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无良师父腹黑魔女 > V13 凤少相亲,她的醋意一

V13 凤少相亲,她的醋意一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迦蓝眨眨眼,再眨眨眼。

    丝绸的质感,素白的底色,上面绣有几朵兰花,清雅曼妙,隐有余香,兰花恰如其分地绽放在了……

    她的确没有看错,那绝对就是她昨晚穿过的……肚兜!

    “为什么会在你这里?”迦蓝爆红了脸,上前一步,一把将自己的肚兜揣进了怀里。临了,她还故作镇定地左右环顾了下,假装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可惜,已经迟了。

    虽然学院的学生走了大半,众多的长老们还在现场,还有凤天策手下的秦管家及八位侍女,最最让迦蓝尴尬的是,纳兰潇白也留在了现场。

    他的眉头微蹙着,侧耳倾听,似乎还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幸好,他看不到,不然真不知道他会怎么想她呢。

    她刚刚松了口气,凤天策却说话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你的肚兜会跑到我的怀里来,我猜……可能它跟你一样,都很喜欢我吧。”

    迦蓝腾的一下,脸色涨紫,尤其对上他挂在唇边的狡黠邪肆的笑容,她更加气恼了。

    这家伙分明就是故意的!

    迦蓝只觉得自己丢脸丢到家了,回头,偷瞄向纳兰潇白,他的表情非常淡然,仿若未闻。可能是察觉到她在注视着他,他淡淡一笑,道:“蓝蓝,我累了,想去歇息,你送我回去吧。”

    修长的手伸向了她,让人无法拒绝,迦蓝下意识地就伸手牵住了他。

    方才她就注意到了,纳兰潇白是孤身一人前来,身边没有任何的守卫,他想要独自返回居处,的确是有些困难的。

    凤天策目光骤然一沉,盯着迦蓝主动与纳兰潇白相牵的手,他整个人气息浮动,深沉莫测。

    秦管家暗中观察着主子,发现他的异样,眼底掠过担忧。主子嘴里说对一个小丫头没兴趣,其实不然吧?否则,为何主子的心情频频反复?

    “凤天策,我先送纳兰大哥回去,待会儿再找你算账,你休想随便糊弄我!”迦蓝冲着凤天策瞪一眼,牵着纳兰潇白的手,往学院专门招待客人的厢房走去。

    瞧着主子身上的寒气越来越重,秦管家忍不住出声试探:“纳兰真不是个东西,借着自己眼瞎,吃迦蓝小姐的豆腐,无耻至极!”

    主子的眼睛一直目送着迦蓝和纳兰潇白两人的背影,一双眼睛幽暗得望不到边际,仿佛能将人随时吞噬进去,他在笑,唇边的笑意越来越浓,那罂粟般绽放的魅人笑容,让他不自禁地打了个寒颤。

    莫名的,脑海中浮现出十年前的一幕,那一次,主子突然失踪了,没有人知道他到底去了哪里。

    直到七天七夜之后,主子终于回来了,他回来的时候,浑身沐着血,像是刚刚从血池中浸泡过。

    那时候的主子,他就在笑,一直笑一直笑,那种罂粟般狂野绽放的笑容,至今都让他刻骨铭心。

    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主子整个人都变了,变得阴晴不定,变得深沉莫测,没有人知道他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也没有人猜测得到他下一刻会做出怎样荒唐的事……

    “主子,咱们是不是该回凤家了?您昨夜一夜未回,家主和老祖宗可是都过问了……”

    凤天策慢慢收回了视线,轻扯唇角,别样的眼神看向了秦管家:“祖母一直在我面前夸赞你能干,你做得很好!”

    秦管家微微一愣,主子不是发病了吧?怎么突然称赞起他来?

    “应该的!这是属下理所应当之事!”秦管家温和笑答。

    “祖母这辈子苦啊,四十岁的时候,就丧了夫,之后一直孑然一身,我每每看着她孤身一人,就忍不住为她心疼。”凤天策感慨了起来。

    “是啊,老夫人是我见过最了不起的女人!她一手撑起了凤家,让凤家能够在昊天**上屹立不倒,她居功至伟!”秦管家由衷道。

    凤天策微微一笑,拍拍他的肩头:“不瞒你说,我一直想为祖母找一个可靠的人,来照顾她,让她能够安度晚年,可惜苦无合适的人选。现在我听到了你的心声,得知你如此欣赏祖母,那我就放心了。”

    他有意顿了顿,目光灼灼地看着秦管家,直将秦管家盯得浑身汗毛竖起。

    为毛他越来越觉得哪里不对?主子好像话中有话呢?

