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莫倾江山 > 第一百一十四章祈福

第一百一十四章祈福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回宫的路上,马车之上,两人已经不再不说话,相依在一起,凌霁对莫知言道“有件事,我想和你商量商量。”

    莫知言看着他没有开口,眼神里是询问的意思。

    凌霁握着莫知言的手,语气很是温柔“你看小雅和韩煜的事情……”

    莫知言任他握着,语气是商量的“小雅的心思我明白,不过,咱们还是要征询过韩煜的意思。”

    凌雅与韩煜倒是挺相配的一对,只是这样的事外人不好自行做主,要两人真心想在一起那才行,她不能勉强任何人,也不希望这两人是在自己勉强下在一起的。

    就算他现在贵为皇上,但说到底要和韩煜过一辈子的还是凌雅自己,若不自愿,韩煜又怎会真心对她一世。

    凌霁一笑“这是自然,若是不尊重他,我早下了旨。”

    这过于疼爱自家妹妹的皇帝……

    都不管人家的意愿的吗?莫知言嘴一撇“还真是皇帝样。”

    凌霁无奈一笑“在你面前何曾像过。”

    他是皇帝,可在她心中,他希望他只是夫君,所以在她面前,他一直都不用尊称,他只愿两人能平等相待,他希望她能真正将心交给自己。

    莫知言淡淡一笑“听你这么说,我真觉得自己是悍妇。”

    凌霁看着她,笑出了声,莫知言也跟着笑了起来,车帘外的燕熙不禁打了个寒颤。

    在宫里,一大早不用去向太上皇行礼,不用向太后请安,更不用去给皇后请安,这日子过的要多舒服就有多舒服。

    可也越见无聊。

    莫知言本就是个坐不住的,在一个地方待久了总会觉得发闷,何况还是充满脂粉的皇宫。

    她不用向人请安,但是有好多还是要来向她请安的,她也没有皇后那样的魄力叫这些人不要来。

    说是来请安,但有些人请着请着不是留下来想和她谈心事,就是说她这毓琉宫里的膳食味好,想留下来用膳,其实说白了就是想在她这见凌霁,这点心思她又怎么不明白。

    但要在这宫里生存,不和大多数人搞好关系,日子就会很难过,最起码现在她还有利用价值,自然也要充分利用起来。

    所以可以想见,这毓琉宫快到午膳时辰,各宫嫔妃全都聚集到了她这,要是刚进宫的人见了,都分不清哪里才是皇后宫殿了。

    莫知言也不嫌麻烦,谁来都欢迎,还吩咐着膳房多备些吃食,尽量让来的人都能见到皇上,见不到的最起码也不让其饿肚子。

    最开始,凌霁不知道,每次来都碰上不少嫔妃,也不好扭头便走,只能硬着头皮和所有人一同用膳,后来见了这些莺莺燕燕,都躲的远远,让燕熙来打探了打探,要是知道宫里有人,便只待在自己宫里用膳,搞到最后,等人都走完了,凌霁到了莫知言宫里就只能用些夜宵了。

    后来这些嫔妃知道凌霁躲着她们,也就来的少了,还真是请了安就离开了,都不多做停留,莫知言无奈,只能感慨这宫里的女人还真是势利的很。

    渐渐地,闲下来也就无事了,她又不是会绣花的人,现在再让她穿着贵妃服饰在那里练功,也不合适,没有事情做的时候怎么办呢?

    那就去烦别人。

    凌雅还没有出嫁,凌霁心疼妹妹,太上皇更是爱惜,便一直让她住在宫里,只道日后嫁了人再搬出宫,在这之前自然多留在宫里陪陪他们更好,两个人无聊好过一个人无聊,所以莫知言没事也会到她那去坐坐。

    要去她宫里,经常要路过一处宫宇,那宫宇不大,殿外种了些翠竹,就算此刻是隆冬,但是竹子是耐寒之物,所以,依旧郁郁葱葱,一路行来还能闻到翠竹的清香。

    里面像是也就只有一个主殿,那主殿都还没有她的偏殿大,但是还会有些侍女在外候着,显然里面是有人的。

    莫知言每回路过,那些侍女都会跪下向她行礼,等她的轿辇过去再起身。

    “这是什么地方?”在那群侍女再次跪下,轿辇将要经过之时,莫知言叫停了轿辇,终是忍不住问了其中一个侍女。

    那个侍女见莫知言问话,恭敬的行了礼,低头回到“回娘娘,是佛堂。”

    此处偏僻幽静,翠竹青青,倒是个清修的好地方,但她不觉得这刚进宫的嫔妃里头会有这等觉悟的。

    于是含笑再问“谁在里面?”

    “回娘娘,是贤太妃。”那侍女再将头低下,回到。

    襄王的母妃!?

