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无良师父腹黑魔女 > V41 凤太君寿宴,他的未婚妻六

V41 凤太君寿宴,他的未婚妻六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寿宴之上,宾客云集。

    黄金战王的到来,为寿宴掀起了小小的**,众人皆知,伯侯长野性情孤傲,视天下万物于无物,他能亲临凤家为凤老太太贺寿,实为难得。也只有像凤老太太这般德高望重的人物,才能劳动伯侯长野亲临,其他一般人岂有这等面子?

    “伯侯小子,你给老妇带什么贺礼来了?这是要拆了我凤家,还是要拆了我老太婆的骨头?”凤老太太笑眯着眼,看似慈祥,话语却透着犀利,分明是在质问伯侯长野方才的突然闯入和破坏。

    伯侯长野不动声色,低头瞪了一眼试图向凤老太太求救的迦蓝,冷声道:“凤老太太,我奉皇兄之命,前来为老太君贺寿,寿礼稍后便到。”

    在两人说话之际,迦蓝身体无法动弹,只得使劲冲凤老太太挤眼。她是凤老太太请来的宾客,凤老太太不会置之不理吧?

    她的努力没有白费,终于吸引了凤老太太的注意力。

    “伯侯小子,这位迦蓝姑娘是我的客人,能否看在老妇的几分薄面……”

    伯侯长野冷哼了声,很不情愿。

    凤老太太也重重冷哼:“迦蓝姑娘医治雪梦国皇后有功,乃是我凤家的贵客,今日寿宴之上,谁都不得对迦蓝姑娘无礼,否则就是跟我老太婆过不去!”

    凤老太太的话语掷地有声,威严毕露,让伯侯长野也跟着脸色变了变,弹指间解开了迦蓝身上的穴位。

    迦蓝行动恢复了自由,不禁朝凤老太太方向感激作了一揖,凤老太太果然不是一般人物,就连伯侯长野这样狂妄的人物,也得看她三分颜色。不过她也知道,自己此刻不能离开伯侯长野的视野范围,他的神识牢牢锁定着她,她稍有妄动,就会遭受他的攻击。既然如此,她不如就安心地呆在他的身边,他没有要立即杀自己的意思,说明她暂时是安全的,有他在,其他人也就不敢轻易动她了。

    所以,她现在反而是最安全的。

    凤老太太前去招呼其他客人,迦蓝凑到了伯侯长野跟前,好奇问道:“喂,金灿灿,你到底为什么抓我?我最近好像没有得罪过你。”

    迎接她的是伯侯长野的无情冷眼:“你最好给我老实待着,本王现在的心情很不愉快!”

    迦蓝忍不住翻翻眼:“就没见你心情愉快过……”

    伯侯长野不知想到了什么,眯眼盯着她:“你和凤天策到底是什么关系?他居然胆大妄为到让本王来保护你一条贱命,你到底凭的什么?”

    迦蓝微愕的同时是恼怒,这伯侯长野实在是太狂妄了,真恨不得撕了他的嘴,深吸了一口气:“凤天策为什么让你保护我?你跟他之间有什么交易?”

    伯侯长野虚眼,拿异样的目光打量着她,上上下下,打量几个来回:“不可能!绝不可能!凤天策的眼光不至于这么差……一定是你身上有什么其他可以让他利用的价值……”说完,旁若无人地入了座,气场凛然。

    磨牙的声音从迦蓝的嘴里传了出来,强压下心中的怒意,告诉自己小女子能屈能伸,不跟他一般计较。

    左右看了看,都不见凤天策,就连他的弟弟和妹妹都不在宴上,他到底去哪里了?

    顾盼间,其余的宾客陆续到来,其中皇家以皇太后为首,随行的还有大公主、二公主和三皇子,雪梦国以皇后和公主轩辕贞儿为代表,还有以伯侯长野为代表的金雷国使臣,整个宾客的阵容堪比皇家盛宴。

    最令人惊羡的是,除了皇家的宾客,还有来自天翼学院的院长和高手长老们,以及纳兰潇白,齐来为凤老太太贺寿,此等阵仗,哪怕是皇家也未必能够享有,单从皇太后闷闷的脸色就可窥一斑。

    凤家家主凤振翔从容应对各方来客,寿宴很快开始。

    迦蓝暗暗打量着凤振翔,此人气质非凡,稳重阳刚,举手投足间,尽显大将风范。倘若楚夫人的话不假,姑姑当年与凤家主有过一段特殊的缘分,也不足为奇了。只是,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凤家主是否知晓其中的缘由?

