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拿什么威胁我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陛下这是跟臣妾装糊涂呢,锐亲王府上出了何事,现在宫里不都传开了吗?”兰贵妃语气中带着娇气,“陛下前日有意为难我儿,明知花氏已死多日,偏要煜儿彻查花家小姐花云裳之死,他这不是要给您一个交代了么?”

    “交代?可不是给本皇交代,是给花爱卿给天下人一个交代,煜儿贵为亲王,若谋害妻儿,岂不让天下人耻笑?这丢的可是整个皇室的脸,你要本皇如何袒护他?”夜慤帝面色一沉,道,“怎么?难不成花家那丫头的死,还真和他有关?”

    “自然不是,”兰贵妃忙为自家儿子辩解,“只是,锐亲王妃又活过来了,这回陛下和太傅大人该不再刁难我儿了吧?”

    “又活过来了?”夜慤帝挑了挑眉,“竟有这等奇事?”

    “可不是么?现在宫里宫外都传遍了,也就陛下被妹妹迷得乐不思蜀,哪里还有心思想着听这些闲事啊。”这话才像以往的兰贵妃了,醋意十足呢。

    “这么说,倒真是本皇的不是了,也罢,煜儿是你的儿子,要怎么做你看着办吧,今儿宴上,本皇什么也不说行了吧?免得爱妃再说本皇故意刁难煜儿,可好?”

    “臣妾可不敢这么想。”兰贵妃道,心却悲凉,夜煜不也是他的儿子吗?这事要是太子摊上了,只怕老皇帝早就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了。

    似乎读懂了兰贵妃眼底的不甘,夜慤摆摆手,对身边的太监道,“永寿啊,今儿就不上朝了,你叫上那些个大臣,都去御花园,去见见本皇这个死而复生的皇媳吧。”

    顿了顿,他又特别嘱咐道:“派人速去请诸位皇子公主,让太子也来吧,今儿热闹,让他们都来乐乐,另外,你亲自去请祭司大人,切记莫要怠慢了。”

    夜慤帝护短,心道,如此也好,夜煌是个贪玩好耍的性子,真要他面壁思过,也着实苦了他,正好趁此机会免了他的惩罚了。

    “奴才得令。”老太监挥舞着拂尘,恭敬的退下了。

    “爱妃,本皇这么说,可合你的意?”夜慤帝淡淡笑道。

    换作他人,早该受宠若惊了,偏偏兰贵妃近年来利欲熏心,早已对这个心随前王后去了的帝王失去了兴趣,是以,她便只是施了个礼,道:“臣妾谢皇上,若无其他吩咐,臣妾这就退下了。”

    夜慤帝点点头,“那爱妃且去吧。”

    看着兰贵妃窈窕的背影,他忽然叫住她,“兰儿……”

    兰贵妃浑身一震,顿住了,却没有转身回头,“陛下还有何吩咐?”

    夜慤帝一声叹息,缓缓道,“没事了,你回吧。”

    “臣妾告退。”兰贵妃原本面无表情的脸,在出了帝王寝宫后,变得神色复杂,陛下,你想说什么,为何不告诉臣妾?难道在你心里,连对我说句话,也都需要考量吗?

    夜慤,既然你还是忘不了那个女人,那就休怪臣妾……

    ***

    迟早早难得的起了个大早,身边空荡荡的床铺让她一愣,她的宝贝们去哪儿了?

    “不用找了,本王已经派人将他们安置到别处了。”

    夜煜冷冰冰的话在她头顶响起,迟早早这才发现,锐亲王殿下竟然就坐在她的床头,她她抬头看他的惊慌模样,正被他的寒眸尽收眼底。

    “你、你怎么在这儿?”她把身子往锦被里缩了又缩,眼里自然反应的便是显而易见的疏离。

    也就是这份排斥和漠然,让夜煜本就阴沉的脸色更差,他是洪水猛兽吗?让她这般避之不及?

    “这是本王的府邸,本王乐意在哪儿就在哪儿,”夜煜语气不善,“倒是王妃,让本王恭候多时,怕是有失体统吧。”

    “先不说这些无关紧要的,你把闯闯小祸弄哪去了?”两个小家伙没了异能,臭小子脾气又不好,万一有人对他们不利,那后果她想都不敢想!

    “无关紧要?”夜煜袖中拳头紧握,凤眸也射出凌厉的寒光,“王妃好大的架子,本王等你在你看来竟是无关紧要的?”

    他一口一个王妃叫着,迟早早听着别扭,对于他冷若冰霜的态度,更是摸不着头脑,真不知道当初花云裳是什么眼神,这样的男人到底有什么好,整日的阴晴不定,忽冷忽热的。

    “王爷,我想你可能误会了。”虽然说出来有些荒谬,但迟早早决定还是实话实说了,这个王爷有不顾祖制勇于篡权夺位的野心,应该也有胆识和胸襟,说不准就相信了呢?

    “误会?”夜煜眯了眯眼,等她继续说下去。

    “不管你信与不信,我其实并不是花云裳……”

    “那你是谁?”夜煜竟然直接打断了她的话,“你的意思是你生的那个小孽种欺骗本王?”

