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七年之痒之前夫请滚开 > 077:原来如此

077:原来如此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秦倾听了女儿的话简直哭笑不得,小贝儿再早熟,到底还是个孩子,将婚姻看的太单纯,竟然以为这是跟做买卖一样的可以用来讨价还价。

    不过,既然小贝儿不反对公开关系,那么事情就好办多了。

    “嗯,就听小贝儿的,小贝儿真是聪明!到时候,看那个大坏蛋还好不好意思耍赖皮霸占着我们倾倾不放!”秦小贝立刻为妹妹的主意点赞。

    而一边的秦倾看着一双儿女,心里默默的点了根蜡。

    以方东城的腹黑程度,这两个小家伙加起来也不是对手,不,是她们三个加起来也不是对手!

    想到今天早上方东城的表现,秦倾觉得自己也被那个家伙给埋到坑里去了!

    秦倾带着秦小宝回到秦家大宅的时候,秦家大宅门口正上演着一场苦情戏。

    秦倾从车窗看了眼外面在大毒日头下晒得两眼昏花仍旧不肯离开的窦莹莹,眼中飞快的闪过一丝厌恶。

    “都给你说了我们家大小姐不在家,你这个人到底怎么回事?”门卫有些不耐烦的赶人。

    “求求你,让我见见你们家大小姐,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要见她!求求你们!”窦莹莹楚楚可怜的看着门卫,眼里含着委屈的泪花,不胜娇弱。

    她原本就长得好,天然带有一股柔弱的美,如今这副模样,怕是绝大多数男人看了都会我见犹怜的答应她的任何要求把?

    “我们大小姐不是谁相见就能见的,你有什么困难可以去找警察。”门卫冷漠的拒绝。

    “求求你,求求你帮帮我,我今天一定要见到秦大小姐,不然我就没法活下去了!”窦莹莹没想到这秦家的门卫竟然如此冷血的让人发指,心里气的直哆嗦,但是脸上的表情却越发的可怜起来。

    门卫被纠缠的不耐烦,果断的不理会窦莹莹了,反正没有接到命令,他是绝对不会放眼前这个女人进去的。

    就算她哭断了肠子死在这里也没用,秦家有秦家的规矩。

    秦倾对门卫的表现十分满意,她放下车窗,看着窦莹莹问道。

    窦莹莹一看是秦倾,立刻擦了擦脸上的泪,跑过来,对秦倾哀求,“秦大小姐,求你救救我,救救我。”

    “我为什么要救你?如果你觉得自己的生命遭受到威胁了的话,那么我劝你去找警察。”秦倾皱眉看着窦莹莹那两只搭在自己车上的手,说道。

    “秦大小姐,求求你,求求你看在我姐姐的面子上,救救我,我真的是走投无路了才来找你!呜呜……”窦莹莹没想到秦倾竟然连问问自己是什么事都没有就直接拒绝了,而且就连说辞都跟刚才的门卫一样,果然是有其主必有其奴!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你确定你姐姐会希望我救你?”秦倾讥诮的看着窦莹莹,眼中全是冷意。

    “四姐生前最护着我。”窦莹莹因为秦倾的话心中一震,但是很快又恢复了娇柔的白莲花形象。

    “你也说了是生前,现在她人都死了!”秦倾脸上的嘲讽更浓,“而且,都说人在临死前的那一刻会忽然明白很多事情,你说窦晓晓要是知道她一直努力保护的妹妹会是参与杀害她的帮凶之一,是不是会恨不得将你拖进棺材里?”

