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小猫大狗 > 第21章 二十一爪子痒了怎么办

第21章 二十一爪子痒了怎么办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道君战神狂飙斗战狂潮永恒圣王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樊禅伸手接过半空中飘来的一瓣粉白色落花,忽而晃神。脑海中闪过许多画面。

    那一年,三重天界的仙君府里,烟雾缭绕,梨花飞扬如雨。她也如这般伸手接住了其中一瓣,嗅到淡香。然后,对面的白衫女子在花雨里慢慢回身,柔声问她:“三儿,你真的决定了要下界么?”

    她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回答,半晌唯有颔首,轻轻应了声:“嗯。”

    那人便扬起嘴角,星眸里划过一丝难以捕捉的深意。阳光斑驳,月白色的衣摆沾染了几片梨花,清洒隽美。

    “如此,也好。”对面的身影叹息着徐步走近,嘴角的弧度忽而带上几分邪魅:“三儿啊,此去经年,不知何时才能相见了。”

    “终会有见面的一天。”她轻声开口,语气平淡。对方笑着摇摇头:“三儿还是如此薄情。哎呀,真怀念当初那只呆愣可爱的大狗。”

    ……

    微风拂衣,清香满袖笼,旧时场景仿佛还在眼前。樊禅负手立在木棉树下,披了一身夕阳的余辉。良久,一声低叹融进傍晚的虫鸣里。

    墙角处,雪白的猫盯着那端的人,眼底透出不知名的情绪。轻笑一声,妖娆的音调里夹带嘲讽。她轻盈跃过一道篱笆墙,便悠然开口道:“你在想着谁?”

    树下的人听到身后动静,微微侧首。勾月走过来,绕到她面前,眯起眼看她,语调玩味:“还以为修行之人会清心寡欲超脱红尘世俗呢,原来却是你心里一直藏着人么?”

    徘徊在周围的风轻轻摇落了枝头一朵大红色的木棉花,然后又俏皮地牵起树下美人的几缕青丝。

    保持着淡然神色的人眉梢微不可察地皱了皱,但不做言语。樊禅向来不喜欢别人臆测她的想法,也不愿意去多加解释。但勾月见她不理会自己,却当是默认了。

    某猫眸色渐沉。不知为何,此时看见对方这满身寂寥的样子,竟是有些讨厌。她莫名气闷,走到樊禅脚边,冷不防伸出只爪子,就在那云纹绣鞋上狠狠抓了一把。

    “——刺啦!”

    樊禅惊讶后退一步,那罪魁祸首却一溜烟跑开了。她皱眉看着那愤愤然的背影消失在拐角里,心生疑惑。过了许久回到屋里,却见某只小白猫挥舞着爪子在四处抓挠。椅上留下了一道道刮痕,桌面也已经花了。

    “你做什么?”她冷声。

    某猫停住发泄似地动作,背对着她沉默片刻,忽然回头,委屈地看过来:“指甲长长了……爪子痒。”

    樊禅愣住,终是摇了摇头,转身坐在了椅子上,对那头的白团子温声道:“过来。”

    勾月不明白她意欲作何,眨眨眼,又在柜子上继续抓了一下,才慢吞吞走过去,像闹别扭的孩子。辅一走到跟前,樊禅就倾下身将她抱起,放在自己的腿上,圈进臂弯里,然后捧起其中一只小肉爪放在手心。

    后背贴上的温热叫勾月僵住,甚至有些反应不过来:“你,你想干嘛?”

    “帮你修理指甲。”樊禅面无表情地说完便从虚空里取出一根细的锉石,放到她爪下轻轻刮磨,“以后不要随意抓家里的东西,爪子不舒服了就告诉我。”

    一副慈爱的长辈的口吻。

    “你把我当小孩子了还是把我当宠物了?”怀里的小白团冷斥。

    樊禅动作顿了一下,缓缓道:“你比小孩子和宠物都难伺候多了。”

    “哼。”某猫听后佯怒冷哼,饶是如此,眼里已有了几分笑意。她把视线落在樊禅白皙的手上。比起一般女子的手,这人的显然没那么娇细圆润,指甲也修得较短,但虽不加修饰却十分工整干净,且手指修长有致,指节分明,更让人觉得好看。

