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娇姝 > 第53章

第53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邓不疑还没有到取字的年纪,男子冠礼取字,但邓不疑还不到冠礼的年纪。而且字也不是随意能叫的。

    梁萦看向邓不疑的眼神都有些怪,“邓侍中之意是?”她有些明白邓不疑的意思,但还是要邓不疑自己亲口说出来。

    “不疑便可。”他道。

    “……”少女樱口微开,带着些许惊讶,她明亮的眸子一转,手抬起来,外面的素纱襌衣将锦衣上的文绣衬托的如同笼在薄雾之中。她原先就貌美,此刻一双眼眸看着他,让他脸颊有些莫名的发烫。

    “当真?”梁萦问道,她双眸含笑带着那么一丁点的调侃。

    “当真。”原先邓不疑还有些羞恼,听到梁萦含笑的话语,他抬头道。

    “嗯,不疑。”梁萦轻轻唤了一声,邓不疑笑起来,他生的俊俏,笑起来的时候也格外的好看。

    张女莹的送嫁队伍已经离开了,长安的郊外其实并无多少特别之处,一条大道分为三部分无限的通往远处,梁萦听说秦朝修建的秦直道现在都还能看见,不过道路两旁除了树木就只有树木,看多了就觉得厌烦。

    梁萦和邓不疑说了一会的话,觉得在郊外也觉得腻了,比起看着这只有山川河流的景色,她还是更喜欢长安九市的热闹。摩肩擦踵,车水马龙,

    只不过她是不好亲自去走动,此时虽然先秦遗风尚在,但对贵女来说还是有一定的束缚。

    “想不想看看长安?”邓不疑骑在马上,看着辎车内的梁萦几次将车廉抵开打量外面,干脆驱马到她车前询问。

    “你有办法?”梁萦听着邓不疑的话,有些兴奋。

    “到……我叔父府上吧。”邓不疑原本想说建成侯府邸,但想起终究不妥,最终还是改成了去他族叔的家中。

    邓蝉听到邓不疑带着梁萦来,大为不解。这位兄长从小就不太喜欢她和梁萦交往过深,不过邓蝉几乎就没怎么在意过这位从兄的嫉妒。反正她和梁萦交好,除了他一人之外也无人反对。

    “梁姊!”邓蝉走过来,梁萦见到邓蝉眼前一亮,邓蝉幼时便是美人胚子,如今更是身材颀长,容光鉴人。

    “梁姊你来了。”邓蝉握住梁萦的手,她和梁萦笑了好一会,才看到那边脸已经黑了的邓不疑,“从兄。”

    邓不疑在两人交握的手掌上瞥了一眼,转过头去,“让人给她换一套男子的衣裳。”

    “……”邓蝉闻言蹙了蹙眉,她看了看梁萦“梁姊?”

    梁萦点了点头,她知道邓不疑要做甚么。

    邓蝉吩咐下去,让人拿出原本给她弟弟准备的襜褕等物。男子和女子的衣物在形制上要说不同还真无甚不同,只不过衣色和纹样有些不同而已。

    侍女们给梁萦换衣,邓蝉绕过门口的屏风走进来,邓蝉看着梁萦坐在镜台前,看着侍女将那一头长发梳起来在头顶结成男子的发髻,梁萦发色极乌,而且抹上香泽之后光可鉴人。这一头乌鸦鸦的浓密长发让不少贵女艳羡非常。邓蝉坐在远处看着梁萦梳发,也想伸手去碰一碰那长发。

    “最近阿父给我定下昏事了。”邓蝉看着侍女们正在准备裹头的巾帼,她坐在那里干脆就和梁萦说起话来。

    梁萦听到邓蝉这句有些吃惊,“已经定下了?”

    “嗯。”邓蝉提起自己的这一起昏事有些迷茫和不安,毕竟这桩昏事是父亲定下,她是没有任何置喙的余地,哪怕母亲曹氏说父亲给她挑选了一位才貌俱佳的少年郎,她还是有些不安,毕竟新妇在夫家是否过得好,不是夫婿本人而是婆母。

    “是哪一家?”梁萦问道,她比邓蝉还大上那么一点,汉律中,女子到了一定年纪不出嫁家中的赋税便要家中。昌阳长公主是不用交赋税的,而且也无人敢上长公主的府邸面前收这种赋税,所以梁萦之前也没怎么将这件事放在心上,听到比自己笑的登场都额拧下来了,她满脸惊愕,“这么急?”

