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无良师父腹黑魔女 > V02 师徒入寒池,发现巨蛋!

V02 师徒入寒池,发现巨蛋!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在绝壁的西北边,有一座天然形成的寒池。

    两名女子相互搀扶着,在寒池边行走,看两人的着装,一个秀雅大方,一个简单朴素,应该是某个大户人家的主仆,只不过二人身上的衣衫皆有些破损,像是刚经历过一场不大不小的灾祸。

    衣着秀雅大方的女子右脚有些瘸拐,她却走得极快,双目紧盯着前方某处,当她看到前方不远处闪着光亮的一件物什时,她激动了起来,兴奋地叫喊:“小环,看!那一定就是山河书了,只有它释放出来的光才会如此的惊人,也只有它能释放出能令人虔诚膜拜的神力。它不仅是可以容纳世间万物的宝贝,同时也是世间防御能力最强的宝器。我若是能得到它的认可,就不愁回不到那个地方了……”

    说完,她推开了身边的小丫鬟,瘸着腿,踉跄着疾步走了过去。

    身后的丫鬟跟了上去,不解地问道:“夫人,你说的那个地方,究竟是哪里啊?咱们在花家待着不好吗?为什么一定要回去那里?”

    花夫人脚下一顿,瑰丽的容颜上,神色逐渐黯淡下去,说道:“我本就生长在那个地方,只是因为一场意外才不得已沦落到了紫月城,我的亲人全部都离我而去,若非家主怜爱,对我疼爱有加,否则我真不知该如何独自生存下去……现在,丝珑已经长大,她早晚是要嫁人的,等她出嫁之后,我也就可以了却心愿,回到属于自己的地方去了。”

    丫鬟闻言,不由得心酸起来:“夫人,你要是走了,那家主怎么办?他一定会很伤心难过的。”

    花夫人温婉地一笑:“怕什么?有了山河书,我们就不必再惧怕任何人的攻击,到时候我带着他一起回那个地方就是了,谁也无法阻拦我们,哪怕是这个世间的规则也束缚不了山河书。”

    “夫人,那我呢?我也可以跟你们一起去吗?”小丫鬟期盼的眼神问道。

    花夫人微笑看着她道:“当然可以,不过那地方可是很危险的,你若想跟我们一同前往,就得勤加**,拥有最起码的自保能力才行。”

    “嗯,夫人,我一定会更加努力**的!”小丫鬟高兴地叫了起来。

    花夫人回过头来,蹲下身去,她以非常虔诚的目光凝视着那不断闪过圣洁光华的山河书,柔声说道:“山河书,我知道你是这世间高傲的圣器,寻常人你不愿意与之契约,以我的天赋和资质,我是没有资格成为你主人的。但是我只有一个心愿,就是希望你能够护送我们一家人回到属于我的地方,到时候你就可以再去寻找属于你的新主人。如果你同意的话,我现在就将你带回花家,如何?”

    她居然是跟山河书打着商量,征询它的同意,小丫鬟看得一愣一愣的,还以为夫人见到了宝物,犯傻了。

    山河书光洁的表面划过了一道较为明显的波纹,花夫人心中一喜,双手慢慢地触向了山河书。就在她以为可以将山河书收入囊中之时,一股强劲的力量突然从山河书里面迸发了出来,花夫人连同她的小丫鬟被这股力量所震,远远地弹了开去。两人的后脑撞击在了岩壁上,双双昏厥。

    良久,强大的气息慢慢消失了,躺在地上的山河书突然之间立了起来,慢慢地飘浮,飞旋到了半空中,像是在四周寻觅着什么。

    它慢慢飞到了寒池上面,停顿片刻,突然急剧旋转起来。伴随着它的旋转,以它为中心,凝聚成一股强烈的风暴,搅得一潭寒池翻天覆地。

    “嗷——”寒池的水面被破开,一条白色的蛟龙从池水中飞了出来,它的身躯庞大,占据了十分之一寒池的体积。

    这一动,便动若雷霆。

    仔细看时,只见它通体白色的鳞片,头顶长有一只犀利的犄角,背上还有一对白色的翅膀,乍一看还以为是真龙现身。

    当它对上漂浮在它眼前的山河书时,它的眼睛眨了几下,明显有些惊讶。

    山河书在它眼前飘了几个来回,书体轻晃着,几分高傲,几分不满,像是在评价审视着蛟龙,看它适不适合成为自己的宿体。

    这时候,四下里传来了嘈杂的脚步声,是众高手循着山河书的光芒找了来。

    山河书书体一顿,“嗖”的一声化作了一道白光,钻入了蛟龙的体内。无辜的蛟龙压根还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就成为了山河书的临时宿体。察觉到有外人到来,蛟龙重新潜回了寒池。

