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莫倾江山 > 第九十二章这么大那么冷

第九十二章这么大那么冷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毒妃在上,邪王在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玄成皇不知是真心还是觉得面上对不起莫知言,说莫知言和丰佑今晚喝了不少酒,行馆路远,两人若是回行馆怕是休息不好,而且两人是南诏贵客,不应怠慢,竟留了两人在宫里住一晚上。

    这是绝好机会,还是玄成皇自己开的口,莫知言自然不会放过。冷轻然是外臣,自然是要在宫门落锁之前出宫的,莫知言便和丰佑一同离开丽园,外面早就有轿辇等着两人。

    两人各自上了轿辇,一路上也没机会说上话,只能听着安排,随着内侍领路去往住所。

    丰佑有一肚子的话想和莫知言说,路上没有机会说,便一路憋到了住所处,可回到住所,莫知言倒头就躺下,丰佑无法,只能安排莫知言睡下,等了会儿也回了自己房中。

    莫知言本就装睡,等丰佑离开,眯眼又躺了会,可在床上翻来覆去就是不能入睡,心里燥的慌,于是起身往外行去。

    皇宫这么大,这么一路走,莫知言都不知道自己是到了哪,等被人拉住,看看四周景物,都不知道自己是从哪条路来的,似乎已是走了挺远,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去。

    再见身旁之人,莫知言立时冷了脸,振臂一甩,快步离去,凌霁又上前截住了她。

    莫知言无法避开他,知道他难缠的很,只能直面相对。

    “这冰冷的皇宫不适合她,你不该逼迫她留在这。”隔了会儿,莫知言终是先说了话,语气里不是质问,不是愤恨,只是不忍。

    话里的她,也就只有懂她的凌霁才能弄明白。虽然出口说的不是自己的事情,不过最起码她愿意和自己说话。

    知道她有时还是心软的,便耐心和她解释“我没有逼迫夜雪留在这,没有逼迫任何人,也不会逼迫任何人,从来都是心甘情愿。”

    她猜的果然没错,夜雪真是他安排进来的,可他为何会和夜雪联系到一块去?将她献给皇帝的为何又是凌弘?将她安排进皇宫又是何原因?

    莫知言苦涩一笑,她怎么又变笨了,她何必问,他总有他的理由,就算此刻问了,他也未必会说,所以她也不该做这猜谜的人。

    只是这事和段谷天有了关系,她才不能客观冷静看待这件事情。

    她原是不忍人为什么不能有权力去安排自己的未来,不忍夜雪成了他们成就自己的帮凶,可夜雪自己同意的,她帮谁去讨公道,毕竟想进这皇宫,夜雪自己不同意谁也无法勉强,自己真是可笑,别人自己的想法,她自己在这里吃饱撑着给人家操碎了心。

    都是聪明人,凌霁看她不说什么,知道她明白这其中的利害关系,只是一时无法接受而已,时间久了,想通就好。

    夜雪的事情她想不通,那么她自己的呢?她在刚才为他去争取过带扣,他相信她对他不会无情,于是突然问了她“你呢,你会为了我留下来吗?”

    “我会离去,这里更不适合我。”莫知言看了四周黑洞洞的景色一圈。

    皇宫,从来都不是她该来或愿意来的地方。

    这地方很大,但是却无比冷清,因为这里除了权势利益,便什么也没有了,没有人情味的地方,如何住人?

    凌霁看着她,话语里的坚定让莫知言都震了震“那我必将寻遍天涯,上天入地的找你。”

    “我不会让你找到。”莫知言倒是一笑,这人还真不是一般的自信,但却从不自负。

    凌霁嘴角笑意扩大,显然知道面对莫知言,有时还是无赖些更有成效“那我们就等着看。”

    莫知言皱眉,觉得他今日有些无理取闹“你不是说从来不会逼迫任何人的吗?”

    “除了你。”凌霁执起莫知言的手,语气里是少有的真挚,莫知言挣不开,也就随他“知言,你该明白,这世间再也没有比你我更相配的人了。”

    都是心狠手辣、阴险狡诈、自私自利的人吗?

    这倒是真的。

    莫知言不答,笑的有些隐晦。

    凌霁不明白她怎么突然笑了。

    “你对我有情吗?”凌霁看她不说话,终是坦诚地问了出来“我只问你爱我吗?不问你是否爱过,不想听你试着去爱,我只想知道你爱我吗?”

    凌霁明白,这女人有时候很拧,不将话挑明了说,她会千方百计含混过去,此刻他必要将话说死,让她无处再躲。

    莫知言不答,反问“到底什么才是爱?”

