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小猫大狗 > 第70章 七十守地之灵

第70章 七十守地之灵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道君永恒圣王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战神狂飙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神灵者,顺应人的祈念而生,是恰逢机缘,在天地之间自然衍生出来的灵体。世间神灵皆为仁善祥和的守护之物,但若在漫长的时光里不能始终维持本心,也会发生异变。恶念横生,灵根感染污秽,滋生的阴暗一点点吞噬仙息,直至它彻底沦为不洁不祥的恶灵。这样的现象即为堕化。

    堕神最易引发心魔恶念,所以勾月靠近被附体的东桑公主时才会受到影响,魔性躁动。樊禅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那辉子公主身上的两道符咒已然化作灰烬。

    她猛地挣脱开,竟同游鱼一般滑了出来,眨眼间化作一道残影出现在二人上方,指爪骤然劈下,快得叫人差点躲避不及。

    樊禅揽着勾月急急闪退几步才避开这掌风。只听一声震耳的爆破,木屑横飞,原本站立的那处木制地板已经被劲力撕裂开,露出底下的大片泥土,凶险至极。幸而因着结界的缘故,外边的人没有察觉到里面的动静,否则定会吓得乱作一团。

    这时房间里的空气却一下子凝滞不动了,压抑中不断滋生出紫黑色的雾瘴弥漫四周,愈发浓稠。那东桑公主于雾瘴中缓缓站起身,脸上已是全然陌生的阴沉表情,披散着的头发也像有生命的水草般,一缕一缕缓慢地飘扬起来。而她脚下竟还化出了一片粘稠的黑色,散发着腐朽的气味,仿佛是站在一滩污泥里。

    眼下形势十分不利,那堕神还未与凡人身体完全融合就能发挥出这般力量,她不能再迟疑下去了。看来要对付它,唯有硬拼一次。樊禅紧紧盯着那头,趁着对方还没有动作,低声道:“现在好些了吗?”

    趴在她怀里的人摇摇头,闷声:“压抑得好辛苦。”

    “你再忍着些。”她小心将勾月抱到一旁用厚实的结界护住,随即祭出了那把乌铜柳刀。银灰色的刀身从铜鞘里慢慢划出,因为没有了刀灵,锋刃光泽要比往常暗淡许多,但仍然冷冽锐利。刀柄端处,银铃嗡然作响。

    在她身后正头昏脑胀意识模糊的某猫见着这番动作,忽而一阵郁闷。

    自从知道了这把刀其实是个银发美少女之后,每次看见樊禅拔刀的动作心里就不爽,感觉像是亲眼见到某只大狗在扒别人衣服一样,而且还扒得轻巧熟练面不改色……勾月晕乎乎地甩甩脑袋,亏得都这个时候了自己还能胡思乱想。

    长刀一出鞘,瘴气立即弹开数尺,无法再靠近分毫。樊禅持刀直指前方,冷喝:“你本是神灵,应当护佑世人,为何今日堕化至此,还要迫害这女子性命!”

    被附身的人闻言目光一滞,好似被人戳中了痛处,开始变得惊慌燥怒起来,漂浮在半空中的长发也摆动得愈发厉害。忽然,她暴躁地一声嘶吼,黑气四涌,其中一团化作利爪直冲过来。

    樊禅并指划过刀面上头隐刻的符文,反腕一挥,手中利刃呼地一声旋飞出去,冲散了迎面而来的黑雾。那头的人见势不妙翻身躲开,刀刃几乎贴着背面划过,齐齐削断了那几根还未完全融合露在外面的骨刺。

    随着一声沙哑的痛呼,淡蓝色的骨刺落在地上,恰好有一根掉进地上那个破开的大洞里,转眼便成灰烬。

    樊禅接住飞旋回来的柳刀,留意到刚刚这一幕,眼底划过异色,很快,就想到了一种可能:身体的部分遇土会化作灰烬,力量消弭,那这堕神……原本是守地灵么?!

    守地灵,顾名思义是为守护一方水土而生的神灵,本身可驱除异瘴污秽,维持地域清明。然而堕化后,脚下的土地反而成为了它所惧怕的东西……没错,正是因为如此,它才要一直趴伏在那东桑公主的背上!

    “你是守地灵?”樊禅从虚空中取出一道白符,眼里清冷慑人的光芒直叫对面的人惶然:“你背弃了自己守护的地方。”

    背弃了……自己守护的地方。

    对面女子的身体陡然颤动得厉害,脸上肌肉也僵拧在一起,那神情像是愤怒,更像是悲伤,“不是,不是这样的!”捂住头,声音嘶哑颤抖:“我没有背弃……没有!!”

    她惶然睁大了眼睛,越来越激动,好似进入癫狂,却突然转头看了过来,眼里阴怨可怕。

    樊禅迅速在白符上画下特殊的符咒,随即移形换步掠到身后,抬手就打在了她颈上。

    “啊!!”被符咒击中的人身形一颤,却发现双脚犹如千斤重,行动顿时变得迟缓!樊禅不给她机会,即刻戟指捻诀在自己眉心处一点,低念道:“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以吾之名御黄麟戊己,执绳以治四方,破!”

