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冥界贵族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素儿推门而入,还抱着手臂瑟瑟发抖,这大晚上的在外头吹风,可着实难受了些,可自家主子有的是手段,近日被打入紫薇苑,性子更加狠戾了,她可不敢再触怒了她。

    “回夫人的话,明儿一早就该送来了,您花了大价钱,又是熟客,刘掌柜不敢怠慢。”

    素儿自认为说得滴水不漏,可没想到还是惹恼了花云月。

    但见她柳眉倒竖,怒道:“什么夫人?你给我记住了,王妃之位迟早都是我的。”

    “是,是,是,奴婢掌嘴,主子息怒。”素儿打着自己,腹诽道,她真以为王爷是个不长眼的?这般心狠手辣的主儿,真若是做了王妃,也落不得好下场。

    紫薇苑静下来了,其主子花云月却睡不踏实,不时对陪睡的骂上几句,免不了又让这丫环在心里骂着她,自己睡不好,还不让别人睡了,真真是歹毒。

    而同样无眠的,还有飞翎院的采盈,左宴也是子夜方才浅浅睡下,而枕边人却彻夜未眠。

    左宴说,等明日宫宴结束,便送她去他父亲府上,左宴也是夜国的名门望族,喜欢的女人自然也要见公婆,不能寄人篱下做个小丫鬟的。

    再者,他怕花云裳回来,和花云月及一干侍妾斗起来,会殃及他善良的小采盈。

    只是,男人不知道,他心中柔弱的姑娘,是甘心卷入这场无声的战争的,甚至,她还是花云月大军的主力。

    采盈是个平凡的女人,当然希望能和喜欢的人过上安稳的日子,但她更清楚,夜煜一日不登基,左宴就一日得不到自由,甚至,连人身安全也都是不确定因素,而夜煜一旦做了皇帝,左宴若没个依附,只怕以夜煜多疑的性子,他也不一定能加官进爵。

    所以,为了他们将来的幸福,她不想去左府。

    花云月也好,花云裳也罢,她采盈,一定要做个比她们都要幸福的女人,而在那之前,她需要做的还很多。

    一个宁静美好的夜晚,就这么在各种心怀鬼胎的猜忌和算计中消逝,最先唤醒黎明的,是小九丸焦急的呼喊。

    “七邪哥哥,主人去了那么久,怎么还没有回来?”

    “慌什么?主人行事自有主张,何须你我过问。”七邪当然知道小九丸在慌些什么,原本凭主人之力,来去冥界最多不过几个时辰,可他足足去了整整一天一夜,也不见回来,不知情的小九丸当然会急了。

    “可是,宫宴就快开始了啊。”小九丸嚷道。

    “开始就开始,有何大惊小怪的?”小七邪还是镇定自若,“这样的宫宴,王向来不屑一顾。”

    “这次不一样啦。”

    “有什么不一样?”

    小九丸插着腰,指着偌大的圣妖魔镜,道:“花花会参加,还是和锐亲王一起,万一主人不回来,那花花就真成锐亲王妃了。”

    “她本来就是锐亲王妃。”小七邪冷哼道。

    “才不是呢,她是主人的妖后,是小主人们的娘亲。”小九丸纠正道。

    小七邪冷冷的笑笑,不说话了。

    “七邪哥哥,你老实告诉我,主人还没回来,是不是你搞的鬼?”小九丸凑过去,浅粉色的鼻子抖动着,狐疑的问道。

    “我……怎么可能?王神通广大,我哪有本事让他留在冥界?”小七邪目光躲闪,明显是心虚了。

    “怎么不可能?主人虽然厉害,可是和冥王又不熟,七邪哥哥的前身是地藏王的小儿子灵修殿下,你一定有办法留住主人,”小九丸不满的嘟起嘴,愤愤地说,“一定是这样的,你不喜欢花花,害怕主人改了三生石和生死簿,带她回妖族,所以你使诈不让主人回来解救花花!”

    “你胡说什么呢?前世恩怨早已是过眼云烟,冥界与我不再有任何瓜葛,再说,你怎么就知道那个女人不想当锐亲王妃呢?现在太子无才,锐亲王极有可能会登基为帝,到那时候,那女人就是皇后,凡间女子不都渴望母仪天下吗?”

    “花花才不想当皇后呢,她本就是主人的妖后,比凡间小国的皇后尊贵多了,我不跟你说了,我现在就要去冥界找主人!”

