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小猫大狗 > 第95章 九十五小表妹哟

第95章 九十五小表妹哟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道君我是至尊永恒圣王斗战狂潮战神狂飙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前一段时间的连绵雨季过去了,云踪里这几日逐渐开始放晴,恢复成一片明媚。

    远空是浅青色的,澄澈如水。散落成团的白云都镶着层淡金的边,羊群一般在半空中聚聚散散,低低飘过山间似深秋时节的红黄交错的枝柯。

    几只浮眠鸟拖着细长的尾翎从头顶上方慢悠悠飞过,巨大的羽翼末梢带起一圈彩色的光晕,鸣声嘹呖。时而风吹树摇,林间翻涌成浪,却也是极为缓慢的。

    绚烂而悠缓。这便是她出生的地方——云踪。

    樊禅忽而有些许恍惚的感觉。远眺的视线沿着那些晃动的轮廓渐渐移回,最终落到前方不远处一个小身影的后脑勺上。

    一身藕色宫裙的小女孩正在悄悄靠近枝丛上停歇的一只蝴蝶,裙摆间的紫玉佩环却叮咚清脆,惊扰了那精致的羽翼。她憾然看着蝴蝶飞远,跟着走出去几步,柔顺垂在身后的长发随着那急促的动作飘起几缕,尾稍划出好看的弧度。

    那是舅舅的女儿,她如今唯一的表妹,名叫妘黎,不过三百岁年纪。她是在昨日才刚知道她的存在的。

    突然有了一个跟自己同辈的孩子,这种感觉挺微妙。而跟一个从未见过面且年龄差距很大的小表妹相处……好像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樊禅不禁想到昨日,自家母亲带着小女孩来到她面前笑道“怎样,你表妹哦,是不是很可爱啊,惊不惊喜呀”的时候,对方一脸不情愿的忸怩模样。

    “喂,你在发什么愣。”

    清脆中带几分稚气的声音忽然传来。小女孩站在一簇白色的玉骨花丛前回头,粉嫩娇俏的脸上带着明显的不满,下巴轻轻一扬,便露又出了几分可爱的傲慢:“姑母吩咐过你要好好陪着我出来玩的,可是你一直心不在焉。”

    樊禅微愣,想想也觉得自己做得不对。但说起来还真有些哭笑不得,她没想到自己今日会被父亲他们推出门来陪小孩子玩耍,还说什么婚礼的事情不用她操心,只需跟可爱的表妹培养培养感情,弥补一下这几百年来亲情的空缺就好了。

    倒是意外清闲的日子,明明不久后就要成亲了。收回思绪,她歉然勾了勾唇,目光落到对面小女孩柔顺好看的刘海上,随即望进那双含着不悦的大眼睛里。这孩子眸中有跟她相似的琥珀色。

    然而在她出声道歉前,对方却陡然撇开脸冷哼了一声,自语道:“又冷又愣跟块石头似的,哪里有传言里的那么好。”

    这句话带着许多怨怼,就像是故意说给她听的一样。樊禅不禁疑惑。似乎这个孩子真的很不喜欢她啊……除了方才的走神,她还有哪里惹到对方了么?

    “哼!”这时对面的人儿又冷哼了一声,衣袖一甩就往树林深处跑去了。

    “你去哪里?”她随即喊道。

    “你自个玩去吧,不用你跟着。”妘黎恼怒地回头瞪了她一眼,赌气一般快步朝林中奔去,也不管旁侧生长出来的枝柯会刮到裙摆。

    可是很快将人甩在了后面,心情却也不能好转起来。那些情绪反倒更不受控制了,像丝线一般被耳边呼呼掠过的风抽引出来,随着自己越来越快的脚步,缠结越密。

    樊禅……

    妘黎默念了一遍这个似乎已经刻入自己心底的名字,咬唇。压抑许久的气愤和委屈酸涩就这么统统涌了上来。

    从小她就知道,自己有一个很优秀的表姐,叫做樊禅。虽然这位表姐一直在外头修行历练,但将来终有一天会回来,成为云踪的王,而那个时候,自己便会伴随她左右,辅佐支持她,与她一起守护这片土地。

    她常会猜想,那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呢?温柔美丽的,爽朗不羁的,还是威严霸气的?有没有跟自己相似的眉眼和发色?