    一阵风吹过,寒池恢复了平静。

    当各路的高手循着白光找来时,山河书不见了,蛟龙也不见了,见到的只有两个陷入昏迷中的主仆俩。

    “夫人,快醒醒,夫人!”花家主被黄金战王携带着来到了绝壁,当看到山河书绽放出来的光芒时,他离寒池位置最近,所以他第一个到达了。

    给妻子服下了几颗丹药,花夫人终于幽幽醒来。

    “夫人,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们怎么昏过去了?”

    花夫人醒来后,四下里张望着:“山河书呢?我的山河书呢?”

    花家主摇摇头:“我来的时候就看到你和小环昏迷了,根本没看到什么山河书。”

    “怎么可能,它刚刚就在这里的。”她指着某个方位说道。

    天空中,一人披着黄金铠甲凌空迈步而来,停在了夫妇俩的头顶上方,那般灿亮的铠甲里,他的眸光依然亮得可怕:“山河书,确定是在这里不见的?”

    “家主,她是?”花夫人看到黄金战王的一刹,心底猛地一紧,露出了惊惧。

    这样的一个人,这样的气场,绝非等闲之人。

    他,也要来争夺山河书吗?

    “他是昊天八公子之一的黄金战王——伯侯长野。”花家主道。

    花夫人猛然倒吸了一口冷气,暗扯了下花家主的衣袖:“他怎么来了?难道他也知道了山河书的事?”

    花家主面色一滞,露出尴尬:“夫人,是我通知八公子前来的。你失踪不见了,我很担心,所以特意找了八公子前来救你,并且将山河书的事也告知他们了。”

    花夫人当即咬了咬唇,露出了懊恼的神色,看着自己的丈夫又不忍心责怪他,唯有剩下叹息。

    “你知道我的心愿,为了能够回到那个地方,我费尽了心思,好不容易找到山河书,现在却……”

    “夫人,我……”花家主露出了自责。

    “别在本王面前说废话,告诉本王,山河书究竟是在哪里消失的?”伯侯长野有些不耐烦了。

    也罢,山河书既然已经拒绝了她,再无接纳她的可能,花夫人深吸了口气,指了指前面的一块地方,说道:“它就是在那里出现的,我想要去取它,它抗拒了,还将我二人震晕,后来就不知道去哪里了。你不信的话,可以去那地上瞧瞧,那里还留有一道浅浅的印子,正是山河书发出神威之后留下的。”

    伯侯长野一步步从空中走了下来,凌厉的眼神一扫,果然见到地上留有浅浅的印痕,应该就是山河书留下的。

    他慢慢地转头看向了寒池,在寒池的边缘有深深浅浅的水迹,他优雅地勾起了唇角:“狡猾的东西,居然躲到寒池里去了,就让本王将你的小尾巴揪出来,臣服在本王的脚下吧!”

    他说着,五指大张,五道霹雳快闪而下。

    哗——

    水花四溅,绽开一朵朵的浪花,整个池面霎时间布满了雷之结界,时不时地发出“滋滋”的爆鸣,让人无法接近寒池一步。

    “伯侯长野,你这么做,定然会将整个寒池的生物全部杀死,上天有好生之德,你下手未免太狠。”

    伯侯长野转首,看到了从不远处走来的纳兰潇白和他的护卫队,他低低冷笑起来:“世间万物在本王眼里都是卑微的,包括你们。区区寒池的生物,本王又如何会放在眼里?纳兰潇白,你说本王狠,难道在你手中就没有杀过一个生物一个人吗?”

