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末世之爱妻是正道 > 第208章 坏人变老了

第208章 坏人变老了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总算明白了一句话。”凌子桐倚靠在凌子拓怀中,握着凌子拓的手指把玩,一边不经意地说。

    丧尸还没到跟前,周围一直是安静的,凌子桐声音不大,却足以让所有人听见,那老头自然知道凌子桐指的是他,他气的脸上褶子抖动起来,唾沫横飞地问凌子桐:“你知道什么?”

    “之前总听人说过的一句话呀。”凌子桐继续卖关子。

    话落,凌子桐转头,问:“哥哥,你知不知道?”

    手指勾了勾凌子桐的掌心,凌子拓无声点头。

    这两人打哑谜的时候,老头就觉得所有看向他的目光中都带着不怀好意,他更加恼羞成怒,他上下打量着凌子桐,见凌子桐衣着整齐,脸上粉嫩,一阵嫉妒,末世还穿这么干净,被养的这么好,说没吃好东西,他怎么都不信,还有一点,大庭广众下,这丫头竟然跟男人这么搂搂抱抱,简直就是不堪入目,老头唾了一口,说:“你这丫头小小年纪就学会了骄奢淫逸,肯定是个没家教的,又不尊老爱幼,简直就是败类。”

    老头用极尽恶毒的话辱骂凌子桐。

    没人能在他面前这么贬低辱骂桐桐,凌子拓眯着眼睛看过去,同时催动异能,誓要将老头烧成灰。

    感觉到凌子拓的精神力波动,凌子桐抓着他的手用力,捏住凌子拓的指腹,小声说:“哥哥别急,他骂我,我自然要他付出代价,这种小事就不用哥哥用异能了,哥哥,你就看我的吧。”

    如果凌子拓继续用雷电异能杀这老头,众目睽睽下,别人自然看得清楚,这样的话,对面那些人也猜得出来,他们的同伴是哥哥杀的,这样会引起混乱。

    对面人数不多,也不算少,如果他们拼尽全力,又有丧尸包围,到时还真有些麻烦。

    桐桐有自保能力,凌子拓自然是愿意的,反正他始终在桐桐旁边,到时桐桐处理不了,他再动手就是,想到这里,凌子拓简单地嗯了一声。

    得到凌子拓的同意,凌子桐笑开,她侧身,踮脚,在凌子拓的下巴处轻轻咬了一下,笑嘻嘻地说:“谢谢哥哥。”

    下巴酥麻,凌子拓瞳眸深了些许,他喉间咕哝了一声,不甚清晰。

    凌子桐不知道自己有些暧昧的动作唤出了凌子拓心头的野性,她此时正一脸灿然地看着对面的老头,说道:“你是不是很想知道我刚才那句话的意思?”

    老头冷哼一声,小声说了句:“败类。”

    这话虽然小,可凌家人还是没错过,凌四又有些怒了,他掐腰朝凌子桐叫道:“小姐,这种人渣我直接处理就好了,省的等会儿脏了小姐的手。”

    “放心,对上这种人,我可不会用手,四哥,不仅你嫌弃,我也嫌弃呢。”凌子桐说着,还扬起一只手,葱白似的手指漂亮到不可思议。

    “哼,你们这些小兔崽子,怎么?还想杀人哪?来啊,来啊,朝这杀,我看看你们杀了同类之后会不会遭到报应?”老头说着,伸长了脖子,枯瘦的手指着自己的脖子,继续叫嚣。

    这老头声音虽然极近嚣张,可仔细辨别,凌子桐还是能从他的语气中听出胆怯害怕来。

    凌家这么多人,对上他一个四肢不勤的老头,别说一拳,就是每人一根手指头,都能捏死这老头。

    “哎呀,我可算明白了,原来不是人老了就变坏,实在是坏人变老了,我说糟老头,你以前是不是特别坏,还特别招人厌恶?”凌子桐故作天真地问。

    老头本来已经准备了好几套说辞,可没想到凌子桐会有此一问,他准备好的话根本派不上用场,老头只能梗着脖子继续叫:“你这丫头说什么?我年轻的时候你还不知在哪呢?真的没教养。”

    这已经是老头第二次说了她爸爸,凌子桐怒了。

    每个人都有逆鳞,凌子桐决不允许任何人侮辱她爸爸。

    老头显然没有感受到凌子桐的怒火,他继续看着凌子桐,看她也不过十来岁,老头猜测说:“算起来,我也是你的爷爷辈,这么对一个年长的人,你的狼心被狗吃了?”

