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中宫令GL > 133|1314

133|1314

作者:请叫我低调君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恪妃惴惴不安。宫里的风吹草动,她虽然向来不管,却不能不知道。其实,在刚开始听说永寿宫接手调查宫女命案的时候,恪妃就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直到坤宁宫传人来召,恪妃脸色一变,幽幽一叹,心知自己到底是躲不过去了。

    这宫里有谁能真正安安心心过日子?从恪妃手里揭出永寿宫那么大的案子,最后却悄无声息用下人的命填平此事,永寿宫没了一个锦绣,其余一切安然无恙。恪妃就知道,自己早晚难逃干系。她心里惶恐不安,毕竟自己得罪的可是静妃,当初的皇后娘娘,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何况静妃一脉向来不容小觑。她只巴望着静妃什么都不知道——估摸着也是不知情,不然,不可能到现在也没见有丝毫动静,这实在不像是静妃的作风。

    恪妃原是倾向太后,不管怎么说,太后的威望实在令宫人难以望其项背。可惜,永寿宫的案子后,太后也仍旧没把她放在眼里,无非叱责一番。向来因为她是汉人出身,虽然没有什么威胁,可也没多大用处,太后也就不怎么把眼睛放在恪妃身上。坐镇慈宁宫的太后,朝前宫内要关注的太多了,不可能事事无遗漏。

    这时候就显出皇后的好了。慈宁宫百密一疏,终归有疏漏之处,而皇后的目光却从未放到朝前去过,她也就管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反倒把这一块地方耕耘的结结实实。恪妃也是有眼色的,看得出皇后虽然势不大,但好歹对自己是有心的。所以,这还没过去呢,心就向皇后倒了三分。就要去坤宁时迟疑片刻,恪妃转身从一叠宣纸里抽出一枚夹着的树叶来,上面还写着两行汉字。仔细收在衣袖里,这才朝坤宁宫走去。

    坤宁宫里,桑枝弯腰捡起被皇后打翻的针线,觉得既心疼又不由莞尔。不过她倒喜欢皇后娘娘这副有血有肉的模样,像个小孩子一样生气发脾气,只怕也就自己能看到了。她的素勒自小饱经风霜打磨,以一种异常的速度被揠苗助长,还是个小孩子时就被强行要求有大人模样,而今在能让她心底柔软的桑枝面前,即便已经成人却还可见残留的曾经未有的孩童稚气。桑枝捡起来放好,拿到手里看了看,不经意的说,“没想到你手这么巧,绣的花样栩栩如生。”

    看到桑枝捡针线时,皇后就有点脸红。这会儿听到桑枝的话,她轻轻咬咬唇,上前帮桑枝一起收拾乱糟糟的针线,低声说,“我是不是……太不懂事了?”

    “嗯?”桑枝没听清,缓转头看见皇后难为情的模样,心思一转就隐约猜出她说什么了,于是道,“素勒?”

    皇后没作声,抬眸看看她。

    桑枝笑笑,“有什么,人人都会发脾气。只不过每个人生气的方式不一样罢了。”

    “唉。”皇后就叹气,带着委屈说,“我其实不是这样的。过去……过去我从没这样发脾气过。”

    桑枝听得心软,停下手里的动作,反而去握住她的手,“素勒,我喜欢你这样。”

    她眸子定定地,温柔的神色让素勒心头一颤,抿抿唇,才道,“发脾气你也喜欢?”

