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七年之痒之前夫请滚开 > 068:情动,不会放手

068:情动,不会放手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秦倾一愣,那边梁齐听不到回答,还以为秦倾是不打算邀请他呢,立刻炸毛了,“秦倾我告诉你,别以为你跟方东城两个……我告诉你,我不承认!小爷我不承认!”

    秦倾被梁齐吼得耳朵嗡嗡响,连忙将手机拿的离耳朵远远的,“梁齐,你谁呀你!脑子有病啊你大半夜的不睡觉还不让别人好好睡觉,你是不是想再被打晕一次在床上躺尸这辈子不起来了?”

    “你……哼!”被人踩到痛脚,梁齐英雄气短,但是又不肯罢休的冷哼一声来表示自己的不悦。

    “我说梁少主,天下的女人都死光了吗?我都结婚了你还老揪着不放,有意思么你?你好歹也是堂堂卧龙帮的少主,梁氏的总裁,咱有点出息行不?”秦倾又开始对梁齐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嘿~秦倾,你激将我呢你?你以为你这样说,我就会放手了?我告诉你,没门!你越是这样,小爷我就越非要得到你不可!哼!”梁齐气呼呼地说:“既然是你秦倾举办宴会,就算是不给我邀请函,我也去定了!”

    说完,直接掐断通话。

    “神经病!”秦倾没好气的将手机丢到一边,然后抱着枕头打了个滚,他妈的梁齐这什么狗东西啊!越踩他还越来劲了!

    梁齐挂断电话,气的不要不要的,站在一边的黄忠听了个大概,约莫明白了两人都说了些什么,心里一面替他们家少主不值,一面又觉得可惜。

    “你看什么看!”梁齐察觉到黄忠眼神异样,没好气的吼道。

    “少主,窦超今天将那块地的手续都办妥了送过来了。”黄总被梁齐一呵斥,吓了一跳,赶紧汇报正事。

    “哪块地?什么手续?”梁齐不悦的皱着眉头,脑筋一时半会的没转过来。

    他昨天被打的昏迷,醒来就得知秦倾要在秦家大宅举办宴会的消息,问黄忠,黄忠说秦倾没有给他邀请函,当即就打电话兴师问罪去了。至于昏迷期间发生的事,一概不知。

    “少主,就是我们要跟窦氏合作开发的那块地,窦超昨天同意将那块地无常送给我们赔罪,所以今天手续办好了,就送过来了。”黄忠解释。

    “什么?!怎么你越说我越糊涂了?”梁齐眉头皱的更深了,“昨天我昏迷之后,都发生了什么事?窦超又为什么要拿这块地来赔罪?”

    “哦,少主,是这样的,昨天您被打伤之后,后来老爷子来了,让人上去打擂,可是老爷子的人也输了,然后老爷子就把秦爷找过去了,秦爷……”

    “什么?你说老头子把秦倾叫去打擂?!”梁齐激动的一把抓住黄忠的胳膊,“你怎么不拦着?那臭老头这是想要借刀杀人呢,你怎么不给我拦下来!秦倾有没有受伤?要是她伤了一根寒毛,你们就都给我等着吧!”

    本就受了伤,这又气又急又拉又吼的,梁齐牵动了伤口,脸色煞白,一头冷汗。

    “少主,您先别激动啊!听我慢慢跟您说,秦爷她没事,一点都没受伤。”黄忠被梁齐的样子吓到了,连忙将梁齐给扶住,说道。

    “到底是怎么回事?给我说清楚!”梁齐粗喘了一阵,说道。

    “昨天秦爷听说您受伤了,立刻就赶到地下拳场,然后,就把那个雷鸣给打趴下了,窦超想逃,被兄弟们拦下了,后来秦爷给他指了条活路,让他拿那块地赔罪,这不窦超今天就办好了手续把地送过来了。”黄忠言简意赅的说。

    “你说秦倾把那个雷鸣打趴下了?”梁齐脑袋有点供氧不足,他知道秦倾身手已经不能跟七年前同日而语,可是却没想到秦倾已经厉害到这种程度,雷鸣是他亲自交过手的,尽管昨天晚上他喝了酒,状态不佳,但是就算他在全盛状态也绝对打不过雷鸣的,秦倾竟然……

    梁齐的脸皮一抽一抽的,这个女人简直……简直太他妈的过分了!

