效。你以为太子不怕大权旁落?就会甘心受皇后与卫氏外戚的控制?你以为他会不担心尾大不掉?像你与徐先生这等顶级人才,又没有独霸朝政的野心。只要出起了价钱,明显是制衡皇后与卫氏外戚以及两位皇兄势力的关键力量。你以为他会不知道?理同此理,日后太子对秦氏的料理也会大致如此。以李氏一族为代表的金城、关中两地豪强势力,与父皇一手扶植起来的秦氏新兴财阀势力,只要是稍有头脑的人都绝不会放任哪一方独自坐大。只会站在高处观望两方争斗,真到了闹得不可收拾的地步,再拿足大爷架子出面调停,那是何等惬意?嘿嘿,这一节你不会想不到吧?你们与皇叔和耿氏父子不同,现今与太子作对确是不假,但未必就是吃了秤砣铁了心。”

    “还有一桩,那就是只要父皇能熬过这一关不死,我敢用项上人头担保,太子必定会死得很难看!能拖住你不走已给了我五成信心,方才上演的那一幕令我的信心又增加了八成。姐夫,你是聪明人,应该不难明白我在说什么。”

    杨致豁然问道:“你是说……?”

    “我说的是金子善。”赵启目光幽幽的道:“金子善是父皇三年前亲自简拨到我宫中的近侍,可他在三年与我所说过的话加在一起还没有今日那一会儿这么多。你是关乎事态走向的关键,而父皇的状况才是整个事件的主宰。”

    杨致涉身局中,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听赵启这么一说,不禁悚然心惊。尚未来得及理清思绪,刚一提到金子善,那厮便神奇的出现了:“禀王爷,御膳房已按您的吩咐做好了充分准备,只等您发话开宴传膳了。还有,枢密院太尉卫肃卫大人、首辅宰相王雨农王大人、集贤殿大学士徐文瀚徐大人俱已应邀进宫,向皇后娘娘请安之后一齐在殿外等候王爷传召。”

    ————————分割线——————————

    ps:满地打滚求订阅月票支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一世吉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泰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泰戈并收藏一世吉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