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末世之爱妻是正道 > 第六十一章 太败家了

第六十一章 太败家了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不知是第十次还是第十一次,当杨路眼中的光芒由希望,到失望,再到绝望,凌子拓满意了,他大步跨出远门。

    凌子拓知道,即便自己离开,那家伙已经不敢再离开了,每当他看到敞开的房门,想象到自由时,这人就会从心底产生一种恐惧。

    凌子拓甚至可以预想到杨路最后的结局,不是饿死,就是被丧尸撕碎。

    至于要不要他亲自动手,凌子拓压根不想脏了自己的手。

    往回走,离得挺远他都能看到桐桐明亮的小脸,那是他的宝贝,是任何人都不能触碰的存在,那家伙竟然用桐桐交换一点点的死物,不管桐桐说的是真是假,他都要替桐桐报仇。

    若杨路只是桐桐前男友,这点理由尚且不足以让他下这么狠的手,但这人敢让桐桐露出那种类似于害怕的情绪,那么这杨路就可以死了。

    看着两手空空的凌子拓,凌子桐纳闷地问:“哥,你做什么去了?”

    隔壁的远门朝南,大门正好挡住了凌子桐的视线,所以,凌子桐压根不知道凌子拓是给她报仇去了。

    坐在驾驶座上,凌子拓摇头:“我记得好像落下一些东西在那边了,找了一圈被找到。”

    “什么东西?重要吗?”说着凌子桐就要开门,一边说道:“我跟你一起去找。”

    自然不会让桐桐进那扇门,他拉住凌子桐的手,将她按坐下,又替她系好安全带,才说道:“不是重要的东西,丢了就丢了。”

    见凌子桐仍旧有些舍不得,他转移了话题:“凌一他们已经离开很久了,得赶上他们。”

    “好。”也不纠结了,凌子桐顺从地坐好。

    自然不会赶不上他们,凌一他们通过后视镜发现少爷没跟上来,车速自然慢了下来,既然他们正常行驶,以凌子拓的技术,想要追上前面的车也是轻而易举的事。

    车子往南面开,没出二十分钟已经赶上了前面的车,又过了大概半小时,对讲机里传来最前面凌一的声音:“少爷,前面是国道,要往南走,目前只有这一条路,其他的都是小路,我们的车子恐怕不好走。”

    “上国道。”凌子拓看着眼手上的地图,地图上一条粗线正是他们此刻走的位置。再往南走大概两百里就有几条窄一点的路。

    “好。”凌一车子转弯,率先上了国道。

    这里离H市不远,附近一些小县市的幸存者有不少想去H市避难,当然,也有不少跟凌子拓他们是一个方向的,这危难时刻已经大家已经不讲究什么交通规则,一时间,四车道的国道也是人满为患,这其中有大部分都是开小车的,也有中型客车,甚至还有附近村子里的三轮车,面包车,但像凌子拓这样的越野车却少见,满路上看去也就凌子拓一行包括韩戚玥在内的四辆。

    路过这一行人的有露出羡慕嫉妒表情的,也有麻木呆滞的,但不管别人什么样心情,他们都不敢惹这群人。

    对于各种羡慕嫉妒恨,凌子拓他们已经习以为常,国道上车子太多,前面就是一处早已经无人的收费站。

    又往前开了没多会儿,凌一的车子再次停下,后面的所有车都跟着停了下来。

    “发生了什么事?”前方黑压压一片车头,足以赶上早班高峰期,而且还是不能涌动的高峰,凌子桐问。

    凌子拓从来都是风淡云轻的,他早已猜到这种情况,他回道:“应该是有事故。”

    本来就是杂乱无章的乱走,再有各种不同车辆,而且处于末世,大家急着赶路,不出事才怪。

    果然,前面的凌一再次通过对讲机说道:“少爷,前面出事了,我下去看看。”

    “好。”