    “少主,您不知道,秦爷昨天晚上可是大出风头,那个雷鸣太吓人了,怎么说,怎么说来,用黄毛的话就是,简直就是有特异功能,还会魔化变身的,一魔化变身,眼睛红得跟两个血窟窿似的,光看着就渗死人,力气跟速度都比平时厉害很多,可是就这样,照样被秦爷打趴下了,废了两只胳膊一条腿,我现在一想起昨天晚上那一战,脑子里全是秦爷高跟鞋踩在雷鸣骨头上的声音,太过瘾了简直!”一说起昨天晚上的那场较量来,黄忠就忍不住打开了话匣子,热血沸腾的。

    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堆,黄忠才发现梁齐的不对劲儿,他猛地想起少主被雷鸣打伤了的事来,吓得赶紧闭了嘴,心里懊恼不已,他这么夸秦爷,让少主的面儿往哪搁?这张嘴真是漏风!

    梁齐沉默了半天没说,一边的黄忠忐忑的看着梁齐阴晴不定的脸色,额头上的冷汗一层接一层。

    “昨天晚上的录像有吗?”半晌,梁齐才开口说了一句。

    “有,有的有的。我这就给少主你拿来。”黄忠说完一溜烟跑了,然后不一会就又回来,手里拿着个笔记本,打开之后,找出视频来,放到梁齐面前。

    拳场的擂台都是有监控的,这视频就是当时的监控录像,黄忠跟黄毛他们因为昨天晚上的那一战对亲情崇拜的不行,找了监控录像节选下来,都看了也不知道多少遍了。

    梁齐盯着笔记本的屏幕,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屏幕上的那道纤细身影戏耍着雷鸣,尖细的高跟鞋踩在雷鸣骨头上的声音很清晰,听起来让人觉得毛骨悚然的,黄忠神色激动的看了一眼梁齐,发现梁齐一直冷着个脸,吓得也不敢多说什么,不过仍旧在一边看得津津有味的。

    梁齐在看到雷鸣魔化的那一刻,整个人身体都紧绷起来,吓得一边的黄忠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直到秦倾将雷鸣打趴下,雷鸣认输了,梁齐的神情才渐渐放松下来。

    “既然你问我了,我不放给你指条活路,梁齐这个人吧,我还是了解的,他这人哪都好,就是有一点特别混,喜欢吃独食,我就说这么多,想不想从这里走出去,你自己看着办吧”梁齐看着秦倾站在窦超面前,施恩似的给窦超出主意,让窦超将那块地拱手送给自己,突然用力的将笔记本合上。

    “少主!”黄忠吓得惊呼一声。

    “哼!既然知道我喜欢吃独食儿,还跟方东城搞到一起!”梁齐气的咬牙切齿的。

    “……”黄忠虚虚的抹了把汗,这个根本不是重点好吧?“少主,那块地……”

    “送上门的肉哪有不吃的道理!”梁齐阴着脸一笑,“臭女人,就是嘴硬!还不承认喜欢小爷?不但给小爷我撑场子,连医药费都顺道讨了!口是心非!凭什么不要!”

    “……”少主这是在笑?黄忠浑身打了个哆嗦,他怎么觉得这么冷?

