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皇上,公公有喜了 > 【105】你是不是有身孕了

【105】你是不是有身孕了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

    恰好这会儿连澈去上了早朝,又没有人可以帮得到她,无奈之下,蔺宝只好硬着头皮去了太后的慈宁宫。

    因为今儿个太后回宫,又加上连国打了“胜仗”,所以连澈便命人准备了小型宫宴打算庆祝一下,虽说只是小型宫宴,可这需要的人手也不少,整个朝阳殿的宫人几乎都忙活起来,如此一来便只有温素带她来慈宁宫了。

    走在路上,蔺宝有些沉不住气,拽了拽温素的袖子,道:“素素,你知晓太后是个怎样的人么?”

    “我同你一道进宫的,如何知晓?”她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虽说不是致人于千里之外的那般笑,却也不会让人觉得太过亲昵。

    蔺宝想来倒也对,温素同她一道进宫,且又不喜八卦,又如何能知晓太后是个怎样的人呢?

    想罢,她怏怏不乐地叹了口气,道:“那怎么办,太后会不会把我给宰了?”

    “公公说笑了。”温素嘴角的笑倏然有些僵硬,却是不动声色地收回了笑,眸中闪过一丝火光,领着她走进了慈宁宫。

    蔺宝正纳闷着她为何不用让人进去通报一声,毕竟这可是太后的地盘,可让她想不明白的是,慈宁宫所有的宫人见了她都是一副恭恭敬敬的模样。

    ——难道温素她是太后身边的人?

    正想着,便只见温素领着她进了内殿,上前行了礼,朝珠帘后边卧躺在软榻上的女人恭敬道:“太后,包公公到了。”

    闻言,太后用手撑着身子坐起身,抬了抬手,道:“都退下吧,哀家有话单独同她说。”

    “诺——”

    宫人们纷纷颔首,福了福身子便都退下了。

    偌大的宫殿内,便只剩下了她们二人。

    鼻尖萦绕着一股淡淡的檀香味,阳光被珠帘尽数阻隔在外,蔺宝只觉得有些莫名的压抑,险些喘不过气来。

    耳畔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她循声望去,只见太后已经起身掀开了珠帘,朝她走来。

    没了珠帘的遮挡,蔺宝这才看清太后的模样——不得不说,这个女人比她想象中要年轻许多,那皮肤保养得极好,看起来也不过三十出头的模样,最重要的是,她的脸上并未有疏离,反倒带着一抹淡淡的笑,看着甚是和蔼和亲。

    蔺宝不由地懵了,照理说来,这太后不都应该是很凶巴巴的模样么?难道说这太后同《还珠格格》里的一样是只笑面虎?

    瞅着她一脸的迷茫,太后倏然笑了笑,走到她跟前,将她的帽檐朝上抬了抬,赞叹道:“想不到哀家出宫才不过三年的时间,晚颜便已如此水灵了。”

    晚颜?

    蔺宝蓦地一惊,朝后退了一步,避开了她的手,面露窘迫,道:“太,太后认错人了吧——”

    似是早就料到她这么说,太后倒也不恼,转身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抿了口热茶,道:“之前哀家还担心你不喜欢皇儿,可没想到,如今你却和皇儿相交甚好,只怕是——他还不知道你的身份吧?”

    见她一副坦然的模样,蔺宝蹙了蹙眉,瞧着这太后的模样倒也不像是在试探她,倒有种“我懂你”的意味在里头。

    她深吸一口气,道:“既然太后都这么说了,那晚颜自是不好再说什么了。”

    见她招了,太后又笑了起来,指了身旁的位置,让她坐下,又继续道:“许是你还不知道温素是哀家身边的人吧。”

    温素?

    蔺宝恍然,却是有些不可置信,“您说温素是您身边的人?”

    “不错。哀家当初让温素去朝阳殿的初衷不过是想帮哀家看着皇儿,毕竟皇儿好歹也是哀家的心头肉,时间一长自然会挂念着。”太后一边说着,一边亲自倒了茶递给她。

    蔺宝有些受宠若惊,接过茶,听着太后的话,心中猜测着这蔺晚颜和太后的关系一定非同寻常。

    顿了顿,太后倏然握住了她的手,道:“晚颜,哀家就同你实话说了吧——皇儿的命可就在你手上了。”

    闻言,蔺宝蹙了蹙眉,却是瞧着太后一脸的认真,心中有些纳闷,便道:“可是,我如今身上不是还有婚约么?”

    此话一出,太后了然。

    她无奈地叹了口气,伸手戳了戳她的小脑袋,恨铁不成钢道:“你啊,哀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莫非这么久了你都不知道是皇儿同你有婚约?”