    思索间,感觉到几道不善的目光不断朝她扫来,迦蓝抬头看去,却是二夫人、三夫人和四夫人几位在看她。迦蓝从她们的眼神中瞧出了不善,隐隐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

    热闹的寿宴会场突然之间安静了下来,只听得皇太后笑言道:“今日是老姐姐的喜日子,怎么没见着小辈们前来道贺?”

    “振翔,策儿、毓儿他们呢?”凤老太太问凤家主。

    凤家主回道:“回母亲大人,我已经派人去找他们了,应该很快就会到来。”

    凤老太太点头:“嗯,策儿平日里虽然胡闹,但大事不糊涂,今日诸位宾客临门,他必然不会失了礼数。”

    “老姐姐,策儿他们三个孩子的年纪也不小了,何不趁着今日大喜日子来个双喜临门,早早将孩子们的婚事定下?”皇太后笑眯着眼,看了看雪梦国的皇后,道,“哀家看贞儿这孩子聪慧灵巧,哀家甚是喜欢,贞儿不仅与策儿、毓儿的年龄相当,与英麒也相差不了几岁,无论她嫁入凤家还是我皇家,都是我凤麟国的福气。哀家提议,不如咱们商议商议,将孩子们的婚事给定下,以免肥水流了外人田,如何?”

    皇后温婉一笑,道:“只要孩子们相互中意,本宫自然乐见其成。”

    “那就好!”“那就好!”皇太后又转头问凤老太太,“老姐姐,你的意思呢?”

    凤老太太将大公主、二公主和皇埔英麒三人一一打量而过,想了想,道:“婚姻之事,还是要看孩子们有没有缘分,只要孩子们能看对眼,老妇没有理由反对。”

    皇太后闻言,欣然开怀而笑:“正所谓姻缘天定,哀家知道古法中有一种能看透人姻缘的方法,很是精准,不妨让孩子们相互试试,有没有缘分,全看天意。倘若天意认定他们有姻缘,那就依天意行事,倘若天意不允,那么勉强在一起也没有意思。”

    “皇奶奶,什么古法如此神奇?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二公主好奇问道。

    皇太后道:“此古法传自西域,相传至今已有数千年,先皇在世的时候,偶然间从一位世外高人处得知,为了证实此法真假,先皇曾经在一百对男女身上试过,最后有缘的只有十对,这十对男女成亲之后,从此举案齐眉,夫妻恩爱,证实了此古法的确很灵验。”

    “果真有如此神奇的古法。”皇后频频颔首称奇,就连凤老太太也相信了,其余的宾客们纷纷露出感兴趣的神色。

    迦蓝听到这里,心里突突,皇太后究竟在打什么主意,她可不信什么能测姻缘的古法。观察着皇太后的眼神,迦蓝的脑海中突然冒出来一个念头,眼下凤天策和凤天毓都不在席上,宴席上只有皇埔英麒一个男人与轩辕贞儿年纪相当,一旦用古法证实他们二人有姻缘,那么轩辕贞儿必定是要嫁入皇家了。

    没错,皇太后这是看中了雪梦国的公主,想要让三皇子娶了轩辕贞儿,如此一来,不但可以断绝凤家与雪梦国皇族联姻,还能增强皇家的实力,可谓是一举两得!

    不亏是在皇宫里久经百战的老人儿,也只有她能想出此等绝妙的方法来诓骗一国公主。

    不行,她不能让皇太后的诡计得逞!

    轩辕贞儿不能嫁凤天策,也不能让她嫁给皇埔英麒这小子!

    目光往身旁的伯侯长野身上瞄去,她忽然灵机一动,有了主意,故意大声对伯侯长野道:“战王殿下,你的年纪和贞儿公主也差不了几岁,何不一同参加?说不定你们二人的缘分匪浅呢?”

    这边伯侯长野还没有反应,其余的人都骚动了起来,素来听闻黄金战王不近女色,活了近二十五载,至今还没有听闻他有过任何女人,甚至有人怀疑黄金战王在这方面是问题。

    皇太后脸色微变,随后又愉悦地笑了起来:“战王若是也加入,那再好不过了。我皇家的两位公主对战王的威名仰慕已久,倘若能够结成姻缘,那可是天大的喜事!”

    这皇太后还真是会算计,不仅想将贞儿公主纳入皇家,现在还想将伯侯长野也一并纳入皇家,如此一来,皇家的地位就真正牢不可破了,哪里还需畏惧凤家?

    迦蓝能想到这一层,凤老太太自然也想到了,她的目光落在了纳兰潇白的身上,展颜道:“既然是姻缘天定,依老妇的意思,在座的所有人但凡年纪在十八至三十岁之间,无论男女,都可以参加测试。有没有缘分,就看上天的意思了。”

    在座的宾客当中,不乏年轻一辈的英杰,如此一来,就算凤天策兄弟二人不在其中,竞争对手明显增加了,不至于让皇家独占鳌头。

    正想着,突然听到凤老太太点了自己的名字:“迦蓝姑娘,你也参加吧。”

    “啊?”迦蓝一惊,自己本来只是想搅一搅浑水,不想自己也被拖入了其中,“多谢凤太君美意,不过在下身份低微,就算参加了,也不可能与诸位皇子公子有任何的姻缘,又何必多此一举呢?”

