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七年之痒之前夫请滚开 > 061:良家,等不及了!

061:良家,等不及了!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房门刚打开,秦小宝就像是只小豹子似的冲了进来,跑到秦倾面前上上下下的将她检查了一遍,担心的问:“倾倾,大坏蛋是不是欺负你了?”

    “咳!”方东城在门口咳嗽了一声。

    大坏蛋?说他?

    “小宝不会让你欺负倾倾的,你要是敢欺负倾倾,小宝就跟你拼命!”秦小宝转身怒瞪了方东城一眼,然后又将手机递给秦倾:“倾倾,爹地的电话。”

    “臭小子!”

    方东城大步走过来,低头瞪着秦小宝,而秦小宝也不甘示弱的挺直了腰杆抬头瞪着方东城,气的方东城哭笑不得,最后只得在小宝肉嘟嘟的小脸上捏了一把,以示惩罚。

    对着这样一张脸,他根本动不了粗。

    “大坏蛋!不许碰我!”秦小宝用力的擦了擦被方东城捏过的地方,伸开小胳膊拦住方东城不让他再靠近秦倾。

    “怎么不说话?不是在通话?”方东城见秦倾一直拿着手机看着他们父子,问道。

    秦倾看了方东城一眼,然后将手机举到耳边,结果还没开口,手机就被方东城抢走,开了免提,又塞回秦倾的手里,“说吧。”

    他倒是要听听,这个纪成打电话过来有什么目的。

    “方东城,你无权干涉我的*!”秦倾生气的要将免提关了,却被方东城抓住手,态度强硬,“就这样。”

    “大坏蛋,不许碰倾倾!放开她!”秦小宝见方东城抓住秦倾的不放,立刻抓狂,扑过去掰方东城的手,整个小身子都像是只猴子似的挂在方东城的胳膊上晃悠。

    “胳膊肘往外拐的臭小子!”方东城看着秦小宝哭笑不得,但是仍旧板起脸来教训道:“看清楚,我才是你爹地。”

    “才不是!小爷姓纪,跟你没有半点关系!”秦小宝大吼。

    “小宝,不可以对方叔叔这么没礼貌哦!”手机里飘出一道成熟稳重的男低音,声音充满磁性,语气里满是慈爱。

    “哦。”秦小宝听话的松开方东城的胳膊,然后站到秦倾身边,看着方东城乖巧的道歉:“方叔叔,小宝错了,对不起!”

    方东城皱眉,一口老血堵在胸口,这脸打的,手段还真是高明。

    “方先生,犬子贸然造访,给你添麻烦了。”电话那边的人又说道。

    “纪成?久仰大名。”方东城笑了笑,坐在秦倾身边,伸手自然的环住秦倾的肩膀说。

    秦倾去掰方东城的手,却被方东城露得更紧,一紧搂着秦倾,还一边挑衅的盯着手机,弄得秦倾极度无语,又没开视频,就是抱得再紧,对面也看不到,这个男人要不要这么幼稚。

    秦小宝见方东城抱着秦倾,立刻醋性大发,掰不开方东城的手指,就又抓又挠的,结果被方东城一下拽到腿上,夹在他跟秦倾之间,索性两个都抱住,小家伙先是一愣,眼珠子骨碌碌转了半天,终于老实了。

    “方先生说笑了,这话该我说才是,久仰大名。”电话那边的人不知道这边已经上演了一场默斗,礼貌的笑着说。

    “看来我家方太太经常跟你提起过我?”方东城得意的笑。

    “方太太?”电话那边的人显然对这个称呼颇有微词,语调变了变,不过还是一如既往的绅士,“既然方先生提到秦倾,有些话我就不得不说了,秦倾已经在前不久答应我的求婚了,她这次回国的目的想必方先生已经知道,还请方先生尽快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如此,我们一家三口,感激不尽。”

    “纪先生,到底谁跟谁才是一家三口,你我心里都再清楚不过,我正好也有话要告诉你,秦倾,永远只会是我方东城的妻子,七年前,她就已经是方太太,这辈子,这个身份都不会变!想打我家方太太的主意,我劝你不要不自量力,不过,我仍旧是非常感激这些年来你对她们母子的照顾,这人情,我方东城欠你的,我会还,至于人,你想都不要想!”