    “噗——”

    蔺宝差点没被一口唾沫呛死,想着自己的行为举止委实不大雅观,擦了擦嘴,干笑几声,道:“我只知晓爹爹同我说我有婚约,可我并不知道这婚约是和谁定的。”

    “所以,你就逃婚了?”太后扶了扶额,语气愈发无奈。

    蔺宝点点头,不禁有些愕然,“您怎么连这事儿都知道?”

    ——要知道,现在丞相府可是半点风声都没漏出来呢!

    太后终是忍不住伸手敲了敲她的脑袋,道:“哀家虽在宫外,可总得安插几个探子时刻注意着宫里的事儿吧,更何况你对皇儿来说又是那么重要。”

    蔺宝捂着脑袋,哀怨地看了她一眼,她说连澈怎么老喜欢敲她脑袋,敢情是遗传的!

    只是,想起太后方才说的话,她不禁有些疑惑,眨了眨眼,问道:“您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连澈先前就认识我吗?”

    听闻此言,太后摇了摇头,眸中露出一抹哀伤,只道:“皇儿之前知晓同你有婚约,却是从未见过你,怎会认识你呢?”

    听到这儿,她更是疑惑了,心里乱成一团,却又听太后继续道:“你们的婚约是先皇定下的,一来哀家和你娘亲是挚友,二来也可巩固日后皇儿的地位,可让哀家没有想到的是——”

    说到此处,她便顿了顿,叹了口气,道:“哀家从来都没有想过,我们这一代的恩怨竟会害得皇儿终生不幸福——”

    蔺宝全神贯注地听着她说完了接下来的话,也算是明白了个大概——原来,当初祺贵妃小产心有不甘,便对刚满月的连澈,可发现时那毒已经根深蒂固了,被处死前,祺贵妃还下了恶毒的诅咒,让连澈永生没有子嗣。

    听完太后的话,蔺宝只觉得心里有些涩涩的,抬眸问道:“那这样说来,连澈日后真的不会有子嗣了么?”

    太后摇摇头,眸中溢出些许泪花,握住她的手,道:“前任国师曾经以血祭天,打破了这诅咒,可要彻底破除,却是得有神女降世,且愿意同皇儿携手共治天下,不然——待皇儿老去便只能将皇位拱手让人。”

    神女?

    看着太后这么激动的模样,又回想起前几次满月时连澈的模样,她已经猜到了几分,可还是问道:“您的意思是,我就是那个神女?”

    太后点了点头,“若你不是神女,皇儿一旦和其他女子同房,下场只会是死。”

    蓦地,蔺宝有些后怕,却又带着一丝侥幸,想来那时连澈怕也不知道她就是所谓的神女吧,可他还是冒险对她做了那样的事,那是不是说明他真的爱她到骨髓了?

    蔺宝有些动容,反握住太后的手,道:“您放心,我会一直陪在连澈身边的。”

    听到她这么说,太后总算是放下了心,拿出手帕擦了擦脸,眸中带着悦色,道:“想来皇儿还不知晓你就是晚颜,哀家这便派人告诉他。”

    蔺宝一听这话赶忙拽住了太后的手,急急道:“太后,这件事还是待我亲自同他说罢,不然我怕他会生气的。”

    ——只因,他最讨厌欺瞒和背叛了,这些她都记得很清楚。

    太后只好点了点头,吸了吸鼻子,拉起她的手,道:“不如就同哀家在这儿用了午膳再走吧。”

    “嗯。”

    她应着,虽然想着连澈或许不会答应她留在这儿,可是她这会儿是真有些饿了,再说了这可是人家太后发的话,他这个做儿子的难道还要忤逆自己的亲娘不成?

    如此一想,蔺宝便有些放心了。

    *

    当所有人看到太后拉着蔺宝满脸都是和蔼的笑时,不由地集体震惊了。

    ——尼玛,难道这包公公有妖术不成?竟然把一向淡漠的皇上和太后都给哄乐了,简直就是宫中一大奇闻!

    太后乐呵呵地拉着蔺宝坐在了膳桌前,亲自给她夹了块鱼肉,蔺宝正准备吃,却是胃里一个翻腾,放下筷子便跑出去吐了起来。

    宫人们一瞧,面面相觑,要知道敢在太后面前如此放肆,那可是要按宫规处罚的!

    太后看着她的身影只觉得有些不妙,赶忙跟了出去,便瞅着她一脸苍白扶着柱子干呕着,一副想吐又吐不出来的样子。

    过了好半晌,蔺宝这才喘过气来,看向太后,喘着气道:“让您见笑了。”

    太后轻轻拍着她的背,眸中闪过一丝疑惑,瞅着边上没人了,这才凑到她耳畔问道:“你这个月的月信可是来了?”

    蔺宝懵,“好像是有一个月没来了。”

    太后又道:“你是不是有身孕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皇上,公公有喜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二霏柠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霏柠萌并收藏皇上,公公有喜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