    不过少主说的也有道理,秦爷的确还是很在意少主的,也许跟方东城在一起真有什么苦衷呢?其实他一开始觉得,秦爷是少主喜欢的人,所以尊敬了几分,现在吧,觉得秦爷不但是少主喜欢的人,也是最适合少主的人,他可是从内心深处敬重她的。

    “少主,还有一件事。”黄忠瞄了眼梁齐的脸色,说道:“昨天老爷子下令将地下拳场关了。”

    “什么?那死老头怎么又开始管起拳场的事来了?”梁齐一听梁老爷子把地下拳场关了,顿时生气的问。

    “我觉得,这有可能也是秦爷的意思。”黄忠犹豫了一下,说:“昨天跟在秦爷身边的一个人跟老爷子说的要他关了拳场的事。”

    “秦倾的意思?”梁齐眼中划过一丝狐疑,但是一想到秦倾在拳场打擂的事,想了想,说道:“她说关了就关了吧,尽快把那个地方出手,既然不经营了,就不要留在手里了,免得以后有什么麻烦。”

    “是。”黄忠就知道提起秦倾来肯定好使,要不然光说是老爷子下的命令,这少主回去还不得跟老爷子折腾个鸡犬不宁?反正他觉得拳场那地方不吉利,关了最好,省心。

    秦倾真的是很佩服秦家散播消息的功力,昨天晚上被梁齐电话骚扰了也就罢了,谁知道一大早的,左思远也打电话过来问她宴会的事,她觉得,不用等她发帖子,B市该知道的就都知道了。

    “只是昨天秦老太爷来这边,我随口一提,想要找个时间办个宴会一起聚聚,还没有想好定在哪一天,怎么会忘了你呢?肯定第一个给你发邀请函,不过,我跟方东城的事,不打算公开,你到时候,可不要给了泄了底啊。……嗯,你好好调理身体,就这样,先挂了。”秦倾一边下楼一边讲着电话,进了餐厅之后,刚好收线,发现餐厅里的气氛有点不对,她看看大的那副冰山脸,又看看小的能挂酱油瓶子的小嘴,然后假装什么也没看到似得,平静的落座。

    早餐气氛很养眼?

    那一大一小根本就是在卯足了劲儿比谁更优雅,谁的吃相更好看,明明一个都快要笑出来了还假装冷面,而另外一个气的都快要抓狂了还伪装的一脸甜笑,让秦倾暗笑不已。

    要是小贝儿看到这一幕就好了。

    想女儿了,唉!

    “倾倾,你怎么了?不开森吗?”秦小宝听到秦倾叹气,立刻关切的问。

    “没有,就是想……”秦倾差点将小贝儿说出来,连忙闭紧嘴,心虚的不敢看方东城。

    原本还心情愉悦的方东城脑补了一下秦倾的话,脸色立刻跟涂了墨汁似的,成了黑面神。

    “方太太,你存心想气死我是不是?”方东城磨牙。

    秦倾无辜的瞪大眼睛看着方东城:“秦先生,我又怎么气你了?”

    “哼!你别给我装糊涂!”方东城气的丢了筷子,本来心情好胃口佳,现在食欲全无,这个女人可真懂得怎么气他。

    “那就当我装糊涂好了。”秦倾说完,开始慢条斯理的就餐。

    “你……”方东城没想到秦倾竟然就这么痛快的承认了,心中更气,冷冷的盯了一会秦倾,站起来离开了。

    “耶!终于可以好好吃饭了!”方东城一离开,小宝就忍不住欢呼起来。

    “刚才小宝不就是在好好吃饭吗?”秦倾笑着看着一身轻松的儿子说。

    “秦倾觉得刚才小宝表现的好不好?”秦小宝眼睛眨呀眨的看着秦倾,一脸求表扬的期待。

    “棒极了!就是个完美的小绅士。”秦倾不吝赞扬,其实秦倾虽然大多时候对孩子纵容实行放养政策,但是该教给他们的一点也没少教,只不过她在某些不是很重要的事情上不想太严苛了,泯灭小孩子的天性罢了,但是就餐礼仪方面,小宝跟小贝儿会经常跟她一起参加宴会,其实都学的有模有样的。