    “你,你怎么能这么说?我怎么可能害晓晓姐?我们可是亲姐妹啊!”窦莹莹委屈的看着秦倾,“秦大小姐不肯帮我的忙也就算了,为什么还要这么污蔑我?我我今天真是不该来这里……”窦莹莹说着,又伤心的哭了起来。

    “倾倾,这女人演技好糟糕,哭的好假!”车里的秦小宝受不了的开口。

    秦小宝的话让窦莹莹眼中飞快的划过一丝愠怒,但很快的又掩饰掉了,她向车子后面看去,在看到秦小宝那张辨识度超高的脸的时候,脸上露出震惊之色,“你……你……”

    “你什么你?没礼貌!”秦小宝不满的呵斥道。

    窦莹莹这才察觉自己的失态,连忙换上一副柔美的面具惊讶道:“这孩子真的好可爱,跟秦大小姐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外貌上倒是一点也没有随了方总呢。”

    “我的孩子,为什么要随方东城?”秦倾冷笑着问,颇有些意味深长的看着窦莹莹。

    狐狸尾巴这么快就露出来了,真是一点挑战性都没有!

    她跟方东城的事,也就是那么几个人知道,而这几个人,怎么算都不该包括窦莹莹这种角色,至于她是从什么地方得知的,呵呵,不言而喻了。

    梁齐不会说,左思远不会说,秦家的人不知道的不会说,知道的又会泄密的没机会说,剩下的还有谁?

    窦莹莹脸色刹那间变的蜡白,但是仍旧弱弱的看着秦倾,“秦大小姐说什么,我没听明白,我响起来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就想离开了。”说完,不等秦倾开口,就匆匆忙忙的跑了。

    现在她已经顾不上去担心秦倾会不会怀疑她了,而是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这个孩子的事情的消息汇报上去,比求秦倾有用多了。

    秦倾冷冷的看着窦莹莹的背影,没有阻拦,发动了车子,开进秦家大宅。

    “倾倾,为什么放那个坏女人离开?”秦小宝不解的问。

    “当然是要她把看到小宝的消息散播出去啊,相信很快的,该知道的人就都知道了,也省的我们做什么了,你说这样不是很好?”秦倾笑笑捏捏儿子的脸。

    “可是小宝不喜欢她!”秦小宝摸了摸自己被捏的地方,心里直叹气,倾倾跟大坏蛋学坏了,没救了没救了。

    “放心吧,她做的坏事,早晚都会遭报应的。”秦倾停稳了车子,打开车门说道。

    窦晓晓这辈子就是一个悲剧,她被父亲利用,训练成了圈子里的交际花,用身体为窦家的事业铺路,而她为了保护自己的妹妹不跟自己走上相同的路,处处隐忍算计,处处维护,在死的一刻都在为妹妹的安危着想,可是却悲哀的从来没有看清楚这个妹妹是个什么样的人,最终被自己的妹妹跟人合伙将自己送上死路。。

    昨天晚上那个VCR根本没有播放完整,中途的时候被窦莹莹出现而打断了,原本,这也不足以怀疑窦莹莹是参与其中的凶手,毕竟姐妹两个的关系十分要好,可是窦莹莹自己先沉不住气,乱了阵脚。

    当然了,秦倾也不是武断的人,只不过窦莹莹做梦也没有想到,窦晓晓会为了她的安全着想在她的房间偷偷装了一个隐秘的摄像头,她让小贝儿侵入窦晓晓的手机,电脑后,发现了另外的一个视频,是在窦晓晓死后,窦莹莹跟窦超发生争执,说什么已经帮他们弄死窦晓晓了,为什么说话不算数还要她去应酬?

    有了这些,秦倾想要确定杀害窦晓晓的凶手并不难,但是她之所以没有立刻将证据拿出去,就是觉得这件事情不简单,有可以利用的价值,所以才在昨天晚上故布迷阵,果然,让很多人现了原形。

    不过,窦莹莹竟然跟白露那些人私下里有牵扯,这又是一个意外,真没想到,那个女人竟然隐藏的这么深,只可怜了窦晓晓。

    方东城在接到消息的时候皱了皱眉,他没想到小宝会这么轻易就同意公开关系,但是更担心的是这方太太怎么也不跟他说一声,就这么着急的公开了关系,他原本还想好好运作一下的。

    不过,既然公开了,也就没什么了,反正他最主要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还是开心的。

