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女侠系统 > 第21章 v章

第21章 v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仙界网络直播间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刚出了校门,宋乔就听见有人喊自己名,回头一看,原来是周浮生和班上一个男生。

    自从一起练习过几次篮球后,周浮生每次看见宋乔都会跟她打招呼。

    “小乔班长,怎么回家?”周浮生道。

    宋乔道:“坐车,你呢?”

    “我和李文皓一起骑车回去,正好我们俩家顺路。”周浮生道。

    叫李文皓的男生一直在低头玩gameboy,连看都没看宋乔一眼。

    宋乔想都没想就说道:“那好吧。那你们骑车注意点儿安全!”

    宋乔的话就像是长辈在关心晚辈。

    李文皓顿时抬头看了她一眼,周浮生也愣住了。

    周浮生他挠挠下巴,有点不好意思道:“噢……好。谢谢。”

    至于李文皓,他压根没理睬宋乔,低下头继续玩游戏去了。

    宋乔笑笑,跟他们摆了摆手就转身离开了。

    回家的路上,宋乔路过报刊亭,看到有卖新闻周刊的,就拿起一份翻了一下,却没看到关于火灾的报道,更没看到什么“救火小英雄”的专访。

    她心道,说不定是下个星期才出。

    宋乔放下周刊,背着书包就往车站方向走去。

    在汽车上,宋乔给一个带孙子的老人让了个座,手心里的金字又提示她增加了五点善值。

    宋乔盯着手心里出现的金字。

    她一直不明白,这东西究竟要怎么判断她做的是好事。

    生活远远不像少儿频道的动画片那么简单,在动画片里,善恶对立,非黑即白,而在现实中,很多情况下善恶的区分并没有那么明确。

    如果她好心办了坏事怎么办?难道又要像上次一样增加恶值?

    最重要的是,到底是谁做出了这样的东西?或者说,这玩意儿到底是从哪儿来的?

    宋乔曾经一度怀疑金叶子是政府某个研究机构的什么秘密产品。不过按照人类现在的科技水平,好像也造不出这样的东西来。

    目前来看,这东西对她的身体并没有什么负面影响,反而让她的身体素质有了大幅度的提升。

    她曾经考虑过去医院检查一下身体,但是后来她无意间发现,只有她自己才能看到手心里的金字。

    有一次她正在低头查看金字,正好朱冰雪从她身后抱住了她,好奇地看了看她的手心,笑道:“你在看什么呢?看手相?”

    那时候宋乔才知道,原来其他人是看不见金字的。

    所以她现在在查看金字也不用像一开始那样遮遮掩掩的,大大方方地看就可以了,反正其他人也看不见。

    回家后,宋乔给宋霖打下手,将泡发的木耳和洗净的黄花菜切成碎丁,然后加入要煮的卤汁中,放在火上加热。

    宋霖见她一直在厨房帮忙,就问道:“作业都写完了?”

    宋乔随口说了句“写完了”,其实她还有语文作业和英语作业没碰。

    “那就好。”宋霖道,“行了,这里也不用你帮忙了,写完了作业就去预习预习功课吧。虽然这才刚开学,但也不能太松懈了。”

    宋乔“嗯”地一声答应了,就转身回卧室去了。

    她把书包里的习题册作业本都掏出来放在了桌面上,就在这时,她的数学习题本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

    她捡起习题本,却发觉自己的习题本里好像用红色的水笔画着什么东西。

    她翻开本子一看,惊讶地发现,她下午刚做的那一页习题上密密麻麻地用红色的中性笔画着乱七八糟的涂鸦,潦草而重复地写着四个字:“贱人去死!”

    宋乔有些意外,是谁干得这么无聊的事?

