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皇上,公公有喜了 > 【123】蔺姐姐也要赶我走了吗

【123】蔺姐姐也要赶我走了吗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

    闻言,连澈睨了她一眼,道:“厢房和书房的床榻有什么区别?”

    ——貌似除了位置不同,好像是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蔺宝轻咳两声,转移话题道:“这衣服你穿着挺好看的,要不就这件了吧。”

    连澈点点头,又嘱咐了她几句,这才进了里屋换衣服。

    看着那紧闭的房门,蔺宝只觉得心里有些闷闷的,她总觉得年华方才特地找她出去,一定不是只想对她说那些话,临走时,看他的那副样子似乎是欲言又止,难道年华还有什么没说完的话么?

    许是想得有些出神了,待连澈换好衣服出来时,她都还在发呆,蹙着秀眉,一副深思的模样。

    鲜少见到她如此,连澈上前将手搭在她的肩上,轻声道:“在想什么?”

    骤然回神,蔺宝险些被他吓了一跳,瞅着他换好了衣服,便起身拽着他的袖子道:“也没什么,我一会儿再告诉你吧。”

    见她急着走,连澈也并未反对,任由她拽着自己出了门,只是让他俩都没想到的是,颜楚楚居然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他俩面前,而她面带红润,小手亲昵地挽着年华。

    而对于颜楚楚的亲昵,年华并未表现出丝毫不妥,脸色依旧平静,如以往那般透出些许文雅,甚至在看向颜楚楚的时候,目光的是一片柔和,甚至有些宠溺,并未有丝毫的僵硬,外人一看,定是认为他俩是对恩爱的小夫妻。

    瞅着连澈和蔺宝出来了,颜楚楚松开年华的手,规规矩矩地行了礼,露出一抹温婉的笑来,“师兄,好久不见。”

    连澈勾唇,“是啊,好久不贱。”

    一旁的蔺宝看着他俩眉来眼去的,心里难免有些不舒服,虽然颜楚楚已经是年华的未婚妻了,可她在这之前再怎么说都是她的情敌吧,更何况,蔺宝也不大相信,颜楚楚是真的对连澈死心了。

    在感情方面,女人永远都是最敏感的一方。

    注意到蔺宝那几欲吃人的眼光,连澈抿唇,大手轻轻握了握她的手,仿佛是在给以她什么安慰,随即便朝年华道:“难得看到你这副样子,朕和宝儿也就不打扰你们小两口了。”

    不可否认,他那一声“宝儿”可谓是让蔺宝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毕竟昵称这种事儿吧,私下里喊喊还行,可一旦当着别人的面喊出来了,难免会让当事人有些害羞。

    当然,不止是蔺宝,在场的宫人们可谓是心胸澎湃啊——艾玛,难道宫里的传闻都是真的?他们无比尊贵的皇帝大人真的喜欢上一个小太监了?

    相较于蔺宝的羞涩和宫人们的震惊,颜楚楚仅是笑笑并未当回事儿,可年华就不同了,虽然表面上看着依然平静如水,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胸口像是被大石头也压住了似的,喘都喘不过气来!

    寒暄完毕,连澈拉着蔺宝准备走,可刚走了一步,似是想起了什么,便又朝巾帽局的掌事公公开了口,道:“大典上的华服就选朕试的那一件吧。”

    “诺——”

    掌事公公颔首,暗自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瞅着连澈走远了,这才同宫人们招呼年华也颜楚楚进去。

    临到门口,瞅着年华还在原地,垂眸不知在想些什么,颜楚楚回眸看着他,低声唤道:“华,你怎么了?”

    骤然回神,他抬眸,上前牵着她的手,走了进去。

    ——原来,他以为他可以不在意,可没想到,他的内心并没有他想象中那么强大。

    *

    走出巾帽局,连澈原本是打算坐步撵回去的,奈何蔺宝觉得坐步撵屁股不舒服,他便只好取消了坐步撵回去的计划,改成和她一起漫步回朝阳殿了。

    蔺宝同他走在前首,回眸瞟了眼身后隔得老远的宫人,酝酿半晌,这才道:“连澈,你觉得年华和颜楚楚会幸福么?”