    纳兰潇白静静地立在寒池边,温润的声音道:“我所杀的,都是该杀之人。”

    伯侯长野放声大笑起来:“本王所杀的也是该杀之人,在本王眼里,但凡是看不顺眼的人,都该杀。”

    这是什么歪理?只要是他看不顺眼的人都是该死之人,这人太嚣张狂妄了。

    纳兰潇白淡淡一笑:“你有你的观点,我有我的立场,道不同不相为谋。不过今日,你想要为恶,我就必须阻止你。”

    他的双手优雅地慢慢扬起,看似不经意的动作,却暗藏玄机,寒池的水面慢慢高涨了起来,开始慢慢的轻缓的,突然之间,寒池的水面整个儿被横刀切去了薄薄的一层,薄薄的一层水面被分离开,脱离了寒池,飞升上了天空中。

    这一幕,不由地让人联想到了切豆腐的画面,只轻轻的一刀,就让最上面一层的豆腐,脱离了整块豆腐,神乎其技!

    薄薄的一层水面,“滋滋”的雷电声响个不停,正是伯侯长野布下的雷结界,纳兰潇白将这一层雷结界与寒池的水面彻底分离了。

    寒池,很快又恢复了平静。

    伯侯长野仰头凝视着天空中那一层薄薄的犹如镜面般的水幕,他的眼神微变,他的双手高举而起,十指弹动,附在水面上的雷结界便爆裂地跳动起来。

    战斗慢慢演变成了雷灵术与水灵术之间的较量,更是伯侯长野与纳兰潇白之间的初次较量,双方僵持着,实力竟是不相上下。

    很快地,皇甫英麒和尉迟荣赶到了现场,看到了两雄相争的局面,皇甫英麒伸手拦住了想要继续往前的尉迟荣,深沉地笑道:“我们就在这里观战,等到他们两败俱伤的时候再动手争夺山河书不迟。”

    “三皇子英明!”尉迟荣说着,目光不经意间划过了皇甫英麒坑洼不平的侧脸,他腹中一阵翻腾,险些吐了出来。

    在他们的对首,寒池的另一边,凤天毓一行人也赶到了这里,花丝珑很快看到了自己的爹娘,快步跑了过去。

    “爹、娘,你们没事吧?”

    “丝珑,你怎么也来了,这里很危险,你快回去!”花家主爱妻女如命,这时候恨不得立刻将自己的妻子和女儿带回家去,至于什么山河书,他压根就不放在眼里,否则也不会将山河书的消息泄露给八公子了。

    “娘,我们回家吧!”花丝珑挽着母亲的手,跟父亲一样的想法,这里是是非之地,他们花家并非武林中人,不适合涉入其中。

    花夫人却和父女俩想法不同,她迟疑地凝望着寒池的方向,不甘道:“可惜,还是没能找到山河书……”

    “看样子,山河书一定是在寒池里了。哥,我们要不要下去看看?”沐西瑶感兴趣地说道。

    沐西霖没有立即回复,凝视着寒池的水面,看了半晌,摇了摇头。

    “为什么?”沐西瑶不解。

    良久,沐西霖嘴里终于憋出了几个字:“别忘了,我们都不习水性。”酷酷的几个字将沐西瑶高昂的兴致击溃得一败涂地。

    沐西瑶难得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嘿嘿尴尬笑了笑:“我怎么把这个给忘记了。”

    “白痴!”沐西霖冷冷扫了他一眼,非常鄙视的眼神,连这个都能忘记,他不如跳河去死。

    在两人身后,凤天毓走了过来,冷眼一瞟,傲然的神色道:“还是我来吧,两只旱鸭子。”

    “旱鸭子”三个字深深打击到了沐西瑶兄弟二人,齐齐惹来兄弟二人的目光瞪视。

    “你下次最好不要一个人在林子里行走,否则……”沐西瑶冷冷地阴笑着,那威胁挑衅之意昭然若揭。

    没办法,他们几人各自**的属性不同,不同的环境,各自**的灵术的优劣也就不同了。凤天毓**的乃是风灵术,虽说风灵术和水灵术还是有所区别的,但是风灵术有它独有的优势,可以让他在水中来去自如。

    没有理会二人的眼神或是威胁的话语,凤天毓趁着黄金战王与纳兰潇白正在激烈交战当中,他独自走到了寒池边,正欲往下跳。

    这时,水面泛起了浪花,一条蛟龙嘶嚎着冲出了水面。这片寒池乃是它的领地,突然遭到惊扰,它不现身才怪。

    蛟龙的出现打破了战局,让激战中的纳兰潇白和伯侯长野纷纷撤去了各自的灵术,暂时分离开去。

    “爹,那是什么?”花丝珑惊恐地喊了起来。

    花家主看到那蛟龙庞大的身躯,双腿不由地发软:“丝珑,快扶你娘回家去,至于山河书,爹会想办法将它弄到手的。”