    她回忆了半天,也没想起自己初中时究竟得罪过谁。最近她也没和任何同学起过冲突,只和王子烨发生过一点摩擦。

    王子烨脾气比较火爆,属于“能动手就不吵架”的类型,宋乔很难想象他暗搓搓地在别人的本子上写字发泄的样子。

    宋乔只好顺手将那几页纸撕掉,然后重新将下午刚做过的作业誊写了一遍。

    就在这时,宋乔家的座机响了。

    来电话的原来是朱冰雪,她问宋乔明天去不去逛街。

    反正明天闲着也是闲着,宋乔就答应了朱冰雪的邀请。

    朱冰雪道:“那行,那明天咱们在秀峰门口集合。”

    “秀峰”是秀峰小商品批发市场的简称。班上的女生一般逛街都去那里,因为那里的文具、饰品什么的都很便宜,还能买到价格便宜的盗版漫画和磁带。

    一听说宋乔明天要去逛秀峰,宋霖就嘱咐她一定要小心钱包。

    “那里小偷很多,一定要把东西看好了。我昨天还看报纸,说那里有小偷偷东西,专门瞄准去逛街的学生。”

    s市的小偷确实很多,宋乔以前上初中时,就在一个步行街被偷过钱包,害得她损失了一百多块钱的零花。那时候宋乔气得要命,还想过在步行街蹲点儿抓小偷,不过出于安全考虑,她最后还是没有那么做。

    当天晚上下了一整夜的秋雨,冷风顺着窗户灌进宋乔的卧室。

    第二天早上一觉醒来,宋乔觉得鼻子有些不透气,浑身酸疼,很明显是感冒了。

    宋乔打了个大喷嚏,随手抓了面巾纸擦了擦鼻子。

    她洗了一把脸,没精打采地看着镜子里眼圈红红的自己。

    明明已经有了身体机能改造,可她居然还是会得感冒。

    宋乔从衣柜里翻了个印着粉色猪鼻子的黑口罩戴在脸上,然后就坐公交车到了小商品批发市场门口。

    她很快就发现了正在门口等自己的朱冰雪。

    朱冰雪今天特意打扮了一下。她穿着粉色的长款t恤,下面配一条黑色九分裤,头上还别了一堆粉色系的塑料发卡。

    宋乔却还穿着平时的衣服,头上别了一根金属发卡,还戴上一顶学校去年郊游时发的黄色鸭舌帽。

    “你怎么戴着口罩?感冒了?”朱冰雪好奇道。

    宋乔抽了抽鼻子,闷声道:“嗯,着凉了。”

    两个女生逛了一会儿市场。

    朱冰雪只对小饰品感兴趣,她又买了一对新发卡,挑了一条纱巾。

    而宋乔却对吃的更感兴趣,她很快就买了一盒章鱼小丸子、一盒麻辣拌豆皮和一杯珍珠奶茶。

    她喝了一小口奶茶,顿时被烫得眯起眼。批发市场卖的珍珠奶茶里并没有牛奶或茶,是用廉价的奶茶粉冲的,带着一股浓烈的香精味,一点也不好喝。她想不起来为什么以前上初中时这么爱喝这种奶茶。

    不过拌豆皮倒是和她记忆中的一样好吃。酱汁又辣又甜,十分可口,教人欲罢不能。

    两人逛了一上午,很快就到了午饭时间。

    两个女生一边往外面走,一边商量着中午吃什么。

    朱冰雪道:“酸辣粉,牛肉面,噢对了,还有麻辣烫,你想吃哪个?”

    宋乔正待回答,忽然看到前边一个染着黄毛,穿着黑t恤的一个年轻人将手悄悄地探进了前面一个年轻姑娘的背包拉链里。

    宋乔想都没想就大喝一声:“干什么呢!”

    那年轻人顿时被吓得浑身一哆嗦。他扭头狠狠地瞪了一眼宋乔,骂了一句什么,转过身就快步走了。

    被偷东西的女孩茫然地扭头看了看宋乔,对正在发生的事一无所知。

    宋乔对她说:“刚才有小偷碰你的包。”

    女孩微微一怔,赶紧低头检查自己的包包,果然拉链已经被拉开了一半。

    “谢谢。”女孩感激地冲宋乔点了一下头。

    这时,宋乔的手心再次传来一阵熟悉的酥麻感。

    她知道肯定又增加了五点善值。

    吃饭的时候,朱冰雪对宋乔道:“小乔,你刚才胆子真大,换做我可能都不敢吱声。万一那个小偷跟踪咱们,报复我们怎么办?”