    “那小宝就继续保持。”被秦倾夸赞了的秦小宝得意的腰背更挺直了几分,他原本就长相不俗,穿着也都是特别定制的名牌,这样一来,气质更是高雅。

    秦倾看着儿子不过短短几天的时间,就变化这么大,虽然是跟方东城赌气来着,但是的确是改了不少小缺点,心中对方东城那只臭狐狸真是刮目相看了。

    吃完饭,秦倾发现方东城没出门而是坐在客厅里看报纸,她眉头一挑,有些诧异,“秦先生,今天你平时也是这么迟到早退的矿工吗?”

    “你有意见?”方东城还因为在餐厅的事憋着一肚子火呢,听了秦倾的话,语气自然不好。

    “没有,你爱怎么样随你喜欢,反正我又不靠你养活!”秦倾随口一说。

    “方太太!”方东城真是要被这个女人气的吐血了,还能不能好好交流了?

    秦倾不解的给了方东城一个难道我说错了的眼神。

    “你……”方东城顿时觉得自己在无理取闹,气闷的深吸一口气,说道:“那个雷鸣,没问题,你尽可以放心大胆的用。”

    再不转移话题,他真的会被这没良心的女人气死。

    “这么快就查明白了?秦先生你确定?”秦倾没想到方东城的办事效率这么高,倒是有点吃惊了。

    “你爱信不信!”方东城说完,拿起手机离开了。

    “秦先生,要努力工作啊!慢走不送!”秦倾在方东城身后笑着挥手。

    原来这家伙等在客厅里就是为了跟她说雷鸣的事啊,哈哈!

    方东城没有回头,假装没听见秦倾的话似的,狠狠的磨了磨牙,小样!给我等着,等我新帐旧账一起算,看你还能不能笑得出来。

    “倾倾,你真厉害!”秦小宝崇拜的两只小胖爪放在心口,双眼冒着小红心说。

    “必须滴,不能给我家小宝丢人啊是不是?”秦倾捏了捏小家伙的脸蛋,笑着说。

    秦小宝揉了揉自己的小脸,笑得有点不自在,倾倾以前从来不捏他的脸的,都是亲亲,可是现在都被大坏蛋传染了,唉!

    “小宝,我们今天去看小贝儿怎么样?妈咪想她了。”秦倾在儿子耳边说。

    “好啊好啊。”秦小宝一听要去见妹妹,立刻兴奋起来,他这两天也很担心妹妹,还给她准备了一根粉色的魔法杖做礼物用来防身,正好给她送过去。

    “不过,我们不能暴露身份,先乔装打扮一下,好不好?” 秦倾又捏了捏儿子的小脸。

    “小宝听倾倾的。”秦小宝笑得欢快。

    经过一番乔装之后,秦倾带着小宝开车从侧门溜了出去,出去之后,秦倾又打电话给雷鸣,让他直接去御都酒店集合。

    “倾倾,为什么要带着别人?”小宝不解的看着秦倾,难道不怕暴露了小贝儿吗?

    “妈咪担心小贝儿的安全问题,雷鸣的功夫很厉害,有他在小贝儿身边,妈咪会放心很多。”秦倾一边开车,一边注意着有没有被人跟踪,说道。

    “哦,那那个人可靠吗?”

    “秦先生查过了,可靠。”秦倾抿唇一笑。

    “……”小宝嘟嘴沉默了一会,闷闷的吐出几个字:“那就好。”

    秦倾知道,小家伙对方东城还是有很大的抵触心理,没有再说什么。

    秦小贝这几天一个人在酒店里哪里都没去,但也一刻没闲着,看了不少书,学了不少东西来对付方东城,一时间信心满满的,对于秦倾跟秦小宝的到来既意外又惊喜。

    “小贝儿,快让我看看,你这些天过的好不好!”秦小宝一看到妹妹,就激动的上前来拉着妹妹的手左看右看,看完后还一副老气横秋的语气说:“又瘦了,这些天你一个人在这里受委屈了。”