    方狐狸一想到儿子每次在他面前那别扭而又傲娇的小模样,就忍不住心情大好,眉眼里全是笑。

    整个会议室里的人都感受到了方东城的好心情,*oss不再高冷的一言不发的坐在那里无限制的制冷,对他们这些人来说,简直就是天降福利,至少不会再时刻担心立刻会滚回去领盒饭了。

    唯一没有感受到方东城阳光普照的人就是张晓了,不但没感受到,反而被虐的心肝脾胃肺都疼了。

    他是今天早上看到报纸后去问的方东城,什么时候跑出来个青梅竹马他都不知道,不是白露倒是没什么好意外的,但是这即将大婚是什么意思?

    “有必要这样着急么?不会是你这个家伙把人家肚子给搞大了吧?”

    没想到这个家伙看起来像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竟然喜欢玩暗度陈仓这一套。

    “报纸上的消息你也信?”方东城瞥了张晓一眼说道。

    “我就说嘛!你怎么可能突然冒出来个什么青梅竹马,还即将结婚什么的!这些记者也太能编瞎话了!”张晓一听方东城否认,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说道。

    “的确是瞎编的,没有一条是真的,因为我在七年前就结婚了,即将大婚的事也太可笑了,不过补办个婚礼还是非常必要的。”方东城眯眼沉思。

    “就是,太可笑了!哈哈——补办个婚礼?!”张晓的笑声戛然而止,不敢置信的看着方东城,“七年前就结婚了?和谁?!”

    张晓觉得自己的脑子不够用的了,脑中搜刮了一圈七年前可以跟方东城结婚的适龄对象,发现没有一个人符合,唯一一个能让方东城稍微感点“兴趣”的,就是秦倾了,可是——问题来了,七年前秦倾才多大?怎么可能跟这个家伙结婚?!

    “你不是早就知道了?”方东城看了一眼好友那副蠢样,说道。

    “不会是,是——秦,秦倾吧?”张晓弱弱的问。

    虽然七年前秦倾跟方东城这两人每次见面都掐架,但是秦倾也是唯一一个方东城这尊冷面神肯降尊纡贵跟她掐架的人,难道两个人就是这样摩擦出了爱的火花?

    欢喜冤家,倒是也说的过去,张晓回忆过往,发现方东城对谁都冷漠,但是唯独对秦倾的事,过于关注了点。

    对了,他想起来了,七年前秦倾离开后,御都大酒店那条街整条街拆迁,方东城在会议之后,特别对他说了甜品店的条件从优,而且还说可以让甜品店继续在那里开下去,当时他没放在心上,恰巧左思远打电话过来说甜品店的事,他也就顺水推舟的应了,原本这事他以为就过去了,谁知道后来,方东城竟然让他跟进甜品店的装修工作,对一切事宜大包大揽的,他曾经好奇问过这事,他只是意味不明的说什么喜欢吃那里的甜食,他也就没在意,现在想想,他跟方东城认识多少年了,什么时候看到他喜欢吃甜的来?倒是秦倾那个女人,特别喜欢吃那家的奶黄糕!

    原来如此!

    “后天,我准备举行个记者招待会,是时候带我的方太太还有我的儿子亮亮相了。”方东城心情大好。

    “儿子?!”张晓刚从方东城已婚七年的惊雷中走出来,就又被一道惊雷给劈晕了:“你们两个连孩子都有了?什么时候的事,孩子几岁了?”。张晓一边问一边在脑中迅速的将方东城这几年的日常给疏离了一遍,发现没有任何可疑的迹象表明,方东城已经晋级做爹的事实。

    “嗯,儿子,六岁了。”方东城一想起秦小宝那张与秦倾简直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小脸,就禁不住心花怒放。

    “六,六六六岁!”张晓彻底被劈晕了,结婚七年,孩子六岁,也就是说这两人一结婚就开始造人计划了,半点没耽误啊这是。

    方东城给了张晓一个你大惊小怪的眼神,然后不理他了。

    “不对!张晓回过神来,突然大叫一声:“七年前秦倾才多大就跟你结婚生孩子了?方东城你竟然禽兽的残害未成年!”你简直太坏了太坏了太坏了,我怎么就没看出来你竟然这么重口味呢重口味重口味呢!