    宋乔笑道:“你刑侦剧看多了吧?小偷一般胆子没那么大的。”

    朱冰雪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嗯,也对,要是他们胆子那么大,也不会当小偷了,而是去抢劫了!”

    “说不定人家也不屑于去做打劫这么没技术含量的事。”宋乔调侃道。

    朱冰雪笑点很低,立刻被宋乔的话逗乐了,捂着嘴嗤嗤笑了起来。

    下午,两个女孩又逛了一会儿街。

    宋乔买了几个新本子和几支水性笔芯,然后两人就决定回家了。

    两人在路口分道扬镳,宋乔走到车站附近等车,刚等了五分钟,她忽然感觉手心一阵强烈的刺痛。她忍不住“唉哟”一声,低头一看,手心里忽然浮现了一小片清楚的叶脉一般的金色纹路。

    纹路几秒后就消失了,宋乔也很快就忘了这件事。

    回家后,宋霖正在厨房忙碌,他转头一看宋乔,发现她脸色有点不对劲儿,就笑道:“你怎么了?”

    宋乔闷声道:“没事,感冒了而已。”

    “怎么感冒了呢?穿少了?”宋霖皱眉。

    “可能吧。”

    “怎么这么不小心呢?”

    宋乔摇摇头:“我也不知道。”

    简单地吃了晚餐后,宋霖就让她上床上躺着,将被子给她掖好,又给她倒了一杯温水。

    “好好休息,多喝点水,今晚就别学习了。”宋霖嘱咐道。

    宋乔抽了抽不透气的鼻子,带着鼻音道:“哥,我感觉你就像我妈似的。”

    宋霖弹了一下她的脑门,笑道:“又胡说八道,睡你的觉吧!”

    宋乔点点头,将被子往上拉了拉。

    她迷糊了一会儿,竟然真的睡着了。

    等到她睡着后,忽然感觉右手一阵刺痛。她猛地从睡梦中惊醒,低头一看,顿时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

    细密的金色纹路从她的右手手心蔓延开来,直到没入她的睡衣里。那些金色的丝线在她的皮肤下若隐若现,在黑暗之中发出淡淡的金色光芒,看起来竟然有几分诡异的美感。

    就在这时,她忽然感到一阵热流顺着她的右手迅速地涌遍全身,仿佛浑身的血液都要沸腾了。她的皮肤就像煮熟的虾子一样迅速地泛红,就连呼吸都变得滚烫。她感到周围的空气变得就像冰窖一样冰冷,可是体内却像点燃了一把烈火一样灼烫。

    她痛苦地在床上蜷缩成了一团,豆大的汗水顺着她的额头流下,最后渗进枕头里。

    她翻了个身,咚地一声掉在了地上。冰冷坚硬的地面让她身体的痛苦瞬间缓解了一点。

    忽然,宋霖推门进来,一看到自己妹妹正倒在地上,他顿时一个箭步冲过来,将宋乔抱了起来。

    “宋乔?宋乔!”

    宋霖感到怀中的身躯无比滚烫,一摸额头竟然烫手得厉害。

    宋霖顿时脸色一白:“糟了……怎么会烧成这样?”

    他赶紧将昏迷不醒的宋乔背起来,出门从路边打了个车,就往医院去了。

    ……

    宋乔在睡梦中觉得口干舌燥,浑身灼烫,难受得要命。

    不知过了多久,她终于从昏迷中醒来,睁开眼,却发现自己竟然躺在了医院里。她低头一看,手背上还扎着吊针。

    一看到她醒过来,宋霖顿时惊喜道:“你醒了?”

