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末世之爱妻是正道 > 第九十五章 第四个苹果

第九十五章 第四个苹果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凌子拓跟凌子桐两人对武栋梁都没什么好感,救下他也不过是顺手之事,这会儿他亲自送上门来,两人嘴角同时勾笑。

    如果这时凌子拓跟凌子桐同时照镜子的话,他们会发现两人嘴角的弧度几乎一模一样。

    不紧不慢地梳洗,两人才一前一后下了楼。

    客厅内,武栋梁跟祁亮有些拘谨。

    倒不是因为凌家人目前住的地方有多舒适宽敞,也不是因为凌家人对他们视而不见的行为,而是武栋梁觉得自己是没脸见凌家人,毕竟昨天的事还历历在目。

    见凌子拓跟凌子桐下楼来,武栋梁跟祁亮赶紧起身,朝凌子桐笑道:“凌队长早。”

    祁亮比武栋梁心思要灵活些,祁亮跟着笑道:“实在很抱歉,这么早过来打扰诸位,还请凌队长见谅。”

    凌子拓走下最后一节楼梯,朝凌子桐伸手,凌子桐将手放在他手心,两人走到凌子拓常坐的沙发主位。

    龚叔恰好端了两个杯子过来,对武栋梁跟祁亮笑了一下后,将杯子直接放在凌子拓跟凌子桐面前,“少爷,你的白水,小姐,这是少爷特意吩咐你每天早上要喝的蜂蜜水。”

    听到蜂蜜两个字,武栋梁被自己的口水呛了一下。

    咳咳,咳咳——

    蜂蜜?

    这个时候凌家人竟然还能喝得上蜂蜜?而且是每天早上都能喝的?

    武栋梁这么激动,看得一旁祁亮有些尴尬,其实他心中也是震惊,不过祁亮到底稳重一点,他只端起自己面前的一次性茶杯,掩饰地喝了一口。

    将武栋梁跟祁亮的表情收入眼底,龚叔瞥了两人一眼,心中那点怒火总算消散,他高兴地再次去了厨房。

    哼,让你们昨天将少爷请过去喝水,我们家喝的都是蜂蜜,可比你的白开水强多了。

    武栋梁一脸羡慕地看着凌子桐杯中泛着金黄色泽的蜂蜜水,倒不是说他有多喜欢喝这种甜甜的水,而是他通过这一杯小小的蜂蜜水就能看到凌家人的生活状态。

    祁亮扶额,就知道这一趟过来会丢脸,但想到武栋梁又不会说话,为了不得罪凌家,他只好厚着脸皮跟过来了。

    祁亮十分后悔,他不该一时心软过来的。

    手悄悄拽住武栋梁的衣摆,试图让武栋梁别表现的这么垂涎欲滴。

    武栋梁收回视线,嘿嘿的笑,将自己跟前的一个袋子推到凌子拓的方向,说:“一点小小心意,希望凌队长别嫌弃。”

    凌子拓并没有直接打开看,他点头,没有说话。

    “武队长还真是个知恩图报的人,昨天的事原来是我误会了。”凌子拓不在意,并不表示凌子桐就能将昨天的事当做没发生过一样。

    幸亏凌子拓不是一般人,否则,是不是他就得给那棵树背黑锅了?

    凌子桐的嘲讽已经放在明面上了,武栋梁笑容僵硬了一下,他挠头,道歉:“真的很对不起,昨天的事是我错了,我为自己的小人行为表示道歉,如果两位还不满意,你们可以打我一顿,我绝对不反悔。”

    这话不是虚的,武栋梁向来喜欢直来直去,他还真这么认为,如果两家人不满意,他就脱了衣服,让人打一顿,直到人家满意为止。

    武栋梁已经这么道歉,凌家人也不知得理不饶人的,凌子桐收回目光,不再开口,她总不能真的打武栋梁一顿吧?

    自家宝贝在替他打抱不平,凌子拓自然高兴,他将人拉到自己跟前坐着,把玩着小巧的手指,问对面的人:“二位今天过来不只是道谢这么简单吧?”