    ——虽然方才看着挺恩爱的,可她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却又说不出究竟是哪里不对劲。

    就在她百般猜测连澈的回答时,只听连某人想也没想,直接道:“如果他们不幸福你又能怎么办?”

    ——毕竟,他人的幸福有时不是你能左右的。

    蔺宝被他的话一噎,想来貌似也对,伸手拍了拍脑门,道:“貌似也是,别人的路那是别人在走,咱们走好自己的路就行了。”

    对于她的理解,连澈并未觉得不妥,反正只要他俩想得大致一样就好了,走了没多久,他便想起了顾如风前几天同他说的话,斟酌一番后,这才朝她开口道:“日后别同温素走得太近了。”

    听闻此言,蔺宝猛地一惊,瞪大双眸怔怔地看着他——尼玛,难道连澈也看出来温素喜欢她这事儿了?

    对于她的反应,连澈并未觉得有多奇怪,只是顿了顿步子,道:“你只需要按着我的话去做便好,其他的事儿不要插手。”

    ——不然,他可不敢保证哪天她知晓了这事儿会不会被吓得小产,要知道,在他听到顾如风说出这事儿的时候,连他都被吓了一大跳,更别说她了。

    听他那口气,蔺宝也很难猜测连澈到底知不知道温素喜欢她的事儿,不过就算他知道,那她也当作他不知道吧。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半个月她都很少同温素接触了,一方面是有点介意那事儿,而另一方面则是温素最近总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虽然她还和以往一样守在她身旁,可那眼神总是不住地往她这边瞟,偶尔对上了,她便紧抿双唇,作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似乎有什么话想要对她说,却又犹豫着到底该不该开口似的。

    起初,蔺宝也有些纳闷,私下里找她问了问,可她却淡淡地回答“没有”,蔺宝想着她或许是还没有准备好要告诉她吧。

    想罢,她又抿了抿唇,同他一起迈步走起来,边走边问道:“你也注意到温素最近有些怪怪的了?”

    蓦地,连澈身子一僵。

    ——难道她已经发现了什么?

    对上他那微缩的瞳孔,蔺宝有些纳闷,“你这是什么反应?”

    “没什么,方才听错了。”他抿唇,别开了脸,移开了目光。

    听错了?

    好奇心起,蔺宝抱着他的手臂撒着娇:“那你方才听成什么?”

    “没什么。”他喉头一紧,心里莫名有些发虚,老是觉得有些不踏实。

    没什么?

    蔺宝眨眨眼,正要再问点什么,他便已经拽着她的手大步走了。

    ——奇怪,连澈这到底是怎么了?

    *

    用过晚膳,蔺宝洗了个澡,出来时连澈已经去御书房了,她躺在床榻上,瞥了眼年如烟,打了个哈欠,道:“如烟,你准备什么时候回府同你哥一起住呢?”

    蓦地,年如烟抬眸看向她,可怜兮兮道:“蔺姐姐也要赶我走了吗?”

    ——尼玛,同是女人,何必撒娇装可怜!

    蔺宝无奈地叹了口气,双手习惯性地抚上小腹,看先她,道:“倒也不是我要赶你走,只是今儿个遇到你哥,他希望你能早些搬回去一起住。”

    ——毕竟,他俩都是彼此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若是有了些许隔阂,想来他们彼此的心里都不好受吧。更何况,年华又不是不知道这深宫的阴险,若是如烟在这儿住久了,这名声定是不会好听到哪里去。

    想罢,她再看向年如烟时,那货的贝齿咬了咬下唇,眸中带着些许委屈,不情不愿道:“可是……搬回去的话,就会看到那个女人了。”

    傻子都知晓她口中的“那个女人”是谁。

    蔺宝有些心疼她,腾出一只手揉了揉她的小脑袋,道:“如烟,再怎么说,她以后都是你嫂子,同在一屋檐下,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你也不可能在这宫里躲她一辈子是不是?”

    年如烟只觉得“嫂子”二字未免太过刺耳,她犹豫片刻,终是抬眸看向蔺宝,道:“蔺姐姐,我对她有偏见只是其中一个原因,最近不知道怎么的,一想到她要和哥哥成亲了,我就老觉得有些心慌,好像会发生什么事儿似的。”

    ——难道女人很敏感么?