    宋乔这才注意到坐在自己床边的宋霖。

    “我……”她开口想说话,却被自己沙哑的声音吓了一跳。

    “你昨晚发了四十度的高烧,所以我就把你送医院来了。”宋霖轻声道,好像生怕声音太大会把大病初醒的宋乔吓到。

    宋乔哑着嗓子道:“……我发烧了?”

    “对啊,突然就发烧了,还倒在了地上,把我吓得都快掉魂了!”宋霖心有余悸地说。

    宋乔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右手,金色的丝线已经消失了。

    宋霖关切道:“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挺好的。”宋乔说的是实话。

    她现在除了觉得有点头晕,身体就没有其他不适的感觉了。

    之后医生给宋乔做了一下详细的检查。

    检查的结果是,宋乔实在不能再健康了。

    她的身体各项指标都在正常人的范围内,也没有任何感冒的征兆。

    宋霖对医生说:“可是她昨晚发了那么高的烧,怎么可能没原因呢?”

    宋乔却猜到了原因,肯定和她右手的金丝有关系。

    医生皱眉道:“突然发高烧跟很多原因有关,但是根据现在的情况,确实查不出来到底是什么原因引起的。这样吧,你回去之后观察两天,一定要密切注意体温变化,看看会不会再发烧。”

    回家之后,宋乔洗了个热水澡,冲去了身上残留的汗水,顿时觉得神清气爽,浑身没有一处不舒畅的。

    她看了一眼镜子里的自己,气色红润,完全不像个大病初愈的人。

    晚上,宋霖专门给宋乔做了她最爱吃的几道菜,有宫保鸡丁、甘蓝炒粉丝,还有一道玉米猪骨汤。

    宋乔觉得饿极了,一口气吃了三碗饭,结果还是没吃饱。

    宋霖见她吃了这么多,都觉得不可思议。他劝道:“宋乔,吃不下就别吃了,别把自己给撑着!”

    宋乔道:“你放心吧,我没撑到。我是真的很饿。”

    之后,她又吃了两根油条,喝了一碗豆浆。晚上看电视的时候,她又消灭了两个苹果和一串葡萄。

    她并不是嘴馋,而是真的很饿,感觉就像一个礼拜没吃饭了一样。

    她知道这肯定和她右手的金丝有关。可是其他人又看不到金丝,医院检查的结果又是完全正常,所以她没办法求助别人,只能暗自祈祷,希望自己的身体不会出什么毛病。

    不过她现在觉得浑身有劲儿,精神倍儿足,一点都不觉得身体有什么问题。

    晚上临睡前,她查看了一下手心里的金字,现在她的身体机能改造进度恰好是5%。

    她怀疑自己的高烧和身体改造进度有什么关联。可是金字又不肯给她提示,她只能猜测,也许进度每增加百分之五,她的身体就会产生一次反应。

    ……

    第二天,宋乔觉得身体已经没什么不适了,就照常去上学。临走前,宋霖嘱咐她要是身体不舒服一定要打电话回家,宋乔答应着就背上书包出了门。

    只上了半天课,宋乔就饿得肚子咕咕响。

    中午,她去食堂吃饭,特意打了五两米饭。

    和她一起吃饭的朱冰雪惊讶道:“小乔,你怎么吃这么多?”她自己只打了一两米饭,因为她最近正在减肥。

    宋乔迫不及待地扒了几口饭,嘟囔道:“嗯,最近特别容易饿。”

    这时,朱冰雪看见倪妍正端着盘子向这边走来,她就冲倪妍招手,“泥鳅,过来这边坐!”

    倪妍看了看宋乔和朱冰雪,犹豫了一下,才坐到了她们身边。

    朱冰雪只要跟倪妍凑到一块儿,就免不了要讨论电视剧。

    倪妍道:“最近我正在看冬日恋歌,你们看了吗?”

    “没看啊,好看吗?”

