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中宫令GL > 第002章

第002章

作者:请叫我低调君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桑枝忽然觉得极累。董鄂妃步步紧逼,在坤宁宫也举步维艰,她到底是怎样走到这一步的?问题出在哪儿?蔡宛芸还目光咄咄地望着她,她却兀自出了神。

    桑枝这番神态,惹得蔡宛芸心中恼怒,只当她目中无人。蔡宛芸上前逼近一步,压低声音道,“收起你的惺惺作态吧,你主子和你什么样,别人不清楚,我可是清楚得很。”

    蔡宛芸目露凶狠之色,把桑枝逼得后退一步。桑枝踉跄一下,抬头就看见蔡宛芸唇角噙了一抹不屑。她却恍然大悟,问题出在她一直是被动方!

    承乾宫董鄂氏一逼再逼,却因为是要桑枝杀人,所以让桑枝完全乱了阵脚。她困在董鄂妃给她造成的这个危局里爬不出来,究其根源是因为她陷在对杀人的恐惧和抗拒中,竟忘记反抗。

    反抗者得永生。

    桑枝心里松一口气,知道自己被眼前困境迷惑住,思路反倒亮堂起来。她勾起唇角望着蔡宛芸,笑道,“蔡嬷嬷对皇后娘娘的忠心,奴婢也清楚得很。”

    蔡宛芸皱眉,这个桑枝越发让她心里没底。原以为自己这样逼迫,一个小小的桑枝要么吓得求饶,要么急忙表忠心,可桑枝的反应却完全在她意料之外。桑枝没有惧怕,也没有阿谀奉承撇清关系,却如此镇静自如地评价她,蔡宛芸一时竟不知该作何反应,顿了顿才冷笑道,“你既然知道,就该清楚想在我眼皮子底下兴风作浪是什么下场。”

    蔡宛芸也是宫女出身,一步步爬上来的。她的手段可与李应容比肩,而李应容,哪个宫女不知道辛者库的李应容嬷嬷是个最惹不得的人物!宫女们几乎没有不出身于辛者库,即便她们离开那里,李应容带给她们的恐惧和可怖早就印在她们心底,想起来都是噩梦。李应容是宫女们心中抹不去的恐怖之源。与此同时,宫女们几乎都知道李应容嫉妒蔡宛芸,当初这两个嬷嬷都是下层宫女,可惜蔡宛芸粗通文墨,而且出身要好。作为那一时间最优秀的两个宫女,蔡宛芸和李应容出辛者库的时候,蔡宛芸直接被提拔到坤宁宫做姑姑。李应容却被当时的辛者库掌事看中,留下了。不出两年,蔡宛芸成了坤宁宫的嬷嬷,李应容做了辛者库的掌事,二人虽然品级相同,可辛者库那等乌烟瘴气的地方岂是能和坤宁宫相比的?只不过坤宁宫太不受宠且屡被刁难,这才让李应容心里好过点。

    桑枝自然也知道这两位嬷嬷的事情,因而也十分明白蔡宛芸并不是善茬。所以她才不会跟蔡宛芸硬碰硬,连忙行礼道,“嬷嬷的教诲,桑枝铭记在心。只不过奴婢一心是伺候皇后娘娘的,绝不敢有半点逾矩。”

    一时竟让蔡宛芸挑不出差错来。蔡宛芸目光变换,却也只能冷哼一声,“最好如此。”

    桑枝无奈一笑,眼光一错却发现正从里面走过来的素勒。

    “你们在干什么?”素勒锁着眉头,目光扫过蔡宛芸,最终落在桑枝身上。

    蔡宛芸对主子的畏惧之情,让她既不敢说谎话,又不敢如实告诉皇后自己在为难桑枝,霎时吓了一跳,正要跪下请罪,却听到桑枝说,“说你呢。”

    蔡宛芸脸色一僵,看向桑枝时双眼几乎喷出火来,哪有奴才敢背后议论主子!她刚想辩解,素勒挑眉道,“说我什么?”

    桑枝已经朝皇后走过去,“说你这个病人,怎么不知道好好休养,大冷的天跑到外殿来,让人操心死了。”边说边给素勒收紧披风,“蔡嬷嬷可是时时刻刻满心念着你呢,忠心可鉴。”

    蔡宛芸面色复杂,惊愕地看一眼桑枝,桑枝却没看她,只对素勒说,“快进里屋去。”

    “说话也没个忌讳,像你这样的宫女这宫里可真没第二个了。”素勒被她推着往里走,笑着埋汰她。

    桑枝感到惊讶,“我又说错什么了?”