    “呵呵——”凌子桐笑开,莹脆的笑声有一股感染力,那种一种干净到不染尘埃的笑声,不少人隐隐还能闻到一股让人神清气爽的青草香味。

    凌子桐可管不了别人的看法,她手朝旁边空地处指了一下,很快,小花它们凭空出现在空地处。

    “桐桐?”她身后的人有些不赞同地说。

    桐桐不让他使用异能,自己却不介意暴露空间异能,凌子拓知道这是桐桐在用她的方法保护自己,虽然心里暖暖的,可到底还是不悦占据的上风。

    “哥哥,咱有事关起门来说,现在有外人在场,我们可得一致对外,你在外面也给我点面子,哥哥——”凌子桐揪着凌子拓的袖子,小声商量着说。

    男人在外需要面子,她一个女人也是需要的。

    凌子拓本想着要好好教训一下这丫头,可听到后来,他只能憋着笑,故作严肃地点点头,不过还是留下一句狠话:“你给我等着。”

    现在能过去就行,之后的事之后再说。

    凌子桐绝对是寒号鸟型的。

    “好,都听哥哥的。”没有领会到凌子拓话里的意思,凌子桐敷衍地应声。

    在凌子桐转回去,继续跟老头对战的时候,她错过了凌子拓脸上的得逞,以及眼中的迫不及待。

    都说不知事者最幸福,这丫头正得意地吩咐小花:“小花,你们过来。”

    小花,金毛跟小黑颠颠地往这边跑过来。

    空间固然好,可对这几只来说,还是外面精彩一些,空间的东西可都是能看不能吃的,它们宁愿出来咬死丧尸,以发泄心头的郁燥。

    等三只靠近后,凌子桐手上多了三块牛肉,是用保鲜膜包好的,还是血淋淋的生牛肉。

    将三块肉分别递到三只嘴边,看着他们吃下去后,凌子桐拍拍小花的脑袋,说:“吃完了就要干活了。”

    凌子桐不知道,或者即便知道也不在意的是,当她掏出牛肉时,很多幸存者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切,一个人怎能凭空变出东西来?他们目光不停地往凌子桐身上梭去,如果可能,他们恨不得将凌子桐解剖了检查,好将她那张逆天本事占为己有,其中最为焦躁的就是那老头。

    老头不仅想将凌子桐的空间异能占为己有,但是此时他最想的是从小花口中夺下牛肉,或者,老头看向小花的眼中一阵杀意,直接杀掉这三只,可是足够吃很久的。

    嗷呜——

    汪汪汪——

    小花跟金毛它们表示很赞同凌子桐的话。

    摸着小花跟金毛的脑袋,凌子桐才有空看向老头,将老头眼中的贪心看在眼里,凌子桐嗤了一声:“啧啧,我很好奇你年轻时到底是什么人?”

    老头有些不自在地低头,想避开凌子桐探究的眼神。

    被骂那么久,凌子桐当然不会这么简单地放过他,凌子桐松开凌子拓的手,想朝老头走去,却被凌子拓抓住了胳膊,“桐桐?”

    “哥哥,我就去看看,隔着这么远说话费事。”

    这丫头还玩上瘾了,凌子拓无奈,松开手,眼睛盯着凌子桐。

    凌一跟凌二则直接跟上凌子桐。

    于是,在这难得热闹的空旷的高速路上就出现这么一幕,一群衣衫狼狈的幸存者中,一个少女,身后三只,再后面两个身材健硕的男人。

    这画面怎么看怎么像是黑社会斗殴。

    末世之前,尊老爱幼是美德,是人人应该遵守的,如果不想受谴责,不管你愿不愿意,都得好好爱护老人孩子,老头现在还没完全缓过神来,他一辈子都是这种状态,三个月自然没法彻底让他认清现实,不过趋吉避凶是本能,远远来过去时,凌子桐小脸绝美,眼神清澈,不像是坏丫头,对付这样的小丫头,他只需给对方带上道德的帽子就行。