    “挺好看的,韩剧,里面男的都很帅。”倪妍说着,还给朱冰雪看了她随身带着的一个塑料袋,里面装着一团蓝色毛线。

    “我正在学织围巾,我打算织一条和韩剧里一样的大围巾。”倪妍道,“你们俩会织围巾吗?”

    朱冰雪立刻道:“小乔会啊!”她忽然抿嘴笑道,“对了,小乔,你上学期不是给周浮生织了一条围巾吗?送他了吗?”

    宋乔怔住了:“我给周浮生织了一条围巾?”她忽然隐约记起确实有这么回事。

    她初中时一直暗恋同班的周浮生。

    暗恋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周浮生长得有点小帅,会打篮球,还会弹钢琴,在当时的宋乔眼里,周浮生简直就是男神。

    但是现在的宋乔却只能把周浮生当成十三岁的小男生罢了。

    倪妍顿时感兴趣道:“小乔,你喜欢周浮生?”

    宋乔斩钉截铁地摇头:“不喜欢。”

    “可我怎么听说你和周浮生好像……那个那个了。”倪妍小声道。

    宋乔惊讶:“哪个哪个?”

    她第一反应是那件事,可是初中生好像还不至于……

    “就是接吻啊!”倪妍压低声音道。她说完了,忽然尴尬地红了红脸,好向自己刚才说了一句特别大逆不道的话似的。

    ……果然。

    这个年代的小孩子都比较单纯保守,接吻对于他们来说已经是非常“少儿不宜”的事情了。

    宋乔记得她小时候每次看到电视里的接吻镜头都会觉得脸红心跳,浑身不舒服。

    然而十八年后的小孩子却可以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观看电视里的亲热镜头。

    宋乔挑眉道:“没有的事。你听谁胡说八道的?”

    “班上的女生都在传这个。”倪妍说,“你不知道吗?”

    宋乔老老实实地摇头。

    倪妍一脸困惑道:“那他们干嘛传这个?”

    “我怎么知道。”

    之后,倪妍对宋乔的态度莫名热情了许多。

    宋乔倒不是不能理解倪妍的想法。

    以前上初中时,她每次听说班上谁和谁在一起了,再看到他们时,心情都会觉得很微妙,总会忍不住脑补他们亲嘴的样子,最后搞得自己浑身不舒服。大家从小接受的都是“早恋有害”的教育,把视恋爱为豺狼虎豹,认为男女亲热的行为是可耻又恶心的。

    宋乔后来从倪妍口中听说,传言有人看见周浮生晚上在教学楼后边的小树林里和一个女生偷偷接吻,被人看见了。看见的人错把那女生当做了宋乔,再加上最近宋乔和周浮生他们一起打过几次篮球,所以她才会因此无辜躺枪。

    宋乔听完也是醉了。

    她怎么可能和一个十三岁的小男生躲在教学楼后边接吻。

    虽然她现在身体年龄只有十三岁,但是心理年龄却已经过了而立之年。她又不是恋童,怎么想都不可能跟一个小男孩谈恋爱。

    她忽然想起自己数学作业本上写满了“贱人去死”的红色涂鸦。

    说不定是哪个小女生暗恋周浮生,就偷偷地在宋乔的本子上写了那些字泄愤。

    ……

    自从那次发高烧后,宋乔这几天的食量都大得惊人。

    另外,她发现自己的身体也在渐渐地发生着变化。

    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宋乔发现自己的胳膊腿上变得结实多了,再也不像从前那样软绵绵的,而是增加了不少肌肉。

    另外,她发现自己身体的敏捷度和反应速度也比之前提高了许多。

    有时候身体反应太快,连她自己都会被吓到。

    有一次她正在写作业,徐启龙从她身边路过,不小心碰倒了她桌上的水杯。

    宋乔头都没抬,一伸手就把水杯给扶正了。

    徐启龙顿时停下脚步,一脸惊讶地看向宋乔。

    宋乔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做了什么。她也没解释什么,而是冲徐启龙笑了一下,就低头继续写作业去了。

