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娇姝 > 第93章

第93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中牟侯府内一片喜气洋洋,中牟侯的爵位还是从先祖那里得的,常言道:君子之泽,三世而斩。老中牟侯年纪大了,下面的子孙们若是不出一个有些真本事的人,说不定哪天就能将头上的爵位给丢了。长安里头这样的人不少,一拉都能拉出几车出来。

    中牟侯嫡出的子孙们才能并不突出,亏得出了个单敬。虽然单敬的嫡母可能心里不舒服,但其他人都是喜气洋洋。

    刘殊的高兴也只是停留在脸上,面上笑一笑就过了。单敬过来缠她,应付他一下之后,就将他推开,还将邓不疑的婚事拉过来做挡箭牌。

    “邓将军那里你备好礼了没有?”刘殊拉上衣襟和单敬说道,她不喜欢单敬的亲近,尤其知道单敬和刘偃还有那么一件事在,心里简直是吞了苍蝇似得恶心。自从她嫁给单敬之后,刘偃也再没有见过她了,估计已经对她没有兴趣,但是单敬时不时要进宫,和那位陛下有些亲近事,她简直恨不得将单敬按在水里淹死。

    “邓将军那里?”单敬起来想要继续抱住她,小别胜新婚,尤其打仗之后,能从战场上活下来,就格外想这种事。谁知道刘殊躲开了,“我和他在陛下身边同事几年,不必太过费心思吧?”

    单敬知道邓不疑,邓不疑根本就不是在意别人送多少礼的人,尤其这一次打胜了仗,皇帝赏赐良田奴婢还有五千金,再加上两代建成侯积攒下来的家底,哪里还要靠着自己娶妇来敛财?

    “你们这些男子啊,说不懂还真是不懂。”刘殊坐在铜镜前,拿了漆奁里头的篦子梳头,“邓将军不在乎,难道你说阴平侯女不在乎?”

    “可是昌阳大长公主那么厚的家底,也不至于吧?”单敬道。

    “你怎么知道不至于?昌阳大长公主好歹还有亲儿子在呢。去吧去吧,多看一会,瞧瞧要不要多加一点。”刘殊看到单敬面上已经流露出不满,干脆就撒娇道,“去看看吧,和同僚交好有百利而无一害呢。”

    单敬这才起身到那边去了。

    单敬走了之后,内室顿时安静下来,刘殊坐在铜镜前看着自己娇媚的容貌,指甲差点刺进掌心里头去,原本她应该比现在更加好的。她是父王的嫡出王主,就算真的嫁到长安,也应当有比现在更好的夫婿,而不是拉着个列侯家的孽孙,更还是个在床榻上取悦君王的玩意!

    心中不甘和怒火如同滚水一般沸腾,她的人生就是天子那么短短几句话定下来了,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回想起来再未央宫的那一幕,刘殊一阵轻颤,其实在那位看来,她到底是个甚么呢?

    那会皇帝的眼神极其冰冷,她都以为自己快要活不到明日了。但现在回想,何等的屈辱,又何等的委屈。

    她没有权力,父亲只是个诸侯王,所以才会这样么?哪怕父亲江都王有那么一丝半点的权力,恐怕都不至于此。

    刘殊坐在那里默默泪流。

    **

    日子在邓不疑的期盼中过得飞快,很快就到了他娶妇的那一日,昏礼按照古礼在傍晚时候举行,邓不疑一身袀玄,头戴长冠亲自驾车去昌阳大长公主府上。

    昌阳大长公主之门前也是明火晃动,将大门和门前道路照的通亮。

    梁萦坐在房中,头上的长珈将发髻盘的紧紧的,一紧她就觉得难受。尤其一身的礼服宽大厚重,腰下还带着双组的玉组,动一下叮叮当当。光是坐在那里都觉得浑身上下快要累的不能出气了,不过比起现代凌晨就起来开始梳妆打扮,要轻松那么一点,她是从午时之后才被人按着沐浴折腾,她想起脸上满脸的□□。贵妇们都用铅粉上妆,因为铅粉细腻不容易掉妆,但是梁萦却怵这个,今日昏礼还是身边的侍女女官好说歹说才往脸上扑了一层,记过没想到不仅仅是脸上,就连脖子上都是一片白白的。

    眉毛是坚决不能剃了重画的,只能用粉遮了再重新画。唇上丹朱一点红,做出樱桃小口的模样,等到这么一套搞完,她已经不敢去看铜镜里的那张脸。

    她觉得自个眼下的相貌就是一个妖精,平日里进宫她也化妆,但绝对不是眼下这幅模样。若是把嗓子捏住咿咿呀呀的叫几声,说不定都能吼一句‘妖怪来了’。

    旁边的侍女瞧见她嘴动了动,连忙附身在她耳边道,“夫人,不可如此!”

    在昏礼这种场合,贵妇人必须要上白妆,脸上一层厚厚的粉,连原来的肤色都看不清楚了。

    侍女怕她脸上一动,粉就掉下来。

    梁萦感觉脸上的那一层粉,简直快要闷的她喘不过气来了,她闻言,颇有些暴躁的在席上动了动,差点就要呲牙。亏得赶紧忍住了,才没有把身边的人给吓着。

    过了一会,守在外面的侍女们将门打开,请梁萦出门去。她在大批侍女的簇拥下走出了门,堂上昌阳和阴平侯梁武正在等着,而邓不疑已经在堂的台阶下等着了。梁萦微微抬头,就正好见到了邓不疑,顿时眼前一亮,原来就知道他男□□人,谁知道穿上袀玄之后,反而比平常更加可口一些。

    邓不疑站在阶下,装着一副很恭顺的模样,听到那边新妇走动时,腰下玉组发出的叮叮当当的声响,他就忍不住要抬头。

    昌阳瞧见,眉头差点皱起来。昏礼上有必要这么一副迫不及待的模样么?