    “方先生,你这样硬是拆散我们一家三口,未免太不道德了,秦倾不喜欢你,她有权选择自己喜欢的男人共度一生,这个你无权干涉。”电话那边的人显然也动了气,语气也不好了。

    “既然你非要我说的再清楚一点,那么我们就来说小宝,关于小宝,别说他是我的儿子,就算不是我的种,只要是秦倾生的,我都会视如己出,你想要借由孩子来挑拨我跟秦倾之间的关系,我劝你还是不要白费力气了,秦倾是什么样的人,我比任何人都清楚,对于小宝的身份,我根本不需要做任何检查鉴定,就能确定他是我方东城的儿子。”方东城看着小宝,眼中有温柔的光芒流动。

    “方先生,你简直太自以为是了!你根本不适合秦倾。”

    “纪先生,适不适合,秦倾今天已经验过了,我们很合拍,就不劳你挂心了。”方东城邪气的翘了翘嘴角。

    “方东城!你给我闭嘴!你说什么呢!”秦倾没想到方东城竟然会这么厚脸皮,气的恨不得把手机拍他脸上!她挂断通话,然后指着门说:“出去出去!”

    方东城摸了摸鼻子,“实话实说而已!”

    “你还说!给我滚出去!”秦倾臊的脸都红了,当着孩子面,这个家伙也太不要脸了,什么都敢说!

    “好好好,我先出去,不过那个什么纪成……”

    “我的事不要你管!出去!”秦倾恼羞成怒的将方东城往外推,秦小宝也跑过来帮忙,“出去出去,倾倾不喜欢你!出去!秦倾只喜欢我爹地!”

    方东城只觉得脑袋上有一排乌鸦飞过,他捏了捏秦小宝的脸蛋说:“你说得对,倾倾只喜欢你爹地。”

    秦小宝不解看着方东城,然后又看向秦倾,他怎么有种自己被人占了便宜的感觉?

    秦倾看了看小宝,然后瞪着方东城说:“还不走!”

    “方太太,我给你时间想清楚,但是你要记住,你欠我的可不止一个七年!”方东城飞快的在秦倾的唇上亲了一下,才离开。

    方东城离开后,秦小宝立刻将门关上,然后又像是个小大人似的在秦倾的房间里转悠一圈,仔细的翻翻找找,确定没有摄像头之后,扑倒秦倾怀里撒娇:“倾倾,小宝想死你了!”

    “倾倾也想小宝。”秦倾抱紧儿子,在他的小脸上木马了一下,小宝立刻也礼尚往来的在秦倾的脸上来了个香吻,两个人腻歪够了,小宝才想起来说:“刚才的电话是小贝打过来的。”

    秦倾已经猜到是小贝儿搞的鬼,因为刚才电话里那个声音实在是太有磁性了,简直听得人耳朵要怀孕了!十有*是电脑合成的,她认识的那些人,虽然不乏极品,也有音质特别出众的,但是像刚才电话里的那种,还真没有。

    正说着呢,秦倾的手机又响了起来,她一看是小贝儿的,立刻接了起来。

    “秦倾,刚才方东城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合拍是指什么?我刚才在网上搜索了一下,答案有很多个,动作节奏一致,和谐,共同拍摄,他说的到底是哪一个意思?

    “呃……”秦倾郁闷,“和谐吧?”她知道小贝儿是个求知欲特别强的孩子,而且喜欢打破沙锅问到底,所以选择了个比较保险的答案。

    “和谐?”秦小贝皱眉,“自以为是,霸道的家伙!”

    “小贝儿,妈咪没有泄露你跟小宝的身份哦,可是,他压根不相信我说的,你刚才也听到他说什么了,我觉得我们的计划……”

    “计划继续实行!我再想想别的办法。”秦小贝打断秦倾的话,一脸斗志,“我一定会把你跟小宝救出来的。”

    “哦。”秦倾对于女儿的固执束手无策,只得转移话题,“妈咪这次的行动遇到了问题,恐怕一时间不会带你们回美国了。”

    “是因为他吗?你准备跟他在一起?”秦小贝语气有些紧张。

    “不是的,是妈咪查到了一些当年的事,原来妈咪这么多年,一直都错怪你们的外公了,妈咪很内疚很后悔,要查清楚当年的事情,为你们的外公报仇。”

    “倾倾做什么,小宝都支持,反正我们一家三口现在已经都回国了,我跟小贝会帮倾倾收拾当年欺负外公的坏人的。”小宝立刻表态。

    “嗯,那我们就为外公报完仇再回去,估计要让他跟你离婚的话,还需要些时间,我们就两件事一起同时进行吧。”秦小贝一听秦倾是因为要追查外公的事才决定长时间逗留,总算放下心来。

