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很快,宋乔面前的景象又变了。

    她站在一个宽敞明亮的办公室里,房间正中央放着个红木写字桌,上面摆着一个镶嵌着珠宝的金色貔貅,写字桌后面坐着个有些谢顶的中年男人,肥头大耳。他身后的墙上挂着一个巨大的牌匾,上面用金色的大字写着“财源广进”。

    那个中年男人不耐烦道:“不是跟你说了嘛,最近公司财政紧张,不过才欠了你两个月的工资,下个月肯定发给你。行了,你走吧,我这还有事情要忙……”

    很快,画面一转,宋乔便又回到了这间办公室。这一回她周围还站着四五个陌生人。坐在办公桌后的中年男人看起来比上一回更胖了点,手腕上还多了一块金灿灿的手表。他显得很慌张,掏出一块手帕擦着额头的汗水,站起来道:“你们想干嘛?都说了,工资下个月就发给你们!你们还想抢钱不成!”

    宋乔看到“自己”举起了手里的铁管,伴随着“咣”地一声巨响,茶几上的玻璃被砸了个粉碎。

    “我要报警了!我真报警了!”中年男人吓得连连后退,一骨碌躲进了写字桌底下。他哆哆嗦嗦地拿起一部大哥大,“喂,警察吗,我这里有暴徒抢劫的……”

    这个画面很快就消失了,随后她又来到了一个凌乱的房间里,房间里有一张床,还有一张桌子和一个大衣柜,地面上乱七八糟地摆着儿童玩具,大多数看起来已经很旧了。头发凌乱的女人正抱着婴儿半躺在床上低声啜泣。

    、

    这个景象一闪便消失了。

    这一次出现在她面前的是一条脏兮兮的街道。

    她感到自己正摇摇晃晃地沿着人行路往前走,伴随着清脆的碎裂声,她低头一看,原来是手里的啤酒瓶掉在了地上。

    一些其他的画面夹杂着在她面前闪过,耳畔还响起一些杂乱的声音。

    “……废物!”

    “没用的东西,和你爸一样……”

    “没出息的孩子……”

    “……这种废物能对社会有啥贡献?”

    就在这时,一阵响亮的急刹车声响起。

    “砰”地一声巨响过后,宋乔感到自己整个人飞了起来,然后重重地落在地上。她感到浑身的骨骼都像被碾碎的一样剧痛难忍,下巴以奇怪的角度扭曲着,鲜血顺着额头滴答滴答往下流,进入了她半张的嘴里。随后,她听到一阵汽车引擎的声音,然后便是眼前一黑,沉重的车轮从她的双腿压过,她几乎能听到她的小腿碎裂的声音……

    耳畔传来人们的惊叫声,和孩子的哭泣声。

    就在这时,她眼前突然出现了一道金灿灿的光芒,她的目光落在那道光芒上。

    一片金叶子正静静地躺在她面前的地上。她挣扎着,伸出沾满鲜血的手抓住了那片金叶子……

    “……与宿主连接完毕。”

    这行熟悉的金色小字在宋乔面前一闪而过。

    金字小时候,宋乔发觉自己正在一片荒芜的野地里狂奔,速度快得吓人。然后她又轻轻一跃,便跳过了一条两米多宽的臭水沟,轻盈地落在了地面上。

    紧接着,她又看到自己正站在一栋大楼的顶端,伸开双臂,感受着夜风迎面而来。她低头看着车水马龙的城市,似乎觉得整个世界都尽在掌握之中……

    随后,她看到自己正走在一条阴暗的小巷中。前方传来一阵女人的尖叫,她立刻追了上去,却看到有个男人抓住了那个女人手里的挎包,原来是个劫匪。她轻轻一跃跳上了旁边的平房房顶,然后一声不响地落在了那个男人背后,然后伸手抓住了那个劫匪的衣领,将他用力一抛就丢了出去。被抢的女人顿时惊呆了,她抱着挎包尖叫着“杀人了”转身就踉踉跄跄地逃走了。