    秦倾看着小宝那副小大人的模样,原本的一点点伤怀,都散了。

    “是你又胖了才对,我每天都吃的好好的,而且还有锻炼。”秦小贝看了眼哥哥又有点圆润了的脸,说道。

    “小贝儿,这个给你,我新改良的魔法棒,很厉害的哦。”秦小宝怕被妹妹碎碎念,所以立刻转移话题,开始献宝。

    这只魔法棒跟小宝的那只黑色的只是颜色上有区别,还有就是上面多了个粉色的毛绒球球,做的很精巧可爱,一看就是下了一番功夫的。

    “很漂亮。”小女生都喜欢这类小东西,尽管小贝儿比一般的小孩子心智成熟,但是还是被那只粉色的萌物给萌到了,拿着魔法棒爱不释手。

    小宝又赶紧将功能给小贝儿介绍了一遍,本来还不放心的想要小贝儿演示一下的,结果被小贝儿拒绝了,“请不要怀疑我的智商,这种红黄蓝按键的简单操作,说一遍我就记住了。”

    “那好吧。”小宝看着妹妹夸赞道:“我知道小贝儿是最聪明的妹妹。”

    雷鸣来的时候,还以为自己走错地方了,直到秦倾出声招呼他,他才认出秦倾来,紧接着,就被方东城翻版的秦小贝给整晕了,看着秦小贝跟看着外星怪物似的。

    “一位绅士是不会用这样无礼的目光紧盯着淑女不放的,你失礼了!”小贝儿被看的烦了,冷着脸微抬着下巴冷声警告道。

    “俺……俺……”雷鸣被指责了,不好意思的挠挠头,结巴了半天,也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在小贝儿的目光中渐渐不敌,耷拉下脑袋。

    秦倾看着雷鸣那怂样,忍不住不厚道的笑了,对雷鸣说:“从今天开始,你不用回秦家大宅了,就跟在小贝儿身边,保护她,听她指挥。”原本还以为要花点力气让雷鸣听话呢,谁知道她家小贝儿忒威武,只是一个眼神,一句警告,就让雷鸣蔫吧了。

    “那我怎么找你比试?”雷鸣一听不用回秦家大宅了,顿时觉得一阵轻松,但是想起自己的目的,又不免担忧。

    “你表现的好,我自然会给你机会。”秦倾很不厚道的一句话就将雷鸣打发了,而且强势的不容对方反驳:“你在秦家大宅虽然日子不长但是他们也都认识你了,小贝儿的身份目前需要保密,你要是出去办事,最好乔装一下,不要被人认出来。跟不要被人跟踪。”

    “哦。”雷鸣应了一声,然后又抬头看小贝儿,但是鉴于小贝儿刚才说的话,他不敢看的太久,看了一眼就赶紧别开目光看向别处。

    母子三人好久没有齐聚在一起了,有好多话要说,中午也在酒店吃的,一直到了下午三点的时候,秦倾才带着秦小宝离开。

    回到家的时候,方东城已经回来了,秦倾跟秦小宝刚一进门,方东城就劈头盖脸的问:“你们两个这一天时间都去哪里了?知不知道我快把B市翻个遍了!”

    “我带小宝出去散散心,你要找我难道不会给我打电话?”秦倾没想到方东城竟然如此失控,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你以为我没给你打?”方东城气的咬牙切齿的,他从佣人口中得知秦倾跟秦小宝离家的消息之后,就给秦倾打电话了,谁知道她手机竟然关机,他第一反应就是这个女人在飞机上,于是连忙去机场堵人,结果扑了个空,他让人查了所有航班都没有个叫秦倾的登机之后,又让人去火车站堵人,高速路堵人,生怕秦倾带着孩子走了,又丢下他孤家寡人,谁知道,这母子两个就跟人间蒸发了一样,怎么也找不到,而且不但她们两个找不到,就连雷鸣也莫名其妙的失踪了,这更让方东城觉得这是一场有预谋的逃离瞬间,整个人都不好了。

