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就像个傻子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直到那年中秋,我如同每一次佳节前去宫中看她,夜慤帝也如之前一般,在陪着他的红奴皇后,倒是有心,送了一壶梅花酿,然后我和她都喝了酒,她醉了,对我哭诉夜慤帝的冷落,而我发现那酒有问题后已经为时已晚,酒里有宫廷特有的媚夜香,我二人度过了最荒唐的一晚,酿成了大错……次日我怒火中烧前去夜慤帝宫中行刺,方才得知他所作所为不过是为了我与他之间的兄弟义气,他的一句成全,毁了烟儿也毁了我,我一时无法接受,自那日起便颓废花街终日喝得烂醉,觉得是自己害了烟儿,再也不敢踏入宫中探望她。时间久了,伤口也就不那么痛了,我这才抛开一切闯荡江湖,只为了能够忘记烟儿,忘记过往的一切苦果。”

    夜煜听得入神,许久方才颓然的问道:“所以,我便是你与母妃错误之下的苦果?”

    “不,”雷天逸忙说,“煜儿,你别这么说,不管错对,也都是我一个人造成的,你的母亲她什么也没错,她本就不爱我,从来都是我一厢情愿,而你,就更没错了。我从未后悔,得知烟儿生下你那刻,是我这辈子最幸福的时候,不管你信与否,你是我此生死而无憾的慰藉,如若还能再回到当年,我依然会爱上你的母亲,不过,我会在她未嫁之时带走她,让你正大光明的做我雷天逸的儿子。”

    “哼,你凭什么以为我愿意做你的儿子?”夜煜冷笑,“按你所说,母亲知道我并非皇子,而是你雷天逸的儿子,父皇并未阻拦,她还不是依然留在宫中?她没有选择你,从来都没有,你觉得,我会选择你?”

    夜煜已经相信了,他甚至连“本王”二字也不再说了,他不能接受的,是自己筹谋多年的计划,终究变成了一个可笑的闹剧,这比他败给夜慤帝败给夜煌,对他的打击更大。

    他失败了,是他能力不足,可是如今,是他根本就没资格,他对那个位置的渴望和掠夺,仅仅是他觊觎别人的江山,哈哈,多么滑稽?他就像个傻子!

    雷天逸苦涩的笑了,“烟儿的心不在我这儿,我不怪她,可是孩子,江山不是我们雷家的,你去争去抢,到头来只会落得千古骂名,我雷天逸虽然算不上什么人物,可也不希望自己的儿子遭人唾弃……”

    “呵,自古以来便是成王败寇,夜氏半壁江山还不是灭了云国独孤氏的天下?到而今谁还记得独孤氏当年的辉煌?又有谁敢唾骂夜姓君主?”夜煜狠狠地说,“你最让人痛恨的不是其他,正是这份懦弱!若不是懦弱,你怎么会被夜慤抢了心爱的女人,又怎么会抛下母亲和我?”

    雷天逸被堵得无话可说,夜煜笑得越发阴狠,“所以,我不会相信你说的话,就算你说的是真的又如何?现在在天下人的眼中,我不是你雷天逸的私生子,而是夜国锐亲王,是夜慤帝和兰贵妃的儿子。”

    “煜儿……”

    “你放心,夜慤和你一样懦弱,他也不敢将此事公诸于众,因为贵妃与人私通,这等丑事皇家承担不起,他不会让自己成为天下人的笑柄,所以,今天本王无论如何都要下山!夜煌想趁着本王不在登基,他根本就是痴心妄想,天下姓什么又有什么关系,只要我将它踩在脚下,本王就是它的主人!”

    来自夜煜身上那股子霸气,的确有着君临天下的气势,雷天逸也愣住了,作为父亲,他的确是失职了,但他能说这样的儿子让他蒙羞了吗?

    他不能,反之,这样有气魄的儿子,他应该值得骄傲。

    夜慤帝不可能对夜煜如何器重培养,他一度放任着夜煜的嚣张和暗中势力,不过是想为当年的事赎罪,他亦觉得对不起雷天逸和兰霏烟,所以才会让兰贵妃执掌后宫,甚至处处对她纵容忍让,外人只道是他昏庸,可雷天逸却不那么认为,他心知那位曾与他称兄道弟的夜慤帝,其实只是累了,心有愧所以放任兰霏烟的作威作福,心有愧所以不计较夜煜的韬光养晦,可若这一切威胁到他的江山,他就会是不再沉睡的雄狮,一如这回他写信让他与儿子相认,目的也不过是保得他儿子的江山罢了。

    “早听闻锐亲王殿下气度不凡,看来传言果然不假,只是,凡事还需量力而行,你自认为了解夜慤帝陛下,却忘记了,如今与你争着江山的,不是陛下,也是太子殿下,相信他与殿下一样,为得到皇位会不择手段,”司空笑道,“想必殿下还不知道,这次你手下那个被你亲手送上太傅之位的左宴大人反戈的原因,并非他不够忠诚,而是英雄难过美人关。”

    “你何出此言?”夜煜蹙眉,难道是花云裳以前那个小丫鬟?

