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小猫大狗 > 第35章 三十五莲与刀

第35章 三十五莲与刀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永恒圣王道君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战神狂飙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然后,我就解开封印了?”院子里,一身粉白衣裙的美人坐在石凳上,满脸严肃。

    面前人淡淡地点了点头,垂眸执起茶壶。

    “原来是这么回事……”听完樊禅方才的简单的叙述,勾月试着运转灵息,发现自己的法力果真已经恢复了七成,便欣然扬起嘴角:“呵,终于不用再变成平板小丫头了……不过,我才不会感谢那个女人。”

    重烟雪那女人可没这么好心,莫名其妙用一层功力来助她打通经脉,必定有什么阴谋企图。

    她沉思片刻,一时间却揣测不出自家那位坏心眼二姐的心思,最后就干脆将重烟雪这三个字从脑海中毫不留恋地甩了出去,重新端起一身妩媚,勾着唇凑到对面女子跟前,直直盯着那双清冷的眸子,问:“还有你,你昨晚……可是把我都看光了?”说着眯起眼睛,语调里带起些坏坏的玩味:“而且施法的时候定还摸到了吧。”

    “摸”字特意咬重了音,拖长了调。

    樊禅瞬间想到了那滑腻柔软的手感,眼底的不自然一闪而过,“我只是施法帮你引导内息,期间并没有多看其它,也没有触碰到不该触碰的地方。”说完,镇定地低头喝了口茶,余光瞥见对面女子娇美的模样,却忍不住微微失神。

    勾月此时正穿着她给的那身牡丹绣裙。天蚕丝制成的浅红外纱,牡丹暗绣素白打底,纤腰用云锦织带盈盈束起,恰到好处地衬出了那份妩媚优雅,迤逦明艳,独有一番风情。

    这套衣裙还是当年离开三重天界时司徒虞送的,她嫌太过惹眼一直没穿,如今给了勾月,当真合身。

    “真的?”勾月半信半疑,她可不知道樊禅这会儿的心里活动,但看着对方坦荡无异色的脸庞,连打量自己的目光里也只是清澈的赞赏而已,就生出些失落来。

    这人一副心无杂念的端持模样,平和出尘得都快要佛光普照了好不好!可是没理由啊,难道她的定力真的这么好么?还是自己魅力不够?

    向来对自己的容貌十分自信的人顿时踟蹰起来:“樊禅,我不美么?”

    樊禅回答道:“姿容上乘,堪称绝色。”

    “那你……”为什么不动心?!勾月想这么质问却终究没说得出口,幽怨地咬了咬唇,杵着下巴,闷闷地叹了口气。

    不过也是,这木头……比柳下惠更清心寡欲,怎会动心呢。

    美人禁欲,还真是暴殄天物。她又叹息了一声。

    樊禅见对面人蹙着眉叹气,以为对方还在气恼昨晚的事情,于是放柔了语调:“我并无意冒犯你,所以昨夜没有逾越半分,你大可放心。”

    “我又没怪罪你……”勾月脱口而出,随即掩唇咳了一下:“咳……算了,本小姐大人有大量,不跟你计较。”

    说着起身坐到樊禅身边,挨近了揽住手臂:“呐,既然我好不容易恢复了真身,今个心情不错,你就带我出去转转好不好?”

    “我今日要修炼。”樊禅轻轻将手抽出,有些不大习惯这般的亲密。之前自己也没注意到这一点,而今才恍然想起,勾月原本就是个成年女子。已经无法再把对方当做孩子或者一只可爱的猫来对待了,像之前那样牵手搂抱……不合礼数,是再做不出来的。

    念及此,竟是有些尴尬了。

    勾月感受到对方的排斥,不死心地靠上去,结果又被那纤纤玉手给摁住额头推开了。

    “——喂!”她不满道:“怎么我变回来后待遇反而变差了,依靠一下搂一下手臂都不行了么,以前我和你不都是抱来抱去的么。”

    樊禅愣了愣,转开视线:“不可胡说。”抱来抱去么……听起来好有罪恶感。

    “哪里胡说了,明明是你变生分了。我难道还不如之前么?哦我知道了——”勾月想到什么,秀眉一挑:“你果然喜欢女童!”

    面前人神色一僵,随即沉下脸。

    她见状心头一咯噔,赶紧笑着凑上去,讨好道:“我一时嘴快说错话了嘻嘻……不过你不要离我那么远嘛,好不习惯啊。要不然我变回猫,你抱我。”

    “胡闹。”樊禅低斥:“你现在内息还不稳定,要多加修炼。”

    “唔……”勾月撇撇嘴,却也知该收敛不再来缠着粘着了,反正……来日方长。“修炼什么的到时再说吧,我想先好好放松一下,适应回来。”她道。

    言罢起身,开始在院子里闲逛,看看那些之前不曾留意的花花草草。这会儿心情好了眼里的景色也跟着变美。所以当她从侧门里看见后院池边,莲女从花间悠悠走出来和银发少女并立在一起时,竟觉得那画面还蛮养眼的。

    “看来你的刀挺喜欢莲心的呢。”她朝那方向抬了抬下巴,冲樊禅狡黠道。可紧接着还没等对方答话,脑海中就冷不防地跳出了这一幕:

    银发少女站在樊禅面前,指着身后笑意温婉的莲心,面无表情道:“主人,这个女人不错,很贤惠,还会心狠手辣地做莲藕羹给咱吃,你快点收进后宫吧。”

    咳!她被自己无厘头的想象噎了一下。随即记起了什么,小心翼翼问道:“诶好像还真是,白烛当初不就喜欢雪莲的么?”