    结果他在这里忧心如焚遍寻不着,而这母子两个人竟然乔装成这副鬼样子出去逍遥快活了,真是……

    秦倾翻出手机来,发现手机没电了,想起来自己昨天晚上接了梁齐的电话后电量就不多,她也忘记充电了,在小贝儿那里,三个人玩的欢,也忘记手机要没电的事了,自动关机了都不知道。

    “哦,手机没电了,我没注意。”秦倾看了一眼方东城说:“你不会以为我跟小宝两个不告而别了吧?拜托,秦先生,我离婚协议书还没拿到,怎么可能不告而别!你太紧张了。”紧张的都已经完全失去冷静的判断。

    “方太太,离婚的事,你想都别想!”方东城被秦倾这么一说,也觉得自己太不冷静了,真是懊恼又郁闷。

    “这可说不好,说不定到时候你自己哭着求着我要跟我离婚呢。”秦倾白了方东城一眼,漫不经心的说。

    “永远不可能有那么一天,我早说过,就算我死,你也必须是方太太!”方东城恶狠狠的说。

    “走着瞧!”

    “走着瞧!”两个人像是两个赌气的小孩子一般别扭,看的一边的福婶心惊胆战的。

    “大小姐,你可回来了,吓死福婶了,福婶还以为你又去国外度假了呢。您这一声不吭的,姑爷让人四处找您,车站机场高速路的都拨了人去,又怕您和小少爷遇到什么意外,担心的不得了,午饭都没吃。”

    “福婶,我没有,下次我要是出门,会跟你说一声的,你别担心了。”秦倾笑着对福婶说,说完,看了方东城一眼。

    终究,还是觉得有些过意不去。她没想到自己只不过是出去了大半天的时间,方东城这个家伙就如此的兴师动众。

    “哼!”方东城冷哼了一声,但是脸色不似之前难看了,他心里也知道小霸王的话是说给他听的,以她的性子,能做到这一步,已经足以让他气消了。

    “倾倾,大坏蛋派人去机场车站高速路,是想要抓我们吗?”一直在秦倾身边没说话小宝,突然开口,还充满敌意的看着方东城,神色无比戒备。

    “不是。他只是担心我们出事。”秦倾给儿子解释。

    “我们才不会出事呢,小宝厉害着呢,完全可以保护倾倾!”秦小宝叉着腰神气的说。

    “臭小子,她一个人出门我还不担心,带着你这么个拖后腿的小矮子,我不担心才怪!”方东城虎着脸,不给小家伙好脸色。

    “小宝才不会拖后腿!大坏蛋!真讨厌!”秦小宝生气的瞪着方东城说:“小宝很厉害的。”

    “还不是靠你那点小聪明,也不想想,你那些玩意,偷袭还可以,能快的过子弹吗?没有了那些小玩意,你能打过谁?能打得过家里的保镖吗?”方东城丝毫不给秦小宝留面子的说,“自己身上没点本事,光靠那点投机取巧的小玩意不是个男子汉!”

    “小宝才不是!”秦小宝气的脸色通红,但是却找不到什么话来反驳方东城,委屈的撅着嘴。为什么流云比尔他们都说小宝厉害,偏偏大坏蛋不呢?小宝明明很聪明的,会设计发明很多东西,可是,他说的好像也没错,离开那些发明,小宝的确打不过家里的保镖。

    好郁闷!被大坏蛋鄙视了呢!

    “你自己好好想想!想好了就明天起来跟我起来晨练,想继续投机取巧,就当我没说过,当然了,我也知道,你怕学不好被我笑话,如果是这样,你不肯来的话,我也不会取笑你!”方东城姿态高冷的说。

    “小宝才不会学不好,小宝很聪明,一定很快学会,打得你落花流水!”秦小宝不服输的挺起小胸膛说。

    “那我们也走着瞧!”方东城看着面前这张不肯服输的小脸,努力憋住笑,“看谁把谁打的落花流水!”