    本以为是出了事故,等疏通道路就能走了,谁知,等凌一再回来时,大家才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前面收费站被一群人占据了,他们正拦路受物资,这物资包括食物,衣服,竟然还有柴油机油,只有给了东西的才能过,不给的话就呆在这里,现在已经堵成这样,前进也不是,后退也不是,等太阳落山,利于丧尸行动时,吃亏的是被拦住的车主。

    “有没有查到前面是什么人?”凌子拓对着对讲机问。

    “现在前面是车挤车,根本见不到拦路的人,不过听这些人说,拦路者起码有十个人,而且人人有枪。”凌一简单地回道。

    法治社会中,有枪而且数量不少的除了政府的人外就无外乎是那几类人,而根据这些人不良行径,凌子拓首先想到的是以此为本职的某类人。

    不过区区十人根本不用凌子拓出手,他吩咐;凌一:“先查看一番,能解决的自己解决。”

    顿了顿,又说了一句:“尽量不要伤到无辜的人。”

    “是。”

    说到这个,凌一还真有些看不上那些趁火打劫的人,现在幸存者本就不多,大家连自己都没得吃,又哪来东西孝敬你?你要是真能,不如干脆杀丧尸,将丧尸杀光,那些无人收的东西岂不是都你的?

    而你们拿弱小的幸存者说事,简直就是孬种。

    凌一脸色不好,他不是个心软的人,之所以生气,主要是自己的路被挡了,看来终于又没法吃点热乎的饭菜了。

    许是末世的关系,凌子拓属下一群人现在对吃有一种非常偏执的想法,凡是阻挡我吃饭的,抢我食物的,别怪我不客气。

    等凌一,凌武跟凌三等人到跟前时才发现事情已经超出了他们的想象,此时前方一片血腥味,其中有两人脸朝下的倒在血泊里,应该是拒绝交东西才被杀的,一些实在交不出食物跟衣服的,他们车子油箱已经被抽干净,没了油,车子就是一堆废铁,他们两手空空地往前走,却又担心会不会有丧尸随时蹦出来,因而走走停停,还往回看看,境况着实可怜,而近处,还没有轮到的车子,向后退,后面跟着的车子太过,根本退不了,至于物资,他们连自己都差点饿死,哪里来的东西交给对方?那些人纷纷缩在车里,敢怒不敢言。

    见凌一等人顺着两车间的缝隙往前挪,平时短短两三分钟的路程他们走了起码十多分钟,终于挤到跟前,凌一皱眉问:“你们真要东西?”

    凌一问的危险,那两个抱着枪守在外面的人不耐烦地叫:“急什么?还没轮到你们。”

    “哎,前面的都给我快点,否则我的枪子可是不长眼睛的。”旁边一人一脚踹向跟前的车头,狠辣地说。

    驾驶座上的人颤颤巍巍地伸出一只手,手上拿着一个布包,那男人小声说:“我们就剩下这点了,再多也没有了,还请两位放我们过去吧?”

    “没有?”那人手枪抵在男人的太阳穴,硬声道:“没有吃的,用的总有吧?即使什么都没有,那就将你们油箱里的油给我们。”

    “大哥,油箱里的油也不多了,要是给了你们,我们就没法往前走了。”男人好声好气地解释。

    嘭——

    拿枪的人一圈捶向男人的胸口,眼睛扫过副驾驶座上的女人时停顿了一会儿,继而淫笑道:“不给油也行,但是你要将她留下。”

    那个她自然是指副驾驶座上的女人。

    “不,不行,我妹妹她还小,你们不能这样。”男人虽然胆小,可有人这么低贱他的妹妹,这男人声音难得强硬起来。

    “小?”那人非但没怒,反而笑的越烦猥琐,他上下打量着副驾驶座上瑟瑟发抖的顶多十七八岁的女孩子,最后停在女孩子的胸前,哈哈大笑:“我看是不小嘛!”