    素勒看她一眼,“本宫正在病中,你却在坤宁宫说个‘死’字,嗯,”素勒假装认真思量一下,“该掌嘴呀。”

    “……呸呸呸!”桑枝大囧,连忙自打嘴巴,“怪我怪我!不过没事,我是说我,跟你无关。”

    素勒横她一眼,“可真该掌嘴了。”

    “饶命……”桑枝压低声音,站得离她近,凑到她耳边轻声祈求。

    素勒忍俊不禁,轻哼一声,“看本宫心情吧。”

    早已瞧见素勒唇角的弧度,桑枝悄悄问她,“那你心情怎么样啊?”

    “不好。”素勒收了笑意,正色道,“想打人嘴巴。”

    说着话,已经回了里屋。

    “……”听到她这话,桑枝脸上五彩缤纷。待看到已然坐在床边的素勒,她走过去蹲在素勒身边,抓着她的手道,“那只打一下好不好?”

    桑枝只是顺着她,心中宠溺,那望着素勒的眸子就被心意染得温软之极。素勒看着她的眼睛,一时怔住,竟情不自禁地抬起左手抚摸桑枝眉尾,“桑枝,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一句话让桑枝回过神,眼神一闪便敛去情绪,淡淡笑道,“因为你值得啊。”

    “值得?”素勒收回手,不解道,“为什么?”

    桑枝暗叹一声,起身轻笑说,“你简直像十万个为什么。”

    “什么?”素勒睁大眼睛,“那又是什么?”

    桑枝哑然,怪自己搬了石头砸自己脚,遂解释道,“就是十万个问题。”

    “十万个?”素勒皱眉想一想,忽然瞪她,“你是嫌我问题多吗?”

    “当然不是!”桑枝掩不住唇角笑意,“其实是夸你。”

    素勒哼一声,显然不信。

    “你不知道,通常只有小孩子才能问出十万个问题,才会对世界充满好奇心和热爱。人啊,一旦长大了,眼睛能看到的东西就越来越少了。看花就是花,看草就是草,可在小孩子眼中,花不止是花,草也不仅仅是草,花花草草万事万物都是有生命有秘密的宝贝。”桑枝声音不急不缓,“所以,能保持一颗童心,不管有多少年龄和阅历,能始终对世界有好奇和爱,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啊。”她眨眨眼,“素勒,你就是啊。”

    素勒沉默一会儿,喃喃道,“热爱?”

    桑枝点头,素勒露出茫然来,“我……很早就已经不……”

    桑枝心里一疼,柔声道,“还记得那晚我走前说要告诉你的事情吗?”

    素勒“嗯”一声,“你说要告诉我一个好玩的法子,让我不觉得累。”素勒笑了笑,“我可一直记着呢。”正是那日素勒刚被禁足时,桑枝求着静妃带她到坤宁宫后说的话,让素勒心中有了不一样的期待。虽然总觉得桑枝那不过安慰她的谎话,可素勒也忍不住想,万一桑枝是说真的呢?毕竟桑枝这么奇怪,好像一个永远挖不完的宝藏。

    “正是到娘娘收账的时候了。”桑枝打趣道,“我来还债。”

    素勒眸中透出笑来,“快说!”

    “嗯……”桑枝沉吟了下,“素勒,你对汉人的东西知道多少?”

    “嗯?”素勒奇道,“跟你要说的事情有关系吗?”

    桑枝郑重点头。素勒就抿唇道,“只知道一点点。当初要入宫前,阿玛说皇后为天下之母,如今这天下不仅有满人也有汉人,所以让我学了汉话。不过,我汉话学得也不好,至多能跟人说说话,要是再多一些我就不懂了。”她有些不好意思,强自补充道,“汉话很难……”

    桑枝面带微笑地听她说,这时忍不住唇角笑意扩大,偏叫素勒看到,恼得素勒将她揪到身边来,“你笑我!”

    “没有!”桑枝连忙收敛笑意,可唇角却隐隐有压不住的弧度。

    “还说没有!”素勒恼羞地戳她唇角,“都快翘上天了!”

