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爷是雄性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他并不算绝色,可花云裳那么看着他,突然就想流泪。

    “你……是谁?”她愣愣的问,分不清那似曾相识的错觉是来自花云裳的身体还是属于她的心。

    白衣男人抬起头来看着她,可那双清澈的眼却没有焦距,目光如水,那么淡然,又那么悠远,仿佛面前的一切,不过浮生飘渺沧海云烟。

    他看不见……

    花云裳震惊地凝视着他的眼睛,心里有些抽痛。

    “迟迟,他是何人?”

    过于激动的花云裳,连龙九夙何时来到她身边也都没有察觉,只是红唇颤抖,目光微滞,“夙,我认识他,我一定认识他。”

    “笨女人,你在胡说什么?”龙闯闯警惕的看着白衣盲者,一向冷静的小家伙竟有些紧张,小手攥着花云裳的衣角,紧紧地。

    “你不认识他的,这个大陆没有你熟悉的人,除了父皇和我,”他小脸微醺,身后的凰小祸不满的扯他的帽檐,他又补充道,“还有小妹。”

    花云裳这才收回目光,落到一双儿女脸上,眼角凉凉的,她抬手,已经有一只冰冷却温柔的手先一步为她拭去了眼泪。

    “迟迟,你的泪只能为我而流,”龙九夙说,“本座,定不会让你流泪。”

    花云裳胡乱地点头,眼泪落得更凶,不是因为白衣男子扑面而来的悲伤凄凉,而是眼前的他认真的诺言。

    “咳咳。”

    剧烈的咳嗽声听得人心颤,而手握成拳抵在唇边依旧云淡风轻的男人,却给人如沐春风之感,即便咳得撕心裂肺,亦掩不住那斯文优雅的性子。

    他的脸色过于苍白,病弱的气息很浓,但男人周身所散发出的气质,却是不染俗世的出尘,恍若仙人。

    花云裳的目光不自觉的又落到他身上,漂亮的柳眉紧蹙,心底的悸动又强烈了几分,此人与她必定有着很大的关系,不是她,便是花云裳……

    可是,养在深闺的花家小姐,不是一心只有一个锐亲王殿下吗?

    木流萤,眼前的男人,让她越来越肯定,她所拥有的记忆,应该仅仅是花云裳的部分记忆,亦或是,她遗忘了某些片段。

    龙九夙将情绪不稳的花云裳拥进怀里,才扭头去看已经不在咳嗽的白衣男子,他抱着她的样子,有些孩子般的炫耀,尽管对方仅仅是个瞎子,“你是何人?”

    莲花山可不是一个病弱瞎子能到的地方。

    “想必阁下便是大祭司了,”男人的声音如同他人一样温润,“在下司空,家师正是祁瑞山庄庄主,若贵客不嫌,便由在下为诸位领路。”

    “司空?”龙九夙紫眸中有丝异色,却并没有多说,只道,“雷天逸让你来此相迎?”

    “惭愧,家师怎会让我这么个瞎子给大祭司领路?”司空自嘲的笑笑,“想来师弟司野已在谷外恭候多时了。”

    言下之意,谷外大路上本有人相迎,并不知道清心寡欲的大祭司竟会假公济私,去祁瑞山庄祭坛祈雨还有心思带着妻儿来此赏花。

    “你……看不见?”花云裳问,口齿间苦涩,声音有些喑哑。

    这么问实在唐突,可男子笑容依旧,无神的眼微微眯起,弯弯的如月牙般,“嗯,我看不见。”

    “那你来这里做什么?”花云裳又问,语气中含有淡淡的担忧。

    男子收敛了笑,眉宇间流出一份眷恋,闭上眼嗅着冰莲圣洁的清香,道:“在下来此赏花。”

    短短的几个字,像是包含了千言万语,有别于淡雅的温柔,让男人多了一丝凡世的情愁。

    “看不见还来赏花,”龙闯闯不喜欢这个男人,娘亲看着他的时候,会让他产生很强的危机感,所以他语气不善,“矫情!”

    凰小祸倒是很喜欢漂亮的司空,可她也不明白,歪着脑袋天真地问:“好看的大叔,你看不到要怎么赏花呢?万一掉进水里怎么办?”

    男人并没有因为孩子的童言无忌变了脸色,他依然拄着竹杖站在乱石中,“大叔以往每年都在这里,所以曾经见过莲花,花开的姿态便记在心上,只要闻着味道,便能想象出花的模样。”

    “哇,好厉害。”凰小祸眨了眨眼,然后学着司空的样子闭上眼睛,使劲的嗅着清香的空气,嘟着嘴不高兴地说:“为什么小祸宝宝闭上眼睛就什么也看不见呢?”

    “呵呵。”司空爽朗地笑出声来,却没有回答她天真可爱的问题。

    龙闯闯冷哼一声,拍了下小妹的脑袋,闷闷地说:“愚蠢,那人骗你呢,真要是心里记着花的样子,根本不需要跑到山谷里来,到处都可以赏花了。”

    闻言,司空空洞的眼向他看过来,清雅的容颜划过浅浅的忧伤,随即便又笑了,“是啊,随处都是花,可若然不磕磕绊绊的走过这些山石,如何骗得了自己的心见了这山谷的花?”