    “你,你们简直禽兽不如!”男人气的涨红了脸,也顾不得对方手里还拿着枪,一拳就从窗口袭了出去。

    那人太过得意,压根没想到这个看起来懦弱无能的男人竟然还敢跟他动手,一时不察,竟然被打了个正着。

    又恰巧打在脸上,虽然不至于红肿,也这男人也丢了脸,加上另一个拿枪的同伴仰头大笑:“我说你是不是太弱了,连这点小蚂蚁都能打着你。”

    他们这些人在末世前世人人喊打的老鼠,可到了末世,这就是他们的天下,原本那些看低他们的可不就得仰他们的鼻息而活?

    末世这段时间,他们早已经将自己看的高人一等,被低等人袭击,这绝对是件丢脸的事。

    被打那人愤怒了,他摸了一把脸,然后举枪,拉动保险栓,就要一枪打爆车里男人的头。

    他身边的女孩子抱头大叫:“哥!哥!”

    嘭——

    不是枪响声,而是那拿枪的人被一拳打趴下的闷响声。

    凌把玩着刚抢过来的手枪,手指翻转,小小手枪像是活了一样,连番翻动后,枪头恰好指着地上人的头,凌武冷冷一笑:“不过是半自动的最劣质手枪,我还以为你这是最新款的冲锋枪呢,啧啧,你知不知道你这叫什么?你这纯粹就要拿着鸡毛当令箭。”

    凌武的脚还踩在地上之人的背部,他使劲碾了碾,地上的人痛哼一声。

    另一个拿枪的小心举起枪,正要像凌武射击,谁知一旁早已摩拳擦掌的凌三更快一步扣下扳机,啪的一声,正打中那人的手腕,手腕被子弹穿透,那人抱着手腕在地上打滚,手上的半自动手枪早已经掉在地上,凌三吹了吹自己的勃朗宁,笑的特温雅:“你这明显还叫鲁班门前弄大斧,跟我们比枪,你特么找死呢?”

    别的兄弟最感兴趣的是武功跟枪支,凌三最感兴趣的却是医术,所以,相较于其他人,凌三的身手算是差的,这一路走来一直没他表现的机会,现在机会送上门了,他怎么不兴奋?

    这边的动静在已经惊动了收费站小房子里的人,里面还有四人,其中一人在另一人耳边低声说着什么,见那人快速离开,自己拿这枪带着剩下的两人出了门。

    凌一三人相视一眼,各自点头,已经有了一致的决定:先发制人。

    他们虽不杀人,学的可都是杀人手法。

    三人对上三人,由于对方这段时间一直致力于强抢幸存者的物资,根本疏于练习自己的身手,哪里又是凌一,凌武的对手?

    来人虽然手上举枪,不过刚到跟前,凌一三人纷纷抬脚,一人一个,那三人被一招拿下。

    对于这些不拿幸存者当人看的畜生,不杀他们也得废了他们,凌一先动手,一枪打穿这人执枪的手腕,凌武跟凌三也跟上两枪,三人废了右手,再也不能拿枪。

    将这几人制住后,凌一对着车内已经吓呆的兄妹说道:“还不快走?”

    “好,好。”男人才从死亡边缘回来,他哆嗦着发动车子,小车窜了出去。

    其他人也露出感激的笑,快速跟了上去。

    停在凌子拓这几辆车中间的面包车内,钱佳佳拳头握紧再松开,松开后又握紧,直到手心全是汗水,才轻柔地对开车的薛浩说:“要不,要不我们也离开吧?”

    经过昨夜到今天,钱佳佳已经意识到自己再跟着凌子桐的话非得被磋磨死,她情愿自己一搏。

    薛浩看着一辆辆从自己车旁离开的小车,有些犹豫。

    跟着凌子拓固然安全些,可凌子拓压根不把他们当成自己人,保不齐凌子拓一不高兴就能将他们扔下,与其到时被扔下,不如现在主动跟着人群离开。

    跟上前面一群人也应该安全的。

    薛浩还没开口,一直少话的墨城突然拒绝:“不能走。”

    “为什么不能,难道你没看到凌子桐有多讨厌我们吗?还是你为了活下去压根就不在意被人践踏?”钱佳佳精神已经紧绷到极致,听到反驳声,她神经质地尖叫道。

    墨城没忘了被钱佳佳推向丧尸,对这个钱佳佳已经没了同窗之情,她语气嘲讽:“人家凌同学讨厌的可是你一个人。”