    登门道谢什么时候都行,不一定非要这一大早。

    武栋梁惊喜地抬眼,他向凌子拓竖起大拇指,笑道:“凌队长果然聪明。”

    被武栋梁的恭维,凌子拓不置可否。

    “是这样的,我们不打算跟上头干了,我们想自己单干,但是——”祁亮觉得接下来的要求有点过分,他实在不好开口。

    凌子拓喝了口水,没跟着往下问。

    武栋梁没那么多弯弯绕绕,他直接说:“是这样的,既然我们不跟上头干了,所以我们的所有东西都要上交,我们都算是净身出户,凌队长也知道,即便我们再厉害,也不能徒步去市区收集物资,所以,我们想跟凌队长借车。”

    “我们保证,会好好保护凌队长的车。”武栋梁保证道:“而且,第一次收集到的物资,我们跟兄弟军团五五分,怎么样?”

    按说光借出车子,最后还能得到他们收集的一半物资,这不可谓不是挺大的诱惑。

    虽然武栋梁承诺的报酬挺惑人,凌子拓并没有立即答应,他反问:“基地有车的不仅我们兄弟军团吧?”

    雄鹰队,东方不败队,以及其他很多小队,甚至不少普通幸存者都有代步工具。

    “的确,但我觉得凌队长跟我比较投缘,呵呵。”武栋梁摸着刺头,笑呵呵地说。

    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凌家的车可是全基地的人都羡慕的,如果有机会开着那么拉风的车,他也不枉活这么一世。

    男人都爱车,这些军人也不例外。

    他们也开过不少军部越野车,但像凌家这么改装的还是头一回见到,武栋梁馋得慌。

    “我拒绝。”凌子拓直接摇头。

    武栋梁垮下笑脸,祁亮有些失望,这也是他们预料当中的。

    毕竟末世车子可不仅仅是代步工具这么简单,它们还能成为幸存者的避难地方,人家不借也是理所应当。

    就在武栋梁跟祁亮心往下沉时,凌子拓又说:“不过我有另一个建议。”

    “凌队长请说。”武栋梁扯着嘴角。

    “明天我们会有人出门,武队长可以跟着去,市区遗落的车子应该不少,至于报酬,我们要四分之一武队长收集的物资,怎样?”凌子拓问。

    凌家外面的车子,加上韩戚玥的军车,跟那辆中型卡车外,一共五辆,除了卡车,其他几辆各属于二组三组的,凌子拓没有立场替凌文他们决定。

    武栋梁跟祁亮眼睛亮了一下,虽然凌子拓要求的物资不算少,但这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他们齐齐点头,“我们同意,多谢凌队长。”

    凌子拓颔首。

    之后客厅再次冷了下来。祁亮再拽一下武栋梁的衣服,眼睛朝外示意一下,武栋梁会意,他跟祁亮一起起身,武栋梁笑呵呵说:“既然这样,那我们明天早上过来,我们这就走了,不送,不送啊!”

    凌子桐好笑,他们根本没打算送,好吧?

    虽然没打算送人家出门,凌子拓还是拉着凌子桐起身,目送两人离开。

    武栋梁跟祁亮走到院子,在经过厨房外头时,立面往外飘的饭菜香味让武栋梁肚子咕噜噜的叫唤,他不动声色地捂着肚子,喉咙更是一个劲儿的咽口水。

    他身边的祁亮也好不到哪里去,不过祁亮倒是没武栋梁表现的这么明显。

    除了凌家的门,武栋梁看着静谧古朴的院子,感叹道:“看看人家也是末世幸存者,但人家还是吃香的喝辣的,这就是差距啊!”

    “可不是,不过以后我们自己干,相信兄弟们以后至少也不会饿着。”虽不敢说能跟凌家相比,可至少要比之前强的多。

    “也是。”武栋梁赞同地说。

    这边凌家人也去厨房,今天的早饭是花生粥,猪肉白菜馅的包子,龚叔没炒菜,只将腌黄瓜跟番茄酱拿出来,就着饭菜吃。

    一顿饭吃的也香,早饭过后,凌子桐将之前收集到的健身器材全部从空间送出来,让凌家人安装起来,凌文跟凌武则出门打听一些基地的消息,凌子拓跟凌子桐一起回到客厅。

    交代凌子拓一声后,凌子桐闪身去了空间。

    她已经三四天没没进来了,眨眼看去,空间倒是没什么大变化,只不过栽种的蔬菜大部分都成熟了,就连水果树上都坠满了果实,苹果又红又大,桔子酸甜可口,草莓就更不用说了,看着周围满当当的果实,凌子桐心中有一股满足感。