    话说出口她便知道自己失言了,父亲甚么时候给女儿定下昏事,这个还真的不是她这个外人能够说的。

    “……阿母说也不快了,族中有姊妹,听说八岁就有定下来的了。”邓蝉道。

    梁萦听了顿时想要扶额,她是知道贵族中有早婚的习惯,说是女子十五岁及笄,但是女孩子年纪小小嫁出去,不过是等到十五岁及笄之后正式和夫婿同房罢了。

    说起来当年她也是差点小小年纪被曹太后嫁出去,虽然曹太后的用意是好的,但现在回想真的是要出一身的冷汗。

    此刻侍女们已经用巾幘将发髻给包裹起来,梁萦回过头看着邓蝉忧心忡忡。她伸手握住邓蝉的手,少女的手掌柔软细腻,梁萦握住她的手掌沉默了好一会,半晌也说不出一句安慰的话语来。

    邓不疑在外面等着,女子换衣梳头没有男子在一旁看着的道理,除非是将人给娶回去。他倒是有此野心,但也忌惮着昌阳长公主,那位长公主和蔡阳长公主一样都是出了名的护女,若是一着不慎,怕惹得这位长主不悦。邓不疑想了许久,觉得还是要梁萦自己愿意才行,若是梁萦愿意,护女心切的昌阳长公主想必也不会说甚么了。

    他坐在茵席上等了许久,先是看着茵席四角上的铜异兽镇席,后来就是靠着凭几抿几口蜜水。

    等到梁萦终于准备好,从帷幄内出来的时候,少年正好拿着漆卮饮蜜水,那边着男装的少女出来,他一口蜜水立刻就呛在了喉咙里。

    邓侍中呛得满脸通红,一边咳嗽一边还不忘记大笑抬头来看梁萦。

    梁萦看着邓不疑这又咳又笑的,伸手摸了摸脸,转头就看向身边的邓蝉,“阿蝉,我身上是不是还有不妥之处?”

    “没有啊。”邓蝉也是被从兄这一下弄得莫名其妙,她上下打量梁萦,前前后后看了好几遍都没有看出哪有不妥来。

    这会邓不疑呛在喉咙里的蜜水好歹是咳出来了,他抬头看着梁萦还在笑,“应当不拢发髻,而是梳成总角。”

    “从兄!”邓蝉听了差点跳起来,那里有人这么说女子装束的!

    梁萦长大是长大了,但是换上男子衣着,多少还是有些显得面嫩,就是头上裹了巾幘看着年纪还是不大。

    梁萦就那么看着邓不疑笑,脸上半点表情都没有。邓不疑看着她盯着他,笑了一会,也觉察出不对了。

    “……”梁萦转过头去,“待会我还是请我阿兄来好了。”

    梁黯这会也闲的,比起和那些纨绔一起胡闹,还不如陪着她出去走一走看一看呢。

    邓不疑这会终于知道从席上起来,“不必让阴平侯世子来了,我陪你去便好。”

    梁萦眼角余光瞥了他一眼,直接就往外走去,邓蝉见状连忙跟上,邓不疑知晓她生气了,也走了过去。

    邓蝉知道这位从兄嘴上是从来想甚么说甚么,旁人被他气得无可奈何的简直数不过来。但是这话哪里能在女子面前说,这会邓蝉都觉得是邓不疑活该。才不会帮他说话。

    “姊姊,听说东市里来了不少好物。”邓蝉之前听梁萦说了想要去外面看看,立刻就提起上回听人说过的地方。长安有九市,但是最热闹的是东市。

    “嗯,我待会去看看。”梁萦点头。

    邓不疑让人牵来一匹马,马上有马鞍而无马镫。她在几个侍女的帮助下翻身上马,手紧紧抓住马缰,梁萦学过骑马,但是骑马的次数不多,在马背上还是有那么一点紧张。邓不疑看出她的紧绷,便上前指点她两句“不要害怕,其实这马性情挺温顺的,腿夹紧了就好。”

    “……我知道,不用你告知。”梁萦听着邓不疑说个没停,心下有些烦躁干脆就打断他。

    邓不疑也不恼,他让人将自己骑得马牵过来翻身上马。

    邓蝉见着邓不疑和梁萦并肩骑马,羡慕的不得了,不过眼下她是不好出门了,“从兄,记得照顾好阿姊啊。”邓蝉道。

    “自是当然。”邓不疑拉过了马,侧首冲梁萦一笑。

    梁萦没好气的瞪他一眼,邓不疑哈哈大笑,双腿轻轻踢了马一下,马蹄踏在石板上哒哒直响。

    邓不疑见着梁萦板着一张脸,还在为方才的事生气,他向来是直言直语习惯了,甚至当着天子和皇太子的面都是这样,这两位都没有说过甚么,其他人他向来不怎么放在眼里。结果见着梁萦,下意识就说出来了。