    “聪明如殿下,相信已经猜的八九不离十了,左宴大人投靠太子殿下,其实就是听了夫人的意思,怀疑殿下你对他失去了信任,想用太傅一职与他划清界限,所谓良禽择木而栖,他为了谋求更好的待遇,自然选择了即将登基的太子殿下。”

    “你到底想说什么?”

    “左宴大人跟随殿下多年,太子却能在短短数日之内收买人心,你以为他当真是那个玩世不恭的少年人?”

    “司空阁下的意思,是本王谋略还不如夜煌?”

    司空淡淡的笑了,“在下可没这么说,只是让殿下多个心眼,这世间想将天下踩在脚下的人何其多,可谁有那样的本事?你说家师懦弱,在下却以为不然。”

    “哦?”夜煜挑眉,“愿闻其详。”

    “师父乃是大爱,他爱兰贵妃,所以希望她能幸福,他深知爱要相伴方能心安,是以宁愿自己备受思念的煎熬,亦要让兰贵妃伴在君前,至于对殿下,师父自觉愧对,方才不敢见你,这不是懦弱,是怕殿下为难。”

    “他现在告诉我,不也一样为难了我?”

    “殿下真的觉得为难吗?在失望和不甘的同时,你就没有一点轻松?”

    司空的话像是一记重锤,闷闷地砸在夜煜的心上,不可否认,他是松了口气,这些年,他为了得到江山,失去了太多,也背负了太多,很累。

    “殿下,你可曾想过,你做了皇帝,又能如何?”司空问他,“你是能得到天下人的爱戴尊崇,可是,你将来的人生就不再属于你一个人,你的爱要兼容天下,你的情要心系万民,你再也无法体味到寻常人的快乐,一旦松懈,便会受到万千唾弃,时时刻刻都要堤防身边人的居心,或许从你登基那一刻开始,便有无数双眼睛等着你坐下的江山,他们中亦有人会韬光养晦,等上十年二十年,拿捏好了时机要抢夺你的皇位,甚至连你的子女,也会为了这个位置反目成仇……殿下,你告诉在下,这样的日子,当真是你想要的吗?”

    司空向来话就少,今日这番话,就连雷天逸也不得不惊讶,什么时候他淡泊的大徒弟,也会这般了解天下大事了,难道,他恢复记忆了不成?

    “司空阁下一再强调情爱,难道也有着寻常人所有的快乐,钟情哪家姑娘?”夜煜问得别有深意,似乎在试探什么。

    司空面色如常,淡淡道:“殿下说笑了。”

    夜煜沉默了片刻,又道:“你说的也有几分道理,可本王……我多年忍辱负重苦心经营,单凭你们几句话,就要我放弃一切,你们不觉得有些可笑吗?”

    “煜儿,为父是为了你好,”雷天逸低头思索了片刻,语重心长的说,“如果你当真对皇位这般执着,我也不想阻拦,不瞒你说,此次夜慤帝书信给我,一来是希望我留下你,二来,则是因为天生异象,祁瑞山庄后山将现奇珍异宝,据说是上古遗物至宝凤吞,自古以来便有得凤吞者得天下,为夫也帮不了你什么,你若现在下山,此去必定凶险,但若能得到凤吞,便是颠覆了夜氏王朝,也定能得到天下人的拥戴。”

    “凤吞?”夜煜目光闪烁,他怎么会没听过这件宝物,当初萤儿曾开玩笑说她身怀奇宝名曰凤吞,说是只要娶了她便等于得到了天下,可后来小丫头见过大祭司,便再也不对他这般说,纠缠着他娶她了。

    萤儿去世时,也提到凤吞,当时她是自缢,留下一方丝帕,当时他过于悲伤也未曾在意,之后他随手放在身上,也不知何时竟弄丢了,至于宝物倒真没见过。

    “没错,我虽然不曾见过此物,但近日夜观星象,的确发现祁瑞山庄近日有事不同寻常,并非我有意拦着你,但你此时下山,定然不妥,你且自个儿寻思寻思,”雷天逸说,“这么多年为父愧对于你,还有,你的母亲,既然这是你与她的心愿,为父愿意尽全力帮你。”

    得到雷天逸的支持,本是夜煜此行最大的目的,可听他这么说,他却一点喜悦都没有,脑海里反复想着司空的话,乱糟糟的让他不知所措。

    高处不胜寒,那个高高在上的位置,真的是他所追求的吗?

    他记得花云裳曾经指着他的鼻子说她要的唯一他给不起,曾几何时,他也希望有个人简简单单的陪着度过一生,可是,那个他憧憬的未来中的女主人,死在最美丽的芳华,而今,他只想找个人与他比肩睥睨天下,他要任何人任何事,都无法撼动他的幸福……

    那个人,会是花云裳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娘亲不坏:妖君父皇不要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妃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妃陌并收藏娘亲不坏:妖君父皇不要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