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帝王的娱乐圈征途[重生] > 第32章 番外:秦衍之X黎温涵

第32章 番外:秦衍之X黎温涵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恰似寒光遇骄阳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黎温涵记起自己第一次见到秦衍之的那个画面。

    那日落日的余晖洒落在庭院,天边橘色的云连成一片半遮住西沉的晚阳,风吹过墙角边的那片竹林,传来簌簌的竹叶声响。

    黄昏时分庭院里只剩一个十二岁的少年在,他拿着一把沉重的木剑在夕阳下吃力的挥舞,少年的影子映在地上不停地变幻,认真执着。时不时有仆人过来唤他停下休息下,可少年倔强摇摇头继续动作。父亲说让他勤奋练习,直到等他回来,既然他答应过,就绝不会食言。

    “阿涵,你过来一下。”一声雄厚的嗓音在少年身后响起,成功地让他停止手中的练习。

    年少的黎温涵先把木剑轻轻放到一旁摆好,抹了抹额上滴落的汗水才赶忙站起身朝父亲的方向走去。

    “父亲,您回来啦。”青涩但已显英气的少年,脸上带着不易察觉的喜悦。

    等他走进父亲身边,他才注意到父亲手里牵着一个小孩。小孩看起来只有七八岁的模样,瘦小的身板看起来有些营养不良,一张锥形小脸上有一双大而乌黑的眼睛,眼里有着他这个年纪不该有的谨慎和防备;挺直小巧的鼻尖带着点红,他的牙齿咬着下唇,看起来有些紧张不安。如果不是小孩太瘦弱,未长开的面容依稀可以看出小孩好看精致的五官。

    黎温涵刚想开口问这小孩的来历,他的父亲便适时给了他答案。

    只见他父亲蹲下|身与小孩平视,蓄着短须的嘴角想要努力柔和平时的威严:“衍之,这是黎叔的孩子,以后就是你的师兄了,有什么事他会护着你。”他父亲有力的手指向他,那个叫衍之的小孩默然撩起琉璃似的黑眸望了自己一眼,随即垂下目光,无声朝父亲点点头。

    黎父轻叹一声牵着小孩靠近他身边,父亲把小孩的手放到自己手上,严厉得像是在对少年下达命令:“阿涵,照顾好你的师弟,能做到吗?”

    父亲异常严肃的话,还有小孩瘦小的手紧贴在自己手心,年少的黎温涵此时突然觉得这是一份承诺,他盯着自己和小孩相握的双手,抬起青涩坚毅的脸庞,郑重向父亲点了点头:“以后我会照顾好师弟。”

    黎父伸手拍了拍黎温涵的肩膀,随后轻声对他们:“阿涵,记住你说的话。现在你和阿衍一起去洗漱吧。”

    少年这才想起自己练习剑术练了一下午,汗水早已浸透衣服,尘土同样沾满全身。他微微侧首看了眼小孩,发现对方容貌整洁,衣服却和他一样沾染了泥土。

    “我叫黎温涵,你的全名呢?”少年独特的嗓音异常清亮。

    小孩听到对方主动开口,带着迷茫的目光就像蒙了一层水雾,过了好久他才出声:“秦衍之。”声音如蚊含糊,不知是害怕还是根本不想搭理他。

    后来黎温涵才知道,当时秦衍之不是七八岁,而是已经十岁;他还是大秦国不受宠的八皇子,身份尊贵却在深宫中饱受欺凌。父亲带他回来的那一天,是他母妃死去的日子。

    黎父是大秦的将军,和秦衍之的母亲曾是师兄妹;他冒着极大的危险才以辅导皇子的借口把秦衍之从深宫虎穴口中拉出来。

    黎温涵每日和秦衍之一起练习剑术,他看着小师弟瘦弱的手即使颤抖也坚持挥着厚重的木剑,看到他黑而漂亮的双眸容忍着辛苦,锥形的小脸写满执着。

    少年心疼自己的小师弟,想了好几日终于想到好法子。黎温涵爬上后山,找到一种叫轻桐木的树,按着造剑的树尝试着做出一把木剑,一次一次失败,一次一次重铸,少年的手好些地方都被木屑刺破;可当他终于做出一把过得去的木剑,手心上的疼痛好像一瞬间痊愈。

    黎温涵悄悄把小师弟厚重的木剑换上那把轻桐木剑,年轻明亮的英气脸庞染上不知名的喜悦。

    等到第二日练剑的时候,秦衍之一拿起自己的木剑便知道不对劲,他一张瘦小的脸骤然暗沉下来,一转头发现黎温涵飘渺不定的目光,便知道谁是始作俑者。

    “黎温涵你为什么私下换我的剑!”他的小脸布满怒意,平时苍白的脸色竟然有点不寻常的红,大概是愤怒导致,黑如星辰的双眼没有一丝笑意。

    少年看着小师弟质问的神情有些着急,张口解释:“我只、只是想帮你……”