    “小贝儿,今天他告诉妈咪,当年妈咪被放逐,他有安排人去机场接我,只不过妈咪当时被人追杀,他安排的人没有接到我,这些年才失去联系。”秦倾不想让过去的事在孩子们心里留下心结,所以把方东城今天跟她说的那些,大体的跟两个小家伙说了一些。

    “外公怎么能这样?就算是他要保护倾倾,也不该什么都不告诉倾倾,害得倾倾伤心这么多年。”小宝听完了秦倾的话,撅着小嘴不满的说:“倾倾连知情权都没有,太不尊重倾倾了。”

    他和妹妹自小在美国长大,接触的圈子又不同,对一些权力问题,很是看重。

    “所以,你这是准备原谅他了是不是?”秦小贝也不满。她能听出妈咪语气中的动摇,所以越发的担心,噩梦里的那一切,要发生了?

    “妈咪也不知道。”秦倾如实的说,她现在脑子里很混乱,一开始,她以为,自己跟方东城不过是七年前滚了一次床单领了证,七年后她回来准备跟这个男人划清界限不小心又擦枪走火滚了一次床单而已,原本,这次是她自己技不如人,可就算是上床了,她也没觉得有什么难以接受的,毕竟,她们还顶着夫妻的名分,有些事做起来,好像也是顺理成章的,可是今天听了方东城说的那些后,一切都变了,完全超乎她的想象,颠覆了她的认知,她从来没想过,事实会是这样的,而且方东城一再的提醒她,她欠他的不止一个七年,这样的话,真的让她心虚,她秦倾生平最讨厌欠别人人情,只是不知道欠方东城的这份人情,又怎么样才能还完。

    难道就这样,做他名正言顺的方太太,别说小宝小贝不答应,就是她心里也无法做到完全坦然的接受。

    她跟方东城吵吵架斗斗嘴比划比划拳脚的还行,真要柴米油盐的过日子,天天像今天这样腻歪……

    秦倾冷不丁的打了个寒战!

    这太别扭了!

    “秦倾,你是个成年人了,不是三两岁的小孩子,不要被他骗了!他不适合你!你们不能在一起!”秦小贝烦躁的说。

    秦倾被女儿暴躁不安的语气吓了一跳,“小贝儿……”她没想到,小贝儿竟然对方东城排斥到这种程度。

    “你好好冷静一下,不要被男人的甜言蜜语骗了。”小贝儿说完,啪的一声挂断电话,她也需要冷静一下。

    秦小贝挂了电话之后,在网上搜索了一下,页面上出现一排排的书名:《小三攻略》,《追爱三十六计》,《出轨的婚姻》,《快速把妹秘诀》,《婚里婚外》,《教你如何解析男人的心理》……她在一口气全点了购买。

    秦倾被女儿挂断电话之后,有点傻眼,她跟小宝两个面面相觑,都不知道为什么一向淑女风格的小贝儿怎么情绪这么反常。

    “大概是更年期到了吧。”秦小宝煞有介事的分析。

    “……”秦倾看着萌萌的儿子,哭笑不得。

    小家伙竟然连更年期都知道。

    “小宝,你也不喜欢他吗?”秦倾试探的开口问。

    “倾倾喜欢他吗?”秦小宝立刻紧张的看着秦倾反问。

    “……”秦倾从儿子的反应上,就隐约猜到答案了,“倾倾最喜欢小宝跟小贝儿。”秦倾在儿子脸上安抚的亲了亲。

    “倾倾你放心,小宝跟小贝儿一定会联手将倾倾救出去的,以后我们一家三口会无忧无虑的生活在一起,小宝跟小贝儿可是最佳拍档!”秦小宝斗志满满的说。

    “嗯,小宝跟小贝儿最厉害了。”秦倾忍不住捏了捏儿子的小脸蛋儿说。

    秦小宝揉了揉自己被捏的地方,心里腹诽,怎么倾倾喜欢捏小宝的脸了,都被那个大坏蛋带坏了!