    这话说的很对,有几个犹豫的男生心中的天平已经偏向墨城。

    但这其中也有赞同钱佳佳的,后座一个男生试探着说:“我觉得佳佳说的不错,他们允许我们跟着,可也没说要保护我们,而且每次看他们自己吃的香,根本不管我们死活,我就觉得难受。”

    这话也引起另外一两个男生的默认。

    墨城嗤笑一声:“人家凭什么要保护我们,又为什么要将自己的食物分给我们?我们有手有脚,可以自己找,光靠着别人的保护,我们能活多久?”

    听着双方争执,薛浩一直没有开口。

    其他几个男生脸有些红,是啊,人家又不欠他们的,跟他们又没什么亲戚关系,就是在学校的时候也只是普通同学,还有几个大学时根本就没见过凌子桐,人家凌子桐没义务保护他们。

    钱佳佳暗自着急,她固然想离开,可若一个人离开,她单身女孩子会很危险,她要的是有人跟她一起离开,必要的时候,这些男生的性命可以挡在自己面前。

    抬头,用她惯用的惹人怜爱的表情看着几个男生,说道:“可是,听说他们会一直往南,也许还要走很多日子,路上可能遇到什么我们也不知道,他们都有武器,我们根本手无缚鸡之力,到时候吃亏的还是我们。”

    “而且,而且我们车子的油也不多了,到时车子开不动,他们肯定得把我们扔下,这一条路我曾近走过,我记得再走不远好像有个加油站,要是去晚了,恐怕得被人抢光。”钱佳佳说着,眼睛示意大家往车外看,一辆辆小车从他们的面包车外呼啸而过。

    大家脸色不好看。

    其实钱佳佳最后一段话才说动了众人心思。

    一个男生终于忍不住,举手说:“我跟佳佳一起走。”

    “我也是。”

    “我也走。”

    很快,七个人中除了钱佳佳外,还有三个人举手。他们虽然不赞同钱佳佳的为人,却同意钱佳佳的话,大不了到时扔下钱佳佳就行了。

    尚且不知道几个男生心思的钱佳佳得意地望了墨城一眼,眼中尽是嘲讽。

    墨城像是没听到大家的话,她只看着驾驶座上的薛浩,说道:“薛浩,我不走。”

    一个戴着眼镜的白净男生也举手,说道:“墨城不走我也不走。”

    就这样,七个人分成三派,钱佳佳一派,墨城一派,还有一只没出声的薛浩。

    “学长,你呢?”钱佳佳含着轻柔的笑,她身手,有些羞涩地扯着薛浩的衣摆,试图勾起薛浩心中的柔软。

    目光落在钱佳佳脸上,薛浩有些出神。

    被这么盯着,钱佳佳脸色逐渐泛红,她低垂着头,脸上净是羞涩,要是能让薛浩喜欢她,自己应该会更安全。

    低头的钱佳佳却不知道自己错过了薛浩眼中的厌恶。

    开始薛浩真的有些犹豫,他觉得墨城跟钱佳佳说的都对,就在刚才,钱佳佳对自己用上那种柔弱的表情时,薛浩突然想起了凌子桐的话,这女人不可信。

    薛浩果断地选择了墨城。

    若是钱佳佳知道自己是偷鸡不成蚀把米,非得呕死她不可。

    这话且不提。

    薛浩对钱佳佳以及那三个男生说:“既然你们要离开,我们大家也好歹一起经历过患难,这车子还有油,就留给你们吧。”

    话落,薛浩先打开车门,下了车,墨城跟那白净男生也先后下车,并且重重关上车门。

    钱佳佳没想到自己的美人计竟然没用,一时间脸色由红转白,再到青色,她咬牙,指甲掐着掌心,狠狠地看着外头的三人,心中暗想,等我发达了,一定要你们尝尝今天你们自己酿的苦果。

    钱佳佳身边的气息太过阴郁,车上剩下的三个男生突然有些后悔,但说过的话就如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了,他们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

    后面车内的凌子桐注意到这边的动静,她不动声色地看着薛浩墨城及另一个男生下车,又看着面包车内后座下来一个人,上了驾驶座,眼睛一转,很快明白这几个人的心思了,她拉着凌子拓的说,笑道:“哥,他们好像内讧了。”

    凌子拓更早一步就知道,不过这些学生他根本不放在眼里,这才一直没开口,既然桐桐有兴趣,他当然得问:“桐桐想怎么做?”

