孰能忘忧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爱到不爱,爱到放手,小裳,若有来世,可否容我也自私一回?

    ***

    这注定是一个不平之夜,月上中天,祁瑞山庄竟然来了客人,当时夜煜还没转醒,雷天逸便跟随老管家去了前厅,当看到那位尊贵的客人时,他整个人呆若木鸡。

    可以说,就连见到传说中的神鸟朱雀,也不如见到她让雷天逸惊喜,因为这个人,正是他终身不娶的缘由。

    兰霏烟退去了华丽的宫装,一袭兰花色的襦裙,高贵典雅的发髻也没有过多的珠钗,仅一根碧玉兰花簪斜斜插在鬓上,一张素颜未施粉黛,依然美艳不可方物,也难怪当年有“绝艳”之称,如今年近四十,却全然看不到岁月的痕迹。

    那根发簪雷天逸记得,那是他离开前送她的最后一件礼物,想不到,她还留着。

    “烟儿……”雷天逸的声音有些哽咽,尘封了数十年的思念翻涌而出,几乎将他淹没,千言万语,只化作这一声呼唤。

    “我等了你二十年,”兰霏烟说,“你不来,我便来找你。”

    雷天逸如遭电击,一双清明的眼睛尽是不可思议,他不敢开口问,他曾经那般痴恋过的她,不是深爱着夜慤吗?

    “人心都是肉长的,谁待谁好,心明了了,情也就种下了,”兰霏烟继续说,“雷天逸,说来你可能不信,当年若你开口,我定然抛下一切随你远走高飞。”

    “烟儿,是我懦弱,我对不起你,对不起煜儿。”雷天逸想上前拥抱这个他心心念念的女子,却又不敢上前,她太美了,而他如今便只是个糟老头子,他便年长于她,如今与她站在一起,说是父女也有人信。

    曾经他就配不上她高贵的出身,而今,他依旧不配……

    兰霏烟却突然跑向他,抱住他的腰身靠在他怀里,他知道她哭了,只能仰着头,不想在她面前落泪。

    再多的话一句也没说,兰霏烟不曾告诉他,当年她的确对夜慤有过一丝好感,可早在他与红奴定亲之前,便对这个对她无微不至的男人生出了眷恋,嫁给夜慤帝,是家里人的意思,她违抗不得,而那时的她就曾那么想过,若然雷天逸愿意与她私奔,天涯海角她都随他去,可惜,这个男人陪着她那么久,却自始至终,都只字未提。

    她知道他爱她,爱的辛苦而卑微,可他却不知道她也爱他,爱得纠结而苦恼。她用她的骄傲与矜持,生生的与他划出了一道鸿沟,而他则用他的耐力和宽容,巴巴的将爱情化作了等待。

    即便彼此都有着自认为不能说的秘密,两个年纪不小却为彼此险些误了终身的人,阔别多年重逢之后竟然能够心照不宣。

    “烟儿,你怎么会来这里?”祁瑞山庄地处偏僻,她那般娇生惯养,来此应该吃了不少苦头吧。

    兰霏烟面色微醺,不好意思说自己思念,便道:“天逸,煜儿如今身在何处?”

    “烟儿,是我大意,让煜儿受了点皮外伤,不过没有大碍。”雷天逸解释着,尤恐她担心。

    “带我去看看他吧。”兰霏烟说。

    两人一道去夜煜的院子,途中兰霏烟给雷天逸说了这些天宫中的各种变故,太子夜煌即将登基,花云月听说锐亲王失势,竟然去皇宫大闹,结果被夜煌囚禁,当夜就在地牢中自尽而亡。

    当然,到底是自杀还是他杀就无从得知了。

    值得一提的是如今的太傅大人以前的禁军统领左宴,夜煌倒是个惜才之人,对背叛夜煜的左宴敬重有加,甚至还把红丞相的小女儿许配给他,这门亲事已经定下来了,虽说他有个侍妾采盈夫人,他也对太子反对过,可拗不过家里老将军,这门亲事也算定下了,而那个据说与他真心相爱暗地里也机关算尽的采盈,到头来也终究只能做个侍妾而已。

    朝中时局已定,大多数之前支持锐亲王的臣子都倒向了太子,所以现在夜煜即便回京也无济于事了,所以兰贵妃来此,主要的原因是为了保全自己儿子的性命,将他留在祁瑞山庄。

    当然,来见雷天逸也是她期盼了多年的事。

    “烟儿,有一件事我一直不明白。”雷天逸想了很久,终于问出了口。

    “何事?”