    “谁稀罕你的帮忙!”秦衍之没等对方解释完便生气把那把轻桐木剑摔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秦衍之那时候还小,却超乎寻常的敏锐、敏感。

    少年心里已经顾不上伤心,只想好好向小师弟解释。可秦衍之一见他便转身离开,要么就无视他的存在。黎温涵那时候虽比一般的少年懂事,但到底也只不过是少年,有自己的傲气,两人就这么持续僵持着。

    直到一个月后黎温涵按耐不住决定向小师弟低头时,对方已经离开,回到森然的皇宫内。之后父亲上战场,秦衍之重回深宫。

    秦衍之清楚记得那一日,皇宫上方的天空乌云压顶,像是张开血盆的兽嘴打算把整片皇城吞咽下肚,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他听到一声声沉重悲鸣的号角从遥远的地方传来,让人无助不安。他在深宫的日子一日比一日难过,父皇完全遗忘了他的存在,皇兄贵妃们看到他时常对他私下打骂,他好像比上个月更瘦弱了,眼窝深陷,大而黑亮的眼珠内的光彩愈发暗淡无光。

    深夜他躺在一所阴冷的深宫里,宫殿内只有一盏微弱的灯,偶有夜风吹来,灯火愈发弱小,好像脆弱得下一秒就会暗掉。秦衍之窝在湿冷的衾被里,一双大眼睁开,无神盯着一处,他毕竟只是个十岁的孩子,一个人也会怕。和黎温涵一起练剑的那段日子大概是他这些年来最为快乐的时日,他裹了裹身上的冷被,撇撇嘴在想:黎温涵为什么要换掉自己的剑呢,是不是像深宫里的其他人一样想要捉弄自己?可是师兄和深宫里的其他人不一样,他不会捉弄自己!这么一想,秦衍之不禁有些后悔自己没有听对方解释。

    十岁的小孩想得入神,窗外一阵悉悉索索的动静拉回他的注意,他完全把自己裹进被中,只留下一双眼睛紧紧盯着窗户。瘦小的秦衍之蜷缩起身体,有些颤抖,一方面不断暗示自己不要怕。

    直到他听到一声熟悉的叫喊,他一把掀开湿冷的被子,赤着脚把门打开,门外边一片漆黑,秦衍之仔仔细细搜寻着什么。

    “阿衍……”黎温涵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秦衍之睁大着眼,有些不敢相信,声音模糊带着哽咽:“师兄?!”他赶紧把黎温涵拉进殿内,借着那一点微弱的灯光,他才看清楚少年此时的模样。

    黎温涵削瘦的面孔,一双眼发红又有些浮肿,干裂的唇角,还有凌乱的发丝,狼狈又死沉,不像之前丰神俊朗的少年,英气认真。

    “师兄你怎么……”秦衍之焦急问着。

    “阿衍,父亲战死沙场了。”十二岁的少年面无表情打断小师弟的询问,语气强忍住悲潮。这同样是黎温涵最苦的一段日子,昨日还在的父亲明日便传来死讯,措手不及得让少年完全没有任何准备。他身边没有亲人了,唯一想到的便是自己的小师弟。

    “什么!”秦衍之双眼瞪圆,简直不敢相信!孩子尖锐的声音回响在这个宫殿内,他的眼里不由得蓄满了泪,他还小,但是知道谁对他好。又有一个真心对他好的人离开了吗?

    黎温涵看着小师弟无措的眼神,靠近他,怀抱住小师弟,一双眼发红,红得快要渗泪血,原本清亮的声音沙哑得不成样:“别哭,还有我陪着你,你也陪着我。”

    “上次我换你的剑,只是想让你学得更轻松,你还记恨我吗?”

    “师兄对不起,对不起……”那把轻桐木剑剑身上还雕刻着好看的花纹,想必少年极为用心在做。

    两颗幼小的心彼此靠近,彼此相拥。今夜湿冷的衾被好像也比往日的要暖和很多,秦衍之在梦中模糊地闪过念头。

    *

    黎温涵和小师弟的感情越来越好,他看着小师弟不断成长,从之前沉默瘦小的孩子,到现在睿智强大的皇子。他的容貌已经完全长开,小时候削瘦的脸型,现在已经是轮廓分明,不再是大而黑润的双眼,他的眼线狭长惑人,漆黑的双眼如有流光闪动,唇线分明而优雅,五官如山水画,自有典雅韵味,精致难描。

    他记得自己问过对方:“阿衍,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秦衍之动作微顿,随即抬起脸,对他毫不掩饰地说出四个字:“夺得皇位。”

    黎温涵不觉意外,师弟的心思他从小就有所了解,而秦衍之也没有在他的面前隐瞒过自己的野心,更何况秦衍之有这个能力去争。

    他想争夺,那么自己便陪着他一起前行。

    秦衍之双手撑住自己的下颔,青丝从他的颈项间滑出,贵气又有些艳丽。他佯装笑意对黎温涵说着:“阿涵,你会支持我,对吧?”