    看完这边,凌子桐又往河水那边走去。

    河水仍旧不停歇的从她眼前流过,还是原来那个水位,外面的任何变化都影响不了空间内,将之前空了的瓶子再次装满,放在一个角落。

    凌子桐才走向中游,也是那个圆形荷塘边。

    没错,现在这池塘已经变成了荷塘,凌子桐之前采的荷叶,只是随便往里一扔,却不知为何,竟然都生了根,现在满池塘的荷叶,浅粉色荷花,以及时不时跃出水面的鱼。

    一切美妙又有生机。

    原来放进来的鱼苗都长得十几二十厘米长,而且数量早已经由原本的一小桶变成了整个池子,看着挑出来的草鱼,以及鲫鱼,还有其他各类肥鱼,凌子桐有点馋了。她直接找来一个网,朝鱼塘撒去,一网下去,拖上来数十条,捡几条最大的放在桶里,等会儿让龚叔做红烧鱼。

    又将上次挖的藕拿了几节出来,再让龚叔做藕饼吃。

    凌子桐并没出去,只运用精神力直接将鱼跟藕送了出去。

    坐在沙发上看书的凌子拓身体往后躲了一下,下一刻,客厅内传出一声闷响,大概凌子桐用力太猛,盛放鱼的桶一个不稳,翻到在地。

    里面的肥鱼落了一地,在空间内享受新鲜空气的鱼突然来到一个污浊的世界,有些不适应,那些肥鱼跳的厉害,有两条用力一笨,跳上了沙发上。

    “凌子桐——”凌子拓咬牙。

    听到凌子拓气急败坏的叫声,凌子桐有些着急,她看也没看,直接出了空间,当瞄到客厅内的狼藉时,没忍住,抱着肚子笑了起来,没办法,她一眼就看到凌子拓脚上正呆着一条胖鲫鱼。

    “哈哈哈——”凌子桐往后躲,在接触到凌子拓快要喷火的目光,她识时务地朝门外大叫:“龚叔,龚叔,快来救救哥哥!”

    说完,清脆的笑声再次回荡在客厅内。

    凌子拓慢悠悠放下书,身体快速动了,却在手即将抓住凌子桐的胳膊时,那人再次消失。

    空间内,凌子桐心有余悸地拍着胸口,小声说:“还好我快一点。”

    不然被抓住,她肯定要被哥哥弄的一身鱼腥味。

    等龚叔跑到客厅时,看到客厅成为鱼的天下,龚叔眼睛笑的几乎眯成了一条缝,额头上褶子越发深刻,不过接触到自家少爷漆黑的脸,龚叔适时地遮住笑容,他朝门外喊:“小七,凌四,快点进来帮忙。”

    凌子桐送了一桶出来,即便今天吃全鱼宴也用不完,龚叔已经想好了怎么处理剩下的,到时候用盐腌一下,放在外面晒晒,做成咸鱼,好以后做酸菜鱼,或者红烧都成。

    外面人手忙脚乱,空间内,凌子桐也没闲着,她开始摘菜,摘水果。

    这些新鲜的蔬菜水果已经完全长好后就不再继续长大,也不会变多,光凌家人吃,一时半会儿也吃不了那么多,凌子桐索性直接将蔬菜跟水果摘好后放在空间,既能保鲜,那些秧子上还能继续上。

    收集好蔬菜,等轮到水果时,凌子桐无能为力了,苹果树,樱桃树之类的都不矮,她即便是爬树,那些枝头上的也够不着。

    难道要眼睁睁看着这些水果挂在枝头,看得找吃不着?

