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娇姝 > 第24章

第24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邓不疑从宫里回来后几日,宫中的皇帝便下诏,让他继承建成侯的爵位。消息一出,有些人漠不关心,有些人准备上门祝贺,也有些人私底下议论此事。

    邓家人自然是欢天喜地,这件事对邓家来说好处多多。但是也有人气的不行。掖庭殿的赵夫人就是其中之一,自从天子下诏以来,她的脸色就没有好过,对身边的宫人阉寺非打即骂,甚至还拖出去了好几个。

    能够在贵人们身边服侍的宫人都是出身清白的良家子,良家子在宫外即使是贵族可不可以随意糟蹋,不说那些专门盯着贵族的酷吏,就算是那些想要借着一些仗义之事扬名的游侠,都不是好对付的。

    可是在宫中,这些人都没有。宫人们被打被骂,甚至丢了性命也不少见。

    赵夫人抓起一个玉珏将一个犯了小错的宫人砸的头破血流,宫人跪伏于地觳觫不止,她挥挥手就让阉寺将人给拖出去。宫室内安静的连庭中树枝摆动的声音都可以听得见。谁也不敢发出声音,唯恐下一个倒霉的就是自己。

    赵夫人坐在席上,手臂撑在凭几之上,口里低声咒骂。她原本出身乡野,礼仪还是后来在赵王宫学的,乡野之气早已经入了骨髓,在人前压着,到了人后脾气一上来就露出了原形。

    寺人看着赵夫人嘴里都是对邓夫人的不满,有些话都相当难听,他想起掖庭典里其他嫔御有些要去邓夫人宫室道贺,按常理赵夫人也要前往。可是看赵夫人平日表里如一的作风,恐怕是连样子都不想的。

    寺人嘴里发苦,提醒了,夫人会发怒,不提醒,到时候又不知道夫人会如何。

    赵夫人气了好一会,胸口都在发痛。她的底子太薄了,娘家里都没有什么可以拿得出手的,甚至身上都没有个像样的爵位,这样怎么和邓夫人相争?赵夫人是不信邓夫人那一副与人无争的模样,这掖庭里那一个不是想着给自己争一条最好的出路?

    装成一副与世无争的模样到底是给谁看,还真的以为自己是黄老之徒么?

    想到这里,邓夫人回想起邓家人给自家兄长送礼的事来。邓家那群人是病急乱投医,可是赵夫人也没有让兄长帮邓家人的意思。原本打定主意要看邓家的好戏,谁知道好戏没但没看成,邓家反而还风光了。

    “大皇子回来了没有?”赵夫人气了好一会,胸口的疼痛没有缓和多少,她当然知道动气伤身,她花费了好大的力气才让自己心绪平和下来。

    “大皇子还未曾回来。”寺人答道。

    刘康如今也去读书去了,赵夫人在宫中不是忙着和嫔御们争宠爱,就是儿子。如今儿子不在,争宠又争不过那些年轻貌美的嫔御们,儿子又不在宫室内。赵夫人顿时没甚么事了,她手里拿着羽扇有一下没一下的轻轻扇着。

    前段时间,她给天子身边的阉寺送了几块金饼,说不定这几日天子可能回到她宫室来,可是来不来,也不一定。

    过了许久,宫人前来禀报,“夫人,大皇子回来了。”

    宫人的这一句似乎将赵夫人点醒了,她从席上起来,急急忙忙就去迎接儿子。看到刘康袖手行礼,她笑着连忙让儿子起身来,“怎么样,今日可还好?”

    “嗯。”刘康点点头。

    “阿康也应该累了。”赵夫人招呼着他进宫室里去,她早就让人准备了一些膳食。其实在皇子读书的地方都会有麦饼之类的膳食备着。皇子是不可能饿肚子的,但是赵夫人也只能做这些了。

    “阿母今日有没有去邓夫人处?”刘康面对面前热气腾腾的麦饼没有半点食欲,他突然想起二弟刘偃的事来。

    “……阿康问这个作甚?”赵夫人一听,就十分不满的蹙眉,好端端的怎么提起这件事来。

    “邓家长君继承大父爵位乃是值得祝贺之事,阿母应当前去的。”刘康道。

    “阿母知道了。”赵夫人脸上的笑一下就凝起来。

    到傍晚时分,赵夫人终于等到了天子的驾到。她抓紧时间将自己装扮了一番,就出来迎接。

    赵夫人原本是想让刘康也出来和天子多说几句话,好在天子面前露露脸,谁知天子让刘康早些歇息了。

    赵夫人半是不舍半是兴奋,这还是两个月来天子头一回到她这里来。

    她见到天子坐在席上,走过去在他背后跪下来,双手给按弄肩膀。天子过了一会闭上了双眼,赵夫人见到此刻景象,认为时刻已到,俯身上去,娇声唤道,“陛下……”

