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娇姝 > 第66章

第66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错嫁替婚总裁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梁萦是故意的,邓不疑长得要比他的实际年纪要成熟的多。有时候若不是脾气作风,看上去还真的和个青年没有太大的区别。

    邓不疑双眼微微眯起,他手掌贴在她的后腰上,薄薄的一层纱在他的掌下泛起了褶皱。

    梁萦感受到他的力道,故意装出那么一丝半点的害怕,“你想作甚啊?”她拿捏出来的嗓音娇弱娇弱的,甚至还带着那么一丝半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和鼓励。

    害怕甚么的,梁萦倒也想要装一装,但是她也知道自己装的不像,说不定一出口就能自己笑的前俯后仰。

    “我想作甚?”邓不疑低低笑起来,嗓音里有几分危险的嘶哑。梁萦立即就向后仰,他不依不饶欺身而上,重重的压在她身上,梁萦一个没准备,两个人顿时就滚在地上。地面上是一层厚厚的青草,虽然也有供人行走的道路,但那不过是一条小径罢了。

    少年压在她身上,梁萦喘息了几下,邓不疑哪里会这么轻易的放过她,想起那次在树林里看到的那对野~合的男女,他学着将嘴唇贴在她的脖颈上,探出舌尖在脖颈上细腻的肌肤上舔了一下。少女身体馨香,她身体瑟缩一下,有些紧绷,邓不疑想起那些少年说的,顿时吓得有些不敢继续下去了。

    脖颈这处地方原本就敏感,他那一舔,梁萦感觉那处就好像有电流窜过似的,浑身上下都酥麻了。

    这身体没有经过人事,又在萌动的时候,根本就经不起挑逗。

    邓不疑看着她除了方才那一下似乎没有别的抗拒,犹豫着向她胸部伸出手。少女胸前早就有了一道青涩的弧度,此刻随着呼吸上下起伏,煞是诱人。

    “你你你!”梁萦瞧着邓不疑伸来咸猪手,一把按住,到现在就让他袭胸,以后还怎么的了?是不是两人真的要真刀实枪的了?

    邓不疑手掌被她按住,梁萦手掌上还带着些许凉意,他身上滚烫,感受到那似是清凉,原先有些脱缰的理智也有些回笼。

    他一条手臂撑在她头边,“你方才……不是想要?”邓不疑可是听那些纨绔说了的话,说女子想要的时候,便会对男子百般挑逗,方才梁萦那样也应该是了吧?

    梁萦恨不得挠邓不疑几爪子,她的的确确是有些意动,但是被他这么当场说出来,多多少少还是有些难堪,只能咬牙一番,若是有比较好的防护措施,说不定她还真的会把邓不疑给连皮带肉给吞进肚子里。梁萦知道自己就不是什么羞涩少女,想要装也装不来,亏得邓不疑到了这会也没有被她吓跑。

    “谁说的。”梁萦呛道,说着,她伸出手来推压在身上的少年,邓不疑身材修长,手下即使隔着几层布料都能感受到下面肌肉的实感,才是个少年就已经这样了,等到再大些,简直不敢想,她说话都有些底气不足,一双眼睛不敢直视身上的少年,只顾看着一旁的草木。

    邓不疑忽而一笑,他俯身下去,轻轻吻在她的唇上。

    梁萦被他这一下吻的呼吸一窒,他没有像上回那样来势汹汹,而是轻柔的辗转在她的唇上,尽力的让她感受到舒适。唇上的麻痒细细密密,梁萦情不自禁的双手搂上了他的脖颈。

    少年衣裳上的熏香袭来,将人的理智一点点的化开去。

    少年吻的认真,他吻过她的唇,在她脖颈上流连不去,贪恋那少女的馨香和体温。

    林中算不上静谧,偶尔有鸟雀拍打翅膀的声响,江都王主刘殊看着那一堆纠缠嬉闹的人,面色铁青这一处有繁密的灌木丛林,能够将她的身形完好的遮挡起来。

    她原本只是想出来散散心,没想到却会看到这么一场好戏。刘殊面无表情的想。梁萦这会的模样和她看到的完全不同,梁萦在众人面前相当守礼,那些长安少年贵胄提起她来,都说这位美人可观而不可近,梁萦貌美出身又好,其实是长安那些贵族人家梦寐以求的新妇,但是这位侯女平常待人都是淡淡的,礼节之内还好,若是超出了,她就会挡回去。昌阳长公主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没想到,人后这位侯女和她也并没有多少区别。

    江都王主铁青着脸看到少年身下的少女伸手推搡,然后两个人又缠到了一起。江都王主觉得自己看不下去了,转身就走,她提起裙裾走的又轻又快。

    原本贵族们走路就是追求礼仪和不发出声响,这一片时常有人打扫,没有能够踩上去就能出声的树叶枝桠。

    江都王主走出那片林子的时候,眼里酸涩,恨不得找个地方大哭一场。她是真心喜欢邓不疑。蹴鞠场上的少年神采飞扬,眉眼之间的朝气就将她以前认识的那些贵族少年甩出许多不止。

    但就是这样的一个少年,竟然视她为无物,一心一意只是喜欢着阴平侯女。

    外面等候的宫人看到刘殊那一脸的铁青吓了一大跳,明明这位王主进林子散心的时候还满脸笑意,如今出来了却是满脸的冷冽。

    “王主?”宫人们上前,有些胆战心惊的开口。

    “无事,回去吧。”江都王主抬起脚步就走。

    刘殊回到居住的宫室中时,兄长江都太子已经回来了,刘殊对着兄长强笑了一下,“阿兄回来了?”