    在花家主的坚持下,花丝珑和已经被弄醒的丫鬟小环,一左一右地搀扶着花夫人,远离了寒池的方向。

    “家主……”花夫人心情复杂极了,她又想得到山河书,又不想自己的丈夫出事。

    花家主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笑容:“放心吧,我会保护好自己的。”

    目送着女儿和夫人离开,消失在自己的视野中,他的双腿一软,坐倒在了原地。他是出身于丹药世家的世家子弟,大半生几乎都与丹药和炼丹师为伍,哪里见过这些?若非为了让女儿和妻子放心,他早就撑不住坐倒在地了。

    “花家主,也够难为你的。明明是怕得不行,还要在妻子和女儿面前硬撑。不过,就冲这一点,我佩服你。”沐西瑶上前,将花家主从地上扶起来,竟是意外地给了他一句赞誉。

    花家主尴尬地红了脸,擦擦汗道:“真是多谢沐公子了,在下没用,让你们见笑了。”

    皇甫英麒和尉迟荣齐齐倒退了几步,蛟龙的出现给他们造成了一定的威慑力,这个时候他们更加不敢贸然行动了。

    蛟龙愤怒地嘶嚎着,暴戾之气越来越重,它的长尾甩动,掀起**的巨浪,朝着寒池边的人席卷了过去。

    “快走!”岸上的人纷纷倒退,唯有伯侯长野和纳兰潇白二人立在原地不动,在两人的身上各自形成了一道结界,将浪花阻挡在了结界外。

    蛟龙的身躯一旦跃起之后,寄宿在它身体内的山河书释放出了亮光,引起了伯侯长野的注意。

    “你这个畜生,居然将山河书吞到了自己的肚子里,好!就让本王先收拾你。”又是一阵阵雷霆霹雳而下。

    蛟龙着实冤屈了,并非它将山河书吞入自己的肚子,而是那山河书不知怎么的,就突然钻入了自己的肚子。

    不过,有人挑衅,它也绝不退缩。

    伯侯长野与蛟龙陷入了激战中……

    离寒池相距百步之外,一只木质的“大风筝”正徐徐落下。

    迦蓝一脸怨念的瞪着凤天策,抱怨道:“早知道你这么不靠谱,就换我来驾驭了。”原本应该是他们离寒池最近的,谁想,最后到的反而是他们,她的心情能好吗?

    凤天策假装没有看到她的怨念,理直气壮道:“我驾驭的很好啊,这不是到了寒池了?”

    迦蓝无语,盯着他半天,闷声道:“我都给你数着,你绕着山谷至少转了十圈,这才飞出来的,如果早点换我来驾驭,我们早就比他们先赶到寒池,抢到山河书了。”

    “小蓝蓝,不要这么斤斤计较嘛,到了不就好了?而且你看,要不是我们晚到了,我们怎么知道寒池里有一只这么恐怖的怪物?现在有人替我们收拾它,岂不是省了很多事?”

    这是什么理论?迦蓝感觉自己的思维跟他完全不在同一条线上。

    气恼了一阵,她的脑海中忽地灵光一闪,以凤天策的实力,他的驾驭能力不该如此差才是,难道说……

    她饱含深意的目光扫向了他,在他脸上盯视了良久,暗自点头思衬。莫非他这么做是故意而为?为的就是要等伯侯长野和纳兰潇白两人斗得两败俱伤之后,他才出手,渔翁得利?

    越想越觉得这个可能性最大。

    这家伙那么黑的心肠,肯定是不肯吃亏的。

    好,她就且走且看,暂时不戳穿他了。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总不至于一直在这里观战吧?”迦蓝问道。

    凤天策像是在认真思索着什么,突然眉头一挑,说道:“有了!这蛟龙寄居在寒池之中多年,它一定对这四周围的环境很熟悉……嗯,这是一个重要的发现。”