    直到凌子桐眼中噙着恶意的笑走的越来越近,还有她身后三只嘴角还沾着血丝的畜生,以及走在最后的两个大块头男人时,老头彻底懵了。

    “你,你要干什么?”老头后退,一边问凌子桐。

    “不干什么呀?”凌子桐还是很无辜的笑。

    到了这时,如果他还能将凌子桐这种笑当成干净无恶意的笑,那他就是蠢的不可救药了。

    老头左顾右盼,最后视线停留在那个中年男人身上,老头像是找到救星似的,朝着那中年男人,也是那副队大喊:“你们还站着干什么?不知道这丫头要使坏吗?”

    中年男人没有回答。

    刘鑫生怕他们副队一时心软,救下老头,试图开口阻止,那副队却朝他笑看了一眼,用口型无声说出两个字:放心。

    副队没动,老头更急了,他一边继续后退。

    旁边的幸存者见凌子桐一行人来势汹汹,自然地让出一条路来,凌子桐很容易走过去,直到老头退到高速路的最边上栏杆处,他退无可退时,不得已朝副队大叫:“说起来我们也算是同宗,你要是有点良心,就不该看着我一个老兵被他们欺负。”

    老兵?

    这个词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包括那副队,以及他身后的兄弟们。

    当兵的人,总有一种情怀,他乡遇到战友,不管是不是同一兵种,同一不对,甚至是同一年代,他们总有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这种感觉让副队他们心情复杂。

    这老头毕竟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就是嘴坏了点。

    副队不知该不该开口时,凌子桐又说话了:“你曾经也是军人?”

    老头面对凌子桐认真的眼神,有些心虚,却仍旧肯定地回答:“当然。”

    “是保卫国家的?”凌子桐又问。

    “当,当然。”老头这次回答的要比上次坚定,也快速。

    “哦?”凌子桐并没说信还是不信,她只是怀疑地看着老头,然后突然又问:“你多大了?”

    “六十七。”老头本能地回答。

    凌子桐眼睛闪烁,后笑道:“不对呀,按你的年纪算,你出生的时候,已经没鬼子了,你去人家门口打的?”

    老头哑口无言。

    周围人一阵哄笑。

    副队恍然大悟,他竟然忘记这一点了,继而失笑,他竟然不如一个小丫头考虑的周到。

    “那,那时候也是有需要我的事情,反正,反正我就是做过许多为民除害的事。”老头提到这个特别激动,仿佛凌子桐的质疑是对他最大的侮辱。

    凌子桐摇头,啧啧有声,突然开口,问:“你当年红卫兵吧?”

    凌子桐话一落,之前的哄笑声戛然而止,大家怔怔地看着当事的凌子桐跟那老头。

    那老头明显感觉到投放在自己身上的眼光没了之前的复杂,剩下的全是怀疑跟厌恶。

    “你,你胡说什么?”老头气得跳脚,他往凌子桐走过来一步,在听到小花的哼声,以及凌一的冰冷视线时,又缩回了脚步,老头反驳说:“我,我才不是。”

    并没将老头的反驳放在心上,凌子桐继续问:“你当年亏心事做的不少吧?”

    “你,你胡说。”老头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话来反驳凌子桐,他只能徒劳地重复这‘胡说’两个字。

    而老头的表现恰好告诉大家,这人以前真的做过不少缺德事,大家看向老头的眼神已经换成了厌恶。

    似乎早就知道答案,凌子桐并没有任何高兴,她低头,玩自己的手指头,接着问:“说吧,当年杀了多少人?”

    “我,我没有。”老头被凌子桐一句一句看似平常,其实很打脸的话问的哑口无言。

    凌子桐怎会放过他?她继续玩自己的手指头,有些不经意地问:“一百个?”