    *

    梁萦在家里养病养了十多日,风寒即使没有大碍,好起来也格外的慢。梁萦知道这个急不来,她从小到这会生病的次数也不少,几乎每回弄的人仰马翻。

    此时的孩童长大都不容易,莫说平民,就是皇室也是经常有皇子皇女夭折的事,贵族里头也是一样。所以她一病长辈们就担心的不得了。

    长乐宫里的曹太后好容易等到梁萦好的差不多了,立刻就让昌阳将外孙女给带到宫里头来。

    宫廷有法度,身有疾病的人不可入宫,否则将被惩治。所以也只有等到梁萦病好之后,才让昌阳带她进来。

    曹太后一见到梁萦,伸手摸了摸她的脸,心疼道,“瘦了。”梁萦和张女莹一开始都是养在曹太后身边,曹太后看着她的脸蛋要比之前瘦了许多,心下疼的不行。

    “大母,我都好了。”梁萦答道,的确是好完全了,不然也不会进宫来。风寒一定程度来说也是可以过人的。不好完全不敢进禁中。

    “好了就好。”曹太后把梁萦全身上下都看了一通,甚至还伸手握住她的手,看看她现在是否寒冷,感觉到她手掌暖热才放下心来。

    “小儿体弱。”曹太后检查一番之后,终于放下心来就和昌阳传授经验,“尤其最近长安冷热不定,最容易出事。要阿萦身边的人多看着点!”

    “是啊。”蔡阳长公主瞧了瞧,外甥女的确是要比之前瘦了,脸蛋都有点儿尖,这可不是好面相。让人拿了一屉的麦饼放在她面前。

    孩子么,还是胖一点才好。

    张女莹坐在一旁看了,笑着指了梁萦几下,倒进了母亲的怀抱中。

    “阿萦年幼不知事,可是身边服侍之人不知劝阻,那就该死。”曹太后说完这句,让梁萦到她这里来,梁萦听话的过去,让曹太后喂了半个麦饼。

    “这个我也知道。”昌阳长公主看着叹气,“现在只盼着阿萦能快点好起来。”

    长安内有女巫,专司向东皇太一司命等神祗祷祝之事。她两个孩子,女儿身体要弱些,早年她看到掖庭和椒房殿不停的夭折孩子,到了这会还有点后怕,生怕自己也摊上这事。

    “阿母,我也想过让女巫告祝于鬼神,可是也怕有心人拿这件事说甚么。”昌阳长公主说起这件事来也是郁闷。身份越高,忌讳之物也就格外多,若是平常贵族,祝告也就祝告了,不过是这回事。但是她还要考虑会不会有人诬告是巫蛊。

    当真是气闷。

    “何人如此多嘴?”蔡阳长公主蹙眉道。“长安之中还有人管天家之事,莫非还真的胆量过人?”

    “……”曹太后抱着梁萦面色微沉,“此事你想的对。”她说着手指在怀里女孩的脸上轻轻拂过,“这人心不可不防。”

    “阿母?”蔡阳长公主有些惊讶。当年倒还好说,怎么到了此刻还如此谨慎?

    梁萦看着外祖母,姨母还有母亲为了自个身体这么发愁,她要说心安理得吧,那也绝对不是。她当然知道自己身体不好,靠着那些补药是不行的,那些补药固然珍贵,但小孩子用多了也没好处,不过是之前犯懒,懒得动。结果就受罪了。

    “大母,阿萦还是自个动一动吧?”梁萦拉了拉曹太后的袖子轻声道。

    “你呀,现在才知道。”曹太后伸手在她鼻子上捏了一下,“以往让你和你姊姊去玩,你也不去。那么陪大母住在禁中,好不好?”

    “阿母,这不好吧?”昌阳长公主道,“阿萦留在禁中怕是不方便。”

    “甚么不方便?”曹太后不乐意了。她三个外孙到了年纪都不得不出宫住到公主府上面去了,难道还不准两个外孙女还留在身边?