    黎温涵发现对方其实有点不自信,他师弟的双手微微僵硬,他生出了逗弄之心,严肃硬朗对对方说:“如果我叫你停下,你会听吗?”

    秦衍之笑容变浅,神色深沉看着对方,像是想冥思得出个答案。

    他看着师弟较真的神情,轻叹口气,无奈道:“刚才是在逗弄你的,我真实的答案是你夺天下,我往后就为你守护天下。”成为你手中的利剑,让你无忧。

    争夺皇位也并不是那么简单,一路上磕磕碰碰,好在最后两人基本上铲除了阻碍,他的师弟把他皇兄皇弟的羽翼基本废掉。十八岁那年,他登上了皇位,而黎温涵则成为了大秦的将军。

    秦衍之登基初始,内政不稳,外战屡生。他看着自己的师弟眉宇间多了些愁色和冷厉,想当初他还小,不善言语并且小心翼翼,可这些年两人都不得不逼着自己成长,看着小师弟如此他心有不舍。

    这两人似乎从来都没有开口表明过自己的心声,,彼此像是懂彼此的心意又好像不明白,谁也没有主动揭开这层薄纱,像是一道禁|忌的网。

    直到下一年黎温涵再次胜战归来,这曾禁|忌的薄纱才得以被揭开。

    他往城墙上探,却意外没有发现那道熟悉的身影,他卸下装束,索性自己一人入宫。黎温涵一路走来觉得今日的皇宫略有不同,他细细琢磨才发现皇宫的柱梁上挂上鲜艳的红灯笼,某些城墙上还贴上了红剪纸,火红的一片倒是让冰冷的皇宫显出那么一丝温暖。

    黎温涵薄削的唇勾起几分弧度,等他见到师弟后,便要好好询问最近皇宫内发生了什么喜事,如此大费周章准备。

    “你小心点,今日可是陛下大喜之日,出了差错可有你好看!”路过的嬷嬷在呵斥一旁的小宫女。

    黎温涵期待的心瞬间冷却,像是从温暖的江南转移到彻骨的冰天里。他微眯起双眼一片怒火,英气硬朗的轮廓深刻如刀。

    他有些分不清自己是怎样的心情,杂乱难言,极度愤怒中又透露出一股无奈,痛苦之余又混杂着一种遭背叛的刺骨。

    一路上他突然想到,自己站在师弟的面前打算质问和指责他什么?抛下自己?可对方终要有皇后子嗣,而他们只是师兄弟关系,从来没有过承诺。

    恍然无知他已经踏入秦衍之的宫殿,黎温涵站在一处,看着秦衍之一身艳丽的鲜红长袍,腰间系着镶着金边的黑腰带,墨发上插|着镶了白玉的玉簪,面如冠玉,沉博绝丽,这一刻他的小师弟俊美得让人心惊。可一想到他的怀里会拥入别的女人,一种极端的嫉妒不断涌出,无法抑制。

    也许黎温涵的目光太过炽热,秦衍之敏锐回头,发现站在一侧看不清神情的黎温涵,语气中带上动人的欣喜:“阿涵你回来了!”

    黎温涵意味不明的想,是啊,我回来了。若是没回来,是不是你已经完成这一场空前绝世的婚礼?

    “阿衍,我没回来,你是不是打算一直瞒着我?”他走进秦衍之的跟前,近距离感受对方的气息。

    秦衍之疑虑对方语气中的压抑,抬起脸,视线与对方直视:“怎么了?”随即他已经猜到对方可能联想到什么事了,语凋一转,眼里带笑:“看来你已经知道了,我本来打算迟点告诉你的。”

    黎温涵亲耳听到对方坦然的承认,这一刻的怒意根本无法抑制!

    “为什么?”黎温涵重复着毫无意义的问题。

    “哪有为什么?我处在这个位置注定避免不了……”秦衍之看到黎温涵眼里闪过一道血色,他觉得自己该停下这种玩笑,就在他打算亡羊补牢之时,他的唇上传来炽热的触感,紧接着是野蛮的侵略……

    秦衍之睁大双眼,看着近在咫尺熟悉的英俊容颜,简直无法置信对方在干什么!他清醒过来想要挣扎,黎温涵清楚地了解他下一秒的举动,扣住他的双手,逐渐加深这个吻。

    双唇的触碰,唇舌的交缠,彼此的炽热,让两人都不禁沉沦深陷。

    黎温涵盯着秦衍之深红的唇,沙哑出声:“我做不到看着别人投入你的怀中……做不到!”

    秦衍之湿润的眼中闪过尴尬:“阿涵,刚才我只是在说笑,成婚的人永乐王的世子,先王答应过永乐王在皇宫给他挂红。”

    ……

    垂纱的帘幕,细致的轻抚,爱人的喃呢,极致的结合,两个人间彼此的相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帝王的娱乐圈征途[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教父信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教父信善并收藏帝王的娱乐圈征途[重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