    哎,如果要能用精神力摘水果就好了。

    凌子桐这么想着。

    不过想想也知道这是异想天开了,她仰头,望向其中一棵苹果树,盯着挂的最多的一个枝头,凝神,将精神力探过去。

    半天,苹果树一点动静都没有。

    哎——

    想当初,树上掉下三个苹果,一个诱惑了夏娃,使人类知道羞耻和*;一个砸醒了牛顿,使其研究万有引力,开创了物理力学新纪元;第三个握在乔布斯手里。

    她不想当伟人,凌子桐只纯粹的想让苹果砸她一下,好让她有苹果吃而已。

    “砸我把。”凌子桐睁大了眼,盯着上头那个硕大的苹果,喊了一声。

    微风吹过,苹果没动。

    叹口气,还是老老实实的爬树吧。

    凌子桐从小长在凌父特意为她营造的淑女环境中,爬树这种事只在童话书里看过,至于怎么爬,凌子桐在苹果树下衡量了半天,最终,选出一个最有效的。

    双手抱数,一腿先勾住数,另一腿勾住另一边,先移动手,再移动一条腿,最后移动另一条腿。

    哗啦啦——

    苹果树晃动的厉害。

    啪嗒一声。

    嘭——

    呜呜——

    苹果正砸在凌子桐脑袋上。

    那一下太疼,凌子桐耳边都能听到闷响,她只觉得头嗡的一下,生理泪水刷的出来,凌子桐看着地上滚动几圈后总算停下来的苹果,咬牙,松手,跳了下来。

    小腿上火辣辣的疼,她一瘸一拐地走过去,捡起地上的苹果,左右端详一下,最终,发现人类第四个苹果。

    能被外力晃动下来的苹果,那都是被虫子咬过根部的。

    头上还隐隐最痛,凌子桐觉得有些委屈,她拿着苹果,再次出了空间。

    外头,凌子拓刚换好了鞋子,龚叔也将客厅收拾完。

    凌子桐出现在刚才消失的地方,她泪眼朦胧地看着凌子拓。

    刚准备训斥她一顿的凌子拓惊了一下,他急忙起身,将人上上下下打量一番,没看到身上有明显的伤口,这才问:“这是怎么了?里面有什么异常?”

    凌子桐重重点头,双手递上苹果:“哥哥,给我想个法子,将树上的苹果全摘下来。”

    “我要将它们碎尸万段,做成苹果泥。”凌子桐狠狠捏着手中的苹果说。

    噗嗤——

    门口的凌四啃着西红柿,笑的不亦乐乎。

    凌子桐转头,瞪着凌四,凌四赶紧抬手,做投降状,笑道:“小姐别生气,我知道怎么能将苹果树上的苹果全部摘下来。”

    “我不要爬树,腿疼。”以为凌四是要教她爬树,凌子桐赶紧开口。

    凌四连连摇头:“不需要爬树,我给小姐做一个网兜,网兜系在棍子上,棍子一头绑上一把镰刀,没镰刀有弯刀也行,小姐有没有弯刀?”

    凌四这办法还是他小时候常常用的,为的就是偷邻居家的那株枣树上的大枣吃。

    “有,你等等。”凌子桐从空间找出一把弯刀,又找来凌四需要的网子。

    等凌四离开后,凌子桐突然觉得腰部一紧,凌子拓已经将人抱到腿上,掀开她的裤腿,看到羊脂玉一样嫩白的小腿上一大片红痕,有的地方都渗出血丝来。

    “这怎么回事?”凌子拓冷下脸来。

    “爬树磨的。”凌子桐老实地回答。

    凌子拓聚集的怒火被凌子桐这么委屈的回答弄的发出来也不是,不发出来也不是,最终,他只是心疼地将人抱紧,捏着她的鼻子说:“以后有什么不能做的事告诉哥哥,别自己伤着自己,否则,惩罚你的时候我也不会心软。”

    找来药膏,小心替她上了药,又用纱布裹住,不让裤子摩擦到药膏,才将人放在沙发上,凌子拓明令禁止:“腿上红肿消退之前不能出客厅。”

    “我没事。”凌子桐要反驳,但到嘴边的理由在遇到凌子拓黑沉的眼神时,自觉消音。

    “好。”凌子桐点头。

    凌子拓的心疼让她很受用。

    而凌子桐答应下来的事在听到之后的消息时,注定要失约。

    事情发生在午饭之前。

    凌子桐正窝在沙发上打俄罗斯方块,她头枕在凌子拓的腿上,凌子拓还是一手拿着一本书,时不时给腿上的人喂个草莓,大概气氛太过舒适,上天都看不过,再快到中午十一点,一直在外头的凌文突然脚步匆匆进来。

    门口时,凌文停下脚步。

    “进来。”见凌文没动,凌子拓直接说。

    “是。”

    其实这事对凌家其他人来说不一定是大事,但对小姐却是再震惊不错的消息。

    凌文走了进来,他看着凌子拓,最后将目光放在凌子桐脖子以上,凌文说:“小姐,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小姐想先听哪一个?”

    凌子桐好笑:“文哥什么时候跟人学这一套?”