    昌阳长公主被曹太后理直气壮的不讲理给哽了一下,“阿母,这……”姊姊和外甥女都在,这话她也说不出口。

    女儿是外姓女,真算起来还是臣女,小时候也就罢了,这会都已经开始读书,还留在长乐宫就有些不合时宜了。

    “大母,阿萦已经拜在袁大家门下开始读书了呢。”梁萦想了想说道,“我一定会经常进宫探望大母的。”

    “你呀。”曹太后点了点她的额头,“宫外是不是比宫内有趣?”孩子心理想甚么,曹太后自然也猜的出来。

    宫廷之内规矩不少,要学的礼仪也多。孩子嘛,自然是无拘无束的,曹太后还记得女莹上回差点把她养的那只鸟雀的毛给扒光。

    “大母……”梁萦把脸往曹太后怀里一缩,看到这样,曹太后倒是笑了。

    “好了,大母知道了。”曹太后点头,孩子喜欢在外面多玩也没甚么,她可以随时传召外孙女入禁中,到时候再留外孙女陪自己一段时间就好。

    “阿萦,那个袁大家有那么好嘛?”张女莹抓住母亲的袖口玩了一会问道,“读书也不好玩,可累人了,那么多的书简,怎么样才能全背下来?”

    张女莹的年纪还比梁萦要大那么一点,曹太后也让身边的女史教她读书。可是张女莹觉得太辛苦了不爱学,听到梁萦今日要读书而不要留在长乐宫就大为不解。

    “阿姊,读书可好玩了。大家说知‘前人之事,后事之师;呢。”梁萦飞快的答道。

    这话一出来,曹太后乐不可支,童言童语格外的有趣。蔡阳和昌阳两个陪着曹太后笑了一会。

    这时一个阉寺入内禀告,“太后,中宫求见。”

    “是舅母要来吗?”张女莹乐了,她还挺喜欢这个舅母。董皇后每次见到外甥女出手总是很大方,也不像赵夫人那样满脸都是假笑。

    “嗯。”曹太后点点头。

    过了一会,董皇后进来了,一同进来的还有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那少女梁萦看得眼生,想不起那是谁,她以前也曾经见过董皇后见东宫。也没见过那个少女。

    “妾拜见太后。”董皇后给皇太后行礼,后面的那个少女垂首双手拢在袖中。

    张女莹看着那个少女笑了,“阿母,那个女子长得真好看。”

    “好了,那是董美人,不可无礼。”蔡阳长公主低头对女儿道。

    董美人?梁萦有些奇怪,汉宫之中,美人算是不低了。就比夫人低一阶,而且掖庭的那几个美人她也见过,没有眼前的这个少女,而且是姓董。

    梁萦瞥了一眼昌阳长公主,昌阳长公主自然明白女儿是什么意思,轻轻颔首。

    梁萦差点咬住自个的舌头。

    董皇后是带着自个的族妹来见过曹太后,她是没办法再继续生子了,就只能从自己娘家再引入帮手。

    生儿生女到时候都是她的孩子。

    曹太后见过那名少女,少女身体丰腴,她站在那里有点局促的接受来自皇太后的审视。蔡阳长公主也看了一会,心里嗤笑,皇后果然是想要个孩子,选进来的董氏女看上去也是容易生养的。

    不过这容貌嘛,看得出来是费了一番心思,可惜她府上还是能找出胜出许多的良家子来。

    “善。”曹太后看了一会点点头,她看向皇后,眼里带了些许慈祥,“此事你做的不错。”

    董皇后俯身道不敢。

    这些事董皇后做了不少,曾经向天子推荐过不少掖庭美人,只不过这会推过去的是自己的族妹罢了。其中苦楚怎么为外人所知。

    梁萦眨眨眼,心里面的惊讶还没有完全平伏下来。她早就知道宫内什么没有节操的事都可能出来,但是知道和亲眼看到那是两回事。前面有赵夫人和太中大夫,后脚又有董家的事。

    曹太后已经让宫人将准备好了的石榴汁拿上来,石榴汁用玉卮装着,曹太后低头喂给她。梁萦喝了。

    “那阿萦在外面可有人陪?”曹太后看过了那个董美人之后,就低下头和怀里的梁萦说话,蔡阳长公主将怀里的张女莹放开,让她去曹太后那里,自己和妹妹昌阳一同和董皇后还有那个新入宫的董美人说些什么。