    然而她一直等,一直等,这个人始终没有出现。而她在这漫长的时光里被束缚着,代替她做了那么多储君才应该做的事情……

    妘黎捏紧了手,一想到樊禅突然回来是为了跟别人成亲,她就牙痒痒。

    身为云踪未来的王,却选择了外面的世界!樊禅她怎么可以这么做。而且……而且她根本不知道她的存在就算了,见了面也是如此平淡疏离的模样,好似完全不在意。现在叫她出来陪陪她而已,竟还这么敷衍。魂不守舍地,一定是在想着外边那个未婚妻子了,哼!

    枉自己从前一直……一直这么憧憬着跟她见面。

    真是岂有此理!妘黎忍不住跺脚,气恼之下就飞身跃上了一棵巨树的枝丫,越发往高处窜去,仿佛这样就可以发泄出心中的不满,但是忽略了脚下的危险。

    巨树高有百丈,枝柯苍劲坚固,树干上许多地方却覆着苔藓,雨后放晴不久,仍有湿滑。她修为尚浅,加上满心烦乱焦躁,一不留神就踩到了一处青苔上。

    “啊!”脚下猛地一滑,带起声惊呼。妘黎眼瞳一缩,瞬间身子就从高高的枝干上坠落下去。

    一直被大人保护得好好的孩子从没经历过这样的危险,一时间也是吓到了,竟眼睁睁看自己疾速往下坠,失去了反应,忘了施法来稳住自己。

    “你在做什么!”忽然侧边响起一道急促的呵斥,劲风掠到身旁。下一刻,她发现自己已经平稳落到了一个温软的怀抱里。抬头看去,却被那飘扬起的发隙间疏漏的阳光刺到了眼。好似过了很长时间,她才得以看清那秀美的脸,还有责备中带着焦急的神色。

    是樊禅在抱着她。

    闻着呼吸里参进来的陌生香气,她不禁失了神。这种安定得叫人眷恋的感觉到底是怎么回事呢。鼻息里清淡的,说不上来是什么花草的气味,仿佛是自己等待了很久的东西……

    “为何不用法术自救?!”才刚落地,樊禅就忍不住要出声训责了,要知道那棵巨树后边就是悬崖,万一摔下去,这般娇生惯养的孩子如何懂得自保?想到方才那一幕,她现在仍有些后怕,语气不觉加重了几分:“爬到那么高的地方,知不知道很危险?!”

    “以后不许这样了。”她皱着眉道。

    怀里人这才回神,原本愣愣看着她的一双杏目转而露出凶光,娇斥:“你,你凭什么这么凶我!”

    “我是你表姐。”樊禅好气又好笑。这孩子,真是被宠坏了。她用长辈的语气严肃道:“要是想自由自在地到高处去,就努力修行。”

    不料这话却好似触到了对方的痛处。只见小家伙狠狠瞪了一眼过来:“会腾云驾雾了不起啊!”说着却又迅速撇开了脸:“我就是个没天赋的孩子,怎么都学不会!”

    “……”樊禅噎住,不经意看见了对方那微红的眼眶,错愕片刻,目光渐渐柔软了下来。最后莞尔摇头,温声道:“那些你也能学会。”

    嘴角边勾起浅浅弧度:“我教你。”

    闻言,妘黎讶然抬头,杏眼边还挂着来不及擦去泪花。只对视一眼,耳根就突然红了,急声斥道:“谁,谁稀罕!”

    “禅儿,黎儿。”这时远处传来呼唤声,一位美妇人正笑吟吟地朝她俩走来。是樊禅的母亲出来寻她们了。妘黎赶紧擦干了眼角湿痕。

    待走近,美妇人又柔声问道:“怎样,出来玩得还开心么?待会儿要不要一起去月山宫那里泡七彩温泉呀?”