    “秦管家,我决定了,从今日起,你就不必再在我身边服侍了。我决定将你送给祖母,你就安安心心地在她老人家身边……”

    又是明显的顿语,秦管家的心一提,主子这是嫌弃他了,要将他从身边踢走啊。不过,还好还好,只是去老祖宗身边办事,反正他平日里也经常给老祖宗办事,没什么差别。主子的心地还是很善良的,虽然被人戴了绿帽子,迁怒于他,但惩罚还是温柔的。

    下一刻,他就不这么认为了……

    “……去做一个男宠吧!”

    短短的七个字,犹如七道闪电加于一身,将他整个人劈了个外焦里嫩。

    在场的八位白衣女子纷纷捂嘴嗤笑起来,主子真是太英明太有创意了!总之,在她们心里,不管主子怎么做,都是对的!

    “主子,不要吧?属下今年才三十九岁,当老祖宗的干儿子还差不多。”秦管家露出一副无辜的可怜相,想要搏取主子的同情,却惹来八位侍女的齐齐鄙视。

    凤天策打开了折扇,没有再理会他,踏着散漫的步伐,翩跹而去。白衣飞散在风中,带着点不经意的笑,他的目光流转,光彩如星河烂漫。

    “主子……”秦管家苦着一张脸,远远地跟了上去。

    迦蓝领着纳兰潇白,一路来到了客房,两人一路上轻松地闲聊着,像是已经认识了多年的朋友,无话不谈。

    迦蓝感觉很奇妙,分明跟他只有数面之缘,为何会跟他有种一见如故的感觉?

    “纳兰大哥,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我得去看看倩儿,不知道她醒了没有。”

    纳兰潇白温吞地说道:“天翼学院拥有最好的治疗师,你的朋友只是小问题,不会有事的,而且以她的情况,等治疗师治疗完毕,她至少还需要昏迷几个时辰。你不妨坐下来陪我喝杯茶,我让我的人去打探消息,一旦你的朋友醒了,就让他来通知你。”

    “这样啊……那好吧!”迦蓝迟疑了下之后,还是决定留下了。

    眼前水雾袅袅,清洌的茶香飘入鼻中,看着纳兰潇白慢条斯理地煮茶,迦蓝只觉得像是在欣赏一件艺术品,而他自身就是一件非常雅致的艺术品。

    只可惜,越是完美的艺术品,越有缺陷,譬如断臂的维纳斯,正因为有着缺陷美,它才能成为经典!

    仔细打量着纳兰潇白,迦蓝想起了姑姑的事,忍不住试探问道:“纳兰大哥,听说你们纳兰家族是一个背景非常庞大的家族,那家族里面是不是规矩很森严呢?如果有人背叛了家族,或者做了什么违犯家规的事,通常你们会怎么处理他?”

    纳兰潇白的动作微微一顿,展眉道:“背叛二字,对于任何一个家族来说,都是最大的忌讳。无论是纳兰家族也好,凤家也罢,但凡有叛徒出现,家族之人人人得而诛之!”

    他的声音轻柔,落入迦蓝的耳中,却是心头猛然震动。

    人人得而诛之?也是,换做是她,一旦发现有人背叛,也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了他。

    “那除了背叛,还有什么规矩,族人一旦触犯了后,就会立即遭受家族高手的追杀呢?”迦蓝继续试探问道,她很想知道,姑姑为何会逃离纳兰家族,将她寄放在洛川城的楚家。若非迫不得已,姑姑如何会作出这样反常的决定?

    楚夫人也说了,姑姑当时是在被人追杀的,为了保住她的性命,姑姑才独自离开楚家,引走那些追杀她的人。

    迦蓝仔细观察着纳兰潇白的神色,那已经是十年前的事了,当时的纳兰潇白,也不过是个十四五岁的少年,但对于家族里的大事,他应该是知道的吧?

    只见纳兰潇白没有任何的异常,依旧是慢条斯理地煮着茶,每一只杯子的位置,茶叶的位置,还有水的位置,他都掌握得精准无误,实在让人很难相信,他竟是双目失明。

    “因为眼盲的关系,我自幼被寄放在外祖父和外祖母的家中长大,每年只回纳兰家族一趟,所以对家族的事不是太清楚。”

    迦蓝从他的脸上看到了些许的失落,伴随着流水声,一杯新茶沏成,他的指尖轻轻推送,准确无误地将茶杯送到了她的跟前:“尝尝我煮的茶。”

    “谢谢。”迦蓝抿着茶,心里却在思索着姑姑和纳兰家族的事,倘若纳兰大哥对家族的事一点儿都不清楚的话,那她继续问下去未必能有结果,或许,她还是得从凤家着手才行。

    楚夫人说过,姑姑跟凤家的家主曾经有过一段渊源,或许凤家家主就是一个突破口。

    她得想办法混入凤家才是。

    凤家……她的脑海中再度浮现出凤天策坏笑的脸庞,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做什么,他手中暗暗藏起的飞镖又有什么蹊跷?

