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爱比死更痛苦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办法也不是没有,”小七邪突然笑了,笑出了阴谋与邪恶的味道,他看着花云裳,说,“就看你愿不愿意了。”

    “什么办法?”花云裳忙问,只要能让她去到夙和孩子们身边,要她做什么她都愿意。

    小七邪同样溢满担心的红眼睛,流露出别样的笑意,他缓缓闭上眼睛,然后猛然睁开,面前便悬空一枚玉佩,淡淡的紫色光晕美得惊心,也美得炫目。

    “这是……西索亲王骗去的那枚王的随身玉佩?”步白惊讶地说,那日在锐亲王府,西索亲王从小皇子殿下手中夺走的,正是这枚玉佩。

    起初他还真以为这玉佩能让姐姐移情别恋,不过前日宫门口送别时,姐姐也见过怀玉的西索亲王,却并没有什么表示,步白也觉得是西索亲王弄错了,一切都是眼前这只葬溟兽欺骗小孩子的把戏,可眼下见他再次拿出这枚玉佩,步白又不得不怀疑,或许,这块玉佩真的蕴藏着什么大秘密。

    七邪笑了,将玉佩传到花云裳面前,说:“这是我冒死在西索亲王手中夺回来的,若真能派上用场,也不枉我身受重伤落到这般狼狈了。”

    “夙的玉佩?”花云裳将玉佩握在手里,“我该怎么做?”

    “王的随身之玉,自然不能等同与一般凡物,若是凡人得之,并能将其间的灵力吸收,那么他将拥有强大的力量。”小七邪说。

    “怎么吸收?要我吃掉它吗?”花云裳看着玉佩,这东西虽不大,但要吞下去还是有些困难。

    步白抿了抿唇,道:“姐姐,但凡通晓奇门玄术之人,应该都知道灵气采补之法。”

    “奇门玄术?那又是什么?”花云裳急切地问道,“你们有什么话就快直说啊,我怕……”

    她欲言又止的模样实在可怜,步白心有不忍,与小七邪对视一眼,道:“我想,七邪的意思,大约是要你找到一个会奇门玄术之人,采补玉佩中灵气,得到其间力量,然后方能助你打开结界之门,寻到王和小殿下们。”

    “到哪里去找这个人?”花云裳紧紧攥着玉佩,努力地回忆着夜国的古老玄术,“皇族!夜国只有皇族方能修炼玄术!”

    “还不算太笨,王乃妖族龙皇,一般人根本无法吸收来自于他的妖灵力,好在夜国乃上古便开始发迹的古国,皇族正统血脉也继承了几许不凡,”小七邪冷笑道,“你运气也不错,若然真要你回京都也来不及,适逢夜国玄术最出众的锐亲王就在山庄,你若能得到他的帮助,或许进入西索亲王的结界还有一线希望。”

    他的话音刚落,花云裳已经拿着玉佩冲出了房间,她要去找夜煜!

    她走后,小七邪笑得越发的邪气,步白蹙眉,捂着胸口痛处,问他:“葬溟兽,你应该不会这么好心吧?”

    “臭老鼠,我是不屑帮她,可王如今凶多吉少,小殿下和小九丸生死未卜,你觉得我有必要说假话蒙骗她吗?”

    “可是……”步白不知如何说,但总觉得这只葬溟兽对花云裳不安好心,“那块玉佩,似乎是王先前养情蛊的器皿。”

    “呵呵,你竟然也知道,不怕告诉你,这块玉佩的确还有一个好处,便是能左右那个女人的爱情,之前我没说清楚,并非所有人得到这玉佩都能让她倾心,必须要能吸收玉中灵气的夜国皇族血统,方能使王的情蛊发挥作用,”小七邪心情不错,竟也不加掩饰,“当日小皇子殿下没能把玉佩交到夜煜手中,现今由她亲自拿去,岂不是更好?”

    “你就不怕王知道的后果?”

    “怕什么?我这是为了王好,为了妖族好,那女人不过一个凡人,有什么资格去妖族做妖后?再说等打破西索亲王的结界之门,王便一刻也不能耽搁,必须立刻回妖族,小殿下们在西索亲王的结界里,已经耗去了太多的灵力,不回妖族变活不了多久……”可能是意识到自己说得太多,小七邪闭嘴不再说下去了。

    “你就不怕我去告诉姐姐?”步白心里五味杂陈,听葬溟兽的意思,是要让她爱上夜煜……有那么一瞬间,他是有些妒忌那个凡人皇子的。

    “呵呵,你去啊,”小七邪鄙夷的看了他一眼,“别说你现在连移动半步都成困难,即便是你去告诉她了,以她现在对王的痴恋对小殿下们的疼爱,就算是要她死,她也会义不容辞,更别说是移情别恋这么件小事了。”

    “你不会懂,爱上一个人,若是用情至深,要她不爱,往往比死更痛苦……”步白喃喃的说,仿佛是自言自语。

    “哼,”七邪冷哼一声,随即又笑了,“我是不知道什么爱不爱的,不过你知道啊,我不怕告诉你,凡人根本承受不住妖皇的灵力,所以得到了玉佩中的灵力,即便是古国皇族,也活不过七天。”

    “你说什么?活不过七天!”步白惊讶地嚷道,那他岂不是要让花云裳害人?而且,她移情恋上的人也活不了几天,那她该有多难过?