    “不用了。”小妘黎闷声回道。

    美妇人却忽然笑意灿烂,凤目轻轻一挑,拉长的语调里别有意味:“感情真好呢~”

    她听了一愣,而后顺着那目光一看,才猛地反应过来,眼下自己还一直被樊禅抱着呢!

    “还不快放我下来。”她惊羞不已,急忙拍樊禅的肩。樊禅也是才意识到,见她没受什么伤,便弯腰轻轻将人放下了。

    樊母趁机凑过来,眨眨眼:“喜欢你的小表妹么,嗯?”

    樊禅想了想,道:“黎儿是个乖巧的好孩子。”

    正在整理衣摆的妘黎动作一顿,扭头过来瞪了她一眼,接着就红着脸快步跑远了:“姑母我先回去了。”

    “噗!”樊母望着那小身影,忽而感叹道:“她跟你小时候很像呢。”

    说着美目看过来,含着爱怜和歉疚:“没能陪着你长大,真遗憾啊。”

    “母亲……为何突然这样说呢。”樊禅心头微颤。半晌,垂眸道:“其实我明白的,那段时间你一直都在背后护着我,总在我需要帮助的时候出现。”

    曾经她以为自己孤独无助,后来才发现,原来母亲就一直陪伴在她身边,一次次帮她脱险,看着她慢慢坚强,慢慢成长起来。

    “那个带我去仙域的老人,那只给我指路的白鹤,还有赶跑狼群的猎户,引着司徒虞来救我的那只雀鸟……都是母亲幻化的吧。”

    美妇人有些始料未及,神情僵滞了一下,眸光颤了又颤,最后只能俏皮地眨眼笑笑,故作遗憾道:“原来已经被识破了呢,真挫败。”

    “不过……”她笑意慢慢敛了,语气也低沉了许多:“终究是我们亏欠了你啊。”

    缓缓抬步,走向那片白色的花,边轻声道:“那几百年里云踪暗潮汹涌,我们逼不得已送你离开。后来终于能去寻你了,却又无颜面对,只能暗中保护着,直到你不再需要。”

    “看到你刻苦修行,越发得有能力,又结识了那么多朋友,帮助了那么多人,我们真心感到骄傲。”站在花丛前,闻到那些香甜的气味,美妇人眉间微微舒展,嘴角边苦涩的笑意却叫人更觉凄美。

    “禅儿。你……怨我们吗。”低低的声音传过来。

    樊禅有些发怔。

    沉默许久,终是摇了摇头。也跟着走向那片花丛,来到妇人身侧。

    “当年我被驱逐离开的时候,还年幼懵懂,并不知晓自己要面对什么。直到后来在人间山林里第一次遇到了恶兽,受了伤,我才有了怨恨。我怨你们把我丢弃在这个凶险陌生的世界里。”

    顿了顿,又道:“但是如今我已然明白,你们那样做也是为了护我。何况云踪樊氏子孙,不都应该经历一番磨练么。”

    “我现在并不怪你们,而且还要感谢你们的良苦用心。更何况,也是你们将勾月带到了我身边啊。”终于打开心扉说出了这些话,性子向来清冷的人即使是面对自己的亲生母亲,也有些许不自然了:“若说亏欠,我才应该觉得亏欠。这近千年来,我……我其实有想过回去看你们的。”

    “但是你没有回来。就算收到了我们的信,也没有只言片语的回复。因为你心怯。”面前美人忽然接口,揶揄的语气里带着长辈慈爱:“咱家禅儿是个意外别扭的孩子呢。”

    “母亲!”樊禅表情一变,嗔道。

    “哈哈~”美妇人爽然笑了,渐渐地,却是眼眶发红。轻拉起自家女儿的手,珍惜得就像很久很久以前,第一次握住那只粉嫩柔软的毛绒小爪子一样。

    “孩子,我希望你明白,无论你离开了多久,去了多远的地方,经历了多少事情,这片土地都一直在等待着你的回归。我们永远是你血浓于水的亲人,不会陌生。”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小猫大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风月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月泊并收藏小猫大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