    “喜欢雪莲?”樊禅不解道:“何出此言。”

    “之前你不是说过两百年前她考验你时,要你为她摘了一朵雪莲吗?”勾月笃定道:“肯定是了,那家伙喜欢莲花精。”

    于是又在脑海里构想了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众人争夺的上古神刀白烛流落人间,被封印在冰川雪原里,寂寞千年,旷古清冷。

    时光在这荒芜的地方苍白流逝,天地间唯有她一个灵魂在孤独残喘。忽一日,雪山之巅却开出了一朵莲。阳光穿透云层洒在花瓣上的时候,那一瞬的温暖映入了镶嵌冰中的白刃上,唤醒一片悸动。

    刀嗡然铮鸣,痴痴化作少女,芳心萌发……

    “不是这样子的。”樊禅摇了摇头,无情打断了某猫的意淫:“那朵要我摘取的雪莲,其实是白烛封印前用自己的一缕精魂幻化而成的。”

    “什么?!”勾月愕然。

    “她长眠前化了一缕精魂,绽放在山巅。那朵雪莲实际上便是另一个她。花开千年不败,独自在山巅俯听尘世,于苍茫无人之境里感受天地气息。”

    “……为什么那样做?”玩精分真的好么?刀的世界果然无法理解!

    “大概……是因为太寂寞了吧。”樊禅轻声道:“那朵莲,何尝不是她小心翼翼的等待。她把自己尘封起来的同时,也在等待着。她希望有人到来,将她带走。”

    说到这里,她不禁想起了第一眼见到那个银发少女时,对方眸中的孤寂和隐隐浮现的期待。就是那种寂寞半掺的期待,叫她不忍拒绝。

    “其实几千年前,白烛主人是魔王蚩尊。蚩尊本是一介魔修,但天赋凛异,一日巧得天机,悟破极境渡劫飞升成魔神,最后竟招揽势力一步步统一了魔界,成为了旷世魔尊,修为撼动天地。但他没能控制自己的野心,越发膨胀之下,终于带来了一场劫难。”樊禅顿了顿,“他最后率魔兵侵入了天界。”

    “原来几千年前我们魔界还干过这种轰轰烈烈的大事,我以前怎么没听说过。”勾月眼睛亮起,被面前女子冷眼一睨后又赶紧噤了声。但内心里却觉得那个蚩尊……好像有些印象,只是这会儿记不起来了。

    “你家人将你保护得很好,大概也是不愿你知晓太多杀戮和仇怨。”樊禅眸色微沉:“那次三界大乱,蚩尊于幽冥台刺杀神帝,却堪堪战败了,见大势已去,就用手中白烛自刎而死。”

    “白烛既然是魔刀,为何还那么讨厌魔气……”勾月想起自己之前的各种被嫌弃,纳闷道,“不过,被主人用以自刎……听起来也蛮可怜的。如此高傲的家伙,定是接受不了的。”

    “的确……”樊禅忍不住轻叹了一声,“传说蚩尊自刎之时血溅幽冥,手中浴光的神刀铮然长啸,如同悲鸣,而后便好似失去根魂一般暗淡了下去。与此同时,风云变色,刹那间黑云奔腾压至,雷声轰鸣,狂风漫卷。待一切消散,幽冥台上狼藉一片,众人只见蚩尊尸身倒地,却再难寻那把神刀的踪迹。”

    “哇……”勾月听得出神,“好想亲自见识见识那场面啊。”

    随后又问:“所以你收服她,与她结下契约让她再次成为有主之器,就是为了帮她从那痛苦的记忆里走出来?”

    “是的吧。”樊禅将目光放到远处。“刀魂孤傲,为主人而生,若唤醒她却不为其主,她宁可长眠不起。”

    勾月听了垂下眸子。一番闲聊下来,心底隐隐有些触动。再想想那把刀,就觉得不是那么讨厌了。

    这时远处隐隐传来了几声闷雷,抬眼看去,只见那天边又开始变得阴沉沉了起来,乌云向这边积聚蔓延,看样子就快要下雨了。

    “这都下了好几天的雨了,还不准备放晴呢。”她道:“这种湿凉凉的天气直让人想睡觉。”说完还真的妖娆掩唇,打了个哈欠。有些想念那只碗了。

    瞥了眼端立那头的清冷女子,遂起调戏之心,“樊禅,你不困么,昨夜里……那么劳累。”

    勾月故意说得暧昧,樊禅却不为所动:“你若累了,便进去休息。”不料对方胆大包天,竟又凑过来抱住她的手臂,撒娇道:“你陪我睡嘛,我一人孤枕难眠……喂别走啊……”

    樊禅抽开身翩然离去,走进禅房里,关上门。

    勾美人立在原地,满心幽怨:“好冷淡。”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小猫大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风月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月泊并收藏小猫大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