    “走,我们下去看看。”她想到一个特别好的办法,凌子桐笑的特坏。

    想到收费站里偷偷潜走的一人,凌子拓有一瞬间的犹豫,不过他很快将这点疑问抛开,以他的身手,当然能保护好桐桐,所以,凌子拓点头:“好。”

    兄妹一前一后下了车,往薛浩走去。

    薛浩快一步走向凌子桐,在凌子拓的目光下不敢靠的太近,他大体将刚才发生的事说了一遍,最后,有些不好意思地问:“请问你们能不能带上我们三人?”

    能让钱佳佳膈应的事凌子桐很乐意做,她扬了扬精致的小下巴,眼神看向旁边一辆空的吉普车,车是路过的人留下的,应该是没油了,凌子桐说道:“你们开那辆,油我出。”

    这吉普车可比小面包车好多了,薛浩感激地说:“谢谢凌同学。”

    面包车里的几人显然听到凌子桐的话了,几个男生已经彻底后悔了,他们在想,能不能跟着留下,不过,在他们开口前,钱佳佳已经先一步说道:“小桐,不管你误会我什么了,但我真的那你当朋友,既然你不欢迎我,那我会离开。”

    说的多无奈,说的多宽容!

    凌子桐噗嗤一声笑道:“钱佳佳,我都知道你的真面目了,你就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毒蛇。”

    说到这里,凌子桐脸色突然冷了下来,她眯着大眼,冷酷地说:“我说过了,别在我面前演戏了,我看着恶心。”

    “你——”钱佳佳哪里想到凌子桐变脸这么快,还这么直接,她简直无地自容,即便脸皮再后,在大庭广众下一次次被凌子桐这么不留情的骂,她也得臊得慌。

    眼眶泛红,别怀疑,这次是真的被气红了。

    凌子桐可不在乎钱佳佳的难过,她走到车窗前,弯腰,看着里面另外三人,说道:“钱佳佳必须留下,你们可以走。”

    凌子桐不杀钱佳佳,可也不能任由她离开。

    至于其他三人,可有可无。

    这三个男生彻底后悔了,他们偷觑着旁边的吉普车,之前上了驾驶座的男生红着脸问:“我们能不能也留下?”

    其实想想他们七人经历这么多天还活着也不容易,都说人多力量大,他们刚才是太冲动了。

    本以为凌子桐会像昨天晚上一样,由他们跟着,但这回他们料错了,凌子桐伸出自己纤细白皙的食指,横着晃了晃,说道:“不能,你们必须离开,我哥的队伍里不希望有心性不坚定的人,我数三声,钱佳佳不下来,你的车不走,我崩了你们。”

    从凌子拓怀中掏出一把沙漠之鹰,随意晃动一下枪头,催促道:“快点。”

    她虽然不是嗜杀之人,可也不是广义上的良善之人,她的一切都以哥哥跟自己的利益为先。

    看着凌子桐跟个女土匪似的,凌子拓眉目舒展,笑声低沉,他将人揉进怀中,接过凌子桐手里的枪,贴着她的耳边说:“小心走火,有什么事哥哥帮你做。”

    被人如此护着的感觉不要太好,凌子桐顺势倒进凌子拓怀中,感叹道:“哥哥真好。”

    被凌子桐这么一激励,凌子拓笑容扩大,他脸上高兴掩饰不住,手中动作却也不停,扣动扳机。

    脆响在男生耳边炸开,子弹从男生手边没入车头。

    凌子拓可没凌子桐那么好说话,他眼中还带着笑,嘴角却已经冰冷。

    钱佳佳心中哀嚎,却不得不下车,她一个小小丫头哪里是凌氏总裁的对手?