    凌子桐的说笑声在接触到凌文的严肃的表情时收敛起来,她知道有事情发生,凌子桐借助凌子拓的力气起身,她坐直了身体,说:“先听坏消息吧。”

    “坏消息是那位小姐讨厌的钱佳佳没死。”

    “什么?”凌子桐怀疑自己的耳朵。

    这根本不可能,当时整个防空洞都被震倒,她确定钱佳佳没有出来。

    “小姐没听错,那位钱佳佳没死,她现在正在S市基地。”凌文又抛出一个重磅炸弹。

    凌子桐压下心中的失望,问:“好消息呢?”

    “好消息是钱佳佳现在成了一个玩物。”凌文笑道。

    虽然不明白小姐为什么那么讨厌钱佳佳,但小姐不喜欢的人倒霉,他们也为小姐高兴。

    “玩物?”这两个字在凌子桐舌尖绕了一圈。

    “没错,她是跟着一群幸存者来基地的,而那些幸存者都是三教九流之辈,跟他们一起过来的还有另外几个女人,里面有自愿的,应该也有被强迫的。”在那些人进基地时,凌文就在人群中,他将那些女人的表情看得一清二楚。

    “没想到钱佳佳竟然落到如此境地,这还真是天意啊!”她已经得到很多幸福,前世那些遭遇已经离她原来越远,如果不是凌文提起,她恐怕都要忘记钱佳佳这号人了。

    原本对钱佳佳的厌恶跟恨意已经逐渐淡去,这人如今对她来说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存在,而她也能随手捏死这人。

    钱佳佳如今这境遇也算是报应,如果钱佳佳自此之后别找她麻烦,她也可以当做不认识这人,但,这女人如果还不知死活的凑上来,那这位的下场她一定要好好琢磨一番。

    “桐桐想怎么处理她?”凌子拓问。

    在凌子拓看来,那钱佳佳就跟蝼蚁一般,伸个手指都能捏死她。

    “不用,她现在跟了别人,我们这么突然杀她,恐怕会引起这群人的注意,我们要等着她先动,到时就彻底灭了她。”凌家人现在在基地已经算是人人皆知了,如果再弄这么一出命案,到时基地领导说不定会拿这个说事。

    凌子拓赞同凌子桐的说话,不过就这么放任钱佳佳不管也不行,凌子拓对凌文说:“去找上次那个孩子,让他小心盯着钱佳佳,至于报酬,给丰厚一点。”

    凌子拓口中的孩子就是昨天带他跟桐桐去市场的男孩,这男孩对基地极为熟悉,又是普通幸存者,以他的机灵劲儿,应该不会被发现。

    再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即便为了食物,那孩子一定会拼尽全力的。

    “好。”

    虽然钱佳佳这人不足为惧,但这件事到底也给凌子桐的好心情蒙上了一层阴影,她也没心情再躺着了,索性起身,跟凌子拓说了声,再次进去空间。

    上次收了不少种子五谷杂粮的种子,她想试试,看能不能在空间生长,到时也省的总吃单一的粮食。

    这一忙活就是一下午的时间。

    晚上,凌子桐有些馋小火锅了,在空间时,她无意中看到当初收集到的小火锅用具,反正空间什么都有,她出来时,索性将那些用具都带了出来。

    那种袋装火锅作料是有,不过不多,现在天气又不太冷,又是秋季,吃太辣的容易上火,征得其他人的同意,龚叔自己用那些大料调制了不算辣的作料。

    小青菜有,各类肉也有,就连超市内那种袋装肉丸也不少,粉丝之类的当初在副食品市场买了不少。

    晚上七点左右,一家人围坐在长桌旁边,吃着热气腾腾的小火锅。

    太久没吃,龚叔准备的好几盆蔬菜,肉片全部被吃的干净,火锅配上龚叔另外做的锅贴,凌家人吃的满嘴通红。

    一顿饭后,饱嗝打个不停。

    几乎是在放下碗筷的同时,远门被敲响。

    靠着门最近的龚小七起身,其他人帮着龚叔收拾桌子,不等收拾好,龚小七再次进来,要笑不笑地看着大家,在众人还没开口询问时,龚小七自己说:“凌哥,来人说是东方不败小队的,说是给凌哥送了些东西。”

    提到东方不败队,反应最大的不是其他人,恰是凌子桐。

    直到手心的疼痛窜入心头,凌子桐才回神,她慌乱地看向凌子拓,而在凌子桐情绪波动的同一时间,凌子拓已经感觉得到,他心疼地将凌子桐的手包裹在自己的手心。

    “没事,有哥哥在。”凌子拓安慰道。

    之后,他对龚小七说:“让他离开,我凌家人跟东方不败小队井水不犯河水。”