    想着想着,手中的茶杯已经见了底,嘴里发出了吸声。

    “怎么喝得这么急?小心烫着。”纳兰潇白伸手,接过了她手中的茶杯,重新为她添茶。

    好温柔!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温柔的男人?

    如果是凤天策,看到她如此牛饮的喝茶方式,免不了又要嘲笑她一番,可是纳兰潇白却不同,他从来不会嘲笑她,只会淡淡地笑着,用最轻柔的声音同她说话。

    无论是在现代还是在这个世界,她都没有遇到过一个比纳兰潇白更加温柔更加完美的男人了,难怪乎他能成为昊天八公子之首,成为整个昊天**众多女子们疯狂追逐的对象,他实至名归!

    按说,她应该对这样的男人动心才是,可偏偏她就是没办法生出那样的心动,或许是他太过完美了,完美得不够真实,让她只能远远地观赏,却不敢亵渎。再加上他复姓纳兰,她怀疑他很可能就是自己的某位亲戚,同姓的族人,又如何能相爱?

    她想着,嘴里不由地发出了低低的吃笑声。

    “在想什么?”纳兰潇白问。

    “我在想,纳兰大哥你这么出色,将来得找个多优秀的女子,才能配得上你?”迦蓝轻摇着头颅,啧啧叹道,“我看,难罗!”

    纳兰潇白淡淡一笑:“你别拿我打趣了,谁愿意嫁给一个瞎子?”

    迦蓝的笑容微微一收,听到他自嘲的话,心中异样,她伸手,握在了他的手背:“纳兰大哥,我答应过你,一定会治好你的眼睛,我不会食言的!”

    手微微一颤,纳兰潇白浅浅地扬笑:“我相信你!”

    隔着一层薄薄的水汽,两人的手相握着,像是一种承诺,又像是一种默契。

    在治疗师的努力下,宋倩儿终于醒来了,经过了这一次的生死考验,姐妹俩之间的感情又增进了一层。

    事后,迦蓝没有再见到院长,不知道院长究竟追到了那暗杀之人没有,她也没有再见到凤少,听说他已经带着他的手下离开了天翼学院。

    他说过,过几日,他的祖母就要带着他去潮音寺相亲,莫非他真的是赶回家去准备相亲了?

    有异性,没人性!

    不负责任!

    最好跟他相亲的是个又肥又胖满脸生疮还患有坏病的丑女人……呸呸呸,她这么善良的人,怎么可以思想如此恶劣呢?

    这样不好!这样不好!

    应该祝愿他,跟他相亲的是一个闭月羞花沉鱼落雁,倾国倾城,一支梨花压海棠的……

    迦蓝邪气地勾勾唇,在心底冷冷地吐了两个字:人、妖!

    第二日,迦蓝在天翼学院的学生生涯终于开始了……

    学院的授课很简单,基本上三日的时间,所有的授课内容就结束了。接下来的时间,就是学生们自己的**和不定期地参加一些学院组织的历练活动,根据历练的成绩,每个人都有机会获得学分,当他们的学分达到一定分数的时候,他们就可以晋升成为内院学生。

    对于迦蓝来说,要不要晋升成为内院学生甚至是精英学生,她根本不在意,她在意的是学院组织的每一次历练。因为她始终相信,实力是从实践中磨砺出来的。

    每次历练,都会有不同的长老带队,每位长老所**的功夫都不一样,根据每个人的特点来安排历练内容,如此才能让每位学生学习到不同属性战技的高手的作战经验。

    迦蓝很重视这些战斗经验,从一个成功人士身上学习到一条经验,足以抵得上自己去实践十次。

    开学的第三天,迦蓝迎来了第一次历练的机会,带队的是一位姓穆的长老,他想要传授的主题,就是追踪术。

    “今天我们历练的任务,是狩猎山狸,根据老夫的分析,它们极有可能出没在这一带的山脉。山狸是一种狡诈的动物,从一出生就拥有狡诈的天性,不易被人捕捉到。大家在寻找山狸的同时,还要想办法捉到它,每捉到一只山狸,该组的人就能每人得到五个学分……”

    穆长老宣布完毕,大家纷纷激动了起来。

    五个学分啊,第一次历练就给出这么高的学分奖赏,试想,从外院学生晋升到内院学生,一共只需要一百个学分,也就是说,只要他们能在这一次的狩猎过程中,捕捉到二十只山狸,他们就可以顺利地从外院学生一跃晋升到内院学生了。

    一个个兴致高昂,跃跃欲试。

    “五个人为一组,你们有两天一夜的时间。两天之后,还是这个时辰,准时在这里集合,一只山狸都没有捉到的一组人,将会被扣去五个学分。”

    现场一片哗然。

    “穆长老,那我们现在每个人的学分都是从零开始,哪里有五个学分可以扣?”有人问。

    穆长老森森地一笑:“学院规定,学分全部扣完,直接开除,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啊?!