    “哼!”回应她的,是伯侯长野冰冷的哼声,“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战王殿下身份尊贵,能够配上你的,普天之下,也就是眼前这几位公主了。在下方才提议,可全是为了战王殿下你着想,难道战王殿下就不想知道自己命定的姻缘吗?”迦蓝微笑回视,丝毫不惧。

    凤振翔朗声笑道:“只是测试一下,又不是非联姻不可,诸位不必如此紧张,就当是娱乐消遣啊,哈哈哈……”

    皇太后接着他的话道:“对,大家不必紧张。信则有,不信则无。”

    “敢问皇太后此古法究竟如何操作?”纳兰潇白生出了兴趣。

    皇太后一喜,忙说道:“这方法很简单,哀家这里有一幅画……”

    说话间,她朝身后的人打了个手势,一幅画卷送到了皇太后手中。

    在座的众人纷纷引颈张望,待画卷慢慢铺展开,所有人惊呆了。

    只见画卷上密密麻麻画了无数的线条,这些线条交织成网,粗细一致,线条的起始分布在画卷的上下两端,每一端足有三四十个线头,至于中央部分,看得人眼花缭乱,就算是眼力最出众的人,也根本分不清哪条是哪条。

    “大家看到画上的线头了吗?这些线头有些出自同一条线,有些出自不同线,男女各选一条线头,如果有缘,选中的就是同一条线,如果无缘……”皇太后目光闪闪,放出了亮光,继续说道,“各人的缘分,由天意而定,大家可以一起上来试试,信则有,不信则无。”

    在皇太后的鼓舞下,众人皆跃跃欲试。

    最先上前的是二公主,她也是头一回看到这么新奇的玩意儿,只可惜凤少只可惜凤少不在场,她变得兴趣缺缺了。

    第二个上前的是大公主,她看一眼画卷,又拿余光瞄向纳兰潇白,若有所思。

    皇埔英麒伸手,摸了摸画卷,嘴角轻轻一扯,另有所图。

    紧接着,轩辕贞儿来到了画卷前,纤手悠悠抚过,美丽的容颜多了几分忧郁。这次来凤麟国,为的是圆自己的梦,谁知来的第一天,她的梦就碎了。

    她到底该怎么办?

    迷离的眼神,逐渐散乱。

    “战王?纳兰公子?”皇太后含笑看着伯侯长野和纳兰潇白,心里暗暗盘算,她有两个孙女,无论哪个可以嫁给此二人其中一人,对于皇族来说,都是大大受益。她开始盘算,如果和金雷国结亲,他们能得到多少好处,和纳兰家族结亲,又能得到多少好处。

    纳兰潇白沉吟了片刻,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既然只是消遣,试试也无妨。蓝蓝,陪我一起玩玩如何?”

    迦蓝迟疑,万一真连上一个,岂不是麻烦?

    “老太君,她没有资格参加!”几位夫人们在这时候涌上前来,七嘴八舌。

    “对,不能让她参加!大少爷的奶娘死了,杀奶娘的人,就是迦蓝!”

    “迦蓝不止杀害了奶娘,还将家主豢养的兽宠全部都毒死了……”

    “老太君,一定要好好惩治她!绝对不能轻饶了她!”

    “对,奶娘不能白死!”

    这些人究竟是有多痛恨她,非要置她于死地不可?

    凤老太太皱了皱眉:“你们说的这些,可有证据?”

    “当然有证据!”三夫人将躲在身后的小钗拉了出来,“小钗,你告诉老太君你所看到的,不要怕,我们都会替你做主的。”

    小钗这会儿不像先前那么自信了,怯怯地低着头,不敢正眼看凤老太太。三夫人见状,暗暗在她腰间拧了一把:“小钗,你尽管大胆地说,有我们替你做主,你怕什么?再说了,你平日里不是最喜欢你大哥吗?难道你想眼睁睁看着你大哥被这个坏女人骗了,将她娶进门来,做你的新**子?”

    听到最后一句话,小钗猛然抬头,神色急切:“二公主说,她是个恶毒的坏女人,她根本不配做大哥的新娘!”

    二公主?