    很快,更多的回闪画面交错出现,就像按下了电影的快进播放键。

    在那些画面里,宋乔看到这个叫“梁冲默”的人在金蝴蝶的指引下救了不少人,有骑自行车的孩子,有差点从公交车上被人推下来的孕妇,还有差点煤气中毒的老太太……画面杂乱无章,很多景象闪过得太快了,还没等宋乔看出来发生了什么就闪了过去。

    很快,她面前的景象变成了一大片倒塌的废墟,周围光线昏暗,看样子是在地下隧道里,这让宋乔不由得想起了地铁隧道里的一幕。

    她看到“自己”正搬开废墟上的石头,扒开缝隙,不知疲倦似的拼命地搜寻着可能的生还者。之后宋乔看到梁冲默从废墟里挖出了七八个人,有大人有小孩,最后又救出了一个五十来岁的中年男人……

    随后画面一闪而过,黑白电视里正在播放新闻,年轻女主持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传来。

    “……目前已有十九名被困工人成功脱离隧道……据现场矿工说,有一位新来的年轻工人挖开隧道,救了他们……遇难工人家属……二十万元抚恤金……”

    很快,这个画面消失了,变成了新的景象。

    宋乔面前出现一个嚎啕大哭的中年女人,她抓着“宋乔”的胳膊,嘶哑地哭喊道:“为什么!你为什么要救他!你赔我的二十万……我的二十万就这么没了……呜呜呜……”

    ……

    这个画面消失后,她看到自己又回到了梁冲默的家。

    她看到梁冲默的母亲,自己的婶婶正坐在沙发上,怀里抱着婴儿。她的眼圈红红的,看起来刚刚才哭过。

    女人的声音似乎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你天天晚上不回家……我根本不知道你人在哪里……你究竟怎么了?”

    很快画面渐渐地模糊了,变暗了,而女人的声音还在她的耳畔回响。

    “金蝴蝶?你在说什么啊,我根本听不懂……”

    “冲默,你别这样,我害怕……”

    “那些都是你的幻觉!幻觉!根本没有什么金蝴蝶!”

    “求你了……为了我和孩子……去医院看看吧……”

    “喂……医院吗——梁冲默,你为什么摔我电话?!”

    “再这样下去,我们还是离婚吧……我受不了了……”

    女人的声音渐渐地变得异常尖锐刺耳,甚至听不出来她原本的声音了。

    宋乔迷迷糊糊地心道,或许这些不是她婶婶原本的声音,而是被梁冲默的记忆扭曲之后的结果。他一定觉得自己妻子的话太刺耳,太伤人了,所以在他记忆里,他妻子的声音才会变成这样。

    ……

    随后,宋乔看到自己正坐在写字桌面,面前放着一张离婚协议书。

    她感到手心一阵刺痛,但是梁冲默并没有低头看他的手心,而是依旧盯着那张协议书看。

    突然,协议书的一角冒起了烟,很快就出现了明火,火焰热烈地燃烧着,不过几秒钟就将面前的协议书燃烧殆尽,而他面前的写字桌也冒起了烟,很快,滚烫灼热的火焰就将他面前的写字桌完全吞噬,她的视野完全被明亮刺眼的火焰占据了,可她却感受不到一点热度,仿佛那些火都是虚假的幻象……

