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去哪儿了?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她这是说他不是人,换做其他人怕是该恼怒了,然而对于妖皇来说,这是事实,他不但不曾有半点不悦,反而将花云裳拉进怀里,深情地说:“傻迟迟,妖连心都没有,要如何变?”

    花云裳却不敢问他,没有心也有爱吗?

    祁瑞山庄靠近夜国北边边境,再往北就是连绵的冰山,气温比京都要冷上许多,一年也就只有盛夏,方才不会有冰雪。

    如今正赶上夏季,祁瑞山庄最温暖也最干旱的季节,整个季度都难见到雨水,所以才有了大祭司前往祈雨,但花云裳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只觉得这更像个借口,至少她来到这里,看到了山间有湖泊,有瀑布,这样的地方,更像是世外桃源,或许冬季是冰原雪域,却丝毫不影响夏季的美景,祁瑞山庄也不过几个人而已,根本不可能闹旱灾,要雨水何用?

    龙九夙说是有宝物现世,更让她隐隐有些不安,他所说的守护兽会不会凶神恶煞很难对付?

    更让她不安的,是回山庄时的一场大雨。

    “怎么突然下起雨来了?”花云裳掀开轿帘,看着烟雾蒙蒙的山雨,吃惊地问道。

    龙九夙紫眸一暗,动了动嘴唇,却没说什么。

    “夙?”花云裳抓住他的手,有点激动,“是不是因为孩子?一定是小祸水哭了!”

    龙九夙没有否认,只是轻轻的拍着她的背,安慰道:“我们回去。”

    事情远比花云裳想象的要严重得多,凌乱的房间都是打斗的痕迹,竹椅裂开成了两半,歪歪斜斜的靠在墙角,原本应该睡在一起的两个孩子,都不见了踪影。

    花云裳一下乱了方寸,在房间里急躁地来回踱步,龙九夙显得冷静得多,扬手一掌劈开了长桌,木屑翻飞见,桌子底下竟然躺着一个人。

    凌乱的棕色短发,阳光的米色皮肤,虽然看不清脸,花云裳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是好久不见的耗子精,步白。

    他似乎受了重伤,浑身都在颤抖,鼻息很重,闭着眼使劲的呼吸着。

    “小白,你怎么会在这里?”花云裳惊呼,倒有些自责,原本他是要跟着她的,后来遇到龙九夙后发生的种种,竟让她完全忘记了这个少年。

    “姐……姐?”听到花云裳的声音,步白颤抖的更加厉害了,破碎的声音像是从喉咙里挤出来的一样,每一声都仿佛用尽了所有生命力。

    “是我,是我,你没事吧?”花云裳忙蹲下身去扶他,却被龙九夙拽住,他对她摇了摇头,她便听话的不再动作,只是问:“步白,你为何会出现在这里?闯闯和小祸去哪儿了?你知道的,对不对?”

    倒不是花云裳心狠,但自家屋子里出现了一个外人,两个孩子又恰好失踪,她如何善良也断然不敢轻信步白,何况,她从来不是什么良善之辈。

    “咳咳……姐……”步白脸色煞白,不住地咳嗽,总也说不出来,许是怕花云裳等得急了,便使劲的点头,这动作对于重伤的他来说,显然有些太大了,泛青的唇瞬间被鲜血浸满,黑红色的血,触目惊心。

    “你快说啊,在哪儿?他们在哪儿?”花云裳淡定不了了,抓起步白的手摇晃着,直到他口中又涌出血来她才抱歉的放开,“对不起小白,我太激动了些,但……”

    “姐,我知道……”步白含笑着看她,表情那么凄楚,从看到她身后的龙九夙开始,就一直带着这样浅浅的笑容。

    “说。”龙九夙有些不耐,他有强大的感应能力,但此时却丝毫觉察不到两个孩子的气息,甚至,连两只妖宠也消失不见。

    按说,人间不该有能够敌得过妖宠的力量存在,何况,七邪的黑暗之力不容小觑,即便是在妖族,也鲜少遇上敌手。

    “王,是西索亲王。”强忍着浑身伤痛,步白说。

    龙九夙眯了眯眼,似乎在判断他所言的真实性,花云裳则疑惑的问道:“西索亲王,是你说过的那个山鹰族首领?”