    “你胡说!”老头沟壑纵横的脸抖动了好几下。

    “八十个?”凌子桐又问。

    老头频临疯狂的边缘,他枯哑着嗓子反驳:“住口,我没杀人,没有杀人,我没有杀人。”

    老头浑浊的眼里有的尽是害怕,这让凌子桐有些好奇,凌子桐又走上前一步,离老头更近了点,她故意压低了声音,似的声音显得低哑鬼魅,凌子桐问:“是不是每天晚上都有人来找你算账啊?杀人可是要偿命的。”

    “我没杀,我没有杀人。”老头疯狂地摇头,“我没有杀他们。”

    “你没杀他们,他们却因为你而死,你就是刽子手。”凌子桐脑中费力地搜索管奕当年那些悲惨事件,无奈,脑中只是太贫乏,想了半天,也就想出一两件事来,凌子桐说:“那些学者医生可都是人类的骄傲,他们为人类做出那么多的贡献,是最该受尊敬的人,你怎么忍心将他们关进牛圈里呢?”

    “我很想知道,你认识的人当中有没有不堪忍受折磨自杀的?有没有活活饿死的?有没有因为长时间饥饿后突然吃多了胀死的?还有一些是被你们亲手杀的?”凌子桐搜刮了脑中仅有的那点印象,问老头。

    “啊——”不知是凌子桐歪打正着了,还是老头已经陷入了几十年前的恶梦中,只见老头一脸恐惧地叫道:“你们被找我,不是我,不关我的事,是他们逼着我的,我不得已,我不是故意的,你们要找就找他们。”

    凌子桐退回原来的位置,双手环胸地站定,收起脸上恶意的捉弄,面无表情地看着老头,“这么点胆子还敢骂我。”

    老头已经听不进去凌子桐的话了,他抱着脑袋,转身想跑,身体却被栏杆挡住,老头已经无力思考其他出路,他费力地爬过栏杆,一脚跨过去的时候,脚下踏空,整个人翻了下去。

    一阵滚动声后,接着一生痛叫。

    凌子桐走到栏杆边往下看,看到老头已经起身,一步一个踉跄的离开。

    后面的凌一举枪,对准老头。

    凌子桐抬手阻止,“凌一大哥,算了吧,之后的生死就看他自己了。”

    凌一收起枪,站在凌子桐一旁。

    凌子桐摸着自己的发丝,看向那群幸存者,尤其是最先开始叫的中年女人,以及附和着中年女人说话的另一个男人,凌子桐轻笑问:“你们还有谁有意见的?”

    那女人心脏几乎要跳出胸腔,她捂着胸口,一个劲儿地往旁边的人身后躲去,哪里还有之前的理所当然,那男人同样闪躲着凌子桐的眼神。

    其他幸存者见凌子桐几句话就能逼疯一个那么强悍不讲理的老头,谁还敢跟凌子桐对视?

    他们有人想再寻求那群军装男人的帮助,不过那些军装男人像是约定似的,各个低着头,有的擦枪,有的理衣裳,还有的干脆闭上眼,来个眼不见为净。

    老头的下场还在脑中回荡,这些人自然不敢再多话,很快,有人领头,往自己的车子走去。

    他们也在庆幸,幸亏他们大多数人的车子还有用。

    很快,路上只剩下几个车祸中毁掉车子的幸存者,以及之前被凌四吓唬的四个人。

    这些人一没遮挡物,二没人帮忙,眼看着丧尸越来越近,也越集越多,那些幸存者几乎要哭出来,他们左右观察,只有凌家人跟他们是一样的,没有车子。

    “姑娘,你行行好,帮帮我们吧,我们实在不想死。”剩下的人当中唯一一个女人对凌子桐请求道。

    一共还剩下八个人,七个男人,一个女人,这七个男人当中有四个是被凌四吓唬过的,剩下的三男一女是车祸当事人,这女人胳膊上有一处很深的伤口,整只袖子都被血浸透,她脸色有些发黄,很显然,这女人已经是没了多少力气。

    凌子桐压根就没看向另外四个,她只将实现落在那四人身上,问:“你们的车子挡路了?”