    迦蓝的双唇抖动着,她已经不知道该拿什么话去回复他了。她怎么一点都没看出来这其中有什么惊人的发现,这不是正常的事吗?蛟龙寄居在这里,当然对周围的环境熟悉了。

    “走,我们下水去!”左手被他拉起,两人来到了寒池的另一侧,这里远离战斗的现场,还有一片灌木丛作为掩饰,使得两人能够避开众人的视线,接近寒池。

    “干嘛去?”迦蓝往寒池里瞄了一眼,虽说自己的水性还行,但要长时间地潜水,而且还有防备蛟龙的袭击,那就难度大了。

    “跟我下水去就是了。”还没等迦蓝反应过来,凤天策就拉着她跳下了寒池。

    “扑通——”

    两人双双落入了水中。

    “咕噜噜……”迦蓝的嘴里吐着水泡,双手胡乱地舞动着,她完全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就被人拖下了水,再加上寒池的水比她想象中还要冰冷得多,她完全无法适应。

    转首,隔着池水,她看到了离她不远处的凤天策,他的身体周围像是布置了一层结界,将他与寒池的水彻底隔离开。

    没有她的狼狈,他从容地迈步行走在水中,如履平地。

    迦蓝在他身后使劲地划着水,很快追赶上了他,在水中,冲他比划着:“你这个混蛋,还不把我送到你的结界中去?”

    她是用手势和表情在演绎着这番话,凤天策眨眨眼,看了她半天,都没看明白她究竟要说什么。

    “小蓝蓝,我记得你**的是水灵术,**水灵术的人,到了水里不应该是如鱼得水,得心应手吗,怎么你如此狼狈?”

    他站在风灵术的结界当中,可以自如地说话,那些风凉语传入迦蓝的耳中,她气得半死。难道他没有看到自己已经这副狼狈相了,居然还拿话来气她,他到底是与她有多大的仇?

    “混蛋,还不快将我弄到你的结界中去!水太冷了,我快要冻死了!”

    凤天策抿着唇线,看着她又是比手画脚又是浑身哆嗦的摸样,憋笑得不行。

    他的手指轻轻一画,风之结界逐渐放大,像是一个漂浮在水中的巨大气泡,很快将迦蓝纳入了他的结界保护范围。

    进入了结界,就如履平地,迦蓝双手紧抱着自己的身体,浑身发寒,瑟瑟发抖。她气恼地瞪视着凤天策,还没等她指责对方,凤天策手里变出了一件干爽的衣裳,抢先一步说道:“小蓝蓝,怎么冻成这样?来来,将我的衣服披上,可千万别着凉了。你也是的,水灵术没有**到家,怎么就跟着我跳下来了呢?虽然我知道,你喜欢跟我在一起,要与我形影不离,但是逞强是要出人命的,以后千万不要再逞强了,知道吗?”

    迦蓝原本身上就抖得厉害,听到他的话,浑身抖得更加剧烈,那多半是被他给气到的。这个无耻的无赖,刚才分明就是他将自己拉入水中,根本就不是她自愿的,现在居然还诬赖她,说是她要跟着他一起跳水的,真是太可气了!

    看她气得说不出话来,凤天策无害地微笑着,又从身上变出一只香炉形状的物品塞入她的掌心,体贴说道:“这个暖炉拿好了,可以暖手,也可以烘**身上的衣裳。”

    迦蓝很不乐意在这个时候接受他的东西,但是实在是太冷了,看着那暖炉传递过来的热量,她一把将它夺了过来,给自己暖手。

    “好了,别生气了,我现在带你寻宝去。寻到的宝物全部归你,当做对你的补偿,如何?”凤天策用哄骗小孩的语气,诱哄着她,惹来迦蓝一记白眼。

    “寻宝?你怎么知道这里一定有宝物呢?”迦蓝忽然想,莫非他跳入寒池,为的就是寻找宝物?都说他心思多了,果然不假,人家在外面打斗得激烈,寒池的主人也被调走了,除了他,谁还能想到在这个时候趁火打劫呢?

    凤天策神秘地一笑,道:“你跟我走就是了,记住,我的结界只在三步之内有效,倘若你离开我三步以外的话,你可就要自己小心了。”

    “三步?”迦蓝拿眼睛大概丈量着,他再往前一步,自己可就离开他三步之外了,她磨了磨牙,立即快步跟了上去。

    “啪!”

    前方的凤天策突然打开了折扇,慢条斯理地摇了起来,看他的姿态哪里像是行走在水底,倒像是饭后悠闲地散步在某个林荫小道中。

    迦蓝拿暖炉一边烘烤着自己身上的衣服,一边冷眼盯视着他的背影,不住地朝他后脑勺翻白眼。

    有病,我这里都已经冷得发抖了,他却在那边扇扇子,附庸风雅,装给谁看?