    “没错。”

    “真想不到,王身边竟然会有你这么狠毒的妖宠。”步白强忍着剧痛,想要撑起来,他要去阻止花云裳,王能不能回来还不一定,何况之前长老们曾经占卜出小殿下将是把妖族推上辉煌之巅的皇,他不会有事,那么陛下和小公主殿下应该都不会有事!他不能让她做傻事。

    “嘿,臭老鼠,你先别激动啊,如果我是你啊,不但不会担心,反而应该偷着乐。”

    “你什么意思?”

    “这还不简单吗?锐亲王要是得到玉中灵力,便是个及其厉害的凡人,加上花云裳的拳脚功夫,两人一道进入西索亲王只会削弱妖力的结界,结界会不攻自破,只要王出了结界,是个西索亲王也不是他的对手,到那时候,你的姐姐也就功德圆满了。”

    “我还是不明白。”步白听得很认真,仿佛落下一个字都会是终身的遗憾。

    “你听我继续说啊,”小七邪趴在地上,已经没有刚刚的精力,但说起这些还是精神百倍,“两个小殿下必须立刻送回妖族,王不会再等什么月圆之夜,应该会不顾一切的冲开妖界大门,带着他们回妖族,而你的姐姐也已经爱上了锐亲王,自然不会跟着去妖族,而会选择留在凡间,七日后,夜煜会死,她便是孤身一人了,你若是留在人间,便是她唯一能依靠的人了,不是吗?”

    “你要我留在人间?”步白心里有些挣扎,他说得好像有些道理,不为别的,光是她曾经帮助过他,他就应该报答,若真如小七邪所言,她该有多孤单……可是,“鼠族大仇未报,我作为鼠族少主,怎可在人间苟且偷生。”

    “说你是老鼠还真没错,目光短浅,鼠目寸光!”七邪轻蔑的勾起小小的唇角,徐徐的道,“你觉得西索亲王绑了小殿下要挟王,还将其困于结界企图谋权篡位,妖族还容得下他?相信王回到妖族,第一件事便是灭了山鹰族,你的大仇不也报了?当然了,你若贪图享乐,要回妖族继续做你的少主,也可以随我们一起回去……”

    “不,”步白摇头,“我愿意留下人间,妖族的尔虞我诈,我早已厌倦,至少在人间,我还能觅得一两个真心相待的。”

    “想法不错,到时候你的妖力会随之恢复,要想保护谁也是轻而易举的,”小七邪已有所指地说,“至于鼠族,我会代你向王请命,说不定,王会让你那已经沦为荒魂的双亲去往生也不一定呢。”

    “你真的会帮我?”

    “你说呢?”

    “那……步白在此谢过。”

    “不必了,照顾好那个女人吧,好歹也是她生下了小殿下,做不成妖后,做鼠族少夫人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呢,哈哈。”小七邪笑得狂妄,鲜血就顺着嘴角流下,疼得他龇牙咧嘴,不得不趴在地上剧烈的咳嗽,然后就开始颤抖,似乎随时可能死去一般。

    尽管身体疼得厉害,小七邪的唇边却一直有着得逞的笑,他当然不会为这只卑微的老鼠说好话,对他说这么多,也不过是为了说服他留在人间,这样王就永远不会知道花云裳移情别恋的真正原因,只会当她是个薄情寡义水性杨花的女人,而他,则会因为此次立功更得龙心。

    步白心里还在挣扎,但他清楚,葬溟兽说得一点不错,至少现在,他没能力前去阻止……

    ***

    雷天逸还沉浸在过去的故事中,夜煜已经不耐烦了,“雷庄主,你有话就直说,本王没功夫陪你在此耗着。”

    “煜儿遇事也这般急躁,和你母亲当年是一模一样,不过,你若是听了我的话,应该就不会急着想要回京了。”

    夜煜眯了眯眼,“不可能。”

    他这么多年韬光养晦,为的不就是那个皇位吗?怎么可能因为这老头子三言两语就放弃?

    但是他心里清楚,他不是雷天逸的对手,如果听了几句话他能放他下山,那自然比他拼死杀出血路来要强得多。

    “煜儿已经决定要听听当年的故事了?”雷天逸捋捋胡子,笑道,“不妨随老朽回客房小坐,沏壶茶我们慢慢聊,如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娘亲不坏:妖君父皇不要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妃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妃陌并收藏娘亲不坏:妖君父皇不要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