    龙闯闯皱了皱鼻子,仰着头再不理他,似乎是骄傲的,可事实上小家伙只是没听懂,所以不知如何应对。

    这里的花,与别处不同?

    司空的话,花云裳也没懂,不过她却听出了他的忧伤,或许这个纤尘不染的男子,亦是个有故事的人吧。

    让她心慌的是,她总也有种感觉,他的故事,与她有关。

    不,是与香消玉殒的花云裳有关。

    几人同行,很快便遇到了司空所说的师弟。

    如果说司空如同温和的风,那么他的师弟司野,便是热情的火。

    在夜国,还遵循着“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的古训,不论男女都留着长发,所以短发的司野给人的第一印象,便是叛逆。

    这个周身散发着野性的小男人不过二十出头,满头凌乱的短发别具一格,脑后却蓄着一小撮很长的发,编成辫子用红绳扎着,在脖子上松松的绕了一圈,再斜斜的搭在胸前,剩下一小截微黄的发梢。

    与其短发辫子一样让人过目不忘的,大约是他那张小巧的脸蛋了。

    花云裳很少看到那么细致的脸,虽然及不上龙九夙的绝色夜煜的俊美,司野的美没有男子的刚毅轮廓,尽管将自己打扮得野性不羁,却难掩他秀美的容颜。

    初见时司野穿着一身江湖气息很浓的短衫长裤,身后帅气的粗麻披风随意地别在左侧腰间,脚上的短靴已经看不出本来的颜色,灰扑扑的满是沧桑,背着一对凶悍的长刀,十足的江湖侠盗应有的霸道。

    可就是这样的装扮,凰小祸一见到,就口无遮拦的说:“这个雌性好奇怪,她怎么穿着雄性的衣服呢?”

    她其实是在问龙闯闯,因为刚刚在冰莲池任性,惹得哥哥不高兴了,所以小家伙一直都是顺着他的意思在讨好着他,尽量让自己和他站在一个立场,连称呼也改成了龙闯闯的风格。

    “笨蛋,那叫女扮男装。”龙闯闯少年老成,好似自己真比小妹多些阅历见识。

    在场的都是武林高手,耳力自然非寻常人可比,是以凰小祸和龙闯闯的对话一字不漏的落进了司野的耳朵。

    “嘿,这小娃娃说话好生无礼,什么雌性雄性,小爷行走江湖多年,还头一次被人说成畜生,气煞我也。”司野双手扶腰,粗着嗓子大大咧咧的吼道,言语间却并非真正介意被混淆了性别。

    花云裳有些不好意思,“小孩子说话不懂规矩,还请这位……大侠海涵。”

    “神妃娘娘客气了,我们这些个粗人怎么会跟小孩子计较,”司野拍拍胸口大笑几声,对凰小祸说:“小姑娘,你记住喽,小爷是雄性。”

    花云裳僵硬的扯了扯嘴角,“小祸,快跟大哥哥说你记住了。”

    天晓得,这个周身男子气概的司野,根本就是个女子,虽然言谈举止像个男人,但那光洁如玉曲线修长的脖子上根本没有喉结,这男扮女装的把戏,也就骗骗这帮子没有常识的古人,连她家小孩子都骗不到。

    凰小祸不情不愿的答应,低下头又碎碎念道:“明明就是个大姐姐,想骗小祸宝宝,可没那么容易。”

    “嘿,这小娃娃还倔得很,你看小爷这模样,再看看你……”司野指着花云裳,一时不知道该怎么称呼。

    她只知道随行的女人是大祭司选定的准神妃,可这两个娃娃,莫非是大祭司的娃娃?

    “娘亲!这是我娘亲!”凰小祸拽着花云裳的手,得意的嚷道。

    司野微愣,摸摸鼻子尴尬的笑道:“神妃娘娘看着可不像有两个这么大的孩子。”

    龙九夙阴鸷的目光一扫,她更加不自在了,当时祭司大人已经戴上了斗篷,在阳光底下也像是一个散发着寒气的冰块。

    许是为了掩饰自己失言,她又接着刚刚的话继续道:“小姑娘,你娘亲这样的美人儿才是雌……女人,我这样儿的,哪能是女的,你说是不?”

    说完还摸摸下巴豪爽的大笑,接着又接到龙九夙不悦的目光,笑声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被口水呛住后的剧烈咳嗽。

    “阿野,切莫多言,耽搁了大祭司行程。”司空靠着青绿色的竹杖,不是斥责,却有丝无可奈何,想来这个小师弟没少让他操心。

    这么想的时候,花云裳心底划过一丝异样的失落,手也在同时被握紧,她一惊,撞入龙九夙迷人紫眸的人影是那么慌张,好似做了亏心事被丈夫捉住的妻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娘亲不坏:妖君父皇不要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妃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妃陌并收藏娘亲不坏:妖君父皇不要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