    四人面面相觑,还是那个女人开口:“是我们夫妻先撞的他们,姑娘要是怪就怪我们,他们也是被我们连累了。”

    另外两个男人连忙摆手,“也全怪你们,我们只顾着速度,也没在意周围,要说,也是我们的错。”

    “哎,你们别这样,这次的确是我们夫妻的不对。”这番,是女人的丈夫开口了,男人扶着妻子,也是十分歉疚,继而对凌子桐说:“我们车子就在刚才没了油,车子就这么停在了路中央,被撞上也是应该,因为我们连累了这两位兄弟,姑娘,还请姑娘能照顾一下这两位兄弟,他们也是被我们夫妻连累了。”

    这四人一脸和善,没有任何抱怨跟恨意,虽然身处如此艰难的末世,可这并不能磨灭他们心中的美好,末世需要的除了武力值外,善良同样重要。

    面对这样的人,凌子桐也不由心平气和,她四处看了圈,正前方大约百米的地方恰好错落地停着几辆车子,那几辆车子从外面看是完好的。

    这几人同时也是从那边过来的,她问:“那几辆怎么回事?”

    夫妻两人中的丈夫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说:“那边的车子有的没了油,有的是坏了,还有的车内有丧尸。”

    大约是走到半路,车内的人突然尸变了。

    百米距离不远,凌子桐对四人说:“你们跟我来。”

    之后又想起来了,凌子桐扬声对凌子拓报备了一下:“哥哥,我去去就来。”

    凌子拓自是听到凌子桐跟那四个人的对话,他知道桐桐其实是善良的,这点好事他不可能阻止桐桐去做,凌子拓先观察周围的丧尸,预测了丧尸到来的时间,觉得足够桐桐一个来回后,凌子拓才说:“嗯,桐桐小心点,要快。”

    “我知道了。”本以为凌子拓不愿意呢,没想到他这么容易点头,凌子桐一时激动,她夸张地做出一个飞吻的动作,咯咯笑出声。

    等凌子拓握着拳头抵在嘴边,不自在地咳嗽之后,凌子桐已经带着四人离开。

    当然,凌一凌二跟小花它们还是跟了上去。

    凌子桐他们离开之后,站在原地的另外四个人悄悄看了对方一眼,然后抬脚,准备跟上凌子桐他们。

    这四人倒不是想要凌子桐帮助他们,他们看上的是那四人,这四人需要两辆车子,两辆车子其实能装下不是四个人,换句话说,他们偷偷跟着,准备蹭那四个人的车。

    毕竟这四人的善良他们是看在眼里的。

    这四人悄悄移动脚步。

    军装男人那边自然不在意这四人的去向,而凌家人各自忙着,似乎也没在意。

    四人着重看了凌四几眼,发觉凌四正低头,擦拭着自己手中的砍刀。

    四人松口气,加快了脚步。

    就在已经离开了大约十米远的地方,在这四人第十八次回头时,凌四突然抬起脸,朝着四个人露出标准的八颗牙齿。

    凌四爱笑,笑容深的时候还隐约能看到酒窝,这让凌四身上的煞气减弱很多,可这种带着酒窝的和善笑在四人看来却是再阴冷不过了。

    四人齐齐抖动一下。

    他们慌忙回头,自欺欺人地觉得凌四其实根本没抬头,四人脚步更快了,在走下没两步时,凌四幽幽的声音自他们身后传来:“我同意你们走了?”

    他家小姐好不容易发一次善心,这四人如果去破坏,这岂不是触小姐的霉头?小姐不高兴,少爷肯定心情也差,而少爷心情不好就容易直接导致少爷记起他之前犯的错,总之,这四人关系着他的人身安全,凌四自然不允许这四人离开。

    胜利在望之际,明明曙光就在前方,他们一头冲上去,却发现那曙光其实不过是一块布上花了一个刚初升的太阳罢了,这种落差让四人差点破口大骂。

    话到嘴边,他们又记起之前凌四怒火的缘由,四人生生将咒骂人的各种不堪言论吞了下去。

    凌四朝四人勾勾手指,“过来。”

    四人有心不理会,却又在凌四的冷笑目光中软了决心,他们相互推诿,最终,四人齐头往回转。

    抱着要死大家一起死的心态。

    那边凌子桐自然不知道这边发生的事,她领着四个人到了那几辆车子跟前。

    这边一共有四辆车子,两辆轿车,一辆面包车,还有一辆路虎,不过路虎车门已经瘪了,而且里面一只初级女丧尸在看到凌子桐他们时,抬着拳头不停地捶打车窗。

    凌子桐检查了一下这四辆车子,说:“你们各选一辆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末世之爱妻是正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折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折耳并收藏重生末世之爱妻是正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