    一转眼又到了周五。

    周五放学前,宋乔被唐老师叫去办公室,让她回去跟班干部们一起商量一下中秋节晚会的节目。

    宋乔对中秋节晚会没什么兴致。

    她心想,节目还不好准备么,随便找几个人来个小合唱就好了。

    离开学校后,宋乔等了一会儿公交,可偏偏这时天上突然下起了大雨。

    幸好宋霖给她准备了一把伞。

    宋乔撑着伞在站台下等车,等了大概半个小时,她忽然感到有人拍了一下自己的肩膀。

    回头一看,是个不认识的女孩。那女孩比自己足足高出半头,看起来大约十四五岁的模样,身上没穿校服,而是穿了一件印着字母的短袖t恤,下面套一条超短裙,身上还有一股类似花露水的香水味儿,完全不是中学生该有的打扮。

    那女生嚼着口香糖道:“你是宋乔吗?”

    宋乔道:“是我。”

    女生指了指旁边的一条小路:“那边有人找你。”

    宋乔狐疑地看了看她:“谁找?”

    “一个男生,说是你们班的,叫周浮生。”

    宋乔心中疑惑,所以她没动弹,而是反问道:“他找我为什么不自己过来?”

    那女生有些不耐烦了。

    “你去不就知道了!”她说着就伸手来拽宋乔。

    结果她发现自己根本拽不动宋乔,宋乔就像脚下生了根一样牢牢地站在原地。

    那女生呆住了,一脸困惑地看了看自己的手,好像没明白到底怎么回事。

    宋乔看起来又瘦又小,可是这女生刚刚用了那么大力气拽她,居然都没能撼动她分毫,这是因为宋乔现在就算不用力量增幅,她的力气也比同龄的女孩子要大多了。她只要暗暗在胳膊上使力,就没人能轻易把她拽走。

    这时,宋乔忽然道:“我的车来了。”

    她转身刚要上车,却听见那女生道:“你等下!”

    宋乔皱眉回头:“你还有事?”

    那女生眯起眼,指着宋乔咬牙切齿地威胁道:“离你们班的周浮生远点,他已经有女朋友了!听说过永新高中的叶梁晨没有,他是我哥!”

    在宋乔看来,这个威胁一点震慑力也没有。因为对方在她眼里只是个十三四岁的孩子。

    看到那小姑娘呲牙咧嘴的故意装出一副凶巴巴的样子,宋乔有点想笑。她忽然恶作剧心大发,便冲那女生微微一笑,道:“你放心吧,我只对女孩子感兴趣。”

    她说完就压了一下帽檐挡雨,转身便快步上了公交车。

    那女生茫然地站在原地眨眨眼,呃……什么鬼?

    *

    第二天是周六。

    下午,宋霖让宋乔把老家寄过来的一包松子送到二姑家。

    宋乔的二姑就住在离这里不远的一个小区。

    二姑今年四十三岁,至今未婚。她是搞销售的,工作很忙,平时很少来看望宋乔和宋霖,但是她算是几个亲戚中对宋乔兄妹俩最好的了,起码每逢过年过节都会给他们带礼物,偶尔还会带他们出去玩。

    宋乔拿上松子和一袋水果就出发了。

    二姑家住在一个老小区里,楼都很旧了。二姑家装修得也很朴素,只有几件旧家具,地面铺的还是瓷砖,屋子里冷冷清清的,阳台上空空如也,连盆绿色植物也没有。大概因为二姑工作太忙,也没时间养那些东西。

    通过一个人的房间摆设,能很大程度上看得出这人对生活的态度来。宋乔总觉得,二姑的房间虽然很整洁,但还是太冷清了,就和她本人一样,生活无比单调,对除了工作之外的一切事物都不感兴趣。

    二姑见到宋乔很高兴,抓着她的胳膊就感慨一番,“现在的孩子长得太快了,你看看,才多久没见,你又长高了!现在你有一米五了没?”