    “着火了!着火了!”有人的惊叫声从远处隐约传来。

    宋乔突然明白,梁冲默的能力进化了,而且比她进化得更快。他现在甚至能用意念点火了。

    ……

    之后,一些画面快速地在她面前闪过。

    几乎所有画面里都有火,有燃烧着的厂房,被熊熊大火吞没的轮船,还有一栋冒着浓烟的居民楼……

    通过梁冲默的记忆,宋乔竟然不觉得那些火有什么可怕的。火焰橙红,明亮,温暖,热烈地燃烧吞噬着一切。燃烧中的建筑物不再单调乏味,反而美丽得就像一件艺术品……

    ……

    很快,画面突然一转,宋乔看到正躺在一个洁白的房间里,四周的墙壁是白色的,地面和天花板也是白色的。她浑身无力,连一根手指都不能动弹。

    她听到耳畔一个嘶哑的声音说道:“放了我……”她意识到这是梁冲默的声音。

    有人走了过来,在他身上插着的管子里注射液体。她立刻眼前一黑,画面就又消失了。

    很快,画面再次变了。

    她感到自己浑身□□,身体被结结实实地绑在了床上,嘴巴里还塞着东西。她被推进了一个又一个不知名的设备里,把她的身体扫描了一遍又一遍,无数药物被注射进入了她的身体……

    随后,她眼前的画面再次变了。

    她发现自己正站在一个特制的小型舱里,她的面前是一块玻璃。透过玻璃,她看到七八个穿着白大褂,面容严肃的人们。那些人的手里都拿着记录板。

    “实验编号19-01开始。”其中一个男人说道,“今天我们继续测试实验对象对高温的耐受能力。”

    他的话音刚落,一股滚烫的热风突然从她的脚下吹起,舱内的温度一下子升高。

    “三十五摄氏度……”那个男人的声音道,“三十八摄氏度,……四十摄氏度……四十五摄氏度……五十摄氏度……六十摄氏度……”

    温度在不断地上升,灼热的空气涌进宋乔的喉咙。她感到呼吸困难,心跳加快,汗水不断地顺着她的额头往下淌。

    “……七十五摄氏度,八十摄氏度。”

    宋乔从来没经历过这样的痛苦。她感到自己呼吸的每一口滚烫的空气正在燃烧她的肺腔,整个人就在浸泡在开水中一样。

    “现在实验对象的体温已经达到了四十五摄氏度。”那个男人的声音说道,“……还在升高,已经四十七摄氏度了。”

    虽然知道她正在体验的是别人的记忆,可宋乔还是感到了一丝对死亡的恐惧。她记得自己读过资料,人体超过42摄氏度就会对器官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

    然而温度还在继续上升。

    就像被人推进了火葬场的焚烧炉似的,高温带来的剧痛席卷了全身,她甚至怀疑这男人体内的血液都已经开始沸腾了。她感到梁冲默的牙齿正死死地咬着嘴里塞着的硬物,终于忍不住发出了断断续续的呻.吟。

    大概是记忆中的疼痛往往要比当时的真实体验要轻许多,不然宋乔怀疑自己此刻真的会被活生生疼晕过去。

    这时,疼痛似乎减轻了一点。她用余光看到自己的身上的金丝正在迅速地浮现。

    原来是梁冲默体内的金丝正在努力修复主人的身体。她还看到金蝴蝶悄然地从她面前飞过,然后停在了她面前的玻璃罩上,静静地扇动地翅膀,像是在安慰自己的“主人”。

    宋乔感到“自己”的目光停留在了外面那些人的脸上。这不是她自主意识的结果,而是梁冲默在盯着窗外的那些人看。她几乎能够感受到他脑海中几乎和血液同时沸腾着的仇恨。而刚刚经历过那些痛苦的宋乔,竟然能够完全理解他此刻的心情。

    ……

    突然,疼痛消失了,眼前的玻璃窗也消失了。

    断断续续的对话再次进入她的耳朵。

    “这个人极度危险……严重暴力倾向,纵火多起……”

    “能够意念引燃物体……”

    “……对不起,他能力的原理还不明确,需要做进一步的实验才能……”

    “可再怎么说他也是个人……”一个女人激动的声音模糊地传来,“我们这么做是严重违反人权的……为什么上面会允许我们用一个活生生的人做人体实验,我们又不是纳粹!”