    方东城啊方东城,不是我不帮你,我已经尽力了,你自己的问题,你自己想办法解决吧。

    一连几天,秦倾都跟儿子在秦家大院没有出去,日子倒也过得安静,方东城这几天很忙,白天基本见不到人影,晚上到很晚才回来,依旧是半夜爬进秦倾的房间,一大早就又离开,因为小宝这几天跟她睡在一起,所以秦倾也不担心方东城会乱来,也就由着他,装聋作哑的假装不知道。

    倒是秦小宝每天起床的时候都斗志满满的准备跟方东城两个过招,可是每次都见不到人影,就跟泄了气的皮球似的,有点无精打采的。

    这天,秦倾跟小宝两个起床收拾好了下楼吃早饭,发现方东城竟然还没出门,正在餐厅里忙活,围着个蓝格子围裙,他原本就一米八几的个子,围裙在他身上有点小,略显局促,但是他此刻头发没有像平时那样一丝不苟的打理的整整齐齐,反而蓬松凌乱,少了几分凌厉,多了几分随意,颇有点居家的感觉。

    “给你们准备了早餐,来尝尝合不合胃口。”见她们母子下楼,方东城笑着招呼。

    “还以为你今天又忙的见不到人影呢。”秦倾随意的说了一句,然后走进餐厅。

    “不要以为你给小宝做早餐讨好小宝,小宝就会喜欢你!”小宝看了一眼桌子上卖相不错的早餐,吞了吞口水,仍旧很坚定的表明立场。

    “我知道,你只喜欢你的爹地!”方东城对着小家伙无奈的耸耸肩,笑着说。

    “哼!”小宝鼻孔朝天发了个单音节出来,看着方东城脸上的笑容,总觉的有什么地方怪怪的让人不自在。

    秦倾聪明的选择不去提醒儿子被人占了便宜的事实。

    早餐的种类很多,但都是秦倾跟小宝两个喜欢吃的,秦倾一边吃一边好奇的问:“都是你做的?”

    “嗯。”方东城点点头,“不知道你们今天早上想吃什么,这些都是按照这几天你们常吃的口味做的。”

    “没想到你连这些小事都留意。”秦倾不得不感慨方东城的细心,也佩服方东城的手艺,这些早点的口味做的不比家里的厨师差。

    “想要讨好你们,不仔细做功课怎么能行?”方东城对自己的目的直言不讳。

    “小宝才不会上当!”秦小宝说着,伸手要去拿桌上的小肉饼。

    “吃点青菜,你今天已经吃了两个了这个是我的。”方东城将盘子里的小肉饼打劫走,咬了一口说。

    秦小宝生气的瞪着方东城,“是我先看上它的。”

    “这个不分先来后到,谁先拿到才是谁的。”方东城看着又小家伙又圆了一圈的小脸说:“你要是再这么胖下去,可就飞不起来了!”

    “无赖!小宝才不要你管!”小宝赌气的放下筷子,“不吃了。”

    “小宝,他说得对,要多吃点青菜,对身体好。”秦倾说着夹了一筷子菜给小宝。

    小宝拿起筷子,对方东城说:“我是看在倾倾的面子上菜吃的,跟你没关系。”

    “嗯,跟我没关系。我昨天让人把飞行器修好了,也是看在倾倾的面子上,跟你没关系。”方东城故意学着小宝的口吻说。

    秦小宝眼睛一亮,但是很快的又防备的看着方东城,说:“本来就是你让人弄坏的,就该你负责修好。”

    “嗯,你说的很对,你闯到我家里来,被我抓住了,所以飞行器也作为罪证没收了,跟你没关系了!”方东城云淡风轻的说。

    “不可以!那是小宝花了好长时间才研究出来炫酷拉风款,倾倾都还没用过呢!”

    “你研究出来的?”方东城眼睛划过一丝震惊。

    “那是!小宝可是天才!”秦小宝的下巴都要拱到天上去了。

    方东城看向秦倾,发现秦倾表现的非常淡定,倒显得自己大惊小怪了,他看着秦小宝,语气自豪:“臭小子不错,有两下子!”