    凌子拓的话很大程度上安慰到了凌子桐,她勉强朝凌子拓笑笑,说:“哥哥,我只是有点不舒服。”

    在遇到东方不败队队长孟松之前,凌子桐从来没有一种名为危机的感觉。

    没错,就是危机。

    这孟松给她的感觉很奇怪,这人长相可以用妖媚来形容,但凌子桐却知道他实力跟手段强悍到让人惧怕,这人总是笑容满面,但那笑容背后却是一片黑暗,如无底深渊一样,似乎能将人溺毙在其中。

    就凭他对凌子拓的注意,凌子桐也只要这样的人不可能作为朋友。

    而作为敌人的话,更可怕。

    凌子桐万分纠结。

    在她没从挣扎中出来时,门口已经传来孟松的说话声。

    “凌队长的话真是让人伤心。”

    话来没落,人已经出现在厨房门口,孟松倚在厨房门框上,姿态邪懒,语调惫怠,但却偏偏无法让人产生厌恶之感,孟松扬了扬手中的东西,说道:“我们好歹也有同基地之宜,孟某今天亲自来拜访,不知凌队长给不给孟某这个面子。”

    “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东方不败队位列基地小队实力第三位,不,现在已经升为第二位,我区区一个兄弟军团又岂敢跟孟队长谈友谊?”凌子拓的拒绝不算婉转。

    孟松听出他的意思,笑容却没有收敛分毫,他笑道:“凌队长,有些话可别说的太早,如果今日你赶走我,那么,以后凌队长想我东方不败队的帮助,那就是不可能的事了。”

    孟松的话可以看成威胁,也可以看成利诱。

    “我凌家人还从没有怕过任何事。”凌子拓冷笑。

    “呵呵——”孟松笑着摇头:“的确,以凌队长,以及你们各位队员的能力,别说这基地第一,即便是你们自己重新建立一个安全基地,那也是可能的事,但不知凌队长有没有听过这么一句话,叫做世事无绝对,也可以说是一切皆有可能。”

    在孟松说起建立安全基地时,凌家有几个已经变了脸色。

    自己建立基地的事也就凌家人自己心里清楚,除了当初的肖承,他们没告诉任何人,就凭他们给外人的印象,即便朝外宣扬,恐怕也没几个人相信,此刻,孟松的话里分明带着肯定的意思。

    这让人不得不深思。

    凌子桐悄悄握紧凌子拓的手,她不可能仅仅因为自己的感觉就将孟松赶出去,若按外头的传言,今日他们得罪孟松,恐怕以后是暗箭难防。

    凌子拓想的更深一层,他牵着凌子桐起身,对孟松说:“孟队长请。”

    凌子拓朝凌文示意一眼,凌文上前,笑着接过孟松手上的东西,“多谢孟队长。”

    “客气。”

    孟松单人赴会,凌子拓自然也不会带着其他人进去,在进客厅之前,他柔声问:“桐桐,要不要上去休息?”

    凌子桐对孟松的不喜,凌子拓能感觉到。

    “不用。”她要跟哥哥并肩作战。

    三人进了客厅,凌文送上来茶水。

    作为东方不败队队长,孟松在异世的日子跟以前的日子差别还真不大,如果用招待武栋梁的水来招待孟松,那无疑会让孟松觉得他们看低了他,或者在自贬身价。

    凌文这回泡的同样贵重的君山银叶。

    看着黄绿茶水中,茶叶根根直竖,孟松笑容终于真诚了些。

    “你我都不喜欢拐弯抹角,孟某今日过来也只是想提醒凌队长一句,要早为自己跟你的兄弟们打算。”孟松说道。

    “孟队长这话什么意思?”既然孟松说他不喜欢迂回,凌子拓索性也就直接问。

    “从前段时间飞龙队队长的之事,到昨天晚上小树林中发生的事,更别提外头已经成群结党的丧尸大军,现在我们处于内忧外患中,而整个基地即便现在是固若金汤,谁又能说它会永远屹立不倒呢?”