    “芳晴,你太善良了……你不应该同情他,别忘了,他是个纵火狂,杀人犯,人权什么的,不是给他这种人的。”

    “不,他不只是个杀人犯!”芳晴的声音清晰了几分,“我们的资料显示,他也使用能力救了很多人,他本性不坏……他的心理评估报告显示,他有很严重的精神问题,他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女人的声音渐渐地消失了。

    这时,宋乔忽然看到,在眼前的一片黑暗之中,忽然出现了一个漂亮的金蝴蝶。金蝴蝶扑扇着翅膀,缓缓地在她面前盘旋。金色的粉末从它的身上掉落,粉末飞快地聚集在一起,组成了一行金字。

    “你好。人类。”

    那行金字很快消失了,紧接着更多的金粉又组成了另一行金字。

    “我们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实验者,我们已经观察你们的世界很久了。”

    这行金字消失后,很快又换上了新的一行字。

    “感谢你对金蝴蝶实验所作出的贡献。”

    “从你身上得到的数据在我们看来弥足珍贵。正因为你的努力,我们才能进一步了解你们那个世界的一切,包括你们所熟知的蝴蝶效应和混沌原理等等……”

    “为了感谢你所作出的努力,我们会赠予你一份特殊的奖励。”

    “那么人类,你现在最想要的是什么?”

    ……

    很快,金字消失了。

    过了好一会儿,金字才重新出现。

    “好的,人类。你的愿望会被实现。”

    “你的一部分意识和记忆将会被分离,然后获得新的生命,并且以新的生命形式存活下去。”

    “你将有机会进入更高维度空间,也就是我们的世界。”

    “祝你好运。”

    最后这行金字消失后,金蝴蝶忽然化作一团光,那团光突然变得夺目耀眼,几乎快要将她的视网膜烧坏了。

    金色的光团很快就分裂成了两个,然后同时化作了两只完全相同的金蝴蝶。

    其中一只金蝴蝶忽然化作千万光点,消失了,只剩下一只在黑暗中静静地飞舞着,只是看起来光芒要黯淡许多。

    ……

    很快,黑暗消失了。随后一些景象飞快地闪过。

    “……他完全变了个人。”一个女人声音说道。

    “心理评估显示,他的暴力倾向已经消失了……他的记忆也出现了障碍,好像已经已经不记得过去几年的事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你可以跟他谈谈,不过我事先提醒你,现在他特别不爱说话……”

    ……

    记忆的回闪戛然而止。

    宋乔看到自己正站在一间整洁的办公室里,办公室旁边的书架上摆满了各种书籍。一个中年男人正坐在那张桌子后边,表情严肃地看着这边。

    “梁冲默,你清楚了吗?需要我再跟你重复一遍吗?”

    宋乔嘴巴一张一合,听到梁冲默的声音回答道:“……不需要,我都了解了。”

    “现在你将会受到严格监控,做出任何违反命令的行为,你脚踝上的报警器就会响起,而且会自动注射大剂量的麻醉剂。这是你现在能够获得自由的唯一方式了……放心吧,你的前妻和孩子都很好,不过为了他们的安全着想,以后你都不能再见他们了……嗯,明白就好。我们会给你一个新的身份。梁冲默已经死了,你将会以新的身份活下去……”

    男人的声音渐渐地模糊下去,很快又变得清晰、

    “不要辜负我们的期待。”男人说着,忽然露出一个微笑,“欢迎加入国安部,梁冲默——不,现在应该叫你林渠。以后你就是特别情报行动小组的成员了。”

    ……

    随后,宋乔通过梁冲默的记忆,看到他果然成为了国安部的一员。景象和画面断断续续的,宋乔虽然无法从中看出具体发生了什么,但还是能判断出大概的情况。从那些景象里,宋乔看到梁冲默接受了很多次任务,其中有几次似乎是某种暗杀行动。

    而在执行这些任务时,梁冲默的能力很显然非常好用。他可以悄无声息地潜入任何建筑物,超越了任何训练有素的特工,还可以制造火灾来掩盖痕迹。另外,他还能够通过金蝴蝶来预知即将出现的危险,好几次都让他的小组成员逃离了危险。