    “当然,小宝说了要保护好倾倾的!”秦小宝得意的说。

    方东城看着眼前的小家伙,突然懊恼的对秦倾说:“我这些年错过的太多了,要加倍补回来。”

    “你自己看着办。”这事她帮不上忙。

    吃完早饭,秦小宝挂念他的飞行器,去仓库查看去了,临走的时候还不放心的再三叮嘱秦倾要跟方东城保持距离,气的方东城真想将这臭小子吊起来打屁.股。

    秦小宝一离开,方东城就细细问了秦倾一些秦小宝的喜好,秦倾一一说了,方东城立刻让人按照这些喜好去置办秦小宝能用到的东西了,还特地命人收拾了一间大的仓库出来,改建成小宝的实验室,方便他搞研究。

    秦倾看方东城这么大张旗鼓的讨好儿子,不置可否,心里却在默默担心这秦家大宅的安危问题。

    她等着看方东城知道小宝是个超级破坏狂之后,追悔莫及的样子。

    吃完饭,秦倾回房间换衣服准备出去,她跟梁齐窦晓晓约了在帝殿谈事情。

    “穿着一件。”正选衣服的时候,方东城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她身后,帮她挑了一件立领的小洋装。

    “大热天的,穿这么高的领子包得密不透风的捂痱子啊。”秦倾将那件衣服挂回去,腰身却被方东城从后面缠住,“方太太,这件今天适合你。”

    说完,在秦倾的脖子上啃了一口。

    “方东城,你走开,我今天有事情,没时间陪你瞎胡闹。”秦倾推了推方东城的脑袋,说。

    “可你刚才吃饭的时候不是这么说的。方太太,你不能说话不算数。”方东城假装委屈的指控。

    “我说什么了我?”秦倾不解的问,她回想了一下自己说的话,没有一句能跟这个家伙现在的流氓行径扯上关系的。

    “我说要加倍补回来,你说让我看着办。”方东城眼里是算计,嘴角噙着一抹坏笑。

    “你简直是……无理取闹!”秦倾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方东城好了。

    “方太太,我给了你这么多天冷静,可不是为了听你一句无理取闹的。”方东城说着,大手不规矩起来。

    天知道这些天他忍得有多辛苦,每天晚上躺在一张床上,看的着吃不到,无比煎熬。

    今天好不容易把那只小电灯泡打发开了,怎么样也要开开荤。

    “我还需要点时间,等我想清楚了,会跟你说的。”秦倾将方东城那只不安分的手拽出来,逃的远远的,戒备的看着方东城,“我跟窦晓晓约了9点,不能迟到。”

    “只是跟窦晓晓?没有梁齐?”方东城笑得很危险。

    “当然有梁齐,这件事,怎么能少了梁齐?”秦倾没察觉到方东城的语气有什么不对,说道。

    “是不能少了他,所以方太太今天很需要我给你挑的那件衣服。”方东城说着扑了过来,直接将人抵在衣柜上,一通亲吻。

    秦倾挣扎,结果那只黑心的狐狸来了一句:你要是再乱动,恐怕今天上去都出不了门了。把秦倾憋屈的要命。

    好在,这黑心的狐狸没有做出什么特别不要脸的事儿来,只是让她不得不穿着那件立领的衣服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出门罢了。

    “我说秦倾,虽然我这帝殿是有些特殊服务,但是你也不用大热天的穿的这么良家吧?”梁齐早早的就在包厢里等着,一看到秦倾这身衣服,就忍不住吐槽,说完后又色色的补充一句:“难道你不知道,有些人专门就好这一口,特别喜欢招惹你这种?”

    “这有些人指的是你梁少主么?”秦倾凉凉的看了梁齐一眼,问道。

    “这还用问么?小爷我喜欢你喜欢的这么明显!”梁齐说着,又往前凑了凑,“我家务事都处理的差不多了,你什么时候准备跟我回去见家长把名分定下来?”

    “梁齐,你每次见面就不能说点别的?烦不烦你?”秦倾没好气的白了梁齐一眼,真不想跟这个家伙说话。

    “别的有什么好说的,你说我们两个也老大不小了,这事也该定下来了,免得夜长梦多,被左思远那个小子惦记了去。”梁齐提起左思远来,还一脸防备。

    “……”秦倾无语,这才想起来,她有好些天没有左思远的消息了,自从那天他从秦家大宅离开后,就失联了。

    唉!