    蔺宝对上她清澈的双眸,道:“其实我也有这种感觉,可是并没有你的那么明显,只是觉得她和你哥成亲目的有些不简单罢了。”

    闻言,年如烟垂下双眸,并未答话。

    她没有告诉蔺宝的是,她自小就有这种预感,但凡是不好的事,她总是能在事情发生之前有很强的预感。起初她也以为只是巧合罢了,可随着这种预感愈来愈频繁,那些事情的一一验证,她就在意起来,而当她告诉年华时,年华也并未有多重视,只是让她别想太多,也别把这事儿告诉别人罢了。

    可现在,这事情和哥哥有关,她要是现在去告诉哥哥,他会相信么?还是说,会像那天一样,冷着脸让她不要插手?

    想罢,年如烟重重地叹了口气,闭上眼老老实实地睡起觉来了。

    躺在她身侧的蔺宝看着她那微蹙的柳眉,眸子里滑过一丝怜惜,给她掖了掖被子,便吹了灯闭上眼准备睡觉了。

    然而,就在这时,屋外传来的脚步声让蔺宝猛地睁开了眼,好奇地抬眸朝屋外望去,恰好此时,一黑影从屋外闪过。

    犹豫了片刻,蔺宝还是穿上鞋披着衣服追了出去,不知怎的,她先前半睡半醒的时候,总是能看到屋外有人影,起初她以为是守夜的宫人,可现在仔细想想,守夜的宫人怎么可能到处乱晃!而且,瞧那人的身形,分明就是习武之人,又怎会是守夜的宫人呢?

    轻手轻脚地推开了门,她瞅了眼守夜的宫人,抿了抿唇,道:“本公公有些口渴,可这殿里的茶水都凉了,劳烦你们二位去帮我拿些茶水回来,如果可以的话,再帮我带些糕点回来好了。”

    闻言,守夜的两宫人对视一刻,似是有些犹豫,其中一人壮起胆子开口道:“不如你去取茶水和点心吧,我在这儿守着公公。”

    另一人点点头,飞快地走了。

    蔺宝看着坚守在自己岗位上的宫人有些头疼,生怕那人走了,便只好道:“能不能麻烦你去御膳房帮我要点粥来?茶水和点心不是给我的,是给年郡主的,我这会儿也有些饿了,劳烦你跑一趟吧。”

    那宫人蹙了蹙眉,有些踌躇不定,毕竟万一被人发现他没有坚守岗位,那可是要被罚的!

    似是猜到了他的顾虑,蔺宝笑了笑,道:“不必担心,本公公和年郡主都在屋里头候着,你还是赶紧去取了来了吧,不然你就得吃年郡主的绳镖了。”

    一听这话,那宫人只好交代了她几句,这才赶忙跑去御膳房拿粥了,要知道,在这宫里,年如烟那绳镖可是出了名了!

    瞅着没了人,蔺宝抬腿便迈出了朝阳殿,走到门口时,看着俩侍卫,掏出令牌淡定道:“皇上召本公公去御书房一趟,待会儿就回来,你们不许擅自离职,知晓不?”

    俩侍卫瞅着那令牌,看着她那认真的眼神,精神抖擞地点了点头,恭敬道:“那公公您去吧——”

    蔺宝点点头,收起令牌朝那人追去。

    凭直觉,她觉得那人应该是朝这个地方去了!

    想着自己的身子不适合奔跑,蔺宝便只好加快脚步朝前方走去,然而当她经过某个拐角处的时候,一抹黑影正好从拐角处出来,并未发现她便跃上了宫墙。

    当蔺宝走进拐角时,只看到地上散落着一些衣服。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这些衣服应该是朝阳殿的宫女服,但是能在衣领上绣花的,整个朝阳殿只有一个宫女拥有此待遇!

    可方才离开那人分明是个男子,而这宫女服上还有温度,想来应该是刚换下的,但这宫女服分明是——

    当蔺宝想到那种可能的时候,身上不由地惊出了一身冷汗!

    *

    而这边,守在殿门口的俩侍卫看着她走去的方向终于回过神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皇上,公公有喜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二霏柠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霏柠萌并收藏皇上,公公有喜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