    迦蓝的眼神瞬间犀利,原来是二公主在背后搞鬼,难怪一个与她素未谋面的小丫头会对她充满敌意。

    二公主跺了跺脚,这丫头的嘴怎么这么不牢靠,分明一再嘱咐她不能说的,谁想她脱口而出就把她给卖了。

    “对!没错!她根本不配进我凤家的门,小钗,你快把你看到的**告诉老太君,不要让老太君继续受她蒙蔽。”三夫人喜道。

    小钗在三位夫人的鼓励下,于是将之前的一番说辞又大概说了一遍,语气比之先前更为坚定。

    迦蓝皱着眉头,看向凤老太太,凤老太太也在看着她,神色莫测。

    良久,凤老太太终于开口:“这件事容后再说,不可在宾客面前失了礼数。”

    三位夫人相互对视,还想说些什么,在凤老太太严厉的眼神下,不得不暂时住嘴。

    “迦蓝姑娘,你也一起参加吧,人生在世,机缘无数,或许你会发现自己别有姻缘呢?”凤老太太道。

    迦蓝的心微微一颤,凤老太太话中有话,她这是在让她知难而退,她内心里其实也是不赞成她和凤天策在一块的吧。是啊,跟几位公主相比,她算什么身份,如何跟她们相比?她又能给凤家带来什么好处?

    虽然这是事实,迦蓝心底很不甘。

    “好,试试又何妨?”

    “伯侯小子,你呢?”凤老太太又问伯侯长野。

    伯侯长野盯着画看了半晌:“果真灵验?”

    “果真灵验。”皇太后答。

    伯侯长野这才起了身,来到众人中间,神情却比其他任何人都要来得专注。

    七个人,四女三男,开始各自挑选线头。

    “我选这个!”二公主选中了上端左首开始第七条线头,转头时,与皇太后的眼神交汇,对上皇太后恨铁不成钢的目光,她愣了愣,不禁茫然。

    她做错什么了?

    皇太后开口,对众人说道:“男上女下,先由三位公子挑选,然后才轮到各位女子。”

    “那我先来吧。”皇埔英麒出声,与皇太后对视一眼,选中了上端左首第三条线头,“纳兰兄、战王,轮到你们了。”

    伯侯长野盯着这堆密密麻麻的线头,迟疑了片刻,回头,一一从四个女子的脸上打量而过,陷入了沉思。

    相对于他的犹豫不决,纳兰潇白没有上前,只是很爽快地开口挑选:“我选左首第一条。”

    迦蓝看得出来,纳兰潇白和她一样,根本不信区区一幅图就能定两人的姻缘,纯粹只是来搅局的,不过令她意外的是,伯侯长野居然对此非常相信,瞧见他那一脸郑重其事的模样,她就忍不住偷笑。倘若待会儿他真的和三位公主当中的某一位选中了同一条线,他该不会真的相信这是天定的姻缘,然后娶她为妻吧?

    以他雷厉风行又古怪的性情,还真是说不准呢,只可惜嫁给他这样的人,公主们以后的日子就不好过了,谁愿意跟一颗随时都可能爆炸的金雷生活在一块儿?

    暗衬间,伯侯长野挑选完毕了,他选了中间位置的一条线头。

    “现“现在终于可以轮到我了吧。”二公主再次抢先,视线来回在下端的众多线头中巡视,皇奶奶的玩意儿真的那么灵吗?倘若我没有和任何一个人选择同一条线,那是否证明我和凤少才是最有缘分的?

    没错,一定是这样!

    想着,她随便选择了一条线头,内心里想的却是不要和任何人选中同一条线。

    “咳咳。”皇太后暗暗在一旁假装咳嗽,向她挤眉弄眼,只可惜二公主心里想着自己的事,压根看不到,气得皇太后憋得好不辛苦。

    大公主比二公主要聪明得多,早早就看到了皇太后的眼色和手势,她不动声色地挑选了下端左首第八条线头。

    接下来就是轩辕贞儿了。

    她忧郁的神色给她美丽的容颜增添了几分朦胧,惹人怜爱。

    她的梦,真的从此告别了吗?

    皇太后紧张地看着她,忍不住开口:“贞儿,你可要好好选,莫要辜负了上天的美意。”

    皇后也在紧张地看着自己的女儿,在场的三位男子,都是人中龙凤,其中伯侯长野和纳兰潇白更是万里难得挑一的出色人物,女儿无论选中哪一个,她都会非常欣喜和满意,所以,她希望女儿可以选中其中之一。

    凤老太太虚着眼,不知在思索着什么,想到一半,她朝着身旁之人打了个手势。她得尽快将三个孙儿女找来才是,否则岂不是让皇家的人占尽了便宜?

    皇太后自然是看到了,催促着轩辕贞儿道:“贞儿,快选吧!天意早已注定,迟选早选,结果都是一样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无良师父腹黑魔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北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藤并收藏无良师父腹黑魔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