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莫倾江山 > 第一百八十三章教导

第一百八十三章教导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本来莫知遥那里是该莫知言自己去的,她也不是自己闲着而叫沫离去莫知遥那里,因为有一个地方是只能她自己来的,再加上时间紧迫,两个人分开办事效率会高上很多,所以她只能叫沫离代她去莫知遥那里。

    而那个只能她自己来的地方就是……太上皇的安乐殿。

    一路进去倒是出乎意料的顺利,没有人拦着她,相反的是很客气的为她进去通报,之后还出来请了她进去。

    “你终于来了。”太上皇斜靠在龙椅之上,虽是随意的,但那油然而生的气魄却无法忽视。

    听他这一句莫知言怎会不懂,难怪她一路来都那么顺利,原来他一切都知道,而且该是所有事都是他安排好的,莫知言只是后悔怎么现在才领悟,但后悔已晚“让太上皇等久了。”

    太上皇虽还是那般的消瘦,眼中的精气神也有些涣散,但那似乎看透一切的凌厉却是一点没减“不久不久,朕有耐心,也知道你一定会来。”

    话都说到这份上,莫知言若是还当傻子就太不尊重人了,何况在这么聪慧的人面前装傻,真是找死“那我来的目的太上皇也猜得到吧。”

    “这就要看你说的是哪件事。”太上皇倒是没说,和莫知言绕起了弯子。

    太上皇不直说不是他不清楚她要说什么,而是她要说的事情太多,他不知她今日是为何事来,是为何事来求他,但这一事,她要说清楚“我不觉得太上皇会猜不出来严大将军要谋反的事。”

    莫知言从一进来,对着太上皇都是恭敬的,对太上皇用的都是尊称,而自己,都是用的极平易的称谓。

    太上皇瞧着她,淡淡的一笑,点头“不错,朕知道。”

    莫知言有些惊却又很快平复,毕竟她也猜到太上皇是知道这件事的,该也是做好应对措施的,只是她这么问的原因是想知道,他既然知道严继究会这么做,那么为什么不阻止,而让他领着大军来对抗玄成呢?

    她还没等到这个答案,太上皇接下去这句话就让她心惊了下“也是朕安排的,至于原因,到时你就知道了。”

    果然,一切尽在他人的掌握之中,自己虽身在其中,却一切都看不透彻,莫知言是错愕的,却也知现在是问不出什么的,只能等到他说的到时候。

    看莫知言从疑惑又到释然的表情,太上皇一笑“还要问什么?”

    接下来要说的才是今日她来的目的,莫知言一脸郑重的表情,对着太上皇缓缓跪了下来,行了大礼,话语中也是极其恳切“民女求太上皇放了父亲,放了长兄,放了小妹,放我们一条生路。”

    太上皇没有立时回话,莫知言低着头,也看不清他的表情,只是这阔大的殿堂里,这样的静默,让人感到可怕。

    许久,莫知言能听到太上皇轻微的衣裳摩擦声,显然,他直了身,只是莫知言不敢抬头相看,只能等着他做决定。

    “你能帮他们所有人做选择吗?”太上皇不再斜靠在龙座上,而是直了身,此刻问着莫知言话,他又往前倾了倾“他们当中只要有一人不同意,你求了也是没有用。”

    若是莫啸堂放不下荣华,若是莫知逸放不下成就,若是莫知遥放不下甘心,她就是强人所难,她就不能代表其他人来做这样的决定,没错,太上皇说的没错,若是他们都放不下自己想要的,那么不管她怎么求他都是没有用的。

    “只要太上皇不追究他们的罪责,民女便是感激。”莫知言仰起头看着太上皇,极其恳切的相求。

    不管有没有用,不管他们会不会放下,她只要做这些就够了,只要能得到太上皇这样的承诺就够了,他们就不会受到伤害,他们就能平安。

    太上皇再次沉默了下来,他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而是再次与她说起了条件“这样,你就愿意离开了是吗?”

    太上皇嘴角是含笑的,那笑不温暖,不和善,只有询问,只有谈判,那是莫知言一生都记得住的笑,那是极可怕的笑,那是一个连笑都极可怕的人,在那样的笑下面,她无力拒绝“是。”

    太上皇眯起双眼不失深意的看着她,莫名的起了阵风,带起了殿里的幔帐,也带起了两人额边的鬓发,忽而,太上皇笑了“好,朕答应你。”

    莫知言一脸欣喜,对着他诚恳的拜了拜“谢太上皇。”

    从太上皇的安乐殿出来,莫知言虚弱的抬眼看了天,冬日的天难得很蓝,但却感受不到温度。

    一边有个小宫女候在一旁,似是有话说,这人她没见过,能确定不是她宫里的人,只是人家有话相告,她就该礼貌的问问“什么事?”

    “娘娘,您宫里的沫离,她……”小宫女年纪偏小,只知道尽责的将事情禀告,到临了却害怕了。

    听她道这名,莫知言心里咯噔了下,莫不是让沫离去知遥宫里还能出了事?这么一想,急了起来“她怎么了?”