    桑枝扑哧一声笑出来,闷笑不已。

    素勒被她笑得闹个大红脸,气的握拳捶她背,“不许笑!”

    桑枝反而放肆地笑出声来,倒在了素勒床上。素勒又恼又羞,索性身子倾过去,捂住她的嘴。只是掌心里是桑枝呼吸的热度,素勒莫名觉得手心一麻,又松开了。

    桑枝看素勒脸都红了,才强自压住笑意,正色道,“好素勒,我没有笑你。汉话确实很难。”

    素勒气得不理她。

    桑枝坐起来,凑过去道,“我笑,是因为你实在太可爱了。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女孩子……”最后一句是桑枝压低声音的自语,可素勒耳聪目明,听到这话耳根都红了,便不知所措地推了桑枝一把,“油嘴滑舌!”

    虽然被她推开,但见素勒已经没有生气的意思了,桑枝心里才安定下来。这时目光不经意间掠过素勒耳垂,发现面色通红耳根也通红的素勒,就像一个尚未熟透却极为诱人的苹果,那玉面蕴红,娇嫩可爱,水灵灵的模样让桑枝下意识地咽口水。素勒听到这细微的声响,奇怪地转头看她,桑枝一惊,连忙转过脸去,却蓦然间一张脸也红了个透,滚烫滚烫地热。

    桑枝心跳地厉害,像是吓到,又像是……不该有的心跳。她低着头,不知道该说什么。素勒不解地望着桑枝,也没有说话。

    刹那间,两人竟奇异地同时安静下来,只是空气里莫名地流动着让人心慌意乱不知所措的氛围。

    素勒十分不安,她没有遇到过这样的经历,便急切地想要打破这奇怪的气氛,轻声道,“桑枝……”

    “嗯?”桑枝立刻给她回应。

    素勒小声道,“奇怪……”

    “什么?”桑枝收敛好情绪,揉了揉自己的脸颊,那热度已经慢慢退下。她才望向素勒,“怎么了?”

    素勒张张口,却发现自己并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摇头道,“你还没说到底是什么呢。”

    “噢,这个,”桑枝道,“你们满人有史书吗?”

    素勒猛地看向她,“我们满人?!”

    桑枝心里一咯噔,“我的意思是说,满人贵族。”她强行解释道,“像我这样的,都是包衣子女,所以自然不敢跟你们相提并论。只是一时口误……”

    素勒狐疑地看她一眼,“你汉话很好吗?”

    桑枝想了想,“因为我是包衣奴才,所以接触的人比较多而杂,因而认识的汉人就要多些。也因此对汉人的东西有一定了解。”

    也不知道素勒信不信,素勒只是目光深了深,却没纠缠这个话题,只道,“史书是有的,只不过很少。我们在草原上迁徙,很难有安定的时候,便连满文也都只有很少一部分人才懂。”

    意料之中。桑枝心想,衣食足而知荣辱,仓廪实而知礼节,游牧民族在草原上生存艰难,温饱尚是问题,能分给文化的精力自然就更少了。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边陲民族想要入主中原,毕竟中原地区物产丰富土地肥沃,且水草肥美,最宜居住和种族繁衍。于是问,“你能读汉人的书吗?”

    素勒面露难色,摇了摇头。

    “我教你。”桑枝道,“你应该能拿到史书吧?”

    素勒迟疑道,“教我读史书?”

    桑枝点头,“从《史记》开始。历史都是一样的,是非成败转头空,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多读史书,你就会明白,眼前这一切其实早在以前就不知道发生过多少遍了。”她温婉一笑,“就能懂得,什么是真正重要的,什么是水中月镜中花。”

    素勒听得似懂非懂,眸子却变得严厉起来,“桑枝,女子无才便是德。”

    不料竟听到这么一句,桑枝一怔,随即忍不住轻笑一声,“素勒,我们来打个赌吧。”

    “赌什么?”

    桑枝目光灼灼地望着她,“从现在开始,一年内,你别再读什么《女德》《烈女传》之类的东西,只读《史记》。一年后的今天,”桑枝放低声音,“倘若你还会说,女子无才便是德。那么,我保证,以后再不提这种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中宫令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请叫我低调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请叫我低调君并收藏中宫令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