    随着她的咒文,只听一声声若有若无地闷响在深层地下不断传出,地板轰然震颤,裂开了一条条缝隙。

    堕神意识到什么,神色大骇,然而下一刻,木制的地板就统统破开,一注注泥沙以摧枯拉朽之势猛然冲出来,空气中也霎时凝起土珠,像厚实的墙,将她团团包围住。

    她寸步难行,惊怒恐惧,眼见着包围圈在逐渐缩小,竟不顾后果地用双手捅入密不透风的土墙里,嘶喊着拼尽了力气,试图将土墙撕开一道口子。

    “铮——”银环中悬浮的铃铛转动速度已近极限,发出刺耳铮鸣。注入土墙里的灵力织成强劲的网,将堕神双手缠锁住。

    樊禅眼里迸发出凛冽寒光,甩手挥刀,几簇土珠穿透包围准确地打在她后背,颈上白符猝然亮起。

    “——呜啊!”里面的人发出一声痛苦的惨叫,声歇之后,已是颓然倒地。拈诀收势,土墙散去时,堕神已经被符咒驱出了东桑公主的身体。趴在地上的那一小团半人形躯体,被散落的泥土焦灼烙烫得痛苦翻腾着,就像是烈日下快要被烤焦的失水的鱼。

    樊禅忽然心生恻隐。这时她倒发现了一点,此时对方那双墨绿色的眼睛里依然如初见那样没有焦距。这堕神的眼睛看不见?正疑惑,却见它准确地把头扭向了自己这边,露出异样的扭曲的表情。

    樊禅心头一凛,那团身影已经十分敏捷地摆动起两只枯瘦的手臂爬了过来,带着可怕的决绝,只在眨眼间就扑到身前,一翻手朝她的手腕抓去。

    它发狂地抓住樊禅的手,指甲好似要割破那白皙的皮肉。它迫切地想融进这人身体里!因为她身上有它无论如何都想得到的东西。

    仙息……那纯正的仙息,是她曾经失去的东西。她渴望得几欲落泪。

    “樊禅!!”

    手腕被抓住,樊禅还未来得及动作,就听道身后爆发出一声惊慌的呼喊。铺天盖地的怒气冲破限制奔涌而来,似云雷翻涌。那惊人的煞气竟比堕神现身时还要浓烈,不同的是少了种阴暗的腐朽气息,却充满了暴戾和嗜血。

    已经能猜出发生什么了。果然,当那身影掠过来挡在自己身前,墨发拂过耳际的时候,樊禅看见了勾月不同以往的冰冷的侧脸,还有眼眸里溢出的骇人红光。

    堕神抓住樊禅的手瞬间松开,喉咙里发出破碎的声音,已经完全动弹不得了。勾月此时单手勒住了它的脖子,五指深深陷进肉里,好像要将喉骨拧断。

    “住手!”樊禅急声。

    勾月手臂上伽罗环应声收紧。她动作一顿,回身看过来,气息沉冷得叫樊禅感到陌生:“它想夺了你的身体。”

    “我知道。”樊禅放缓了语气,“但它或许只是因为什么原因误入了歧途。我将它带回神隐山,可以用灵池水将它净化。”

    见对方不悦地皱起了眉,依旧不肯放手的样子,樊禅靠前一步握住了她放在身侧的手,低头在她耳边亲了亲,低声:“听话,它方才并没有伤到我。”

    勾月原本冰冷愠怒的神情霎时松动,有些发怔。渐渐地,她眼里的杀意就平息下来,终于放开了手。与此同时却也似失了力气般软了下来,仰倒在樊禅怀里。

    魔性突然爆发,她的精神力也会有所伤损,放松下来后只觉得脑海里又开阵阵晕眩。樊禅将她打横抱起,同时封印了已无反抗之力的堕神,扬手御风。

    守在门外焦急等待着的一群人听得里头一阵轰鸣声,还未来得及凑上前去看就有狂风破门而出,冲得他们差点跌倒。等风沙停歇,他们再匆忙跑进去时,发现屋里已是一片狼藉,樊大人和那位一同前来的女子消失无踪,而自家主子却安然躺在唯一完好的床上,皮肤上的鳞片全都不见,恢复了正常模样……

    神隐山中,银发少女站在前院里,蹙眉。

    身旁的女子见她一副凝重的模样,便问道:“怎么了,白?是在担心樊她们吗?”不等回答,又自言自语起来:“也是啊,大半夜地突然要下山,不知道现在情况怎样……”

    “应该没事了。”白烛低声道了一句,将神思收回,却忽然感应到什么,倏地抬头,只见夜空中出现一个光点。那光点迅速扩大,变成一束光线骤然俯冲下来,好似从天际划下一一道闪电,直直劈向后院。

    轰隆一声巨响,后院中光芒映天,将墙外树丛都照亮。呼啸的飓风卷起一地残枝枯叶,噼啪拍打在屋瓦墙面上。

    雨安不由惊呼出声,而白烛已经飞身赶去后院。

    在刺目的光线中,灵池四周弹开了巨大的法阵。翻涌成浪的荷叶上方,青衣女子逆着光,横抱着怀里人缓缓而落,长发扬起,衣袖翻飞。

    随着她行落岸边,满院淡金色的光芒才渐渐消失,只留下法阵依旧紧扣着灵池运转。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小猫大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风月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月泊并收藏小猫大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