    原来梁冲默曾经是国安部的成员。

    国安部……宋乔只在小说和电视剧里看过这个名词。她一直以为这些事离他们的生活很远。

    从那些闪过的景象和画面来判断,梁冲默在国安部工作了很长一段时间,几年?甚至十几年?画面闪过得太快,宋乔看不出具体的细节。

    在那些画面中,宋乔看到了金蝴蝶的标志,“金火党”的名字也有出现。

    而在这些画面中,宋乔又看到一些非常模糊景象,和其他画面不同,这些景象看起来很不真实。她看到了自己的学校,同学的脸,甚至看到了自己卧室里的百变小樱海报,她突然意识到这些其实是她的自己的记忆。

    她一直以为她现在看到的只是梁冲默的回忆而已,可为什么她的记忆也夹杂其中?难道梁冲默也能“读取”她的记忆?

    而另外一些模糊的景象里,她看到一些人围在自己身边,神情虔诚地缓缓跪在地上。她还看到,一个年轻男人小心翼翼地走到她面前,弯下腰亲吻她的手自己展开手掌,一只金蝴蝶从掌心飞出,然后没入了那个男人的额头,男人的表情立刻变得涣散起来,宋乔依稀从模糊的景象中看出,这个男人似乎是邓飞扬……

    宋乔有些迷茫,这些记忆又是谁的?

    忽然,她面前出现了一片明亮的光芒。她眨了眨眼,才发现自己正坐在窗边,光芒是从窗外投射进来的。

    “……你身体衰老的速度比常人快了几倍。”一个女人的声音担忧道,“这样下去是不行的。”

    女人的声音有点熟悉,是叫“芳晴”的那个人。

    梁冲默却没有回头,而是注视着窗外,一语不发。

    “我还有能活多久?”他突然语气轻描淡写地问道。

    女人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道:“我也不知道。”

    ……

    宋乔面前的画面突然消失了。

    她眼前一片漆黑,就像看电影看到一半突然画面消失了一样。

    这时,她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

    “……宋乔。”

    宋乔微微蹙眉,是谁在叫她?

    这个声音……好像是梁冲默?

    “宋乔。”

    梁冲默的声音突然变得清晰起来。

    宋乔突然意识到这是梁冲默在跟她对话。她刚刚看过了梁冲默的记忆,也就是说,她现在很可能已经和梁冲默的意识“连接”在了一起,所以才会听到他的声音。

    “这里已经被敌人包围了。你现在很危险。离开这里,去找宋霖。”

    宋乔的意识变得清醒了几分。

    “你才是宋霖的亲生父亲?”

    那个声音不置可否地沉默了一下。

    “可我不知道宋霖在哪儿。”宋乔心道。

    “……他在这里。”

    他的话音刚落,宋乔眼前便闪过一个模糊的画面。这画面看起来不像是梁冲默自己的记忆,反而更像是之前那些画面模糊的记忆,来自于其他人的记忆。

    她看到一个又瘦又高的身影正站在一栋写字楼前面,抬头看向写字楼的顶层,一朵浮云飘过,遮住了那一轮明亮的圆月。

    虽然看不到脸,可宋乔还是从他的身形和衣服上一眼认出了他的身份,因为她实在太熟悉这个人了。

    ……是宋霖。

    宋乔不禁注意到,一只金蝴蝶正停在他的肩膀上轻轻地扇动翅膀。

    “宋霖被敌人控制了。你必须马上去阻止他。只有你能做得到。”

    梁冲默的声音忽然变得缥缈又不真实,就像从很远的地方谄来。

    “敌人?敌人是谁?”宋乔追问。

    “敌人……就是另一个我,和被他控制的人……他们把我带到这里……我的时日已经……不多了。”

    梁冲默的声音越来越虚弱,开始变得断断续续的,很多词句都听得不太清楚。

    “他无法被击败,可以附身在任何人的身体上,就像鬼魂。而且他不能被杀死……只有金蝴蝶的……只有你才能……去找……宋霖……”