    秦倾好好的一个花季少女,竟然被你这个披着羊皮的狼给祸害了,唉——辣手摧花啊!

    怪不得秦倾一见面就不给你好脸色呢,原来是这样!

    张晓迅速的脑补了一些方东城这只大野狼扑倒秦倾那只小绵羊的画面,发现太特么残忍,不忍直视,不忍直视!

    方东城看着好友满是指控的脸,脸色一黑,“那天晚上她已经成年了!”

    “那天晚上?!”张晓敏感的抓住了关键词,而且很快的明白了方东城说的那天晚上是指的秦倾生日的那天晚上,看着方东城的眼神更是充满了控诉,这个家伙竟然在人家刚满十八岁生日的当晚就忍不住对人家小姑娘出手了,这个禽兽啊禽兽,到底是有多么的迫不及待?他敢肯定,那天晚上的事绝对不是临时起意,肯定是这个老奸巨猾的家伙蓄谋已久!

    方东城冷冷的盯着张晓,不再浪费口舌跟这个家伙说什么,反正可以说的已经说了。

    张晓被方东城高压电网般的视线给压迫的喘不过气来,威武能屈的低下头,心里却是在YY,当年这家伙就是用这招把人家秦倾给逼上床的吧?

    一想起秦倾当年缩在墙角害怕的看着方东城一脸淫笑的扑过来——张晓就禁不住在心里咒骂好友,禽兽啊禽兽!完全忘记了,就在不久之前,秦倾刚回国的时候,他还YY秦倾将方东城给扑倒的画面来,这画风相同,只是男女猪脚完全调了个个!

    因为方东城今天心情美丽,所以会议的气氛比以往轻松不少,很快的就结束了,方东城一离开,几乎是多有高管都松了口气,然后神采奕奕的讨论今天*oss的心情大好的原因,难道真的是因为报纸上所说的,婚期将至,要娶青梅竹马了?

    “张特助,你说总裁大婚,我们要拿多少份子钱才合适?”已经有人迫不及待的开始纠结这种事了,抓着张晓问道。

    张晓冷冷的盯着那个问问题的高管,把那个高管吓得一个哆嗦,不解的看着张晓,“张特助,我,我是不是说错什么话了?”

    “知道自己说错话还问!”张晓怒气冲冲的开口:“再在这里嚼舌根,小心自己什么时候死的都不知道!”

    说完,便拿着自己的文件夹,气冲冲的走了。

    一群主管在会议室里面面相觑,怎么感觉今天*oss跟张特助两个人灵魂互换了一样?

    “你也真是的,难道不知道张特助刚跟女朋友分手,竟然跑去问他这种问题,这不是在人家伤口上撒盐么你!”另外一个主管过来说。

    “原来是这样啊?我还以为张特助是因为总裁要大婚的事不高兴,吃醋了呢?”那人恍然大悟的说。

    “总裁大婚,张特助吃什么醋?”有人不解的问。

    “难道,你们不觉得张特助跟我们总裁才是最佳CP吗?”那名高管眼里亮起小星星,“我一直觉得他们两人才是最般配的!”

    “……”众人用看外星人的眼神看着那名主管,许多男性心里都忍不住吐槽,现在的女人脑子里究竟都在想什么?

    “我没说错什么啊!难道你们没听说,一男一女为后代,两个男人才是真爱啊!”

    “……”

    一众人都火速离开了会议室,只留下那位火星人女士。张特助说得对再在这里嚼舌根,小心自己什么时候死的都不知道!

    他们要真爱生命,离火星人远点!

    ------题外话------

    昨天带女儿去医院,结果回来后自己就趴下了!悲了个催的,现在天气真是把人冻成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七年之痒之前夫请滚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浅睡的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浅睡的妖并收藏七年之痒之前夫请滚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