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亲好善良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那你说,我是你的谁?”

    “迟迟现在不是我的谁,只是我儿的娘亲。”他慢悠悠的说。

    “还不是一样?”她不高兴了,“你嫌弃我?”

    她脸上分明写着“早知道就不该给你生娃娃了。”

    她全然忘记了,生娃是她情非得已,她从来没有选择的余地。

    他还是笑得和煦,只是明明那么温润的神色,却无端在他脸上显出了极致的女夭娆与至上的尊贵。

    风儿细细密密的吹着,把他动人的话送到花云裳耳边,一字一句的,刻骨铭心。

    他说,“但是,迟迟将是本座唯一的神妃。”

    唯一的,神妃么?

    唯一,多么奢侈的字眼。

    如果花云裳清醒着,相信也会被他突如其来的话吓倒失去思考能力。

    莫名其妙就暗恋上了的男人,突然给出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承诺,她会红着脸欣喜若狂,还是捂着脸抱头鼠窜?

    没发生的事,谁也不知道,只是现在的花云裳,到底是个醉醺醺还携带着蠢蠢欲动的欲念的傻丫头,她听到这话,第一反应就是四个字:理所当然!

    她为他生孩子,她喜欢他,他也说喜欢她,在二十一世纪,他就该娶她,他们那儿可不兴三妻四妾,小三是要被鄙视的!

    想着,她哀怨的瞟了夜念奴一眼。

    “凭什么?”夜念奴可不管她什么眼神,忍不住大喊,“夙,她就是个不知廉耻的女人,她还嫁给了皇兄,她凭什么可以做你的神妃,我不同意!”

    “你不同意顶个屁用啊,我家的事儿我说了算,凭什么是么?凭我给他生了两个好看又省心的娃,有本事你生一个!”花云裳爆粗口了,像极了一只暴怒的狮子,又尤其喜欢和这个刁蛮公主争吵,或许是她总是站在花云月的角度,对她出言不逊,亦或,是讨厌她不时地偷瞄她的男人……

    让她一个未出阁的公主殿下去生娃娃?这女人也真说得出口!夜念奴狠狠地瞪了她一眼,转眼却学着她那般红着脸娇怯的唤自始至终都没拿正眼看过她的龙九夙,“夙……”

    龙九夙眯了眯冰冷的紫眸,那边唤得柔情万千的三公主殿下就没声儿了,她的嘴唇还在阖动着,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她慌乱的瞪大眼睛,求助的目光射向夜慤帝,老皇帝坐不住了,不用想也知道是大祭司,心疼女儿却又不敢得罪了他,“祭司大人,小女年幼,有口无心……”

    花云裳瘪瘪嘴,是否所有讨厌的老头子都只会这一句?夜念奴可不小了!早该嫁人了的大龄剩女。

    龙九夙淡淡的说:“本座的名,一人唤来,足矣。”

    “听不懂么?夙只有我可以叫,你们统统不可以!”花云裳眉梢都在笑,沾沾自喜的样子取悦了龙九夙,两人都心情不错。

    原来,她已经有趣到仅仅是那么一笑,就能让他觉得愉悦了,真是个、讨人喜欢的小东西。

    偷着乐过后,花云裳又开始挤眼泪了,宫装长袖正好可以当手帕使,她也不顾什么淑女形象,咬着唇委屈的望着他,“夙,你说要是有人欺负了你唯一的神妃,你要怎么办?”

    “哦?何人欺负了本座的迟迟?”执起她的手在唇边轻吻,龙九夙极少这般柔情,但对着她,却好像曾千万次这般,那么的熟悉而自然。

    花云裳低头的瞬间,大眼睛里闪着恶作剧的光芒,活脱脱的小恶魔。

    她拉着龙九夙坐下,而后好不客气的坐在他腿上,握着他的手,引着他跟她一起指,青葱般的纤纤玉指,一一划过忐忑不安的大臣们:“他,他,她,还有他们……”

    他耐着性子看着那些他从未注意过的面孔,面带笑意,这个可爱的丫头,她指的,分明是所有人……哦,只除了太子夜煌。

    不知是有意无意,龙九夙多看了这男人几眼,或者说,他仅是一个少年。

    和他漫长的数千年寿命相比,这个未长成的卑微人类,还是那么的稚嫩,可他盯着他的眼睛,却带着戏谑和玩味。

    有趣,他从未在意,夜国竟然有这么一个疑似韬光养晦的太子,再加上那个胆敢与他硬碰三番五次在他面前耍心机的锐亲王,这个清冷了数百年的夜国,怕是有好戏要上演了。

    “夙,他们都欺负了我,还有我们的宝宝。”花云裳做了个总结,就安静的眨巴着大眼睛看着他,像个给老师打完小报告的乖巧三好学生。

    而事实上,在龙九夙的眼里,她更像个孩子,比他们的女儿还要可爱的,孩子。

    “哦?”龙九夙扫过夜慤帝的脸,淡淡的问道,“是么?迟迟要我如何罚他们?”