    “很喜欢。你这样,我很高兴。”桑枝感慨道,“因为,像你这样的人啊,是鲜少喜怒形于色的。你惯于伪装自己,就像皇上、太后这些上位者一样,展露在外人面前的笑未必是真笑,气也未必是真气。你习惯了束缚住自己的情绪,除非在你极其信任的人面前,你才可能展现出真正的自己。素勒,你知道,我看到这样没有盔甲的你,有多……”她顿了下,“虽然很心疼,但是心里很热。让我觉得,何其有幸。”

    皇后呆呆的,没想到桑枝说出这么一番话来。一颗心顿时又热又酸,她扭过脸去,鼻子竟有些酸,“桑枝……我……我其实不太知道怎么喜欢一个人……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你……其实,其实……”其实,她很惶恐。她比谁都知道桑枝有多厌恶皇宫,甚至不久前国师要带桑枝走,而她没留住,都给皇后留下了心理阴影。皇后患得患失的情绪远比桑枝要严重得多。可她会包裹自己,越是恐惧的,她才越会死死压在内心深处。她恨不能把桑枝绑在身边,可又碍于身份,甚至碍于桑枝的态度,她不能这么做。越在乎,她反而越手忙脚乱。不然,何至于仅仅因为怀疑桑枝是承乾宫的人,她就不分青红皂白的几乎给桑枝判了死刑。桑枝是钻进了她心窝里,那最柔软的地方,她最脆弱的地方,桑枝的一举一动都可能扯到她的血肉。她怎么能不恐慌!

    而这些,是桑枝不知道的。

    桑枝耐心地想等她说完,可皇后半天也没说出下面的话。桑枝也不知道她想说什么,正待开口问,忽然听到外面宫女来报,“启禀皇后娘娘,恪妃娘娘求见。”

    一句话顿时打散皇后的情绪,她低低头,敛去情绪,也不过眨眼的功夫就恢复如初了。桑枝看得心里叹息,在皇后要转身出去的时候拉住她的手,轻声唤了句,“素勒——”

    皇后转头看向她,也不过一眼,神情就柔和许多,“放心。”

    桑枝也不再多说,她现在还是承乾宫的人,不便跟在皇后身边。

    皇后依旧仪态端庄,见到恪妃时便得体一笑,“有劳恪妃,今日请姐姐前来,实则有事相商。”

    “臣妾见过皇后娘娘。”恪妃行礼罢,起身连忙道,“皇后娘娘客气,臣妾前来见过皇后娘娘是理所应当。”

    皇后娘娘令人给恪妃看座,两人皆坐定后,皇后才道,“想必姐姐也知道前阵子南苑的唐庶妃诞下皇子一事。”

    “自然是知道的。”这事儿宫里没人不知道。

    皇后就道,“皇上前儿发话,打算在小皇子授名礼时加封唐庶妃为正妃,这样的话,按例是要移居主宫的。”

    话听到这里,恪妃心里就一咯噔。如今东西六宫,各宫皆有主。要想移居主宫,定然要有人腾出宫房的。皇后跟她说这些,显然要退位让人的,就是她了。恪妃心里很不是滋味。无论如何,她自己也是个妃位啊。把自己住了这么多年的地方,让给别人住,她就算再不争也有些接受不了。然而,再想一想现如今宫里的局势,东西六宫各宫的主人,除了她一个无权无势无可依仗的汉人以外,还有谁能动呢?其他各宫不是博尔济吉特氏,就是其他大族,就算同样没有子嗣,可别人有家世,恪妃呢?她什么都没有。

    恪妃心上一灰,脸上的笑容就不似刚才那么自然了。

    她的表情都落在皇后眼里,皇后就说,“太后也是这个意思,本宫却觉得姐姐虽然暂时没有子嗣,但相貌好,人也知书达理,端地与其他各宫不同,早晚也定有出头之日。”

    恪妃眸子一紧,有些惊讶的看向皇后。皇后这番话就很明显是在拉拢她了。恪妃动动唇,“皇后娘娘谬赞,臣妾愧不敢当。”

    “姐姐是个有胆识有作为的,上次协理六宫时本宫就看出姐姐的能干来,”皇后娘娘继续道,“宫里出了那么大的乱子,姐姐也能做的不动声色,单是这份胆量和耐性,便教旁人比不得。”

    “……”恪妃心里又咯噔一下,忽然摸不清皇后到底什么意思了。怎么突然提起上次协理六宫的事情来了?这话里话外的意思,不摆明了直指永寿宫一案么?恪妃顿时脸色苍白几分。她确实太弱了,如果不站队,顶多也就自保,保住自己保住家人。可一旦静妃有心打击报复,恪妃几乎没有招架之力。听完这番话,恪妃连忙跪下去,“皇后娘娘恕罪!臣妾自知见识浅薄,处事不当之处,恳请皇后娘娘恕罪!”