    “不知道,最近没量身高。”

    二姑慈爱地摸了摸她的脑袋:“我觉得有一米五了。咱们家没有矮个子的基因,你以后肯定长得很高。”

    宋乔道:“对了,二姑,你最近工作还是那么忙吗?”

    二姑叹口气:“是啊,哪有一天清闲的。”她说着,果然手机又响了。

    宋乔不禁心道,二姑果然还是这么忙。她记得二姑后来因为工作压力大,应酬频繁,再加上饮食作息不规律,就得了一种很严重的胃病。

    想到这一点,她刚才才特意问起二姑的工作情况。

    接了五分钟的电话后,二姑放下手机,就招呼宋乔吃水果,看电视,不许她那么快就走。

    宋乔不好拒绝,正好电视里又在演春光灿烂猪八戒。宋乔挺喜欢看这个剧的,就在二姑家边吃水果边看电视,呆了一个多小时才离开。

    临走前,宋乔忍不住嘱咐二姑:“二姑,你以后工作别那么拼了,应酬的时候能不喝酒就千万别喝,身体最要紧。”

    二姑听了居然眼圈一红,点头沙哑道:“嗯,我知道了。”她摸了摸宋乔的头发,笑道:“果然还是乔乔好,真贴心。”

    听她这么一说,宋乔心里有点难受。

    她忽然想起二姑一辈子没孩子,说不定她一直把自己当成亲生女儿来看。

    可惜从前的宋乔没能理解二姑的感情,对二姑也不怎么亲近。

    离开二姑家的路上,宋乔忽然感到手心一阵刺痛。

    她低头一看,手心果然出现了一行新的金字:

    “任务更新:阻止一次即将发生的交通肇事逃逸。奖励:善值100。

    重要提示:宿主行为可能会造成严重影响。”

    交通肇事逃逸?

    宋乔微微睁大眼。

    可上面没说哪里会发生交通肇事。

    她抬头看向面前根本没几辆车路过的安静街道,微微皱了一下眉。总不会就是在这里吧?可这里的车流量这么小,怎么会发生交通肇事呢?

    忽然,一阵引擎声从不远处的交通岗传来。

    一辆蓝色的摩托车正向宋乔的方向飞驰而来。

    宋乔知道s市有不少飞车党,喜欢在半夜飙车,还用最大音量放有中国特色的乡村风口水歌。

    可是大白天的就在路上飙车的逗比她还是第一次见。仔细一看,那人居然还没戴头盔,简直就是作死。

    宋乔微微蹙眉,金字上说的交通肇事逃逸,说不定就是这个家伙干的!

    可摩托车的速度这么快,她要怎么做才能让他停下来?

    就在她走神的片刻,摩托车骑手突然降低速度,伸手从旁边路过的一个年轻女孩手里抢走了她的背包。

    女孩立刻发出一声尖叫。

    摩托车抢了包就重新加了速,向宋乔这边飞驰而来。

    --原来这家伙是个抢包的“飞车党”!

    就在这时,一个穿着蓝色运动服,背着书包中学生模样的女孩正戴着耳机,低着头横跨马路。刚走到路中间,她手里拎着的饭盒突然咣当一声掉在了地上。女孩下意识地弯腰捡饭盒,却没注意到正疾驰而来的摩托车。

    摩托车骑手光顾着抢包逃逸,所以等他反应过来捏住刹车,已经完全来不及了。

    ……

    眼看着那个蓝衣女孩就要被摩托车撞到,几个路过的行人都吓呆了。

    忽然,一个戴着黄色鸭舌帽的矮个子男孩动作利落地翻越跨栏。

    男孩的动作太快了,没人完全没看清他是怎么做的,只知道一眨眼的功夫,男孩就出现在了马路中央,然后蓝衣女孩就被抓着胳膊拽出了危险区域。

    刚刚急刹车停下的摩托车骑手犹豫了一下,忽然捏紧了摩托车把手,准备重新加速。

    就在这时,他感到后脑勺被什么硬物狠狠地砸了一下,一阵剧痛顿时传来。他下意识地捂住了后脑,手上顿时传来一阵温热的潮湿感。

    他低头一看手心,顿时吓了一跳,竟然是血!