    梁冲默的声音渐渐地低沉下去。

    “……我的儿子,告诉他……我……”

    他的声音就像回光返照一样突然变得清晰了许多。

    “……对不起。”

    他最后说完这句话,声音便戛然而止。

    ……

    宋乔猛然睁开眼,发现自己额头渗出了细密的汗水,正倒在冰冷坚硬的水泥地面上,浑身酸软,就像刚跑了几千米似的。

    她从地上爬了起来,脑海里浮现刚才最后看到的画面。

    ……对了,宋霖!

    想起宋霖的事,她的大脑突然清醒了许多。她低头看了一眼手表上的夜光指针。

    现在竟然已经是半夜十二点多了。没想到她竟然在这里呆了一个多小时。

    就在这时,门口突然出现了手电筒的光芒。一个声音说道:“有人在里面吗?”

    宋乔赶紧一弯腰,躲在了老人的床底下。

    她激活了顺风耳状态,清楚地听到老人微弱的心跳和呼吸,以及他鼻腔插入的呼吸机传来的气流声,还有站在门口那个人沉重的呼吸声。

    那人用手电筒照了照门内,宋乔立刻往后缩了缩,尽量避免被手电筒的光线照到。

    她突然看到不远处的地面上掉了一样东西。

    她顿时感到浑身的血液都冻结住了。

    ……那是她的圆珠笔。

    一定是刚才她倒在地上时无意间从衣兜里带出来的。

    门口的男人果然看到了地上的笔。

    那根笔是粉色的,上面还印着一个小兔子,一看就是女孩子用的。

    男人大步走进来,捡起地上的笔,沉默了片刻,像是在思索什么。

    在他捡起笔的瞬间,他的衣袖提了上去,露出了他手腕上的一个东西。

    那是一个小小金蝴蝶,看起来像一个精致的小纹身。

    金火党!这个名字猛然出现在了她宋乔的脑海里。

    砰嗵,砰嗵……

    她的心跳声,是她此刻能听得到的最响的声音了。她甚至怀疑对方是不是也能听得见。不过她的理智告诉自己那是不可能的。

    而她的大脑还在不断地思索着对策。如果对方只有一个人,说不定她还有机会……

    过了几秒,那男人突然蹲了下来,用手电筒照向床下。

    几乎在同一瞬间,伴随着“砰”地一声闷响,男人的脸被狠狠地揍了一拳。

    他被揍得整个身体都飞了出去,后背咚地撞到了身后的墙壁。他鼻子骨折了,鲜血顺着下巴往下流。他痛苦地捂着鼻子呻.吟着,隐约看到一个身影从床下爬出来,几乎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在了他面前。

    男人捂着鼻子,忍着剧痛,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探头往走廊一看,却早已空无一人,只有面前的窗户还开着。开启的窗户还在随着晚风轻轻地摇晃。

    男人赶紧打开窗户探头往下面看去。

    一个黑色的人影跳上旁边的一棵树,敏捷地跳出了围墙,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男人掏出纸巾,捂住了受伤的鼻子,然后用还沾着血的手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她已经来过了。”他沉默了一下,“是的,明白了。”

    他声音沙哑地说完这句话,就挂断了电话。

    ……

    宋乔在夜色中狂奔,此刻路上几乎没多少行人,所以也她并没有引起旁人特别注意。

    她一口气跑了几分钟,不知跑出去究竟多远。直到她完全确定身后没有人追上来,她才停下来喘了几口粗气,低头看了一眼表。

    现在是晚上十二点三十七分。

    她闭上眼,回忆了一下刚刚最后看到的画面。

    在那个画面里,她看到宋霖正站在一个写字楼前面。

    那个写字楼看起来有点眼熟,可宋乔想不起来究竟在哪儿见过了。她忽然想起,在那个画面里,她好像看到了建筑工地的吊运机,还看到了一个巨大的广告牌,另外,她还依稀记得楼后能隐约看到层峦起伏的群山,是位于s市市郊的隆山。

    广告牌上写了什么?