    “嗯,”江都太子看出自家女弟面上的不甘心,他有些奇怪的蹙起眉头,“怎么了,难道太子妃给你脸色看了?”

    江都太子知道刘殊最近和太子妃走的很近,太子妃是未来的皇后,又是皇太后的侄孙女,走的近了自然是有些好处,但是若是让自个受委屈了,就有些得不偿失。

    “无事,不是太子妃。”刘殊想起太子妃就想笑,这位太子妃还真的不知道该夸上一句心思纯净,还是骂她傻。皇太子的心到处飘荡了,太子妃还想着怎么对付阴平侯女,殊不知一旦皇太后发怒,那就是阳平侯来也未必能保得住她。

    不过看着太子妃这样傻乎乎的把自个夫婿往自己这边送,也挺有趣的。她不介意尝尝皇太子的滋味。

    “阿兄去见了昌阳长公主,如何?”刘殊和兄长坐在枰上,问道。

    “别提了,去了那里,连阴平侯女的面都见不上。”江都太子自然是对梁萦有意,可是见不着美人,谈何让美人倾心啊。一次也就罢了,但是他去昌阳那里,十次倒是有那么七八次见不着梁萦本人的。

    “阿兄你就多点耐心。”刘殊笑道,“对女子啊就得这样。况且想想若是此事成了,阿兄固然能够抱得美人归,我们江都一系在长安也有人能说上话了。”

    江都王和天子的关系并不是很亲近,都要隔上那么几代了,若是能够迎娶进来一位和今上有血缘的王太子妃,那么日后许多事都容易些。

    昌阳长公主看似不管事,其实本事大着呢,就看她愿意不愿意了。

    “女弟所言甚是。”江都太子听了觉得很有道理,他也觉得这样争抢来的也比较有趣。邓不疑是列侯,但比起王来,还是少了那么一层。

    “女弟不知,那个邓侍中可从来没有遮掩过,上回送了侯女野雉,这会也不知道作甚了。”江都太子和刘殊抱怨道。

    “阿兄难道就没办法了?”提起邓不疑,江都王主面色又是一阵不好。

    江都太子看见她脸色,知道她心里不舒服了,“阿殊也有失手之时?”他自然是知道这位女弟喜欢美少年,父母不去管,他就更加不会去管了。

    “阿兄且等着瞧。”刘殊想起林子中纠缠的二人,面色又白了白,既然邓不疑不是对女子没有兴趣,那么她就有希望。男子都是如此,嘴里说爱一个,可是真的瞧着别的女子,又恨不得看过去了。

    皇太子可不就是这样?

    她还有机会。刘殊广袖中的手握紧了。

    梁黯瞧着邓不疑这几日都是笑容满面,一改平常的冷脸。要知道这位邓侍中除了天子和皇太子之外,都是寡言少语,就差让人觉着对着的是块石头了。

    “哎,你怎么了?”终于梁黯是受不住了,私下里找准机会逮住练兵回营的邓不疑。

    邓不疑才从马上下来,汗水顺着额头直接就将皮甲里的衣襟浸透。他才将头上的胄取下来,就见着梁黯急急忙忙走过来。

    周围走动的都是骑兵,马一跑,从旁边经过的人就觉得有疾风吹过,浑身上下都觉得不对劲。

    梁黯看着邓不疑的那一身,忍不住眼中就流露出羡慕来,他也想和邓不疑这样马上驰骋,将来在沙场上痛痛快快厮杀一场。他想是这么想,但知道母亲要是知晓他的想法,恐怕又是关上门来好一顿揍。

    将来天子阿舅肯定是会给他增加食邑的,尚公主的事也已经定下来了,就看天子选在甚么时候让公主下降。而且这位公主还是皇太子同母所出的妹妹,怎么看他都是前途一片大好,犯不上拿着自己这条小命去和匈奴人拼。

    但他还是忍不住的羡慕啊!

    “你怎么来了。”邓不疑心情好,见着梁黯也难得给了笑脸,他将手里的胄丢给后面的一个兵士,大步走进营帐内。

    到了营帐之内,瞧着那些兵士们给邓不疑收拾好就退下之后,梁黯才犹豫着开口,“你和阿萦是不是有甚么?”

    最近梁黯发现妹妹也不太正常,他瞧着妹妹时不时靠着凭几上莫名发笑,也不知道在笑些甚么,问是问不出来的。

    想起邓不疑这段时间来从来不掩饰的用心,他就只能想到这里来了

    “是啊、”邓不疑点头道,半点都不含糊。

    “你!”梁黯瞧着邓不疑应的理直气壮,差点跳起来就要和他拼命。不过他跳到一半,还是坐了下来,“那你打算怎么办?”