    就在这时,他忽然感到自己的裤腰带像是被什么东西勾住了。

    他惊叫一声,竟然被人硬生生从车上拽了下来,并且四仰八叉地摔在了地上。失去了骑手的摩托车重心不稳,“砰”地一声倒了。

    骑手倒在地上呻.吟着,鲜血不断地从他额头上渗出。

    路边的行人纷纷停下脚步,好奇地向这边张望。

    “出车祸了?”

    “谁报个警啊!”

    “你刚才看见没,那个戴帽子的小男孩--”

    “看见了,他把那个骑摩托车的从车上拽了下来!”

    就在这时,作为众人目光焦点的黄帽子男孩后退了半步,低头看了一眼手里的什么东西,忽然迅速转个身快步跑掉了。

    ……

    宋乔气喘吁吁地跑了一会儿,她摘下口罩,回头看了一眼来时的方向。

    她刚才之所以要跑,是因为刚刚她的手心里浮现了一行金字。

    “重要提示:任务完成,请在二十秒钟内离开现场一百米范围,否则将视为任务失败。”

    宋乔捂着胸口,她的心脏还在砰砰地跳个不停。

    虽然是为了阻止抢劫的飞车党,但是她这辈子还从来没伤过人,一看见那男人头上渗血,她就有点害怕了。

    所以一看到手里的金字,她就下意识地转身跑掉了。

    第二天中午,宋乔正在吃饭,无意间在电视里看到了关于昨天那次事故的新闻报道。

    这个节目跟新闻联播那种节目不同,很接地气,报道的都是s市百姓身边发生的事情,其中不缺乏一些老百姓爱看的奇人异事。

    电视里,新闻记者正在采访当时路过的几个行人。

    那个被抢了包的年轻女孩对着镜头道:“嗯,对,当时那人的车速好快的,我都没反应过来,包就被抢了,包包的拉链还在我的胳膊上刮了一条血印子!”她说着就给镜头展示她胳膊上的一道长长的红印儿。

    记者问:“那你看到那个制服了抢劫犯的男孩了吗?”

    “看到了,戴着黄帽子,个子很矮,嗯……也就到我这儿吧。”女孩用手比量了一下自己的脖子,“不过他好厉害啊,一下子就把那个男的从摩托车上拽下来了。我当时都看呆了你知道吗?要不是因为我没带相机,我真应该把那一幕拍下来。”

    之后记者又采访了另外两个目击者,他们都表示没看到那男孩的长相。

    “那小孩戴着一个黄帽子,个子不高,没看到长相。”一个操着外地口音的大婶一脸兴奋道,“那小孩可厉害呢,单手就把那男的给按倒了,劲儿可大了!”

    另外一个在路边卖柿子的老大爷则用浓重的东北口音声情并茂地表示:“艾玛啊,你是没看见啊——当时那个男孩跑起来就像一道闪电,‘唰’地一下就跑到路当间儿,把那个女孩给救了!然后‘咵嚓’一下就把那个摩托车给掀翻了!”

    几个路人把事故过程描述得无比玄幻,就像武侠电视剧中的情节。

    记者最后对着镜头道:“听完大家伙儿的描述,想必电视机前的观众也跟我有同样的疑惑,很想知道这位见义勇为的男孩究竟有多厉害。根据刚才几位目击者的证词,这男孩力气超群,又会轻功,这让我想起了武侠电视剧的情节。难道现实中真有会武功的人?本台记者就此事专程采访了本市xx武术学校的赵老师,下面咱们听听人家赵老师怎么说……”

    看到这里,宋乔震惊了。

    ……这新闻里讲的真是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女侠系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Jenn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Jenni并收藏重生之女侠系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