    驾驶座上的男生猛踩油门,面包车差点开出了跑车的速度。

    “哥,你太野蛮了。”凌子桐看着摇摇晃晃的车屁股,很感性地叹了一句。

    凌子拓收起枪,将人搂住,低头咬着她的耳垂,热气扑在她半边脸上,凌子拓说道:“桐桐或许喜欢我的野蛮,某些时候。”

    说到最后四个字,凌子拓眼睛亮的灼人。

    凌子桐仔细一想,也明白了凌子拓的意思,她伸手,往凌子拓腰上用力扭去,那点疼压根阻止不了凌子拓的那点心思,他刚要说话,眼睛却一凛,收起笑容,将凌子桐放在他腰上的手抓住,握在手心,拉着他往前走。

    走下两三步才回头对薛浩说道:“看出她。”

    这个她只钱佳佳。

    “是。”面对凌子拓,薛浩总不自觉的遵从他的命令,有时候薛浩想,要是凌子拓愿意收他做属下,他很愿意。

    凌子桐开始还不明所以,等看到前面的人时,她才恍然大悟,凌子桐指着前面的人,问:“那不是?”

    熟悉的人吗?

    捏着凌子桐手心的软肉,在她耳边悄声说道:“等会儿呆在我身后,要是危险,快点躲进空间里,记住,什么也没有桐桐的安全重要。”

    即便倒是暴露了空间,他也有办法保护桐桐。

    “好。”

    “哈哈哈,凌总裁,咱们可真是有缘哪!哈哈哈——”没说两句话,这人一直再哈哈大笑,当视线落在凌子桐身上时,那人又笑:“呦,这位小公主可是越来越漂亮了,凌总裁福气好啊,哈哈哈——”

    凌子桐往凌子拓胸前拱了拱,她暗暗撇嘴,这笑声真是让人想——揍人!

    将娇小的人儿整个人揽在怀中,凌子拓有些不悦地看着地方,他硬声说:“徐老板,你越界了。”

    徐老板,就是那个卖凌子拓武器的人。

    徐老板笑的尖牙不见眼,他手中的大金戒指在阳光下几乎晃花了周围人的眼,一口黄牙还是那么的让人倒胃口。

    别看这徐老板长成这忒俗模样,但他倒是真有两分手段,否则也不会在末世还能得意活到现在。

    徐老板笑声粗犷,但笑了半天也没人应他,他只要自己停下,徐老板的胖手指着地上已经没力气哀嚎的手下,说到正事:“不知凌总裁这是什么意思?”

    “当了我的路自然要废了他们。”凌子拓说的理所当然,风淡云轻。

    徐老板腮边的肥肉不自觉抽了一下,他强忍着怒火,说到:“若是知道凌总裁会走这边,我怎么着也得先摆桌酒席,请凌总裁吃一顿哪。”

    这酒席放在以前那是宴客的手段,可放在这时,那就是炫耀的资本。

    比资产,凌子拓从来没有输过,他指着后面的卡车,说到:“酒席徐老板还是自己留着,我们的东西够吃。”

    徐老板当然早就看到那中型卡车,不过介于之前凌子拓跟他进了不少好货,他以为那车里是武器,这末世,粮食跟武器也说不准哪个更重要,他本想着先亮亮自己的底牌,届时他可以用食物跟凌子拓换武器。

    他虽是黑军火商,可那段时间他将自己所有存货都卖给凌子拓了,自己是赚了不少,但是,擦,丧尸出现,特么的他一屋子的钱全成废纸了,这怎么不让徐老板生气?

