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莫倾江山 > 第一百五十章看戏

第一百五十章看戏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小姐,太欺负人了!”莫知言靠在窗边看着前朝传记,沫离气冲冲的奔了进来。

    莫知言知道沫离有时有点急性子,倒是也不跟着她急,眼也没抬,随意问着“怎么了?”

    沫离看着一点都不慌的莫知言,想了想自己今日遇到的事,火气就上了来“您前些日子病着,没太医来看,要不是凌雅公主带人来,怕是挨不过去,这会儿病好了,这事咱们也就算了,可是……”

    “说重点。”沫离虽急,可话说来说去,绕来绕去的,都讲不到重点,莫知言再听不下去,抬眼瞧着她直接道。

    沫离上前几步凑近了她些,低声道“小姐是贵妃位份,您的份银可是不少的,以前的膳食丰富着,现在的……”

    莫知言侧眼看着她,轻问“现在的怎么了?”

    沫离想了想,觉得势气起来了,声音也高了些“这眼看着便要入夏,小姐身子向来怕热,要是内务府不给冰,小姐要闷出痱子的。”

    莫知言笑着看着她,轻问“他们明说不给了?”

    沫离嘴一撇,干净利落的开始数落起给她受委屈的那些人“最近的膳食都不精致了,样式也少了,刚刚我去膳房拿花胶燕窝给您补身子,他们都说没库存了,这不是明摆着欺负咱们,之后他们还会有什么是做不出的!”

    莫知言对着沫离笑了笑,边将目光重新调回书中边说着她“你这性子倒是急了些,就是少了这么些东西,我原来也用不上,现在更是不用,少了就少了吧。”

    莫知言的身子向来怕热又怕冷,夏日里那都是屋里各处摆满冰块降温才能缓解些热度,冰镇酸梅汤银耳汤也都不断供应着,不然夏天她可挨不过去,连身上穿的那都是有讲究的,用的料都是冰丝制的,凌霁也是交代了交代,以前也是早就制好送过来的,可现在别说送了,恐怕是连准备都未准备。

    沫离看莫知言如此气定神闲,倒是替她慌了“小姐,这不是用不用的上的问题,而是重视不重视您的问题。”

    宫里向来如此,攀高踩低的又不是只有奴才,嫔妃也是一样的,这些奴才和嫔妃谁不是听命皇后或更高位的人,这事不是太上皇属意,不是凌霁默许,不是皇后去吩咐,谁又敢?既然做了,她去闹了也没用,不如省点力气自己看开些。

    那些嫔妃想整整自己,也没什么错,以前她掌权的时候,虽想一碗水端平,可还是会有些照顾不周的,那会儿没得好处的现在要对付自己,有什么好怨的。

    “小姐我觉得不在意。”莫知言听她这话有些想笑,眼都没抬,手一挥想叫沫离作罢。

    沫离却不死心的又唤了声“小姐……”

    莫知言仍旧看书,凉凉的道了句“你要是想吃,去找了凌雅,她会给你。”

    “奴婢不是这意思。”这小姐如此聪明的人,今日怎么就不开通了,她说这些不是说缺这些吃的用的,而是心,皇上对她的心,这些奴才看到皇上重视她,然后敬畏的心,这些身外物真没什么重要。

    于是沫离放轻了声量,又试着劝莫知言“小姐,您去见见皇上吧。”

    这宫里的事,有哪件凌霁是不知道的?有什么好说的,她也享了不少福,吃些苦头也应该。

    “不用了。”

    “小姐……”

    莫知言停下看书的目光,又重新看着沫离,语气里有些强硬“好了,就是吃的差了点,你就受不了了?”

    沫离赶紧服了身“不是的,不是的,奴婢粗鄙惯了,有什么苦受不了。”

    莫知言被沫离说了这么久,书里的内容一句也没有看进去,现在更是没兴趣再看下去了“那就行了,好了,我有些饿了,下去烧碗面线给我吧。”

    “是。”

    莫知言不愿再说,沫离无法,只好应了,转身要出去,静忠却也匆匆进了来“娘娘。”

    莫知言合上书,随意的应了声“嗯?”

    静忠缓缓上前,行礼道“皇后娘娘说今日是端午,戏楼摆了台子,请您过去一同观赏。”

    自己病了那么久,连今日是端午都忘了,难怪沫离想弄些好吃的给自己。

    这过了端午。天气便要热起来了吧。

    “过了端午,皇上该要去避暑了吧。”莫知言却回答的文不对题,似问非问的说了句。

    虽是没头没脑,但静忠仍旧应了“是。”

    沫离比莫知言还慌,直接出了主意“小姐,不能去。”

    “嗯?”莫知言抬眼望向她。

    虽是节日里,可这些嫔妃谁不是想看看现在落魄的贵妃娘娘,莫知言这一去,定是要受委屈的,沫离急急上前道“她们肯定没安好心。”

    莫知言笑着“我知道。”

    静忠抬了眼,眼里倒是有着明显的忧虑“那,奴才去退了去。”

    “不。”莫知言却笑着拒绝了,随后起身对沫离道“沫离,给我换身好的衣装,别丢了面子。”

    “小姐!你要去?”沫离惊呼出声,随着莫知言的步伐向前了几步。

    “是呀。”莫知言一笑,伸了懒腰,边行去内室“什么风浪我没见过,越是觉得我不敢去,就越是要去。”

    静忠起身,不放心的问了句“娘娘不怕她们羞辱?”