    凌霁还没有答,莫知言自己回答了这个问题“爱就是让你忘记自我,变成对方一样的人,让你再不是自己,只变成和他同类的人,如果你没有变的和他一样,如何过的下去?要么你像他,要么他像你,总要有一个人要改变,去像对方。但是爱不能太过,过了就成了厌,相看两生厌。”

    又一停顿“所以,偶尔又要变成自己,坚持原来的自己,这样才能带来新鲜感,又不会太腻,毕竟当初他也是因为你是你才会爱上你。”

    “咱们俩你看谁会变成对方?”莫知言笑着反问凌霁“我执拗、你骄傲,咱们俩都是自私的只为自己考虑的人,处心积虑去算计别人的人,咱们俩会为对方妥协吗?”

    凌霁还没有回答,莫知言已是肯定“不会,不是吗?”

    凌霁笑不出来了,微挑了眉“你为何一定要如此要强,偶尔学一下温柔顺从,不可以吗?”

    莫知言自嘲的笑了笑“我不是说了,我执拗,我执拗的只坚持我自己,我若变了便不是我莫知言了,若我变了还是那个你原先认识,然后喜欢上的莫知言吗?你喜欢我,不就是因为我是我,不是因为像别的女人吗?”

    面对如此倔强,不服软的莫知言,凌霁无奈地笑着摇头。

    看他也无话反驳,莫知言作最后总结“你看,我变不成别人,你以后的地位也让你不能为了我妥协,所以咱们还是当做从不曾相识比较好。”

    推翻前程往事,一切从头。

    人生没有如果,更没有从头来过。

    她要做这无心之人,他可不肯。

    “你怎么知道你不愿为我改变,怎么知道我不能为你改变?”凌霁看着她,轻轻道,话语是问句,实则是答案。

    他有时还真受不了这死脑筋的莫知言,特别是她从不听从自己心底的声音,她越想逃避,他越要她面对,指了指莫知言心口的位子“你可以忘记我,可心不会。”

    莫知言淡淡一笑“你一直都太自傲,自傲的以为谁都要遵循你的轨迹过活。”莫知言话锋一转“每个人都该有自主权,不说我,不说夜雪,只说棠倪燕,你有帮人家想过吗?你不该害棠倪燕,她只是个礼部尚书的女儿,帮不了你什么。”

    莫知言这么生气的主要原因还是因为他只想到自己的利益,将自己的利益建立在别人一辈子的幸福上。

    凌霁一笑,果然,只有她才了解他做什么事都是有原因的“你不清楚她的身份,她自有用处,而且……我会补偿她的。”

    莫知言脸色微变“是啊,我不知道她的身份,也不想知道,但我最起码知道你会怎么做。”

    补偿?

    她等着看。

    “你总该明白的,世间有些事总会让人身不由己。”凌霁闭目再睁,语气里有无奈。

    有些事还不是时候让她知道,她知道的越多,对她没有好处,他只愿她明白,他也不愿如此,只是有些事逼着他只能这样做。

    莫知言一指自己身处的地方“所以我才讨厌这冰冷冷的皇宫,这里杀人永远不会见血,你要获得什么,付出的一定会比获得的更多。外面天大地大,总会容的下我的自由自在!”

    凌霁默然。

    两人一片沉默。

    有些事不能强求,他只希望她能看清自己的心,终是软了语气“好吧,也许你现在不能认同我,我只求你给我一次机会。”

    莫知言以为他没有什么话再说,转身欲走。

    “子时,在这里等,我带你去见你妹妹。”想要离开的莫知言听到这句忽地停下转身看着他。

    “现在不行吗?”莫知言问。

    都出来了,现在去不一样?还要等那么久。

    凌霁看了她一眼,眼中有些难言的意味“有些难度,你给我些时间安排一下。”

    莫知言捕捉到了,皱眉问“有难度?她过的不好吗?”

    “我会处理,不过……”凌霁眉心浅皱,犹豫地道“我希望你有心里准备。”

    “你越是这样说,我越觉得不好。”莫知言眉皱的更加厉害,凌霁从不说这样没有自信的话,可见这次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凌霁知道自己失言,一笑温声安抚“就怕你想多,你就当我什么也没说。”

    “好。”莫知言看着他,知道人家也是好心,也知道以凌霁这样的性格,再问也问不出什么。

    毕竟人家帮了忙,莫知言觉得基本的礼貌还是需要的,忍了很久,还是出了口“谢谢。”

    凌霁眼中似有深意的看着她“带你去见了她,还需要你帮我一个忙。”

    原来是还有要求。

    一报还一报。

    公平。

    他做什么还真是从不吃亏自己。

    “可以。”莫知言一笑,离开。

    凌霁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微微叹息。

    然后。

    转身。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莫倾江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虹言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虹言啸并收藏莫倾江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