    而此刻自己的小爪子就被这样的手轻轻握着,尖甲摩挲在粗粝的石面上,竟觉得有一丝丝酥麻。

    好温柔……

    小白猫忍不住仰起脑袋,蹭了蹭身后人的下巴。

    “做什么?”头顶上一道清冷却不失柔和的声音回荡进耳里。勾月这才意识到自己方才做了如何亲昵的动作,脑海中轰的一声,耳根发热:“我,我突然脑门痒了。”

    听了这掩饰似的解释,樊禅也不说话,垂眸看了眼下方那对灰白色的耳朵,继续着手上的动作。过了会儿放下小肉爪,道:“好了,换一只手。”

    勾月稍稍放心,听话地递过去另一只。而后,又忍不住悄悄地回过头去偷看身后的人,却见到了对方眉目专注的模样。

    淡黄的光晕洒在衣袍上,青丝垂肩掩住一段雪颈,清浅的香气萦绕鼻息。忽然,那人的目光对上来,眉梢轻挑,似是询问。她连忙转过头去,心跳陡然加快。

    从未有过的奇怪心情……

    某只小白猫靠在身后人怀里低头不语。房间内静得只剩下指爪磨刮的声音,还有背后隐隐传来的平稳心跳。

    勾月感受着那与自己不同的频率,微微发涩。半晌,忽然轻声道:“原本我是很瞧不起你们这些所谓修仙正道的,甚至很厌恶。因为有许多人整天喊着除魔卫道惩恶扬善,实际上却做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矫情又虚伪,恶心得要命。”

    顿了顿,“但是……你好像没那么讨厌。你跟他们不一样。”声音渐低了下去,最后一句竟细若蚊蝇难以听清。

    樊禅有那么一瞬的失神。手上动作慢慢停了,放下锉条,问:“头上还痒么?”

    “嗯?”勾月不明白她为什么忽然问这个。然下一刻,就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了。因为樊禅……居然帮她挠痒痒。

    那只手覆上她头顶,试探地揉了揉。她浑身一麻,只觉得此时自己分外敏感,头顶上的那些触碰都在屏息的寂静中一点点放大,无比清晰地反馈进了她的脑海里。她甚至能想象出樊禅的每一个屈指的动作。而后,那只手竟移到了她的下巴,指尖开始轻轻挠刮。

    勾月心中陡然悸动。

    天,这人在做什么?!真是……放肆!从没有人敢对她这样,就算是看着她长大的晋姨也不曾敢触碰她那里!可是……好舒服……小白猫身形一颤,竟不自主地缩着耳朵发出了几声满足的叹息。

    呜呜……太不争气了!好想捂脸跑掉啊!

    樊禅看着某只低着头的白团子若有所思。书上说这样可以取悦猫,果真如此。其实她也是犹豫了许久才会这样做的,毕竟自己性子清冷,向来疏离,极少与他人有较为亲近的接触。

    今日她能感觉到勾月有些反常。虽然不知道原因,但她并不想看到某只猫情绪低落的模样,所以才破例了一次。而现在看来,用这种方式好像还蛮有效果。

    手上越发轻柔,连她都没意识到自己脸上漾开的笑意。

    渐渐地,小白猫开始垂下脑袋了。也不知是太舒服了,还是真的累了。勾月眼皮发沉,意识竟有些混沌模糊了。

    她揉了揉眼睛,微微懊恼。自从灵台被封印,自己也脆弱得跟普通凡人一样了,动不动就觉得好累,时常犯困,甚至一不小心还会受伤,感染风寒。

    都快忘了自己曾经作威作福威风凛凛的样子了。

    自从遇到樊禅,她的生活轨迹就完全变了样。如果还在魔界,她这会儿大概是卧在软榻里,俯看台下歌舞升平,觥筹交错的吧,真是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有一天竟会被人封印灵台,限制了自由,如今还趴伏在那人怀里,以如此温顺卑微的姿态……被对方这样那样。

    忽然好不甘心。

    她闷闷地移开下巴,从樊禅怀里跳下来又跃到那头的桌子上,走到青玉大碗边。

    “我先去睡了。”白色身影倏地消失在视线里。

    樊禅有些意外。默然良久,才站起身,凝起灵力于掌心,一一抹去桌椅上那些凌乱的痕迹。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小猫大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风月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月泊并收藏小猫大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