    宋乔捂住脑袋,蹲在地上,催促自己快想。

    她拼命回忆了好一会儿,感觉自己的脑袋都快爆炸了。

    可她越是回忆,那个画面就越是要从她的脑海中溜走,那个记忆就越是变得模糊不清。

    她绝望地站了起来,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衣兜,却碰到了一张卡片。

    是那个女司机的名片。

    她拿出名片,蹙眉思索片刻,然后拨通了那个女司机的号码。

    “喂……是我,刚才坐你车的那个……”宋乔沙哑道。

    对方果然还记得宋乔,立刻笑道:“噢,你看完你奶奶了?”

    “嗯,看完了。”她迫不及待地继续道,“对了,你知不知道这样的地方——就是旁边有一大片建筑工地,还有一栋写字楼。写字楼大概有二十多层,表面是蓝色的玻璃材质。楼旁边还有一些别的建筑,好像都是写字楼,不过都比它要矮一点。对了,楼前面还有一个巨大的广告牌,是紫色的。”

    女司机听完,便迟疑道:“噢……我想不起来啊,你知道是在哪个区的吗?”

    宋乔心道,既然她觉得眼熟,那么这个写字楼在s市市区内的可能性很高。她抬头看了一眼天空。根据月亮和远处隆山的方位,那个楼应该是在隆山的东侧,而且离隆山高新区不远。

    想到这里,宋乔立刻说道:“可能是在荣华区,而且离隆山高新区很近。”

    女司机沉默了好一会儿,宋乔正待说话,却听到对方道:“啊!我想起来了!不就是荣华区的锦花大厦嘛!去年年底才建好的,你说的应该就是那里吧?”

    听到锦花大厦的名字,宋乔突然记起广告牌上写的是什么了。

    写的正是“锦花国际商务大厦”几个大字。

    紧接着,宋乔跟女司机打听了锦花大厦的具体位置。

    她闭上眼,根据她对s市道路情况的了解,粗略估算了一下距离。她心道,以她最快的速度,从这里跑到锦花大厦,大概需要十五分钟左右的时间,说不定要比她打车过去的速度还要快。

    于是她挂上电话,将手机放进衣兜里,然后便深吸一口气,戴上了棉服的兜帽,暗暗激活了极速状态。

    ……

    宋乔只花了十分钟就赶到了锦花大厦附近,比她预计的时间还要短。

    她站在锦花大厦楼下,抬头往上看去。

    一轮圆月正刚刚从浮云背后探出一点头。

    宋乔意识到自己正站在那个幻象中宋霖所站的位置。

    ……宋霖真的在这附近?

    可他为什么要到这里来?难道真的正如刚刚那个声音所说,宋霖是被什么东西控制了……

    宋乔不由得看向自己肩膀上的金蝴蝶。

    她曾经怀疑过“善恶值系统”能够改变人的思维模式,说不定有人真的能利用它的能力来控制别人的思想。

    宋乔弯下腰,悄悄地跑过一条人行横道,然后躲在了写字楼对面的一辆吉普车后边。她仔细打量四周。此刻锦花大厦门口的广场空无一人,只有零星两三辆车停在那里。

    她将手机拿出来,将它保持在静音状态,并且把震动功能取消,然后才将它重新放进口袋。

    然后她又拿出了另外一样东西。那是她刚刚在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便利店中买到的裁纸刀。虽然只是一件小小的塑料制品,可现在却是她身上唯一的武器。

    她将裁纸刀捏在手里,重新揣进衣兜里,心道,希望今晚没机会用到这玩意儿。

    她不想和什么金火党扯上关系,也不想做什么蝴蝶任务。她现在一心只想找到宋霖,然后带他回家,仅此而已。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重生之女侠系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Jenn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Jenni并收藏重生之女侠系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