    “走着瞧!”小宝也学方东城姿态高冷的说。

    秦倾看着斗志满满的儿子,忍不住腹诽,小家伙真可怜,又被臭狐狸带坑里去了。

    这点小插曲也就算过去了,秦倾换了装洗完澡出来,发现方东城不知道什么时候在进了她的卧室,她下意识的将胳膊挡在自己胸前,不悦的皱眉:“秦先生,谁让你进来的?”

    丫的,她洗完澡就穿着件浴袍出来了,还是系带的那种,里面根本什么都没穿。

    “矫情!又不是没看过。”方东城从床上站起来,丢下一句,“我在厨房等你。”就出去了。眼神干净清澈的没有一丝欲念,反常的让秦倾诧异。

    这个家伙什么时候转性了?还以为会被他趁机调戏吃豆腐呢。

    难道是今天的事被记恨了?但又干嘛拉她去厨房?

    心里虽然狐疑不定,不知道方东城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是秦倾还是换了衣服去了厨房,看着方东城表现厨艺秀。

    晚饭很丰盛,菜也美味可口,秦倾不知不觉吃的有点小撑,吃完饭,方东城提议到院子里溜达溜达,消消食,秦倾也同意了,一家三口在院子里转了一圈才各自忙去了。

    方东城进了书房,小宝跟秦倾两个回了房间,晚上八点半的时候,方东城去秦倾的房间喊小宝回去睡觉,小家伙虽然有点不舍郁闷,但是一想到第二天早上要晨练不能被方东城看扁了,于是很有男子汉气概的回房间睡觉去了。

    小宝走了,方东城也跟着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走的时候还体贴的主动给秦倾关上房门,一句话甚至是一个眼神都没给秦倾。

    秦倾眨眨眼看着关上的房门,不由失笑,方东城这是又想故技重施?当她跟小宝一样好骗啊?她根本是乐得清闲好不好。

    福婶给秦倾送牛奶来的时候,看到秦倾房间就她一个人,将牛奶放下后,站在那里欲言又止的,半天不肯离开。

    “福婶,你要是想跟我说方东城的事,那就不要说了,该怎么做,我自己心里有数。”秦倾一眼就看出来福婶想说什么,完全不给福婶这个说客开口的机会。

    “大小姐,我知道了,就是觉得姑爷他太可怜了。”福婶知道自己多说无益,感叹了一句,离开了。

    秦倾拿起桌上的牛奶,喝了一口后,不免自嘲的笑笑,怎么听了福婶的话感觉她倒像是个负心汉似的?

    真不知道福婶是哪一边的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福婶的那些话,还有方东城的冷淡,秦倾晚上又睡不着了,而且整个人都燥得慌,难受,只要一想起方东城来,身体就不受控制的发热,这反应就像是被人给下了药似的,可是,想想又不可能,晚饭是她看着方东城做的,而且,桌上的菜,她吃的,方东城也都吃了,方东城就算是要在菜里下药的话,总不会连自己都坑吧?除了晚饭,她就喝了那杯牛奶,只不过,秦倾相信福婶,就算是福婶想要撮合她跟方东城,觉得方东城可怜,也绝对不会给自己下药的。

    那究竟是哪里出现问题?秦倾百思不得其解。

    身体越来越热,秦倾将被子都踢到床下,又将空调调低了,还是不行,她不得不下床去了浴室冲了个冷水澡。

    好不容易觉的舒服了一点,秦倾才回到床上,刚一躺下,身子就落入一个炽热的怀抱,她先是身体一僵,然后便觉得自己刚才用冷水压下去的那些燥热又都反攻了上来,整个身体滚烫了起来。

    “方东城,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秦倾生气的踢了方东城一脚,“我怎么觉得身上跟着了火似的?”