    “嗯,有。”她想了想,“和建成侯家的长君还有阿蝉一块读书。”

    “阿萦,叫错啦。”张女莹在一旁听着,突然冒出这么一句来。

    “哎?”梁萦这段时间都在府中养病,外面的事倒是知道的不多。

    “阿舅已经下诏,让邓不疑继承建成侯爵,应该是建成侯了。”张女莹纠正道。

    “女莹说的没错。”曹太后看着梁萦睁大眼,忍不住笑出声,“这长安啊,可不是不变的。”

    梁萦点点头,拿着玉卮将里头的石榴汁给喝完了。

    昌阳长公主这回没在长乐宫呆太长时间,一是曹太后年纪大了,说了一会话之后人就发困。二是女儿身体刚刚好,她也不放心。

    曹太后听昌阳长公主要带着梁萦告退,老大舍不得,还是在张女莹的撒娇下才好了点。不过她还是亲手给她带了一串串饰。

    那串饰是由水晶红玛瑙和乳白石珠子串起来的,尾部还串有琥珀小兽,梁萦戴着这么一串项链被人抱出殿门,她手里抓住上面的花蕊玉石直看,她知道那些小兽,时人相信佩带可以辟邪。

    “阿母,下回我学骑马吧?”梁萦上了屏车,对车中的昌阳说道。

    “骑马?”昌阳笑出声,“你这样骑马我倒是担心你会不会掉下来。”公主府内也有马匹,不过那些马匹都是用来拉车的。

    “怎么?”

    “阿母,我想和阿兄一样学武。”梁萦迟疑一二终于说了出来,她走路都有人扶着,身边的人都恨不得她一双脚就别粘在地上,一开始觉得别扭,可是渐渐的习惯之后,就浑身开始发懒了。

    懒着懒着,她就成了一朵弱不禁风的娇花。前几年都是在长乐宫,没出甚么事,可是她总不能一辈子呆在长乐宫内,到时候有个头痛脑热的毛病,就算没大事,也够烦躁了。更别提这会的医疗条件也不是很好。

    “习武?”昌阳听到梁萦这么说一双眼睛都差点瞪出来,“你若是想要多走动,到处都是地方,但是习武,你可知习武有多苦?”昌阳想起当年天子年少时候初次习武,手指上都磨出了水泡,她一阵心疼。好好的贵女去学这种事作甚?

    而且学武之后,身材粗壮,真当能好看到哪里去?

    “……”梁萦看昌阳似乎是不赞同自己学武了,不过想想也能明白昌阳的想法,毕竟哪个贵女学这个,“那么学射可以吗?”

    射是君子六艺之一,贵女们也常常学的。

    这次她终于看到了昌阳点头。

    **

    邓不疑这一次来终于是看到梁萦来了,不过一见到人他就直皱眉头,原本就小的脸这会瘦了一圈,以前还有点肉,现在直接快要尖了下去。脸色并不苍白但也好不到哪里去。

    袁大家问了问梁萦的近况,知道她身体已经完全没有大碍之后,吩咐几句就让她回席了。

    今日的课是战国那时候的诸侯纵横,授课的时间也不长。不过再过两日就是考察这些学生有没有学到多少了。

    袁大家说的不对,那边的漏壶水面到了一定的位置,就让学生休息一会。

    学生们再稳重也不过是些孩子,师傅一走,说话声也多了。

    梁萦想起在宫内听说的邓不疑继承爵位的事,转过头来看他。谁知一转头,邓不疑也在盯着她。

    邓蝉已经有一段时间没看到梁萦,今日见着她来了,就想要上去和她说话,结果邓不疑看过来,生生把她给钉在那里了。

    “我和她说几句话。”说罢,他起来就往梁萦那边走去,两人说了几句之后,梁萦从席上起来,走到那边廊下,邓蝉还依依不舍的看过去,幸好最后梁萦回过头来对她一笑,她也回了一个笑容。