    花云裳拼命点头,晃得昏昏沉沉的脑袋更加迷糊,眼皮越来越重,眼睑盖下来大片阴影,她就挥了挥手,又挥了挥手。

    就在她终于体力不支倒下去的片刻,她听到自家贴心的小棉袄甜美的声线,愣是有种“死不瞑目”的错觉……

    凰小祸说:“娘亲说不用呢,娘亲真是好善良,宝宝好爱你!”

    说着,还蹦蹦跳跳的跑过去抱大腿,龙九夙分明感觉到,已经失去知觉的女人在她怀里狠狠地抖了抖,大腿都僵硬了。

    “父……爹爹,我们回家吃饭饭好不好?小祸宝宝好饿了。”手里还捧着一块梅花酥吃得不亦乐乎,小祸水舔着唇瓣的小模样却愣是像饿了好久刚被放出来一样……

    对此,酷酷的龙闯闯表示嗤之以鼻,他淡定的看看昏倒的花云裳,又看看抱完娘亲大腿又转移阵地奔龙九夙而去的凰小祸,无奈的叹息一声,道:“爹爹,别忘了你来的目的,不让娘亲和锐亲王解除婚约,是要犯重婚罪的。”

    龙九夙眯了眯眼,不解,那是什么罪?

    对于要风得风的龙皇陛下,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无罪的,他可以为所欲为,人间的信条,他不在乎。

    “娘亲在乎,”龙闯闯又道,“她现在是醉了,所以疯疯癫癫的,等清醒了指不定如何后悔今日所作所为呢。”

    比起这个聪慧的儿子,龙九夙对她知之甚少,大掌摩挲着她细嫩的肌肤,他微微一笑,对夜慤帝说:“陛下,我儿说的话,你可听到了?”

    龙闯闯的声音不大,可整个御花园就他一人说话,别说是凝神屏息的夜慤帝,就连在场装聋作哑的宫娥太监,怕也没一个没听清吧。

    众人还沉浸在锐亲王妃和大祭司有染的重大事件中,乍一听这个顶着“私生子”骂名却威风凛凛神气十足的小男娃说话,心中无不感慨,这年头什么出生背景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个厉害的爹啊!

    瞅瞅人家这一家子,当娘的红杏出墙自认理所当然,当爹的抢人王妃正大光明,当子女的该吃吃该喝喝该看热闹绝不含糊,偏偏,还没人敢教训教训。

    那帮子牙尖嘴利的太子党,此时鸦雀无声,而王爷党的也不敢为自家主子鸣不平,都眼巴巴的看着老皇帝如何决断。

    “咳咳……大祭司,并非本皇不予成全,只是……花氏与锐亲王成婚已有一年……”夜慤帝知道自家女儿爱慕大祭司,也是打心底里希望她能成为神妃,让大祭司能永远效忠夜国,护他江山永保太平繁荣昌盛,可是如今,他有些犯难了。

    花云裳的脸红得异常,龙九夙寒眸微敛,不耐的说:“神妃之位,本座只认花云裳一人,陛下若有异议,还请保留,本座言尽于此,告辞。”

    大袖一挥,黑袍掀起一阵凉风,华丽的紫素雅的水蓝色,划破晴空犹如一道亮眼的虹,美不胜收。

    “爹爹娘亲,等等宝宝!”凰小祸挥着小手臂,跑出几步又折回来,一手拈了块点心,看了看又觉得不够,贪心的端了整盘,看到夜念奴面前的水果鲜艳,索性把点心都倒进斗篷里的小肚兜兜中,伸出手去抓水果。

    夜念奴本就气恼,一见凰小祸这阵势,唇畔荡开一抹轻蔑的笑,一把将桌上的果盘都推倒,那拳头般大小的圆果子,就噗通噗通的朝地上滚。

    凰小祸跑得太急,一时收不住步子,踩着果子脚下打滑,一头撞向了笨重的青铜案几。

    “啊呀!哥哥救我!”

    皇家的器物,哪一样不是真材实料的?这青铜的案几坚实得很,就小祸水这小脑袋,撞上去还不脑浆子迸?

    龙闯闯原本都扭头走了,他动作够快,可听到小妹呼救声时,离她实在太远,素来冷静的小家伙,一时也方寸大乱,脚下生风,一点儿不敢耽误。

    凰小祸胆子小,眼见着要撞了,惊得闭上眼睛,眼泪珠子和肚兜里的点心,都胡乱的往外落……

    没有意料中的疼痛,凰小祸惊奇的睁开眼睛,抬手摸了摸光洁的额头,呼着气轻松地笑了,“还好还好,没有破洞,要不然娘亲一定会把宝宝不喜欢吃的米粥从这里灌进来的!”

    “呵呵。”

    爽朗的笑声从头顶传来,凰小祸这才意识到自己腰间有只大手托着,才让她幸免于难,是这人救了她,思及此,她扬起自认为最天真无邪的笑脸,眉眼弯弯的说:“谢谢……大哥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娘亲不坏:妖君父皇不要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妃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妃陌并收藏娘亲不坏:妖君父皇不要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