    他不联系她,她也没脸主动打电话给他,这次恐怕真的要生分了。

    “我说你这还有什么好犹豫的,你看看我,才貌双全,风流倜傥,对你又专情,这样的男人打着灯笼都难找了,你可要好好把握。”梁齐说着身手要去搭秦倾的肩膀,可是还没碰上呢,身子又一个凌空,PIAJI一下,摔倒在地上。

    “秦倾!小姑奶奶,我说你就不能别每次都这么暴力?好歹给我留点面子!”梁齐躺在地上叫苦不迭。

    “抱歉,条件反射,都警告你很多次了,手脚放规矩点。”秦倾坏心的看着疼的龇牙咧嘴的梁齐说。

    “你说说你这脾气,也就小爷我能受得了你,除了我,谁还敢娶你?你就……”梁齐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衣服,继续碎碎念。

    “我已经结婚了。”秦倾受不了的说。

    “开玩笑!”梁齐愣了愣,随即笑了说:“你别以为你撒个谎就打发我了。”

    “谁跟你开玩笑,我什么时候跟你说过谎话?”秦倾一本正经的说。

    “你认真的?”梁齐脸色变了。

    “认真的。”秦倾表情严肃。

    “谁?谁他妈的敢抢老子的女人,告诉我,是谁?老子毙了他!”梁齐暴走,眼珠子瞪得跟铜铃似的。

    “方东城。”秦倾坏心的说出来,然后觉得被衣领包裹的紧紧的呼吸不顺的脖子终于畅快了。

    “你说谁?”梁齐不敢置信的眨眨眼睛。

    “方东城。”秦倾又重复了一遍。

    “哈!秦倾,你开什么玩笑?”梁齐刚才还气的恨不得杀人,在听到方东城的名字之后,忍不住笑了,“还说不是骗我!你跟方东城两个,怎么可能?”

    “……”原来,她跟方东城真的这么不被看好。说出来都没人信。

    梁齐笑了一阵,在看到秦倾平静的完全没有半分玩笑的表情的时候,笑不下去了,“真的是他?”

    “嗯。”

    “秦倾,你说你让我说你什么好?你怎么,你怎么就偏偏……你到底是怎么想的?现在的方东城,早已经不是七年前的方东城,就算他还是七年前的那个方东城,那小子也从来没人能看透他!你说说你招惹谁不好,偏偏招惹上他?你到底跟他谈了什么交易,重要到要把你自己赌上?你也不想想,七年前你就跟他不对付,拍卖会那天,你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让他丢脸,全B市的人都知道你得罪他了,为什么你还傻的送上门去找虐?你不就是要查当年的事吗?不就是回来报仇吗?我帮你啊!你找他做什么?他能真心帮你?”梁齐气的跳脚,“是不是他威胁你了?还是他那什么逼你了?你告诉我,我帮你出面解决!他方东城虽然现在在B市能呼风唤雨,但是好歹还卖我家老头子几分面子!”

    “梁齐,不是你想的那样。”秦倾心虚的别开眼,然后不等梁齐开口,就连忙岔开话题:“窦晓晓呢?怎么还不来?现在都9点半了,她可不像是个会迟到的人。”

    “你管她来不来?你先跟我说清楚,你跟方东城到底是怎么……”

    梁齐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突然闯入的人打断,黄忠面色凝重的说:“少主,窦晓晓在来的路上出车祸,死了。”

    “什么?!”秦倾跟梁齐两个皆是一惊,两个人相视一眼,看着黄忠问:“到底怎么回事?”

    “我也是刚刚接到消息,这不九点了,我见她还没来,就让人打电话去问问怎么回事,结果电话老是打不通,刚才看新闻才知道的,在天桥附近发生了车祸,被一辆大卡车撞了,人当场死亡。”黄忠有些郁闷的开口。

    “死的可真赶巧。”秦倾微微眯了眯眼睛,冷笑一声。

    窦晓晓刚才跟她们连成一个阵营,就死了,她绝对不会相信这是个意外,事情,真是越来越好玩了,只是可惜了,可惜了窦晓晓这个女人,她对这个女人还蛮有好感的。

    “哼!给我去查,人抓到,我要亲自审问。”梁齐觉得今天诸事不顺,祸不单行,秦倾这头还没整理明白呢,窦晓晓就出事了,窦晓晓这一出事,那么他跟窦家的合作,可真就没戏了,这几天,他虽然在清理门户,但是,窦家的事他也一直关注着,窦超跟孙家走动的很频繁。

    秦倾打电话给了秦小贝,告诉了她具体位置和大概的时间,让她将车祸现场的监控视频调出来,给她发过来。这点小事对秦小贝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没花几分钟,秦倾的手机上就收到了监控视频。

