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为王,她为后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那个人,会是花云裳吗?

    可是,她要的唯一,他真的给不起吗?

    夜国灭了云国的帝王夜千睿,一生不也只有一个皇后吗?

    “夜煜!”

    花云裳跑得气喘吁吁,叫过这一声便扶着院门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夜煜看到她的那一刻,所有的一切仿佛瞬间清晰了,是的,这个女人就是他这些天纠结的原因,可是,她宁愿做大祭司的女人,也不愿多看他一眼……

    如果他是帝王,她是否会对他不同?

    “发生了何事,你急成这样?”夜煜见她模样有些心疼,面上却察觉不到半分。

    这个女人一向风风火火大大咧咧,这么急匆匆的样子他也不是第一回见,只是,如今遇事她不是应该去找大祭司吗?

    这种类似吃味的想法只存在片刻,就被莫名的喜悦取代,她来找他,是好事。

    原本因为京中的事情烦躁的心,也跟着平复了几许。

    “夜煜,我求你帮我,求你一定要帮我。”

    这样认真而卑微的花云裳,是夜煜从未见过的,他所认识的,是那个天不怕地不怕,总也古灵精怪的女子,她也会曲意逢迎,但那眉宇间显而易见的狡黠,无时无刻不再提醒着周遭的人,此女乃狐狸一枚,相信她你就输了。

    可是,他深知面前的她慌乱不是装出来的,夜煜也不再故作深沉,问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说,只要本王能帮的,一定尽力。”

    他的口吻过于温柔,花云裳却也无暇去管了,激动地捧着那块散发着淡紫色光晕的玉佩,递到他面前。

    “这个……”夜煜微愣,他当然记得这块玉,不正是那日在他眼皮子底下被那个小男孩弄丢了的那块吗?前日他在夜念奴身边那人身上似乎也见到了,怎么又辗转到了花云裳手里?

    “你是不是会玄术?”其是花云裳自己也不知道玄术到底是什么,但小七邪说夜煜会,那么就算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她也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夜煜愣愣的点头,“你怎么知道?”

    虽然夜国皇家又宫廷玄术并不是什么秘密,不过却也不是人人都会知晓的,再说,他所学玄术并非宫中传下的,而是他暗中在民间寻得,或许正如雷天逸所言,他并非夜慤帝的皇子,所以他对他这个外人,不可能传授宫廷秘技。

    “你真的会,太好了!”花云裳惊喜的拉住他的手,将玉佩放在他手中,道,“你可以吸收这块玉中的灵气,然后打开结界之门吗?”

    “什么灵气?”夜煜不解地皱起眉头,在看到她纤纤素手握着他的时,又不动声色的舒展开来,“你说清楚一些,什么结界之门,本王闻所未闻。”

    “怎么可能?小七邪明明说过,只要是夜氏正统血脉,都会学习玄术,还说你是习得最好的一个皇子,你怎么会不知道怎么用这块灵玉呢?”花云裳又拿起那块玉,细细端详了一下,又问:“你,真的不知道吗?没骗我吗?”

    “本王骗你作甚?”夜煜移开眼睛,不敢去看花云裳过于明亮的眸子,他的确不知道,他所学的玄术,不过是些普通的催眠和摄魂之术,而他专注武学,认为这是些旁门左道的东西,是以连这些也学得不精,至于花云裳说的结界,怕是只有那些鬼怪狐仙的杂书中才有吧?

    但她说得有一点倒是事实,那就是他的玄术是学得最好的,因为据他所知,夜煌不学无术,别说是玄术,就连文韬武略也学艺不精,而夜煜为了得到大臣的支持,更是暗中散布了消息,凡是知道夜国古老玄术的人,也都以为他锐亲王是玄术学得最好的,太子夜煌就是个玩世不恭的无用之辈。

    “怎么会……你不会玄术,那怎么办,我该怎么办?”花云裳颓然的垂下双手,无力的蹲下身,抱着膝盖埋头流泪,说她懦弱也好,无用也罢,只要把孩子们还给她,把夙还给她……

    “你先别哭,说说看到底发生了什么,本王也好帮你想办法。”夜煜慌了,先前的冷漠和孤傲全然退去,只剩下无措。

    不得不说,她吵闹时叫人心烦,这么静下来,却叫他心慌心痛……狡猾如她,骄傲如她,竟然在他面前落泪,这个女人,还是那个时不时对他吼叫,甚至还拳脚相向的花仙儿吗?