    凤天策没有回头,却冷不丁地丢来一句话:“小蓝蓝,我知道你对我爱慕已久,但也不用表现得这么明显吧?老是盯着我看,我会不好意思的。”

    迦蓝脚下踉跄了下,险些栽倒,对于某人神一样的思维,她已经不知道该拿什么话去接了。为了不让自己气死过去,她决定从此刻开始,再也不接他一句话了,就让他自言自语,自得其乐好了。

    之后的一路很是安静,谁也没有说话,耳边传来哗哗的流水声,迦蓝这时候才注意到,结界外面的世界是如此得美妙,她忍不住探手去触摸那结界之外的水波。

    她的手指一旦离开了结界的范围,外面水波的触感便真实地传递到了她的指尖,柔柔的,冰冰的水,冲刷着她的指尖。

    她感觉很有趣很美妙,唇边自然而然的绽放出一抹轻盈的笑。

    凤天策回头瞥了她一眼,目光渐渐变得柔和起来,他有意地放慢了脚步,让她可以更加尽兴地玩耍。

    “等你**到水灵术的第八级,你也可以在水中**行走了,到时候那感觉会更加美妙。”迦蓝抬头看向他,他忽而认真起来的神色有种特殊的魅惑力,让她有片刻的恍神。

    “不就是灵师八级吗?我早晚会达到的!”迦蓝傲然地扬眉,自信十足。

    凤天策看着她,笑得更加雍容迷人,回过身,风骚地摇着折扇,继续往前走去。

    寒池之上,斗得激烈,却没有人发现在寒池的底下,正有两人鬼鬼祟祟地在探入蛟龙的老巢。

    强者为王,整个寒池里,看不到其它任何的生物,想来它们早已葬身在了蛟龙的腹中。

    凤天策和迦蓝两人一路畅通无阻,直到发现了前方水底发出的幽光,两人才停下了脚步。

    “那是什么?看起来像是一个透明的结界。”迦蓝好奇问道。

    “不错,正是结界!我们遇上的这条蛟龙,看来等级不低,居然能够自行设置结界,这下子那头黄金猪和纳兰瞎子有的忙了。”凤天策轻笑道。

    听他的语气颇有点幸灾乐祸,迦蓝不满地朝着他瞪了一眼:“背后说别人的坏话,很没品!纳兰大哥的眼睛看不见已经够惨的了,你还喊他瞎子,有没有一点同情心?”

    凤天策淡淡地扫了她一眼,低而优雅的声音道:“你不让我喊他‘纳兰瞎子’,那我应该喊他什么?纳兰公子?”

    他摇摇头,啧啧道:“这世上复姓纳兰的人多了去了,谁知道纳兰公子究竟喊的是谁?”

    “那也不能喊人家瞎子,你直接喊他纳兰潇白不就好了?”迦蓝无语地瞪着他,他分明就是在故意找茬。黄金猪什么的也就算了,她对将自己打入绝壁的人,本来就没什么好感,不过他将纳兰大哥喊做瞎子,她就不同意了,“反正我只认识一个复姓纳兰的,你若想要提到他的时候,就说纳兰公子,我就知道是谁了。”

    凤天策古怪地瞟了她一眼:“你这么维护纳兰潇白,难道是真的对他动了心思?”

    他啧啧摇头叹道:“这可不妙,纳兰潇白虽然是个瞎子,不过整个昊天**对他上心想要嫁给他的女子,数不胜数,你若是喜欢上了他,以后你就得忙着帮他挡桃花了……还有,他是个瞎子,什么都看不见。你说,要是洞房花烛夜的时候,你们俩要是**起来,岂不是很不方便?他能摸到位置,找准地方吗?”

    凤天策非常担忧地摇着头,继续叹息道:“我看悬……我建议你们在**的时候,还是请一个喜婆在现场指导指导,或许事情会顺利点。”

    他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压根没有理会迦蓝的心情,更不会注意到,她的脸在一点点地黑沉下去,黑到极点的时候开始发紫。

    这是一个**该对徒弟说的话吗?他未免操心过头了,连这种事也帮她想到了……

    凤天策似乎对这个话题很有一番自己的见解,继续给她出主意:“这个法子也不好,有外人在,你们做起事来肯定会不自在。”

    他突然回头,拿异样古怪的目光,将迦蓝上下打量了一圈,坏坏笑道:“哎呀,或许是我过于担忧了,我们家的小蓝蓝如此彪悍,说不定到时候不需要纳兰潇白出手,你自己就能搞定了,你说是不是?”