    “听说东市最近有从西域来的奇人,说是可以用肚子唱歌,待会去看么?”邓不疑和梁萦说起东市里那些新来的新鲜事来。

    他笑起来英气逼人,格外好看,可惜梁萦瞥了他一眼,没有搭理他。

    邓侍中不管在宫内宫外,这还是第一次碰钉子,他不但不灰心丧气,反而越来越来劲了,“还有新来的胡姬,听说西域有一种果物,紫色的,圆圆十几颗一串,酸酸甜甜,听那些西域人说,此物还能酿酒。可惜谁也没见过。”

    邓不疑说着,一双眼睛看着梁萦脸上,梁萦被他看得心烦,转过脸去,谁知道邓不疑竟然还有话说,“匈奴搁在西域诸国和大汉之间,也不知道从里头捞了多少好处,我可是记得你想要组建商队?如果能从匈奴一趟回来,那就是大幸,如果能够多去几次,说不定就能摸到匈奴的一些消息了。”

    “难得你还记得此时。”梁萦发现邓不疑竟然还记得她幼时说过的话,不禁大为惊讶。她有时候也记不得自己说过甚么了,没想到邓不疑还没忘。

    “……”邓不疑手握成圈压在唇上轻轻咳嗽了一声,他转过眼看着梁萦,梁萦这会换了男装,头上梳了男子的发髻,但看上去也不像个少年。她体型纤细,面容又过于秀美,一双柳眉,真的是一眼就看出和男子的不同了。

    “我记得那时你说,若是真要有这么一支商队,最好的便是队伍中有游侠。”他这么一说,梁萦也跟着想起来了,所谓游侠她也只是听说过,从来没有见过。听梁黯曾经说过游侠这种人,无视法令,喜欢对朝廷官吏和富户下手,真性情一上来捅死个人更是家常便饭,梁萦听着这话怎么都觉得游侠恐怖,但偏偏最需要这种人。

    “可惜啊,不知道甚么时候能够实现。”梁萦低头算了算自个的家当,发现家当很丰富,但是要组建起来暂时有点无从下手,毕竟之前也没怎么做过。

    “……”邓不疑看着她,她眼眸微垂,浓密的眼睫动了一下。他转过头去,手里的马缰轻轻一拉,“这边。”

    长安的东市这会已经开市了,长安为京师,富饶壮丽,梁萦骑在马上,还能看到东市内有一些金发碧眼的外族人。梁萦看着那些人看向邓不疑,“那是……?”

    邓不疑笑,“或许是大宛人吧。”

    长安的外乡人也多,看着熙熙攘攘的。

    “对了,去不去看百戏?”邓不疑想起东市前段时间的确是来了一些外族人,而且善于百戏,他带着梁萦出来,干脆想陪着她去看看。

    “百戏?不要。”梁萦这会总算是不像一开始那么对他爱答不理的了,但是也没那么容易让他得逞。

    “那么就去看蹴鞠,要不到旗亭内休息一会?”邓不疑觉着梁萦已经骑了一会的马,待会恐怕就要受不住了。

    梁萦比其他的贵女身体要好得多,但是骑马毕竟是一个辛苦事,而且久了大腿内侧的皮都要被磨破,邓不疑心下琢磨梁萦恐怕也不会习惯。

    “看蹴鞠?”梁萦看过来。

    蹴鞠当年在先秦齐国很是流行,齐国临淄无人不蹴鞠斗鸡,到了这会,长安也是蹴鞠风行,甚至还有专门有人做这个生意。

    梁萦以前听梁黯说过,但没怎么去。邓不疑这么一提她就看过来,带了一丝半点的兴趣。

    **

    “邓侍中,这边请。”一名女子引着邓不疑和梁萦走过一段廊道,上了楼梯到了三四层的台上坐下。

    梁萦坐在席上,俯身往下看,下面是一个大型的蹴鞠场。两面球门高大。过了一会一名侍女上前来,“侍中赌哪一边?”

    “……”梁萦闻言回首带了一丝的惊讶看着邓不疑,这是赌球?她看着也来了兴趣,伸手从袖子里摸出几块金饼,放在女子手里的漆盘上,“我赌红队。”

    女子一开始只是看着邓不疑,没想到这位天子侍中带来的人出手这么大方。

    邓不疑侧脸看了看梁萦,“你赌红队?”

    “嗯。”梁萦才到这里没多久,也不太清楚里头的门道,不过赌球么,不过就是拼个运气和眼缘罢了。

    “好,那么红队一定赢。”邓不疑拿出一小袋子的金饼轻掷在漆盘上,发出咚的一声响。

    女子看着漆盘上的那一袋金饼,面上的笑比方才还要谄媚许多,“邓侍中和那位小公子眼光独到,红队一定赢。”

    梁萦听到那个女子称呼自己为小公子,顿时就不高兴,“你就是邓侍中,我是小公子,也太讨厌了。”

    “无事。”邓不疑看了场中一样,这会那些蹴鞠的球员都还没有入场。他从席上起身,“我去去就来,你在此莫要乱走。”

    说着他竟然就大摇大摆的走开了!