    “昭仪娘娘要打死她。”见莫知言加重的语气,小宫女赶紧低头将话说完整,或许对于她这样的年纪来说,这样的事是恐怖的,所以才会在禀这样的事情是抖的不成样子。

    莫知言脑中轰然一声,连问话的时间也没有,脚步一转,直接朝莫知遥的宫里奔了过去。

    自古,内侍侍女们在宫里生活最主要的准则就是爬高踩低,莫知遥那样的盛怒之下,显然不仅仅是要沫离伤筋动骨,而是要夺了她的命,所以在行刑时下狠手是定然的。

    当莫知言在莫知遥宫外闻到那浓重的血腥味时,就知道,她和莫知言再回不到原来了。

    这样的恨埋下了,就永远解不开,永远不能回头。

    在宫门口,莫知言便能听到那长鞭砸在肉身肌肤里的闷响,那长鞭砸在血肉里,声响被血肉吸收后,响在耳边的已经不是清脆,只有震在心头那永远不退的凄厉。

    莫知言脚步浮重,蹒跚进到院中看见的就是执行人挥鞭又落的场景,冬日里沫离本穿了不少,但莫知遥命人将她的外衣脱了去,只让她着了里衣,趴伏在长凳之上,旁边立着的大多侍女都是闭眼或是目露不忍,只有执刑的侩子手冷笑着。

    执刑的人没有看到莫知言进来,又是一鞭挥下,那粗重的长鞭毫不留情的落在沫离身上,血肉翻飞,随着长鞭扬起,带起的鲜血四溅,却听不到沫离哭喊的声音。

    莫知言深黑的瞳眸里凝满了痛,忘却了如何去呼吸,只瞪大一双眼看着眼前的一切。

    “住手!”终于,莫知言怒而一声,震了所有人。

    执刑的人怔愕地回身看着她,停下了手中再次准备落下的长鞭,旁边立着的人看到莫知言,微微服了身。

    莫知言快步上前扶起低垂着头的沫离,那单薄的衣衫再挡不住汹涌而出的血水,一片片尽是湿濡开来。

    莫知言脱下自己的外衫盖在了沫离的身上,却还是止不住她身上一直往外溢的鲜血,莫知言看着那本应粘稠的血水此刻像是极细的溪流一般缓缓流淌而下,痛心的闭了眼,她知道她来迟了。

    在莫知言的搀扶下,沫离艰难的半睁着一边的眼眸,像是认出了莫知言一般,嘴角微微勾了勾,却转眼看向了莫知遥“谢娘娘……教导。”

    此刻,莫知言才有空去看那稳坐于上,身子微微前倾,面色平静的莫知遥,那漆黑的瞳眸里,不是悔意,不是内疚,更多的是酣畅,是痛快。

    她并未看着沫离,而是看着莫知言,但她没有说话,而是静静看着,像是知道莫知言会来为沫离报仇,她像是等着她,像是等了许久她终于来了的那种舒畅。

    莫知遥没有说话,她身边的那个侍女却目露凶光“你个无尊卑的贱婢,说出那么大逆不道的话,还敢求娘娘原谅。”

    莫知言刚想说话,倒是沫离抢了她的话“若是……奴婢这命……能换来……娘娘……的醒悟,却……是……值了。”

    一段话已是说的断断续续,声音也似蚊蝇,胸膛因为说了这么长的话而剧烈的起伏着,一阵晕眩感袭来,沫离的颈首晃了晃。

    莫知言惊声而唤“沫离……”

    沫离仍是低垂着头。

    莫知言慌了神,赶紧小心端起她的脸,急急唤着“沫离!沫离!”

    沫离忽而又猛喘了口气,但睁不开眼,莫知言知道她是醒着的,却不敢再问她话,只是扶着她,半响,沫离悠悠的话语传来“小姐,我……想回……家。”

    莫知言闭眼再睁,眼角尽是湿润,却控制着不出声,只是温声应她“好,你好好休息,我带你回家。”

    像是得到准许般,沫离缓缓闭了眼,靠在了莫知言的肩头上,莫知言低头,任泪水而下。

    整个院子里人很多,此刻却静的像是没有一个人一般,所有人在看着莫知言,所有人也在等着她。

    许久之后,莫知言奋力擦掉脸上的泪,扶起沫离,将她的手搭在自己肩头,将她整个人的重量都放在了自己身上,她做这一切时很平静,没有掉泪,没有说一句话,她只是默默的转了身,想带沫离走。

    莫知言蹒跚而行,她的身后,莫知遥缓缓起了身,却没有再向前一步,只是用着空荡荡的笑,用着空荡荡的声音说“贵妃娘娘走好,您随时可以来报仇,妹妹等着。”

    莫知言猛然住了足,却没有转身,她没有资格恨莫知遥,因为她知道一个人的转变,是因为太多的事,那些伤了心的事。

    “知遥,你终是我妹妹。”

    留下这一句,莫知言搀着沫离一步步离开,没要任何人帮忙,没有回过一下头,只是那么直直的往外走。

    莫知遥跌坐回榻上,眼底只剩了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莫倾江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虹言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虹言啸并收藏莫倾江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