    “既然你心中有我,这些年为何要培养煜儿,要他争夺皇位呢?”夜煜原本对那个位置没那么大的野心,但兰贵妃一直便是将他往储君的位置上推。

    “哎,”兰霏烟叹了口气,“煜儿落得今天的地步,都应该怪罪于我啊。”

    “烟儿快别这么说,是我不好,若非当年抛下你们母子,我们一家三口也不至于分隔两地。”

    “可怜我们的煜儿,都怪我当年误会了……”兰霏烟思及此,面露悔意,“我一直以为你离开我是陛下逼迫,对他心生怨恨,才有了让煜儿谋权篡位的想法,而陛下宅心仁厚,因着当年你我醉酒是他一手造成,便觉得亏欠我二人,这么多年来也是处处对我忍让,想想,的确是我错了,他便是有对不住我们的地方,也早该还清了,若煜儿当真篡位,我岂不是成了千古罪人?”

    兰霏烟说得声泪俱下,一个不注意险些摔倒,雷天逸便揽住她,两人并肩缓缓地走着,此时夜深,祁瑞山庄人客少,平素院子里也不掌灯,他们习武之人夜能视物,兰霏烟这样的闺阁贵妇,走起夜路来自然有些困难。

    “你别自责,好在没酿成大错,现在不过为时不晚。”雷天逸安慰她道。

    “可是,煜儿那倔脾气,我怕他不会听我们的。”兰贵妃昔日何等的冷艳,在心爱之人面前,却也只是个小女人,即便身边人看上去年长她许多,她却全无半点嫌弃之意。

    雷天逸沉默了片刻,说:“烟儿,我倒是有一个办法,只是不知道你可愿意。”

    “只要能让煜儿安心留在祁瑞山庄,不再会京都招致祸端,要我做什么我也愿意。”兰霏烟是真心悔过,夜煜野心勃勃有大半原因是她怂恿,可夜煌一旦登基,夜煜回京就有生命危险,她不得不为自己当年犯下的错误付出代价。

    “不需要你做什么,再说便是有难事我也会帮你担着,岂会让你一人受苦?”

    “那是什么办法?”

    “烟儿在宫中的日子,可曾听说过忘忧草?”

    “忘忧草?”兰霏烟不是没听说,只是不曾见过。

    “对,就是忘忧草,你有所不知,我有个大徒弟乃是红奴兄长的嫡长子……”

    “你说的可是当年的红子墨将军?”

    “正是,”雷天逸也不诧异,毕竟红子墨领兵时日补偿,短短两年间可谓是战无不胜,且年纪轻轻又容貌昳丽,在京都乃至整个夜国都是鼎鼎有名的,“一年前子墨重伤来此,我为了为他疗伤,不得不用了一味忘忧草,此草的作用主要是暂时麻痹神经,用以镇痛,然服用忘忧草,则会忘记前尘往事,如今子墨便忘了过去的一切,在山庄陪了我一年多,从未提起过去的事。”

    “你是说给煜儿服用忘忧草,让他忘记过往?”兰霏烟问。

    “我知道让煜儿忘了你,你这做母亲的心里会不好受,但这却是我能想到最好的办法了,烟儿……”

    “天逸,你不用说了,就给煜儿服用忘忧草。”兰霏烟自认不是个好母亲,能让夜煜忘记她这个不称职的母亲也是好事。

    如今他们一家三口团聚,她定会做个好母亲,忘掉过往,未必不是件好事,至少在她看来,此计可行。

    “嗯,烟儿说好便好,药房还有几株忘忧草,我明日便让煜儿服下。”

    兰霏烟点点头,突然又想起什么,问道:“对了,大祭司和锐王妃……就是神妃娘娘也来了祁瑞山庄,不知现在人在何处?”

    “这……烟儿,这事儿说来蹊跷,就怕你不信。”

    “你说了我自然信你。”

    雷天逸将二人及两个孩子前后失踪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知,兰霏烟蹙眉,道:“煜儿便是为了那个女人受伤的?”

    “嗯,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煜儿这份痴情更甚当年的你我。”

    “可那个花云裳根本不值得煜儿情深!”兰霏烟不喜欢花云裳,“让煜儿服用忘忧草也好,忘了那个女人对他是好事,至于大祭司失踪,你还是修书一封寄给陛下为好,我此番来此,他还特意嘱咐让大祭司早归,真要出了事,想来让陛下早知道的好。”

    “烟儿所言极是,你一路奔波也累了,我带你去客房歇着,这些琐事我自会安排,等煜儿醒过来,我在带你去见他吧……”

    “现在去看看他吧,没见他平安,我怎么睡得着?”

    祁瑞山庄真正沉睡时,月已西沉,有的人将永远沐浴在这月光中,而有的人,将遗忘了今夜美好的月光。

    月光,永远是那束月光,只是照见的面庞,总是时时变模样,谁也不知道下一刻,是谁出现在谁的梦里,成全了谁的祈愿,谁会为谁悲伤落泪,谁又会成为谁的新欢,一切的一切,都将由时间拉开新的序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娘亲不坏:妖君父皇不要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妃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妃陌并收藏娘亲不坏:妖君父皇不要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