    梁萦摸不着头脑,但是她还是坐在那里,一旁的侍女端来不少的吃食,甚至连牛乳羊乳这种塞外人喜欢用的饮品都有。

    她坐在席上拿起牛乳饮了一口,味道比起现代的牛奶,味道淡的很。她随意的吃了一些东西,过了好一会邓不疑还是没有回来,梁萦看向邓不疑带来的那些家人,打算让他们把邓不疑给找回来。

    真要开口的时候,号角声响起,双方队员入场了。梁萦瞥了一眼,她眼神很好,没有视力上的毛病,所以她看到红队领头的那个队首吃惊的嘴都合不拢。

    红队的队首,一身红衣,额头上还扎着一条红色额带。他察觉到自己身上的目光,回头看去,对梁萦露出灿烂阳光的一笑。

    梁萦瞪了好一会眼睛,邓不疑说的要离开一会,就是自个下场蹴鞠去??

    她记得没错的话,邓不疑自己似乎押的红队吧?!这会又到红队里头去踢球,这真的好么?脸皮太厚了!!

    场上一声哨声,双方队员开始组建队伍。

    在另一间房间里,一位少女也看到了场中的邓不疑。那样一个飞扬的少年想要不引起旁人的注意,实在是太不容易了。俊秀的容貌和明亮的双眸,混在那些队员里,简直鹤立鸡群。

    “咦,邓侍中?”少女还记得自己在椒房殿遇见过的那个少年,那会这位邓侍中沉默寡言,只管做自己的事,旁人根本就不在他眼中。

    今日怎么会在这里遇见?

    少女看着红衣少年在众人之中,动作轻盈如同飞蝶。他神采飞扬,面上的笑容让人心醉。

    少女在父亲的封国内也见过不少俊彦少年,不过和这位比起来还是少了一股精气神。

    “待会那位公子上来,把这个给他。”少女说着解下腰下一块玉环递给身边的侍女。

    “唯唯,王主。”侍女闻言,双手接过少女手中的玉环。

    邓不疑不愧是蹴鞠好手,梁萦就看着他在黑队里头穿来插去,不多时脚下的那颗球被他踢的飞起来,一下子就过了对方的球门。

    顿时一阵欢呼从球场上爆出。红队队员围在邓不疑的周围,他站在那里,笑着抬头去看梁萦,他双眼明亮,即使隔着好长一段距离,梁萦都觉得那目光似乎有了实质刺在身上。梁萦面上僵着,别开脸不去看他。

    邓不疑接下来的几场也是大获全胜,按照以往的往例,周旁的贵人们若是看得兴起了,会让人送来钱物作为赏赐,可是有人认出红队队首是天子面前的那个红人,顿时不做声了。

    邓不疑痛痛快快踢了好几场,不用黑队让他,都大获全胜。待到结果被报出来之后,邓不疑就走人了。才到出口,就有人拦住他,“我家主人有请。”说完的是一个衣冠楚楚的男子,看这样子,他的主人应当也是个人物了。

    可惜邓侍中是不管这个的,他还是那一副蹴鞠场上的打扮,头上的额带都没有取下来。“回去告诉你家主君,邓不疑今日有客,不能前往。”说罢,邓不疑也懒得再等着男子说话,转身就要走,男子连忙拉住他,从袖子里掏出一块玉环来,“这是我家王主赠予侍中的。”

    邓不疑听到王主两字眉头皱了皱,“你家王主?”

    “我家主人乃是江都王主。”男子说这话的时候带着些许得意。邓不疑听后头都不回,直接就走。

    “让你家王主送给别人去吧。”邓不疑丢下一句话。

    梁萦这边看完一场蹴鞠,精彩是精彩,不过是全场吊打,邓不疑蹴鞠和他本人的作风一样,想要他手下留情除非天上下红雨。

    身后拉门从外面就啪的一下被拉开。

    梁萦回过头就见着红衣少年大步走进来,他还是在蹴鞠场的那一身装束,大大咧咧走过来,一屁股就坐在她身边,他浑身上下都还滚热的,一坐过来,梁萦就觉得一股热气逼来。

    “如何?”邓不疑笑问。这是在问方才他在场上的发挥了。

    原先盘起来的圆发髻这会已经散开,乌黑的长发垂下,带着柔和的光泽。眉眼清俊,微微一笑,眼里透出些许狡黠。

    梁萦被突然靠近的俊脸一逼,原先的话到了喉咙口一句都说不出来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娇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青木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木源并收藏娇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