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有事瞒着她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雷天逸点点头,又道,“听说你父亲和红奴那个女儿也来了?”

    他说的是夜念奴。

    “正是。”夜煜如实回答。

    “如此,你可得传书给她,庄子里都是些五大三粗的汉子,她一个女儿家,老朽可找不到香闺雅阁给她。”

    “师父,谁说庄子里没有女子,神妃娘娘不就是吗?”

    夜煜还未回答,便听得一阵明快的脚步声,细细听,还能听到竹杖敲打地面的些微轻响。

    司野走在前面,司空跟在后面,一个是不变的嬉皮笑脸,一个是永远的云淡风轻。

    “依我看,神妃娘娘和公主殿下一并下山去住客栈才好。”她说,表情挺认真的。

    山下有间客栈,平日没什么客人,大多时候是些往来的商人,或是漂泊的侠客,而这些人,并不是经常能见到的。

    司野这么说,也就是怕花云裳真的是画中人,和司空旧情复燃可不得了。

    男子打扮的女孩并不知道这样藏着小心思的模样多么滑稽,她只知道她不能让人抢走了大师兄。

    “师父。”司空对雷天逸见礼。

    “嗯,你回来了,随为师走吧。”雷天逸点了点头,便只是递了小徒弟一个眼色,方又对夜煜说:“小煜儿,老朽失陪了,小徒司野自幼在我身边长大,祁瑞山庄她熟悉得很,你若有兴致,不妨让她带着你四处转转。”

    “凭什么要我带着他?我要跟大师兄去疗伤……”司野话音刚落,就开始自责,她怎么能在外人面前说起师兄的伤呢?“反正我不要陪着这个王爷。”

    “本王无需人陪,”夜煜冷哼一声,鹰眸扫过司野秀气的小脸,“更无需让个粗野丫头相陪。”

    雷天逸有些诧异,但也还算平静,他捋了捋一撮小胡子,笑道:“小煜儿倒是聪慧。”

    “师父,他聪明什么啊?”司野大嚷,“小爷明明是个男人!”

    司空勾了勾唇角,笑了。

    司野见了,脸颊微微泛红。

    雷天逸和大徒弟一同离去,兰花遍地的庭院内只剩下夜煜和司野二人大眼瞪小眼。

    “本王住在何处?”夜煜先开口,说话时微扬着头,自有一派皇族的傲气。

    司野最为不屑的便是他这股子自视甚高的样子,当下把头抬得更高,甚至还踮起脚尖,“小爷怎么知道?王爷和我一起上山,师傅如何安排,我怎么晓得?”

    “……”

    “你别跟着我!”司野双手环抱在胸前,一边嘴角上扬,不冷不热的说,“刚刚谁说我是粗野丫头的?”

    “是本王说的,”夜煜比她更加狂傲,狭长的眼带着邪邪的笑,肆意的打量着她,“难道不是吗?”

    “是什么是啊,你睁大眼睛好好看看,小爷是男人!”司野明显底气不足,抓了几把凌乱的短发,大有夜煜再多说一句质疑她性别的问题她就跟他急的意思。

    夜煜贵为皇子,除了朝堂之上对九五之尊卑躬屈膝,有那么几个明面上要尊敬的人,但对他这么大吼大叫的,这个女人是第二个。

    第一个,是花云裳,那个女人不但骂他,还不止一次动手打他……

    “是不是男人,光用眼睛看怎能知晓……”他刻意放缓了语速,身子微微前倾靠近她,她退一步他又跟上,白皙的手在她脸侧晃过,下移至胸前,而后才轻轻挑起她的下巴,俊美的脸就那么慢慢欺下。

    司野懵了,这个狂妄自大的锐亲王殿下竟然……T戏她!还笑得那么好看……不,是那么放、荡!而且靠她那么近是想做什么?

    “啊!”

    一个响亮的耳光,夜煜愣住了,这个女人果真是与众不同,女扮男装也就罢了,那样火爆的脾气,那样不俗的身手,在他这般戏弄竟然不是还击,反而……给了自己一个巴掌!

    司野感觉脸上火辣辣的,也不知道是被自己打得太痛,还是因为眼前这人过于魅惑的目光。

    她不得不承认,把自己都惊到了的动作不是为了别的,只是觉得他那张笑得异常好看的脸,让她不忍心打下去……

    “你、你这人有病啊,说话就说话,凑过来做什么?”

    司野咬牙切齿的跺跺脚,转身就跑,留下满头雾水的锐亲王,有病的,不应该是吃了亏还打自己的她吗?

    最后夜煜只剩下无奈,竟也没人告诉他下榻何处,只好在庄子里散步。

    虽说人就那么几个,但祁瑞山庄的院子还是挺大的,及不上锐亲王府,但绝对要比太傅家院子宽敞。

    这么想的时候,夜煜摇头笑了,太傅府?他何时起思绪都跟着她打转呢?