    “不怕。”莫知言回身定定看着静忠,眼中炙热不明“你们怕吗?”

    静忠看着她,久久“娘娘不怕,我们怕什么。”

    “好,更衣。”莫知言笑着回了身,留下句话对沫离道“你也别这么紧张,搞不好还有比戏更好的呢。”

    “是。”

    莫知言以为她会是最迟到的,却没想到她是第二个到的,原来大牌的,都是让人等的。她以前是别人等的对象,现在……只能等别人了。

    第一个到的是梁婉婉,见到莫知言来,她也上前打了招呼。她算是有良心的,毕竟之前在莫知言这里也是得过好处的,也没忘恩,莫知言病了那几日,她也让人送东西来过。

    莫知言倒是觉得自己还算没有看错这个人,她虽位份不高,做不了什么大事,但最起码没有要害她的心,这点在这冷血的宫里已是难得。

    她和梁婉婉也没有好寒暄的,随意聊了几句便回了座。

    刚坐下,便见凌雅进了园子。

    棠倪燕倒是大方,请了这么多人来,也不怕凌雅找她不痛快。

    凌雅见了她,倒是比她自己见了她惊讶多了,匆匆来到她处,拉着她便是关切的问“你怎么来了?”

    四下里就几个人,两人说话也放肆些,不需要拘着,凌雅本是与她坐的地方不同,可这会儿有她在,自然是要坐一起的。

    莫知言倒是平静的很,拉着凌雅一同坐下,笑着反问“我为什么不能来?”

    真没想到她现在还有这样的心情,凌雅气她明知有些事会发生,怎么自己爱送上门让人欺负“她们早就定好了今日看戏,我就怕你知道了难受,都不敢告诉你,却不想你会来,你知道来了没什么好事还来?”

    端午这样的日子,又怎么会没有节目呢,莫知遥早就向凌霁讨要了今日日程安排,白日里看戏少不了,晚间夜宴也不会少,她本不想让莫知言知道这些,就帮她做主回禀了要好好养病,凌霁也应了,却不想这棠倪燕如此多事,还是叫来了她。

    园子里陆陆续续有些嫔妃来了,人虽多了起来,个个品级却不是很高,就算凌霁现在生着莫知言的气,可她贵妃位子仍旧在,其他人品级没她高,自然要恭敬的给她行礼,莫知言也一个个点头笑对着,然后让她们坐到自己位子上。

    对付了这些人,莫知言轻拍了凌雅手背,笑着“你认为我怕过?”

    凌雅看着莫知言,像是无限感慨,轻叹一声“你倒是谁都没怕过,我只是觉得你现在为了某些人太委屈自己了,你要是一直像以前那样什么都不怕该多好。”

    以前的莫知言虽然有些心事放在心底,可生性洒脱,虽然杀鸡不敢,可杀人却敢,可见她不是怕事的。

    如今为了她以前背负的那些罪,为了莫知遥背负的那些罪,太过苦了自己,她虽是她朋友,虽看不过去,可……连凌霁他们都没有办法,她又有什么能力说服她呢。

    “人会长大的。”莫知言瞧了瞧一直在忙碌准备点心与茶水的侍女们,莞尔一笑,似是轻叹般。

    她不说这话还好,一说这话,凌雅气不打一处来“人是会长大,可不会懦弱!”

    这话说重了,凌雅知道,却突然觉得就该这么好好说说莫知言,就是不该让她这么逃避。

    “所以我来了。”莫知言回神对着凌雅一笑,笑的比她发间轻晃的金步摇还要灿耀,还要好看。

    凌雅倒是惊了惊,难不成这些日子病好了,人也想通了?若是这般,这病倒是生的值“不再懦弱下去了?”

    莫知言依旧笑着,没有愁容,没有病态,像是脱胎换骨般,可没有如凌雅的愿,回避了她的话“要看什么事。”

    凌雅一声哀怨长叹“我就知道。”

    莫知言倒是被她如此年轻的脸,却一直不好的情绪逗乐了“你也别说的这么难听,我不是也没什么损失吗?还没人欺负到我头上呢,没必要做反抗。”

    “怎么没有。”沫离在一边忍不住插了嘴,声音虽不大声,却惊了凌雅。

    莫知言扭头看了沫离,带着责备“沫离,越发没规矩了,公主在这,你也敢插话。”

    凌雅真是笑也不是哭也不是“你别欺负沫离,有本事欺负别人去。”

    “我是真没本事欺负别人,我就让你欺负好了。”莫知言对着凌雅一笑。

    凌雅无奈一叹“你的弯子又绕远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莫倾江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虹言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虹言啸并收藏莫倾江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