    人一生气就容易冲动,一冲动就会做出一个出格的事,有些人醒悟过来会后悔,然后收手,有些人则不然,他们会发觉其实这才是他想要的生活。

    很显然,徐老板是后一种,这就跟小偷似的,第一回尝到了甜头,之后他会越来越贪心,直至最后杀人放火。

    自我感觉良好的徐老板没想到人家压根比他还富有,徐老板有虚弱了,他摸了一把额头的汗,问:“凌总裁,我记得你的货不少,莫非这短短时间都用完了?”

    要不是凌子拓现在也在赶路,徐老板就要以为其实凌子拓事先已经知道会有末世来临了。

    徐老板歪打正着之后又歪了,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跟真想擦肩而过了。

    凌子拓意味不明地笑了一下,说道:“当然没有,不过路过H市安全区时全被人收走了。”

    见徐老板并未全信,凌子拓对凌一说道:“打开后车厢,让徐老板看看。”

    凌一点头,走到卡车后面,大开车厢,里面的物资一目了然。

    徐老板看着车厢内的各类物资,彻底失望了,他心里骂道,凌子拓果然是个败家子,那么多好东西怎么就能被人抢了呢?

    难道凌子拓其实只是个花架子?

    要是换做他,怎么地也得跟安全区那些吃干饭的干一仗。

    无缘无故被黑锅的韩戚阳打了个喷嚏,背后一凉。

    凌子拓买那些枪支弹药轰掉整个H市是绰绰有余,还怕那些人个鸟,尼玛,这凌子拓太败家了。

    除了心里骂骂凌子拓,这徐老板还真不敢做什么,看看凌子拓这些人高马大的手下,以及也下车的梁爽跟韩戚玥,徐老板只能干笑:“原来是个误会,哈哈哈,误会,哈哈哈——”

    “还不快让凌总裁走?废物!连堂堂凌总裁都不认识?瞎眼了?”使劲往地上的人踹去,徐老板将憋了一肚子的气全撒在属下身上。

    抱着手腕嚎叫的属下本来以为老板过来是给他们报仇的,没想到人家来头更大,他们只能自认倒霉,抱着手腕往旁边让去。

    “多谢徐老板。”凌子拓笑容浅浅。

    “相见就是缘分,徐老板,还请接受我的一点心意。”凌子拓很大方地说道:“凌武,给徐老板搬一袋米一袋面,哦,还有两棵白菜。”

    怎么说桐桐空间内的武器也有徐老板一份功劳。

    “是。”凌武鼓着笑,快速按照凌子拓的指示,跳上卡车,扔下来一袋米一袋面,还有两颗明显缺水的白菜。

    徐老板很想拒绝,可是,这白花花的大米跟面哪,他拒绝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来,只好咬碎银牙笑道:“那就多谢凌总裁了。”

    他的属下都睁大眼,一副馋的不行的样子,说实话,他们拦了这么多天的路恐怕还没人家凌总裁从牙缝里漏出来的多。

    真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

    “那后会有期了。”凌子拓夹着凌子桐转身离开。

    “后会有期。”徐老板咬牙回答。

    站在最后面的钱佳佳低下头,眼中是失望,要是能打起来该多好?最好杀死凌子桐兄妹,到时她就能趁机离开。

    车队一辆辆地经过收费站。

    当最后一辆经过时,徐老板问身后的人:“那辆吉普车里的丫头在看我?”

    “老板,应该是的。”

    “她眼睛还红了?”

    “差不多。”

    “啧啧,难道那丫头是被凌子拓强行掳走的?”徐老板自言自语。

    “应该——不是吧?”那属下有些怀疑。

    “恩?”徐老板疑惑地看向属下。

    那属下回道:“老板,您难道没注意到凌总裁跟她抱着的小女孩之前不同寻常的气氛?”