    步白点头,目光却是看着龙九夙,他说:“王,我知你不信我,但西索亲王与我仇深似海不共戴天,我……”

    “西索没能力打破本座的结界。”龙九夙冷冷的打断他的话,面沉如水。

    步白目光闪烁了一下,又一阵咳嗽,方才说:“是王的妖宠,那个红眼睛的黑色葬溟兽,是它打破了结界,引来了西索亲王。”

    龙九夙将信将疑,西索亲王来人间也不是不可能,但七邪也跟了他多年,虽然仍有些魔性未除,百年来却从未背叛过他,说它打破结界着实有些蹊跷。

    只是,即便是西索亲王本人,凭其妖力也不足以打破他设下的结界,除非是有人在结界内减弱结界的力量,而两个孩子皆失去了灵力,小九丸是治愈系妖宠,攻击力极低,是以,七邪有最大的嫌疑,步白的话也不是全然不可信。

    “夙,不管步白说的是真是假,我们现在也没别的办法了。”花云裳连声音都有些微颤,龙九夙握住她冰凉的手,轻声安慰,“别怕,有我。”

    步白靠在桌子脚上大口的喘着气,他本就伤得不轻,刚刚说了那么多话更加元气大伤,现下连移动一分也难如登天。

    “小白,你快告诉我,闯闯和小祸到底在哪里?”

    “对不起,姐姐,我……不知道。”步白艰难的开口。

    “我这几日一直尾随你们母子三人,方才王设下的结界弱了,我好奇进屋来,尚未看到孩子就被打伤,只听得小祸的哭声……”

    “那你怎么知道是西索亲王抓走了他们?”花云裳问。

    步白痛苦的闭上眼睛,扯出一个凄楚的笑容,“鼠族族灭,那漫天的红黑色妖烟,方才,我又见到了。”

    龙九夙还是不放心这个亦正亦邪的灰老鼠,随手抽取了他的记忆,那幻灯片一样的画面,愣是惊煞了花云裳,但事关重大,她很快也认真地看起了画面。

    是院子外面的灌木丛,再就是房间里的摆设,然后便模糊一片,弥漫着黑中带着暗红色的烟雾……和步白所说分毫不差。

    可孩子们在哪里,依然毫无头绪,花云裳心急如焚,只能无助的看着龙九夙,“夙,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龙九夙一手抱着她,一手指向步白,掌心一收,那个靠在桌脚似乎奄奄一息的少年就那么被他吸了过来,他扼住他的脖子,语气森然:“说,孩子在哪儿?”

    “夙……”花云裳看着满脸痛苦的步白,有些不忍,但龙九夙这么做,总有他的道理,所以她张了张口,到底是没什么。

    “王,我不知道……”

    “还嘴硬?”龙九夙的手收紧了几分,他了解山鹰西索,那是个心狠手辣的主儿,如若步白当真什么都不知道,早该是一具冰冷的尸首。

    西索是个野心勃勃的家伙,来人间的目的无非只有一个,那便是取缔他成为妖族之皇,而他素来不择手段,凭实力赢不了他,自然会想出些阴损狠毒的点子,显然,他绑了两个孩子,最终目的还是他,那么精于算计的人,怎么会不留下点线索,让他送上门去呢?

    “我真的……不知道……”步白呼吸困难,每个字都像是从喉咙里挤出来的,沙哑得厉害。

    “夙,放了他吧,他不知道。”花云裳说。

    龙九夙微微蹙眉,还是依言放开了他。

    步白无力的倒下,趴在地上仿佛失去了生命力,然而,棕色短发盖住的眉眼,却流露出淡淡地笑意,似乎,很安然。

    他知道孩子们在哪儿,他知道的。

    龙九夙猜得一点儿也没错,他就是西索亲王故意留下来告知孩子们去向的线索,他应该告诉龙九夙,不管是为了取得西索亲王的信任,还是在龙九夙面前立功,可是……步白虚弱的抬眸,看了眼她担忧的模样,笑了。

    姐姐,或许这么隐瞒你会恨我,但是,请允许我用我自己的方式,保护你。

    院子里传来脚步声,花云裳犹如惊弓之鸟,匆匆的探出头,却又失望的垂下眼眸,低声问那个丫鬟模样的姑娘,“有什么事吗?”

    “奴婢奉公主之命,给祭司大人传个口信。”那丫鬟看到花云裳,先是一愣,然后就是满脸不屑和轻视。

    呵,公主殿下身边的丫环也自视甚高呢。

    花云裳刚想让她直说,那妞儿就道:“请姑娘让祭司大人出来说话,公主交代了,口信是带给大人的,任何人都不能旁听。”

    “是吗?”龙九夙缓缓上前,揽住脸色不怎么好的花云裳的双肩,“若本座的神妃也听不得,那你便直接回去向你们公主复命吧。”

    那丫鬟面色一白,咬了咬唇瓣狠狠地瞪了花云裳一眼,才跪下道:“祭司大人恕罪,是奴婢胡言,公主殿下并未说神妃娘娘听不得,是奴婢该死。”

    花云裳顺势靠在龙九夙怀里,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忙问:“你们公主殿下说了什么?”

    闯闯和小祸刚刚失踪,公主殿下就让人传话,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联系?猛然间想起的,是城门口夜念奴身边那个包裹得严严实实的黑色影卫……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娘亲不坏:妖君父皇不要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妃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妃陌并收藏娘亲不坏:妖君父皇不要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