    “没办法了,你不会玄术,我就什么办法都没有了!”花云裳带着哭腔的话,极尽凄凉。

    “花姑娘,到底是何事非要用到玄术?”雷天逸是过来人,见夜煜那般模样,又怎么会猜不到自家这个倔强得甚至不肯认他的儿子心思?打从初见这位神妃娘娘,他便觉得她一副红颜祸水的样子,现下想法却有了变化,他想,要是她可以让儿子不再追名逐利,也不失为一件美事。

    “大祭司乃是夜国神使,想必对这些应该有所了解,神妃娘娘何不直接问大祭司,而前来询问锐亲王呢?”司空面上有些异色,空洞的眼澄澈如水,长眉却难得的打了结,不复以往的平静。

    “夙……我要是能见到他,又何必来问你们。”花云裳听到他提起龙九夙,泪水更是止不住的落下,她突然想起了什么,抬起头胡乱的擦了把脸上的泪水,对雷天逸说:“雷庄主,您德高望重,一定知道如何打开结界之门,如何进入妖族亲王的结界,对不对?”

    “妖族?”雷天逸惊诧的问,“花姑娘怎么会这么问,老朽活了数十载,倒是听说过妖界之门,这结界之门是何物,亦是不曾听说。再说夜国是妖族通往人间的出口一说,也不过是道听途说,乃是一个无法取证的传说,花姑娘怎么突然提起这个?莫非……”

    莫非和天生异象有关?

    思及此,雷天逸忙问:“花姑娘,你可是遇见了什么怪事?能否说与老朽听听?”

    “雷庄主,并非小女子刻意隐瞒,只是事情过于……我怕你不信我,而且现在事态紧急,我没时间跟你们多说……”

    “神妃娘娘此言差矣,既然你也不知道解决的办法,倒不如说出来让我们一起想办法,你意下如何?”

    司空的声音很淡很轻,仿佛能让人静下心来,尽管这对于如今的花云裳来说是毫无作用的,但她也觉得他说得有些道理。

    “仙儿,你别急,告诉本王,本王定会帮你。”夜煜抬手,还没碰到她微颤的肩,就被她巧妙的躲开,他讪讪地收回手,还是目光灼灼的看着他。

    “说来话长,我只好长话短说了,夙和孩子们如今都被困于妖族亲王的结界,只有夜氏皇家血统并且会玄术者,方能吸取这玉中的灵气,打开结界之门,带我进入西索亲王的结界找到夙……”花云裳说着,又开始心慌了,她看着夜煜,若有所思地说,“不行,我一定要尽快找到会玄术之人,夜国如今只有两位皇子,既然你不会,那么太子殿下不可能不会,我现在就回京找他!”

    “本王陪你一起回去。”夜煜说,正好他也要回宫,虽说雷天逸的话对他打击不小,但若有花云裳作陪,龙潭虎穴他也愿意去闯。

    说他狠毒也好,听到龙九夙和那两个孩子有难,他竟然在暗自庆幸,夜煌根本不可能会玄术,即便会点皮毛,也没能力进入什么结界之门,所以,他带她回京,率兵逼宫之后,估计大祭司和那两个孩子也气数已尽,到时候他为王,她便是他的后……

    “慢着,”司空叫住准备离去的二人,还是那么云淡风轻的语调,不疾不徐的说,“殿下不能回去,神妃娘娘也别急,虽说在下不知道你所说的妖族亲王系何人,不过在下不才,结界之门却有所耳闻。”

    “你知道?”花云裳顿住脚步,转过身看到那个谪仙一样的人,却怎么也迈不开步子,不敢像对待夜煜那般,拉着他追问,只觉得那样是亵渎,“司、大师兄,你当真听过?那你可知道如何找到夙?”

    “在下虽然不是皇族中人,但也会些歧黄之术,至于是不是神妃娘娘所说的玄术,在下实在想不起来,但缔结结界我多少了解些皮毛,吸取灵气也不难,想必在下可以一试。”

    “真的?”花云裳惊喜的把玉石递给他,全然忘了小七邪嘱咐的夜氏皇族,一心只想着如何能见到龙九夙和孩子们,“太好了,真是太好了,子墨哥哥,要是能找到他们,我一定会好好谢谢你的。”

    “子墨……哥哥?”司空脑子里一阵眩晕,为何她叫出这四个字,会让他头痛,甚至是心痛?仿佛在记忆深处,一直有个人这么叫着他,子墨哥哥,子墨哥哥……

    他,到底是谁?她,又是谁?

    “子墨,休要逞能,你身子不好,切莫误了时辰坏了神妃娘娘大事。”雷天逸忙过来扶住他,生怕他引发旧疾,再次陷入无边的痛苦当中。

    红子墨会玄术他这做师傅的怎么会不知道,但玄术的内容他是不知道,只晓得当年红奴甚是得宠,其兄长及如今的红丞相野心勃勃,曾经让红奴骗取夜慤帝的玄术秘籍,让自己的嫡长子红子墨偷偷练习,不止如此,更是请了西域毒仙传其毒术,又想尽办法让他拜自己为师学习武艺,分明就是把红子墨当做储君在培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娘亲不坏:妖君父皇不要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妃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妃陌并收藏娘亲不坏:妖君父皇不要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