    迦蓝磨着牙,狠狠地瞪着他,从口里冷冷地蹦出几个字:“凤、天、策,你是不是太闲了?你要是太闲了,就上去跟蛟龙交战吧!”

    “蛟龙?不行不行,它太厉害了,你让我上去岂不是让我去送死?我可不想死,我要是死了,岂不是还要辛苦小蓝蓝你为我守灵七天七夜,然后每年到了清明时节,还要到我坟前去焚香祭拜……如此,岂不是太辛苦你了,我怎么忍心呢?”凤天策瞄着她的神色愈来愈凌乱,他的笑容,反而愈加邪气了。

    迦蓝咬牙道:“没关系,我一点都不觉得辛苦,为**上香,理所应当的。”

    凤天策闻言,朗声长笑了起来。

    两人说话间,前方结界当中的那道幽光又发生了变化,有一道更为耀眼的光从结界内折射了出来,是介于金色和红色之间的玄金色。

    那会是什么呢?

    两人停止了交谈,快步朝着结界方向走去。临近时,迦蓝忍不住惊叹,在蛟龙的结界当中居然藏着如此多的宝物。琳琅满目,叫人眼花缭乱,里面有各种各样的兵器,各类果子,还有许多的金银珠宝。

    这些东西显然是从人身上掠夺来的,想必很多来绝壁探险的人都葬身在了蛟龙的腹中,留下了这些宝物。

    不过迦蓝的眼睛没有在这些物品上逗留太久,她的注意力最后集中在了宝物堆当中的一颗巨蛋上面,那玄金色的光芒正是来自于那颗巨蛋。

    “小蓝蓝,你走运了!那是一颗蛟龙生下的蛋,初生的蛟龙都会自动认主,我看这颗蛟龙蛋已经快到孵化出壳的时候,在它孵化出壳的第一时间看到的人,就是它的新主人。以我的观察,它的母亲通体的白色羽鳞,应当是蛟龙一族当中高贵的一类种族,时机契合的情况下,它们完全有可能化身成为真正的神龙。要知道在昊天**,还从来没有出现过真正的神龙,真正的神龙只存在于另外的一个世界……”凤天策的眼神忽然变得缥缈起来,一刹那,里面多了一些迦蓝看不懂的东西,只一瞬,便恢复了清明。

    他手中的折扇忽地一转,一个流畅的弧度,半空里立时旋起了一小股的风,风之结界随之打开了一道口子,像是一条水中的过道,延伸着通向了蛟龙所设置的结界。

    哗啦啦——

    结界与结界之间轻轻一撞,四周围的水波激荡而起,旋开了阵阵的波纹。

    迦蓝注视着他如何将两个完全不同的结界连接成了一体,暗暗惊叹,他的实力远远超乎了自己的预期,看向他背影的目光多了几分钦佩。

    论实力,他的确有资格成为自己的**,只不过……

    “你快过去,将你的灵力注入到蛟龙蛋里面,一旦它孵化了,让它第一眼看到你,你就拥有属于你自己的兽宠了。”凤天策微微一笑,笑得雍容华贵。

    “你自己为什么不过去?”如此好的良机,他白白送给了她?

    凤天策展颜,扬眉笑道:“我已经有天天了,如果再多一个兽宠,小家伙就该每天吃飞醋了。”

    “对啊,天天呢?”迦蓝这时才想起来,他们入水的时候,天天没有跟他们一起入水,该不会那小家伙也是怕水,所以才没有跟着下来吧?

    一朵栀子花般细小的笑容,在凤天策帅气的脸颊上一闪即逝,他开口道:“我遣它去完成一项秘密的任务了。”

    “秘密任务?”迦蓝古怪地打量着他,总觉得他在故弄玄虚。

    收回视线,迦蓝朝着结界的方向走了过去,蛟龙的蛋吗?自己真的能拥有一只属于自己的兽宠?她的心情顿时紧张而兴奋起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无良师父腹黑魔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北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藤并收藏无良师父腹黑魔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