    方才还在喧哗的学生们,一下子寂静无声。

    太严格了!

    学分全部扣完,就直接开除?

    他们现在每个人才刚刚入学,手里的学分都是零分,也就是说,他们只要稍稍犯一个错误,就要面临被开除的危险,这也太苛刻了!

    “我手里拿着的是一张山形图,我只给大家看一眼,能记住多少,就看你们自己了。”

    穆长老的手中高举起一张简易的地图,地图画得真是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了,寥寥数笔的线条,就算是地图了,相对于现代精密细致的地图,这张地图真是没的瞧了。

    还没等众人看清楚地图,穆长老啪的一声将地图收了起来,扬声道:“狩猎时间已经开始了,你们可以选择继续留在这里,亦或是立即行动……”

    “迦蓝,你看清楚地图没有?我一点儿都没记住,怎么办呢?”已经康复了的宋倩儿,也加入了历练。

    迦蓝定定地站在原地,脑海中还印着方才的那张地图,倘若她没有看错的话,地图上边似乎有个很熟悉的标志性建筑物——潮音寺!

    会是凤天策口中所说的潮音寺吗?

    几乎是脱口而出,她问道:“穆长老,凤城一共有几个潮音寺?”

    穆长老眼睛微眯了下,奇怪地打量着她:“整个昊天**只有一个潮音寺,你连这个都不知道?你确定你真的是凤麟国的子民?”

    不止穆长老朝她投去异样的目光,其余的学生们也纷纷朝她投去了诡异的目光,好像她不知道潮音寺是有多丢脸的一件事。

    宋倩儿暗暗扯了扯迦蓝的衣袖,小声道:“潮音寺乃是凤麟国的国寺,很有名的,据说寺里面高手如云,寻常的时候他们都避世不出,很少涉足寺外的俗事,一旦凤麟国面临灭顶之灾,他们就会全部出动,保护凤麟国。听说凤家的老祖宗跟潮音寺的住持交情颇深,平日里也只有凤家的老祖宗才能请动潮音寺的高僧。”

    一说到凤家,宋倩儿就开始朝着迦蓝递送小秋波,那暧昧的眼神,让迦蓝一阵无语。

    穆长老接着宋倩儿的话,道:“潮音寺乃是佛门清净之地,高僧们入禅礼佛的圣地,你们在捉捕山狸的时候,切忌不可随意踏足潮音寺,知道了吗?”

    “知道了!”众学生们齐齐应声,接下来就是分组了,五人一组,大家都愿意跟那些实力强大的人分在一组,譬如楚炎昭和穆思远,他们二人的身边很快围满了人,大家都在邀请他们的加入。

    宋倩儿往二人的方向瞄了瞄,凑近迦蓝身边道:“迦蓝,我们要不要也去邀请楚大少他们加入?有了他们的加入,我们的实力就是最强大的,不用担心捉不到山狸了。”

    迦蓝抬眼,朝着楚炎昭和穆思远二人所在的方向瞄了过去,恰时,楚炎昭也正好望过来,四目在半空中相撞。

    楚炎昭冷傲地挑了挑眉,那得意的眼神,仿佛是在跟她炫耀着什么。

    “无聊。”迦蓝很快收回了视线,对宋倩儿说道,“我们不需要五个人,两个人足够了。”

    “就我们两个人?”宋倩儿没有自信,她连地图都没有看清呢。

    “对,就我们两个人。”迦蓝肯定地回答,然而穆长老很快打消了她的念头。

    “历练不仅仅包括自身的**,也包括团队之间的合作,所以,必须是五人一组,否则取消历练资格。”

    在场的学生一共有五十五人,也就是说,刚好凑成十一个组,一切都在穆长老的计算当中,容不得他们挑三拣四。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再迟疑,连忙各自组队。

    迦蓝深呼吸着,冷静地思索了片刻后,最终还是转首看向了楚炎昭,虽然不是太愿意跟他们组队,但是相比起其他不熟悉的人,他们的确是最好的人选。毕竟他们四人相互熟悉了解,也曾经一起合作对敌过,胜算更大些。若是换做其他人,大家合作起来,不但要防着外贼还要防着内贼,怎么都施展不开。

    楚炎昭好像会读心术一般,迈步走了过来,酷酷说道:“一起吧!你们没有更好的选择了。”

    “彼此彼此。”迦蓝回敬了他一句,算是达成了协议。

    穆思远心情颇为不错,点了点人数:“我们还差一个人,怎么办?”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无良师父腹黑魔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北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藤并收藏无良师父腹黑魔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