    “姐姐这是做什么?”皇后赶紧起身去扶她,恪妃不敢不起,就听皇后说,“姐姐处理得极好,只是有一点,此事只怕不能让那位知道。姐姐也知道她的性子,本宫秉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就瞒下了锦绣的命案,一来是为那位好,二来,也是不想姐姐再多卷进去。”

    那位——静妃娘娘果然不知道锦绣已死。恪妃一口气松了一半,却还悬着另一半。她不信皇后娘娘找她就为了说这件事,接下来还不知道怎么样呢。可她已经没得选择了,皇后娘娘的话不管有几分真假,但总归是对她有利。不然,她只怕回天乏术。恪妃略作思量,再看看皇后,终于一咬牙再次跪下去,“皇后娘娘大恩,臣妾无以为报。今后只要皇后娘娘有用得着的,臣妾一定竭尽全力。”

    皇后站定,这会儿反倒不扶她了,只唇角勾了勾,眸子深了几分,“姐姐,这话,当真?”

    “臣妾——”恪妃犹豫着,该怎样让皇后相信自己的忠心,便压着砰砰跳的心脏,意有所指的说,“臣妾之心,全都在这枚叶子上了。”她从衣袖里取出那枚树叶,呈给皇后。

    皇后皱眉,接过树叶一看,顿时脸色一僵。那上面仅有两行字,“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不过是句情诗,还是用汉字写的,而且字迹模糊不清,本也没什么,可——那是桑枝的字迹。

    旁人或许不认得,但作为被桑枝一手教导练字的皇后娘娘,又怎会不认得桑枝的字迹?

    皇后握紧那枚树叶,面上却没什么波动,“本宫不大懂得汉字,不知姐姐给的这枚树叶是什么意思?”

    恪妃低声道,“臣妾只是瞧着这枚树叶长得别致,就想着送给皇后娘娘,上面不过是句古人的诗,倒无关紧要。不过——”她话锋一转,“臣妾向来有收集花草枯枝的习惯,以前桑枝在景阳宫时想必见过,娘娘不妨问问她。”

    皇后心里一通乱跳,止不住脸上有点红。恪妃有意无意的话,好像是知道桑枝和她的事情似的。然而恪妃是个聪明人,一番话说的滴水不漏,皇后暗自紧张了下,这才伸手扶人家,“姐姐是汉人,都不懂得,桑枝又岂会明白。”

    恪妃顺从地站起来。她也是冒了杀头的危险,毕竟皇后娘娘的事情比永寿宫可要严重上百倍,她敢透露出这么一点点意思,这就让她自断后路了。如果不顺从皇后,那么皇后岂会容她?她以壮士断腕之决然博得皇后信任。

    皇后也就不拐弯抹角了,“静妃接手了绛雪轩的命案,太后派人插手,怕是要揪出锦绣的案子。此事万万不可,其中利害不用本宫说,想必姐姐也明白。现在,本宫想让姐姐立刻赶去永寿宫,协助静妃娘娘办理这个绛雪轩的命案,该怎么做,不知道姐姐心里可有底?”

    恪妃大惊失色,然后也很快缓下来,她沉吟着,“不知道静妃是不是真心办案?”

    “静妃无心命案。”

    “既如此——”恪妃眉头紧皱,沉吟道,“臣妾,或可一试。”

    皇后大喜,“姐姐能拦住最好,拦不住,最坏的结果也要把姐姐自己和本宫从锦绣一案中摘出来。姐姐可能办到?”

    “这……”恪妃为难,“虽然臣妾也希望如此,可只怕臣妾无能为力……”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中宫令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请叫我低调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请叫我低调君并收藏中宫令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