    “……”邓不疑看了看梁黯,觉得这位世子好像误会了甚么,不过他相当乐意让梁黯误会,“我一定会上门问名,以三礼迎娶。”

    “……”梁黯当场给了邓不疑一双白眼,昏礼承先秦,只有三礼,不用三礼难道还用旁的?

    “你倒是快些,若是阿萦有身,长乐宫说不定会发怒。”梁黯道。

    这事疏不如堵,梁黯私下里也听说了不少,既然妹妹和邓不疑是真有意思,那么也应该成人之美。

    邓不疑一听差点就笑出声来,不过好歹是忍住了。他知道若是这个时候让皇后和昌阳长公主说,昌阳长公主绝对不会拒绝。但是依靠家族的力量多多少少有些不足,邓不疑还是希望自己有军功在身的时候,前去求娶。到那时候底气也非常足了。

    “对了,你既然已经和阿萦……,江都王主那里就别招惹了。”梁黯被母亲和邓不疑两顿打下来,也知道自个和那位王主是彻底没有可能了。至于私下去勾搭,也是不敢。他要尚的那位是阳邑公主,他可不敢闹出甚么事来。心底不甘心,只能这么刺一下邓不疑。

    “那个王主我连见都没有见过一面,都是你们在说。”邓不疑心情好,这会也不给他脸色看了。

    “王主……姿容靓丽,你真的不动心?”都是男子,私下在一起有甚么话不好说的,梁黯斟酌一番,也就将话说了。

    “出其东门,有女如云,虽则如云,匪我思存。”邓不疑一笑,将诗中一首郑风念了出来。

    “说的好听……”梁黯嘟囔着,他抬起头来,“若是将来你对阿萦不好,就莫要怪我了。”

    他就这么一个妹妹,自然是要好好对待,若是眼前人日后拿着这些话当做不存在,让他妹妹伤心甚么的,就别怪他了。

    “那么就说定了。”邓不疑笑道。

    梁黯感觉自己都要被邓不疑带着走了,明明他就是来兴师问罪的,怎么莫名其妙的就替梁萦把这个人给定下了!

    梁黯走出营帐的时候,觉得自己应该去泡泡冷水好好清醒一下。

    **

    天子靠在凭几上,看着面前的少年意气风发,持剑而舞,邓不疑手持长剑,当着天子的舞剑,少年身材颀长,持剑之时别有一番风姿。

    昌阳这回拉着女儿一起到了天子的宫室,瞧着少年这一番起舞,看向女儿的目光中多了几分揶揄的笑意。

    那样的少年面容俊秀,身姿又好,难得是前途还不可限量,若是不抓紧了还真的可惜。

    梁萦坐在母亲下方,邓不疑舞剑之时,时不时将视线投过来。上座的天子都已经感受到了,他朝外甥女看过来,正好就瞧见昌阳笑意盈盈的瞧着梁萦。

    天子哪里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小儿女的事,他这个做长辈的也不好插手,除非皇后或者是邓不疑本人提起,不然他还是在一旁看着吧。

    少年剑舞刚柔相融,一舞下来,已经有些气喘,他黑眸明亮,站在那里将手中的长剑交予前来的寺人。

    寺人小心翼翼将长剑收起来退下。

    平常大臣们就算进宣室殿,也是要脱履去剑,这邓侍中能够在天子面前剑舞,可见受天子宠信之深。

    昌阳嘴角的笑容越发祥和了。

    “瞧瞧你,额头上都有汗珠了。”天子靠在凭几上,从袖子中探出手来指了指邓不疑,“去,把自己收拾一下。”

    “唯!”邓不疑应道,临走之时还不忘看了一眼梁萦。

    梁萦坐在那里,他的目光火辣,闹得她都有些坐立不安。

    “陛下,我这女儿是真的长大了。”昌阳自然也看到了,她转过头来对天子笑道。

    天子心情很好,听到昌阳这话笑起来。

    邓不疑顺着阉寺的引导下走入一间宫室中,宫室中已经准备好了擦身用的热汤,热汤中还蒸腾着兰草的香气,还备有簇新的内外衣裳。

    邓不疑不用旁人服侍,自己就能来,宫室中的人退下之后,他便走到铜盘之前,伸手将旁边的帛巾拿过来。

    纤细的玉足从重重裙裾中露了出来,走在木质的地板上悄无声息,及地的衣裳拖在地上,貌美女子向那个已经解开了外面长衣的少年走去。

    少年将两只袖子撸上去,露出两条胳膊,大大咧咧的坐在一旁,拿起被水浸透了的帛巾擦拭脖颈。

    他突然眉头一皱,回过头来,看到已经走到屏风那边的江都王主。

    练武之人,感识都要比常人要灵敏许多,故而江都王主才走到屏风那里就被他发觉了。

    江都王主轻笑,她走过去,“我呀,我是来看看你这个狠心的儿郎……”说着纤纤细手从广袖中探出,想要抚上少年那俊秀的脸庞。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娇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青木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木源并收藏娇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