    “我也是。”方东城的声音都哑了,热的像是要喘不动气。

    “你……你怎么也这样?”秦倾发现方东城的情况比自己还要糟糕,那目光在黑夜中都像是两团幽幽火焰,似是要将人焚烧。

    “不知道。”方东城有些不耐的低头来堵秦倾的嘴,他觉得这女人的嘴真是太聒噪了,不说话的时候还好些。

    “唔……”秦倾原本要推开的,可是当方东城跟她气息相接的那一刻,她觉得体内像是被人点了一把火,砰的一下燃烧起来。

    脑子缺氧,很快的,秦倾就来不及思考为什么会是这样了,因为方东城火热的身体,像是要将她给融化掉一样,他的手落到哪里,哪里就窜起一束火苗,烧的她理智全无,除了迎合他,顺着心里的本能紧紧抱住他,什么都不能想了。

    经过一场异常激烈的情事之后,两个人体内的火显然都熄掉一些,至少身体不似之前那般滚烫了,秦倾粗喘着推了一下身上还不肯离开的人说:“秦先生,你要把我压成肉饼了。”

    方东城皱眉看着秦倾,然后抱着秦倾翻滚了一下,“让你压回来好了。”

    “谁要压回来!”秦倾羞恼的捶了一下方东城胸膛。

    方东城气息漏掉半拍,看着秦倾眸色又变的幽深,秦倾察觉到事情不妙,刚想逃开,就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又被压了。

    “你,你也太经不起撩拨了吧?”秦倾欲哭无泪的说。

    “我也不知道,身体有些不对劲,完全控制不住。”方东城脸上露出一丝懊恼来。

    “到底是怎么回事?”秦倾郁闷,总感觉被人整了,可是谁敢整她?瞧了一眼身上的方东城,发现他的脸色比自己还难看,又问不出口。

    因为,她也跟方东城一样,经不起撩拨,又情动了。

    两个人一晚上不知道大战了几百个回合,等终于消停下来之后,秦倾已经累得连手指头都不愿意动了,方东城给她擦拭身体的时候,她脸羞涩的姿态都做不出来了,更别提拒绝了,完全就是任凭处置的样子。

    尼玛,到底是谁在整她啊!

    这一晚上,秦先生成功的留宿在了方太太的房间里,并睡在了方太太的床上。

    第二天一早,方先生就起来去抓儿子晨练去了,秦倾在方东城醒来的时候就醒了,发生了昨天晚上的事,她正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呢,方东城这一走,她心里有明显松一口气的感觉。

    只是,白天秦倾查了一天,也没有查出来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晚上睡觉的时候身体内熟悉的燥热又开始萌动的时候,她收拾了下,从窗户爬出去,悄悄趴在方东城房间的窗户上,偷看里面的情形,她想知道是不是方东城这个家伙在搞鬼,可是当她看到方东城躺在床上,不断粗喘,极力隐忍的模样的时候,又觉得自己小人之心了,刚想偷偷离开,却被床上的方东城察觉,飞快的走过来,一把将她从窗外扯了进来,二话不说就压在床上。

    这一晚上,两人又折腾到大半夜,直到精疲力竭。

    ------题外话------

    秦女王:小城子,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小城子:女王大人,难道不是你终于发现我的好?

    秦女王:你不过是个道具!

    小城子:不带这么打击人的!

    秦女王:老实交代!是不是你捣鬼?

    小城子:难道不是剧组导演看不下去了,故意发的福利?

    秦女王:给你最后一次自辩机会。

    小城子:好吧,我坦白从宽,都是因为我无节操的用了美男计。

    秦女王一脚将小城子踢飞,小城子飞呀飞呀飞出了太阳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七年之痒之前夫请滚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浅睡的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浅睡的妖并收藏七年之痒之前夫请滚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