    心里,到底是因她的辩解泛起了涟漪。

    如果她不是花云裳,不是那个与他拜堂却怀了他人子嗣的花云裳……

    而听到他对龙闯闯的称呼,迟早早顿时炸毛了,脸红脖子粗的大吼道:“你骂谁是孽种?”

    “难道不是吗?你嫁给本王,却怀了别人的孩子,给本王蒙羞,生下的野种……”

    啪——

    夜煜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迟早早一个响亮的耳光给打懵了。

    “你敢打我?”呵,这女人可真够狠的,夜煜摸了摸扯痛的嘴角,手指上竟染了血丝儿。

    “如果王爷再对我的孩子出言不逊,我还会打你。”迟早早说,未施粉黛的面颊微微泛白,闪动着坚毅的光芒。

    “你……”夜煜难以置信,普天之下,敢对他这般不敬的,再找不出第二个人,可偏偏他还像是着了魔似的,觉得这样的她有着惊人的魅力,让他移不开眼。

    “王爷说得没错,花云裳婚后失节,怀了他人的孩子,可若然王爷有一分一毫的在意,也不该让自己的正妃失身于他人,王爷自知孩儿并非你的,还是让云裳在王府蒙冤受屈苟且偷生,足见王爷当初并无心理会。或者说,花云裳乃至腹中孩儿,根本就是王爷布下的棋子!”

    这原本只是她的猜测,可当看到夜煜震惊的表情躲闪的目光时,迟早早也吃惊不小,心里升起阵阵寒意。

    她会这么说,也是逼不得已,并不是怕激怒夜煜,只是不希望已逝的花云裳用终生呵护珍惜的“美满”,变成血淋淋的欺骗。

    如今猜测算是证实了,叫她怎么能不替死去的花云裳鸣不平呢?

    她的一片痴心,却原来只是夜煜的利用,那美梦成真的十里红妆,却不过是他换取江山的一步棋。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她索性由着性子将满腔不满都吐了出来,“王爷早就知道,花云裳腹中孩儿不是你的,却对此只字未提,放任侧妃侍妾的陷害……”

    “够了!”夜煜大喝一声,就算她说的是事实,他也不想听她亲口说出来,心口有钝钝的痛,让他呼吸有些急促。

    或许,这个女人应该继续装傻,直到宫宴结束,到她再次成为他名正言顺的王妃,直到他忘记那段过去……明明,他有想过,会试着去忘记。

    “还不够!”迟早早是真生气了,朝夜煜吼道,“如果我真的是花云裳,你夜煜就是最对不起我的人!你还好意思搁这儿跟老娘摆臭脸,我告诉你,你要是不把我的孩子还给我,我就当着你皇帝老爹的面,把你那些不仁不义的事都抖出来!”

    “你这是,在威胁本王?”他不喜欢她伪装的谄媚和讨好,这样张牙舞爪的她,才最可爱,也最让他……不舍。

    他又开始犹豫,到底应该拿她怎么办?用她和孩子们要挟大祭司帮他夺下皇位,这是最直接有效的方法,只要得到大祭司的支持,太子党也就不足为惧了,他也无须给百官什么交代,无须考虑正妃之位该给谁。

    只是那样的话,她将与他形同陌路。

    要不然,就按原计划行事,她还是他的王妃,只是如此一来,是拉拢了一个花太傅,却要冒着与大祭司为敌的风险……

    两条路优劣明显,若放在以前,他会毫不犹豫的选择第二条,可面对时不时的露出利爪,对他龇牙咧嘴的小女人,夜煜迟疑了。

    “是,我就是在威胁你。”迟早早挺起胸膛,那一身骄傲明摆着在说“你想怎么着吧?”

    是啊,他能怎么着啊?从来不知道,他默默无闻的王妃,有这么尖锐的一面,如果早些发现,是不是会有不同?

    可是,那得要多早之前呢?

    在她未嫁时?还是,在他意气风发时?无奈,相遇时他年少轻狂,被权欲和仇怨蒙蔽了眼,哪里找一双慧眼,去欣赏被认定的猎物呢?

    低下头苦涩的扯了扯嘴角,再抬头时,他还是那个高傲的锐亲王,笑得放肆且张扬,他说:“那两个孩子在本王手上,你拿什么威胁我?”

    “我……”迟早早有点底气不足了,“我可以不去宫宴,让你和太子被你们皇帝老爹惩罚!”

    “你不去,本王便带那两个孩子进宫,你大可放心,父皇虽然无能,但眼里却不揉沙子,你说,他会对这两个让皇家蒙羞的孽种做什么呢?”

    他把“孽种”两个字咬得极重,听的迟早早牙痒痒,“我还可以告状!”

    “王妃想告本王什么?告本王谋杀妻儿?你好端端的活着,有谁会相信你的话?”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娘亲不坏:妖君父皇不要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妃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妃陌并收藏娘亲不坏:妖君父皇不要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