    徐老板眼睛一瞪,继而想到什么似的,仰头大笑:“哈哈哈,凌子拓啊凌子拓,你他妈有种。”

    连自己妹妹都下得了手。

    吉普车里,钱佳佳恨恨地看着墨城。

    墨城无所谓的耸肩,依旧当着钱佳佳的看向车外的视线。

    这钱佳佳还为何能逃脱,还真是荤素不忌了,连刚才那人都想诱惑,墨城低头,连看都懒得看钱佳佳一眼。

    之后一大段路程都很顺畅,一个小时后,果然跟钱佳佳说的那样,他们路过一个加油站,不过很可惜,这加油站早已经被人抢光。

    “凌同学,帮帮我们吧!”刚才走的面包车正停在加油站外,车子应该没有油了,三个男生正站在路口,当看到那刺眼的越野车时,欣喜地招手。

    三个男生知道这队伍虽然凌子拓是领导,可凌子桐的话却比凌子拓管用,只要凌子桐愿意,他们还能跟着车队。

    “凌同学,救救我们吧。”

    要是没有油,他们只能徒步,到时只有死路一条。

    凌子桐面无表情地看着车外,不发一言。

    车子直接呼啸而过,那三个男生的求救声逐渐被湮灭在汽车声响中。

    “桐桐,我告诉过你,这是他们的选择,他们死活得自己负责。”担心凌子桐想不开,凌子拓不厌其烦地劝慰。

    凌子桐展颜一笑,她道:“哥,我没有自责,这种事多着了,他们心性不定,跟着我们对我们也是拖累,说不定还会害了大家。我只是有些惆怅啊!”

    这末世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她真心不愿意再看到各种人间悲剧了。

    虽然说不该笑,可看桐桐那么一个惆怅的小模样,凌子拓还是不给面子的笑了出来。

    刻意营造出来的沮丧一扫而光,凌子桐白了一眼自家哥哥,娇嗔一句:“哥哥太过分了。”

    凌子拓瞳孔深邃,顾不得在路上,侧过身体攫住凌子桐的红唇,轻咬一下,而后满意地舔了舔唇。

    谁说只有女人舔唇诱人?她哥哥可比那些女人诱人的多!

    薄薄的唇瓣染上艳色,唇形特别特别完美,让人看着就要亲,捂着脸,凌子桐闷声说:“哥哥,不准诱惑我!”

    “呵呵呵——”

    桐桐怎么能这么让他爱不释手呢?

    大家的午饭是在国道旁一处服务站吃的。

    服务站当然没有卖东西的,因为是休息站,里面的丧尸不少,看着外头空地上徘徊的丧尸,凌子拓用对讲机说:“这里丧尸不少,里面小超市跟饭店应该还没人进去过,应该能搜出不少东西,大家行动,注意安全。”

    “收到!”

    “哥,我也去。”

    “跟在我后面,为我断后。”桐桐要练手,他就给桐桐机会。

    “是!”学着敬了一个军礼,凌子桐拿好砍刀。

    说多也不算太多,起码没有昨夜在那个村子里遇到的丧尸多,外面徘徊的有,被关在客车上也有不少丧尸。

    大家约定好了似的,两两背对着,毫不留情地收割自己周围的丧尸。

    龚叔跟冯晶晶也分别那个长刀,一刀砍不死,再砍一刀。

    力量就是在这一次次对战中增强。

    吉普车上的四人白了脸,尤其是冯晶晶,她的双眼紧紧盯着场中跟凌子拓背对着背的凌子桐,心中一片惊涛骇浪。

    这怎么可能?

    短短一个多月,凌子桐怎么变得这么厉害?

    纤细的身躯,握着砍刀的手却充满力量,凌子桐的每一刀都干脆利落,她身手敏捷,杀丧尸的动作不粗鲁,却优美异常,整个人如沐浴在阳光下的精灵,不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不,不该这样的!

    钱佳佳妒火燃烧,牙齿咬得咯吱咯吱的响,就在她恨不得跟丧尸一起攻击凌子桐时,只见一个小丧尸窜了上去,那速度竟然是没见过的快!

    眼看着丧尸已经抓向凌子桐的小腿,钱佳佳兴奋的笑出声。

    ------题外话------

    谢谢邪浅幽,小小精灵20731,浅言芷语,槿颜183的花花,谢谢支持正版的菇凉们,羊年快乐!么么哒!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末世之爱妻是正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折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折耳并收藏重生末世之爱妻是正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