    莫知言没说话,沫离在她耳侧轻道“听说,太上皇还在世,一些太妃不能随王爷们去封地,都要在太上皇身侧伺候着,而这贤太妃平日里就爱清静,得了空就到这佛堂来念平安经。”

    听到这,莫知言忽而想起那夜的宫宴,如今的贤太妃当时的贤妃娘娘,那高雅的衣装与举止,恰到好处的得体话语,处处都透着精干,那从不隐藏的精明目光,与斗诗时想让自己儿子的早教先生之女出头的样子来看,倒不像是喜清静的人,不过,人都会变的,或许这些日子来她将一切都想通了也未可知。

    既然如今爱清静了,她还是不要去破坏这清静,轻声吩咐道“不必打搅了。”

    “来了,就进来坐下吧。”殿门被打开,四周的竹叶随风摆了摆。

    青丝全挽了髻,站的远,看不清里面是否已有白丝,妆容在莫知言这个方向看去浓淡刚好,但面容上还是带着几分威严,衣装不是浓艳的服饰,也不是素淡的道服,只是着与自己身份符合的太妃衣装,隆冬的日子里,连狐裘都未披,昂然挺立的站着,一如当年宫宴上的那般高贵优雅。

    人家都这么请了,怎么好意思不去呢。

    莫知言一笑,下了娇辇,缓步入内,在快到贤太妃面前时停下,然后恭敬一服“见过太妃。”

    贤太妃没什么表情,只道这一句,然后回身进屋“都如今这世道了,就不要有这样的虚礼了。”

    莫知言一愣,随即笑的更开,将所有人留在了屋外,也跟着入了屋。

    环顾了屋里一圈,正如外观一样,这殿不大,可以说小到也就只有一个佛堂这么大,连个偏殿都没有,屋里根本就不分外殿内殿,就是一尊佛像,然后几个蒲团,边上有几把桌椅而已,其他便没有什么东西了,不过这样倒是修心养性的最好地方。

    莫知言含笑,由衷地道“太妃寻了个好地方。”

    贤太妃转身坐下,认同她的话“这点我倒是同意,宫里也就只有这里不会被人找到,不会被打搅了。”

    莫知言抱歉一笑“臣妾坏了这安宁。”

    “别宣传出去就行。”贤太妃看着她,终是一笑。

    “好。”两人相视而笑。

    侍女在此时奉上了茶盏和点心,然后又退下。

    莫知言等贤太妃饮了茶才轻抿一口,随口问了一句“太妃每日念的是什么平安经啊。”

    没想到贤太妃倒是眼中一亮,对她这话来了兴趣,含笑问了她“想听真话吗?”

    莫知言将茶盏放下,紧紧的看着她“太妃愿意与臣妾道真话吗?”

    贤太妃也没有想到她那么直接“有意思,你真的很有意思,难怪他们都那么钟情你,不过他们眼光不错。”

    这娘俩还真是像,连话都一样,都不客气。

    “太妃过奖。”莫知言一笑。

    贤太妃更是笑的开怀“脸皮还厚,真是不错。”

    莫知言被她弄得哭笑不得,这到底是谁脸皮厚,谁说话直接啊,太上皇还没死呢,她可是太妃呢,怎么就这么不在乎自己言行了呢。

    贤太妃看着莫知言,正了正色道“不怕告诉你,我每日只为一人祈福,就是我唯一的儿子,我只为他祈福,祈福他终有一日登上那最高之位。”

    “哦?”

    莫知言眼底一亮,这人真是透亮,能坦白到如此,真是难得。

    贤太妃一笑“每个人都是自私的,都只为自己着想,我也只为自己的儿子着想,我没那么伟大,装不了那么多东西,什么天下,什么黎民,与我何干,我只在乎自己的儿子,只要他好便什么都可以。”

    凌弘也有福,当不上皇帝又如何,有母如此,还有什么好求的。母亲是天下最自私却又最无私的人了,她只为自己的孩子想,可也只为自己孩子想,她自私,可她也无私。

    “有理。”莫知言心思百转,脸上倒是没有什么情绪变化,贤太妃的话说的在理,她无力反驳也反驳不了。

    贤太妃倒是一愣,没有想到她会如此回答“不惊奇吗?”

    “这很正常。”莫知言看着贤太妃“人本就该如此自私,一个母亲为自己的孩子想有何错,有何好惊讶的,谁不是为自己的人想的,我只是没有想到太妃会如此坦诚,如此坦诚的和臣妾说这些。”

    贤太妃看着她,眼中尽是欣赏的神色“是不是很实在?”

    “嗯,很实在。”莫知言起身给贤太妃恭敬的行了礼“太妃若是不介意,我能经常来吗?”

    贤太妃看着她,眼中意味不明,只问“来干什么?”

    莫知言一笑,笑的坦然“也为自己最在乎的人祈福,祈福他能千秋万世。”

    贤太妃眯眼一笑,起身扶起了她。

    “够坦白,这里随你来。”

    “谢太妃。”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莫倾江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虹言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虹言啸并收藏莫倾江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