    脚下也不自觉的往方才花云裳走过的方向去,走着却又迷失在那排全然一个样的客房院前。

    “大胆,何人乱闯祁瑞山庄!”

    夜煜认得那个老人,是先前送龙九夙几人去休息的管家,挺精神的一个老头子,看上去年纪比雷天逸小上几岁。

    “老人家,本王虽算不得贵客,但却是诚心前来探望雷老庄主,无奈贵庄委实大了些,本王惭愧,迷了路。”

    短短的一番话,既言明了自己的身份,也解释了出现在此地的缘由。

    “原来是锐亲王,小人眼拙,请王爷恕罪。”管家的敌意也随之淡了,言语间也客气了起来,倒不全是因为他的身份,更主要的原因是眼前这位主儿,是老庄主时时挂在嘴边的“小煜儿”。

    算起来,雷天逸也就见过夜煜一回,但对于当时还是奶娃娃的夜煜来说,他就是个德高望重的老庄主,不曾有多余的情绪。

    然而雷天逸却不同,庄子里养得传书信鸽,全都是为了得到这位小王爷的消息,老管家也纳闷,但这些事情,他无从过问,也不该过问。

    “老人家快快请起,”夜煜放低了姿态,他此行是打着笼络雷天逸的名号,所以这位在祁瑞山庄有着非凡地位的老人,自然也开罪不得,“庄主随大弟子一道去疗伤,本王初来,也不知客房在何处,还劳烦管家领路。”

    “应该的,王爷这边请。”管家一面应着,一面更惊诧了,司空的病情,老庄主一向是对外人保密的,却也明明白白的告诉了夜煜,这位小王爷到底是什么来头,能得到老庄主这般的特殊对待。

    夜煜的房间也是老庄主先前就选好的,离他自己寻到的地方不远,管家告辞要走时,他问:“本王有一事不明,管家可否告知?”

    “王爷但说无妨。”

    “庄主的大弟子司空阁下可是受了重伤?”

    “王爷问这个做什么?”管家有些防备,摆明了是不愿明说的。

    “老人家有所不知,本王看司空阁下甚是面善,却不知他可否有用得到本王的地方。”言下之意,司空若受了伤,他希望能帮得上他。

    老管家摆摆手,道:“王爷不必挂怀,司空已无大碍,庄主自会为他疗伤。”

    “如此甚好。”夜煜面上觉察不出丝毫破绽,可事实上他是想知道司空是否就是他认识的那个人。

    “王爷若无其他吩咐,小人这就告辞了。”管家不疑有他,整了整衣冠离去。

    ***

    祁瑞山庄东厢,庄主雷天逸为龙九夙准备的客房。

    花云裳半躺在窗前的竹榻上,小祸水抱着她的腰趴在她背上打盹儿,口水润湿了后背的一小块衣服,粘粘的湿湿的,花云裳也不忍叫醒睡得正香的女儿,进来这小家伙越来越嗜睡,连话也少了,而话本就不多的龙闯闯,就更加沉默了,连调侃她也都不如过去那么频繁了。

    龙九夙就坐在她身边的竹椅上,而她正皱着眉头为其担忧的龙闯闯,则坐在地上摆弄着一大把符咒。

    “闯闯,你过来陪娘亲说说话。”

    花云裳慵懒的抬起手臂,龙九夙顺势接过,笑道:“迟迟想说什么,本座……我陪你。”

    龙闯闯扭头看了他们一眼,又低头研究那些描绘着古怪图腾的小纸条了。

    “夙,你有没有觉得孩子们变得安静了,”花云裳歪着头,想了想又说,“比以前更懒了,懒得话都很少说了。”

    龙闯闯再次扭过头,作为房间里唯一一个忙着“正事”的雄性,他完全有理由认为笨女人是在中伤他。

    “嗯,迟迟说是那便是了,”龙九夙和衣在她身边躺下,并肩望着屋顶,“不过,他们不如迟迟懒……”

    “夙,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花云裳打断她的话,严肃地揪住他胸前的衣襟,用力有些猛了,他本就松散的紫色衣袍敞开一片漂亮的胸膛……

    花云裳干笑两声,没出息的咽了口唾沫,活像他故意诱H了她一样,龙九夙不急不恼,只是挑眉笑看着她。

    花云裳别开眼,脸红红的,心跳的很快,她的男人怎么可以这么妖孽。

    “迟迟……”

    他的话刚起了个头,花云裳就捂住他的嘴,大嚷道:“你不要说话!”

    他说话她一定会被他岔开话题,她现在要说的时间很重要的事,无论如何都要问清楚的。

    龙九夙眨眨眼,微微点头。

    “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她问。

    他耸耸肩,眼神很无辜:你不让我说话。

    花云裳险些迷失在那醉人的柔和目光中,好在她及时移开了自己的目光,“你只要回答我是还是不是就好了。”

    “是。”他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娘亲不坏:妖君父皇不要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妃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妃陌并收藏娘亲不坏:妖君父皇不要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