    窦晓晓开的那辆红色的奥迪直接被撞的面目全非,在地上翻滚了好几次才停下,幸好那个位置是在天桥下面,下了天桥的车已经分流,不是那么多,不然,不知道会死多少人。

    窦晓晓因为激烈的撞击,身子直接被从车里甩了出去,仰面跌在地上,血流了一地,身体抽搐了几下,就直接死了。

    秦倾跟梁齐看着这血腥的画面,一时间都没有说话,忽然秦倾对梁齐说,“找个笔记本来给我。”

    梁齐看了黄忠一眼,黄忠立刻出去了,不多时,拿着一本笔记本回来交给秦倾。

    秦倾接过笔记本,打开后将手机上的视频传到笔记本上,点了播放,然后一遍遍来来回回的播放,看着上面的画面。

    梁齐见秦倾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那些血腥的画面看,有些反胃,黄忠更是直接受不了的说:“秦爷,那辆货车没有挂牌,已经派人去追查了,这视频看不出什么来的,您就不要再看了,免得受影响。”

    秦倾眼睛没有离开笔记本的屏幕,回了一句:“有没有懂唇语的?”

    “你有什么发现?”梁齐一听,立刻围了过来,跟秦倾一起盯着屏幕看。

    “你看,窦晓晓在死前,嘴一直在动,这不同于身体抽搐,她是在说话,只是我不知道她在说什么,要找个人来破译一下,这恐怕是她在死前,给我们留下的唯一线索了。”秦倾看着血腥的画面感叹,这一刻她是真心开始佩服起窦晓晓这个女人来了,死前这一刻,她都不忘记用最后的意识来留下有用的信息,她杀过很多人,但是没有一个人在面对死亡的时候还能跟窦晓晓一样这么理智,从容。

    秦倾决定,就算窦晓晓不在了,但是她一定会遵照约定,将窦晓晓没做完的事做完,窦晓晓要弄垮窦氏,那就让窦氏垮了好了!反正要不是窦晓晓之前要亲自动手,她也准备这么做,只不过,她的做法可能比窦晓晓还要直接一些。

    梁齐听秦倾这么说,立刻让黄忠去找这方面的人才,要可靠又懂这种偏门的人还真不多,好在黄忠办事够麻利,还真让他找到这么一个,这个人叫武鹏,是个口技演员,就靠这口吃饭,黄忠跟他谈好了价钱,就领了过来。

    秦倾打量了武鹏一会,并没有把那份视频给武鹏看,而是学了窦晓晓临死前的口型,让武鹏破译。

    “秦……秦……秦……”武鹏根据秦倾的口型,破译。

    “秦?”秦倾狐疑的说了一遍,“你确定?”

    “单个字很好破译,不过你刚才的样子,根据你嘴唇抖动的频率跟幅度,以及你的表情来看,应该是受到重大刺激,或是重大创伤,所以口型在平常人看起来比较难猜测,不然的话,但是一个字,又重复了这么多遍,一般人也应该差不多能猜出来,只是少跟她相熟的人可以。”武鹏侃侃而谈。

    “那你说我现在说的是什么?”秦倾说完,又将自己刚才问的话无声的重复了遍,而且语速非常快。

    “就是你问的这句。”武鹏知道对方是在怀疑他的专业水准有点不高兴,但是在看到是秦倾这样一个大美女怀疑的份上,也没有说什么。

    “好了,谢谢你。”秦倾示意黄忠可以将人带走了。

    黄忠领着武鹏出去,房间里又只剩下秦倾跟梁齐两个人,梁齐见秦倾又开始看电脑屏幕,在看到窦晓晓流了一地血的时候,忍不住皱了眉头,这个女人也不怕看吐了,吃不下饭去。

    “你说,窦晓晓死前在想什么?为什么要说秦字?难道是要你给她报仇?”

    秦倾白了一眼脑洞大开的梁齐,冷淡的说:“我跟她不熟,要是真的想要人给她报仇的话,那么她应该说的字是梁!”

    “你这么说也有道理。”梁齐赞同的点点头,想了一会问:“难道,她说的是凶手?”

    秦倾啪的一声合上电脑,心中冷笑,怕是自己住进秦家大宅的消息传了出去,有些人开始坐立难安,等不及了!

    ------题外话------

    窦晓晓:女王,人家还没对你表完忠心就领盒饭了,嘤嘤……

    秦女王:到死都想着我,你的忠心本女王知道了。

    窦晓晓:咦~怎么有种想再死一次的感觉?好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七年之痒之前夫请滚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浅睡的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浅睡的妖并收藏七年之痒之前夫请滚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