    “我不许你去。”小七邪拉住正在施法的小九丸,她挣扎得太厉害,他不得已,红眸一闪,将她打晕。

    “小傻瓜,你不能去冥界,很危险,王在地藏王的结界里,不会有事,等过了今天,他自然会被放出来的,不过到那时候,那个女人就是名符其实的锐亲王妃了,整个夜国都会知晓。”

    人妖共存时代结束后,妖族便不再进犯人间,妖界皇族更是有契约在身,不能强娶已婚的贵族凡人。

    先前迟早早的身份为人所不知,尚且无碍,如若举国皆知她是锐亲王妃,那么即便是妖皇,也不能强娶她回妖族了。

    所以,他才会冒险,让地藏王用结界困住王,都是上万年修为的神祗,王一时半会儿应该回不来,而他也可以趁这机会,把已经失去灵力的小殿下们接回碧落神殿……

    ***

    夜煜的确不是个省油的灯,仅仅一夜的时间,锐亲王妃死而复生的消息就不胫而走,民间百姓也就凑凑热闹,在茶余饭后议论议论,而皇宫可就不一样了,嫔妃宫女们可是好些日子没有听到这样的新鲜事儿了。

    一大早,兰贵妃就按捺不住了,早朝时间都还没到,她便梳妆打扮好,匆匆的带着一群花枝招展的小宫娥前往皇帝寝宫,愣是跪在寝宫门前,把还在温柔乡里的夜皇夜慤给等了出来。

    “爱妃这是干什么?还不快快请起。”夜慤帝一身玄色龙袍,两鬓花白却无损他的龙威,眉宇间也不见初醒的眷恋,但隐隐带些厌世的颓然,不难看出,这曾是个怎样雄姿英发的帝王。

    他对兰贵妃的语气,可谓是有些低声下气了,可自始至终都只是背着手淡然地站着,显然贵妃并非能令他另眼相看的那一个,尽管,他把执掌后宫的封印都交由她,但到底还只是个贵妃。

    在夜慤帝心中,已故的皇后红奴,永远无可取代。

    “陛下,你可曾听说了?”夜慤帝不过来扶起她,兰贵妃便兀自起身。

    “何事值得爱妃这般匆忙?”夜慤帝就是随口一问,便转身坐回了寝宫龙椅,挥手让榻上昨夜侍寝的王贵嫔招至身边,拉了她坐在腿上。

    那王贵嫔在后宫也算是个得宠的,父兄皆是朝中重臣,可因其未得子嗣,在兰贵妃面前,自然不敢嚣张,好比此刻,被夜慤帝搂在怀里,还忐忑不安的瞄向兰贵妃。

    若这事搁在往日,兰贵妃定会训斥她不懂规矩,有失皇家体面,可眼下,她却没那个心情,直接无视了在她面前亲亲我我的帝王和后妃,道:“锐亲王府上出了此等大事,陛下真就一点不关心么?”

    “哦?”夜慤帝勾起王贵嫔一缕青丝,爱不释手般捋着,状似无意地问道,“煜儿府上出了何事,你这做母亲的都摆不平?”

    “陛下这话真是折煞臣妾了,锐亲王自打离宫建府,臣妾便是见上他一面都堪难,”兰贵妃又跪下,声声倾诉着哀怨,“锐亲王就随了陛下,何曾听过我这个做母亲的劝诫?他可是陛下看着长大的,你还不了解他的性儿?”

    “是啊,煜儿最是像本皇当年的个性,孤傲且自负,只是啊,他比本皇要强,要强啊。”夜慤帝叹息道,他为了个女子用情至深,夜煜却是为权势孤注一掷,太极端的人,不适合这高位,终有一日,他会后悔啊。

    “陛下?”兰贵妃不明白夜慤帝的意思。

    “罢了,爱妃如何打算的,就传令下去吧,本皇都听你的便是。”

    “那陛下就把宫宴提前,花家大丫头臣妾倒是迫不及待的想见见花太傅家这位嫡女千金了。”兰贵妃施施然起身,美眸微转,闪过异色。

    她见过未出阁的花云裳,从一开始她就不满意那个木讷良善胆小如鼠的女子,若不是她的嫡女身份,她是断然不会同意让她做王妃的,过于美貌,在帝王身边,便是祸水!

    死了倒还干净,如今倒好,竟然又活过来了!

    原想着让花云月做了王妃,一则此女心仪夜煜,耍得了心机阴谋,能为她所用,二来她虽是个庶女,但花太傅偏爱于她,也能为自家那个孤傲的儿子登基多些帮助。

    是以此次花太傅咄咄逼人,有意为难自家儿子,实则是想要让他扶正花云月,她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了,没曾想,她那个不开窍的儿子,竟然还真找了个“王妃娘娘”出来。

    若是真的还好,万一是夜煜找了个冒牌的,那可就是欺君之罪啊。

    夜慤帝让王贵嫔退下,让宫女整理衣冠,似乎没听到兰贵妃的话似的。

    “陛下,可是你自己说让臣妾做主的,君无戏言,难道你还骗臣妾不成?”兰贵妃双手交握,风韵犹存的面上破有几分不悦。

    “本皇自然不会食言,只是爱妃到现在都没说明白,煜儿府上到底发生了何事,爱妃也说君无戏言,宫宴设在今夜,本皇总也不能说变就变了吧?”

    “陛下这是跟臣妾装糊涂呢,锐亲王府上发生了何事,现在宫里不都传开了吗?”兰贵妃语气中带着娇气。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娘亲不坏:妖君父皇不要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妃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妃陌并收藏娘亲不坏:妖君父皇不要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