    梁萦和邓不疑走到庭中,在庭里的一棵大树下说几句话。倒是有人好奇,但是碍于两人身份,没有一个敢过来听墙角的。

    “听闻建成侯爵位一事已经定下来了,可喜可贺。”梁萦今日出来忘记给邓不疑准备礼物了。

    “这些日子我听这些都听够了。”邓不疑半点客套都懒得和她讲的。

    “……”这话倒是堵得她没话可说了。

    “我听说你这次还是因为身体欠佳?”他问。

    “嗯。”梁萦点点头,“还是要多多走动。”

    “的确是该多走动了。”邓不疑看了她一眼,双手从袖筒中抽*出来。“待会下学,走回去算了。”

    “邓五你是在开玩笑么?”梁萦险些以为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从袁大家这里出发到北第的长公主府,真走到那里,说不定她明日一双腿就能酸的起不来。

    “……似乎依照你眼下,还是有些勉强。”这孩子终于发现了这个问题。

    梁萦平常好静不好动,呆在那里曹太后和昌阳长公主最多觉得她安静的有些过分,希望她和同龄的孩子多吵闹一下。至于让她去一口气走半个禁中,从来不想过。而且这身体被长辈也是被她自己给娇的不像样,上回陪着邓不疑玩蹴鞠,当日还没有甚么,等到第二日两腿那个酸痛,过了五日才消减下去。

    梁萦觉得自己应该慢慢来,一日里先走一个多时辰的步子,然后慢慢加多。要是一口气就来个猛的,她恐怕就得双眼一翻晕死过去。

    “我最近和阿母说了,我要学射。”梁萦说这话的时候带着点儿小得意,不过看到邓不疑嘴一咧,她就觉得大事不好。

    果然这位从来没有给过任何人面子的新建成侯开口就没有好话,“你眼下这般,学射比走回北第更勉强。能将弓拉开么?”

    一句话就把梁萦给打击了回去。要拉开弓需要一定的臂力,就是小孩子用的小弓箭也是一样。

    梁萦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小胳膊,能不能把弓拉开还真的是个问题。

    “况且教你之人一定不敢尽力。”邓不疑可是见多了这样的人,“到时候不过是学些皮毛,然后在嘴上恭维恭维,哄得你以为自己天下鲜有敌手。”说到后面,邓不疑面露不屑,“既然如此,还有甚么可学的。”

    “那要如何?”梁萦知道邓不疑说的是真的,可是不过有总比没有要好,至于别人的话听一听,笑笑就过去了。自己知道就行了。

    “我最近也在学,你跟着我吧。”邓不疑道,他这话说的斩钉截铁,似乎梁萦一定会跟在他后面似的。

    梁萦哭笑不得,心里甚至想要捉弄他一下,如果她这会拒绝会怎么样。依照这个小少年骄傲的性子,若是她出言拒绝,恐怕他之后都不想搭理她了吧?

    她装作思考的模样,转过头去。

    邓不疑向来不是耐心好的人,见着梁萦站在那里,抬头看树上的树叶终于是有些按捺不住了,“若不是我,你是学不到的。”

    好狂。

    但是他的口吻和表情,都在说他有那个资本。

    梁萦回头看他,“善。”

    反正她每日除了看书之外,也有许多空余时间,和邓不疑一道学又如何?反正两个人都是同窗了,跑到他家里也不算什么。

    这件事对她半点坏处都没有。至于名声,讲真的,这会朝廷还和先秦之时一样,大肆举办仲春之会,女子贞洁完全没有这个概念。

    别说她还是个孩子,就算是个长成了的少女,跑去邓不疑那里也无人说三道四。

    “君子一言九鼎。”他道。

    邓不疑这般慎重其事,她也受起一开始的玩闹之心,拿出该有的态度,“驷马难追。”

    在那边已经等了许久的邓蝉好容易等到梁萦回来,她抓紧时间就想要邀请梁萦到自己家中。

    邓家好歹也是开国功臣,即使不是继承爵位的那一支,邓蝉家中也是十分富裕,奴婢成群。邓蝉觉得也可以请梁萦到自己家去。

    可是邓不疑似笑非笑看过来,“她已经应下我,去侯府中。”

    邓蝉一听,看向梁萦,梁萦略带歉意的看她。邓蝉漂亮的眼睛里有了一层水光,头滴下来,沉默不语。

    梁萦见状连忙出言安慰。邓不疑在一旁看着梁萦温温柔柔和邓蝉说话,甚至还亲密的握住手。

    为甚他有种诡异之感?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娇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青木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木源并收藏娇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