    “基地最大领导李松和是个有能力的人,但他毕竟年纪大了,而且他的那些真正衷心的下属并不在S市,目前他周围又有一群踩高捧低,极其自私的下属,凌队长刚来,恐怕还不知道这其中内幕,那些人正等着李松和放权呢,不管最后那群废物中谁得到最后那个位置,到时候我们这些自由组织起来的小队以后的日子要难了些。”孟松毫不避讳地将基地上层内幕告诉了凌子拓。

    凌子拓刚来基地,即便想打入上层,恐怕也不是简单的事,这个消息他倒是真的没听说。

    “这些都是他们的事,与我无干,大不了到时我们离开就是。”凌子拓不怎么在意。

    天下之大,当然有他凌家人的容身之处。

    孟松并不意外凌子拓这说法。

    从孟松得到的资料中,他知道凌子拓绝对不会屈居人下,这人有野性,几乎无人能掌控得了他,但凌子拓同时也有弱点,目前来看,他的弱点无非是他身边的这个名义上的妹妹,以及外头那几个凌家人。

    一个人一旦有了弱点,那么他就有办法将人说服。

    “凌队长的想法固然不错,但是凌队长不知有没有想过,如今末世已经两个多月,外面即使有好的避难所,此时恐怕也早已被占领,如果想将好地方占为己有,就需要将原先的人赶出去,与其一路奔波,不如就地占山为王。”孟松抛出一个重磅炸弹。

    “说来轻松。”凌子拓并不赞同孟松的说法,他道:“这基地光属于李松和的军队人数就有几万,你觉得就凭你我那十几人能跟上万人对战?”

    这孟松的心未免太大了些。

    “凌队长,几万人如果团结起来,那力量固然让人望尘莫及,但如果他们当中大部分人都寒了心呢?”孟松并不觉得自己是异想天开,他挑眉,说:“就像那位武栋梁队长。”

    现在这个时候并不讲究资历跟背景,末世里,最硬的却是拳头。

    “抱歉,我没这个打算。”凌子拓还是断然拒绝。

    孟松并不失望,他起身,神色复杂地看着凌子拓,而后转身大步离开。

    客厅内安静下来。

    “哥哥,这孟松好大的野心。”凌子桐有些纠结孟松最后的那个眼神,但她也忘记孟松再提及将来时,眼中迸发的自信神采。

    “这人实力不可小觑。”凌子拓说道。

    此次两个小队队长不欢而散的事只有当事人清楚,外面的幸存者仍旧为一日三顿饭发愁,在他们的想法里,能活一天是一天,至于更新换代的那些事,离他们太远。

    就像从古到今的每一次政变,百姓要的就是安安稳稳的活下去。

    这件事虽然过去,但凌家人都上了心,直到第二天早饭过后,凌子拓才对凌家众人说:“大家都要时刻有准备,说不定今天,或者明天就会离开。”

    凌家众人齐齐点头。

    昨天休息一天,今天开始,仍旧每天两个小组出去。

    客厅内,所有人,包括韩戚玥都紧紧盯着人群中央的墨城。

    墨城按照凌子桐说的,凝神,神识开始查探,大约一分钟过后,墨城睁开眼,脸色苍白地朝凌子桐说:“我没有前天那种感觉。”

    “是不是丧尸潮已经退了?”

    “应该是吧?”墨城不清楚自己的搜寻范围到底有多远,她不能确定。

    凌子拓环顾众人,最后将目光放在客厅门口一左一右站着的小花跟小黑身上,凌子拓说:“ 三组将小黑带着。”

    小黑上次对丧尸潮有感应,带着它应该有用。

    “要不,我也去吧。”墨城跟着说。

    “不用,一组总要带一个对丧尸有感应的,墨城你就呆在二组吧。”凌子桐说。

    “好。”只要不将她排除在外就行。

    自觉自己的异能没有其他人的有用,墨城有些郁闷,又觉得内疚。

    “墨城,你这异能如果强大到一定程度,可比一般异能强的多了。”见墨城松口气,凌子桐笑道。

    墨城红着脸不开口。

    按照原计划,一组凌子拓跟凌子桐打算去找石化厂,二组看家,三组也出门寻找物资,在凌子拓跟凌子桐临走之前,凌子桐从空间搬出一箱手榴弹,以及两个火箭炮,还有几架机枪,少量留给二组,剩下的全部让凌一搬上车。

    “丧尸潮今天不知有没有退散,尽量走小路。”凌子拓叮嘱一句。

    “是。”

    “都要小心,我说过,不希望我的队伍里再少任何一人。”凌子拓又说。

    “明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末世之爱妻是正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折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折耳并收藏重生末世之爱妻是正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