    梁萦走到父母面前,跪拜下来,聆听父母的教诲。

    说是教诲,其实就是照着周礼走个过场罢了。谁还真的讲上一大堆?

    梁武在妻子的面前,是没有所谓一家之主的威风,也摆不起来。他只是随意叮嘱了梁萦一句,就不说话了,心里想着怎么让妻子认下那几个妾侍生的儿子为庶出。

    庶子并不是从侧室的肚子里头出来就是庶子,还得让妻子点头。毕竟礼法上来说,嫡母才是诸庶子的母亲,生母倒是成了装孩子十个月的陶罐了,就算认母和舅家,也是嫡母的。但是天家公主和旁人不同,他不敢有那个胆子绕过大长公主直接就让那几个庶子上了族谱。

    到时候真追究起来,即使大长公主不在这个上面做文章,日后恐怕也有其他地方忽悠不如意。

    天家可不会认那几个便宜外甥的。

    梁武心里有事,连眼前出嫁的女儿也没有心思去看了,满心里都是那几个儿子。

    “勉之敬之,夙夜无违宫事!”昌阳说完这么一句,眼里已经有些许水光,手上将她衣带上的小囊系好。

    梁萦垂头,嗓音里也带了一丝哭音,“唯唯。”

    邓不疑抬头瞧见梁萦聘聘婷婷走过来,差点就要从袖子里伸出手来。亏得身后还有侍从提醒,“主君!”

    这一句总算是将他拉了回来,他站在那里带着些许少年郎独有的羞涩,明亮的眼睛里照进了火光,袀玄上也折出些许绛色。

    梁萦眼睛微红,邓不疑看清楚的时候一愣,心下一紧,再也没顾身后侍从有些着急的提醒,伸手握住她的手。

    这一下,梁萦身后的侍女们也呆住了。

    梁萦倒是没吓着,就这么她和邓不疑在众人惊愕的注视下出了门,邓不疑将车上的绳子递给她,让她上了车,身上披上罩衣之后,亲自给梁萦驾车绕着公主府邸跑了三圈之后,就带着人回建成侯府邸上了。

    女儿走了之后,昌阳坐在席上还有些反应不过来,娇养了十几年的女儿,这会就被个臭小子给接走了。

    梁武看得出来昌阳心情不好,但是他也弄不明白为何昌阳会不喜,建成侯少年俊杰,而且又是外戚,深受天子喜爱,前途一片光明。这样的夫婿长安城内也难得找出一个来。为何妻子还是不满?

    心中有疑问,梁武还是没有问出口,他还有其他的事,“大长公主……”

    “……”昌阳瞥了一眼丈夫,眼底涌出些许厌恶,当年她觉得梁武比姊姊家的那个稍微好点,但是眼下看来,其实不过是一样的。

    “天色不早了,君侯请回。”昌阳今日不会让梁武留在府中,梁武年轻的时候的确称得上俊美,但是年纪大了,眼睛里头都多了一层酒色的浑浊,瞧着哪里还有年轻时候的模样。

    “大长公主……”梁武才来得及从嘴里说出这两个字来,就见着妻子已经从席上起来,直留给他一个背影。

    梁武越发的摸不着头脑了。

    梁萦坐在车内,到了建成侯府已经将大门打开,平常中门是不会开启的,就算是主人回来也是在其他的门进出。

    这一回大门开启,让新人的车进去。梁萦一下车,就被架着去和邓不疑一起继续接下来没玩没了的礼仪。

    昏礼还是周礼,每一步都有它的含义,可惜梁萦只觉得头晕目眩,等到侍女将凤鸟双联杯放在她手中的时候,梁萦觉得自个差不多要解脱了。

    喝完酒,梁萦由侍女扶着去新房里头。邓不疑则要面对一大群宾客,尤其几个和他一起长大的客人正不怀好意的盯着他。

    等到新妇已经离开,立刻围上来。

    到了此事,昏礼虽然是照着古礼,但等同丧仪这一点已经开始变化了。贵族昏礼大操大办,抓着新郎灌酒,然后再看着醉酒的新郎打着摆子跳舞甚么的,简直是乐此不疲。

    围上来的人先是恭喜一番,然后就开始灌酒,邓不疑瞪着眼被单敬几个灌了几钟,去净房回来一次之后,自己拿着漆觞和来客一个个的敬酒。一路过去,哪怕人都认得,心里也恨不得这些家伙赶紧走人了。

    梁萦提前回到房内,邓不疑这里她之前就来过,但是今日再看,会觉得有些不一样,那些帷帐地衣都已经换了赞新的,只不过榻边氤氲缭绕的博山炉,看着还是有一些年头了。

    她坐在那里吩咐侍女打水来,她要洗漱。

    “夫人,主君还在招待宾客,没有回来呢。”侍女满脸的为难。

    梁萦伸手摸了摸脸,再看手的时候,指尖上带着那么一点点的铅粉。她这模样会不会把邓不疑吓得不能人道?

    她心中冒出这个想法,差点笑出声。

    邓不疑陪着客人又喝酒又跳舞,贵族男子跳舞是必须会的,宴会之上都用得着。他前段日子才立了军功,有心巴结的人很多,酒才喝完,顿时就有好几个人来请他一同跳舞。

    几圈转下来,饶是邓不疑都觉得头脑发昏,这起舞相属倒是比打仗还要辛苦一些,江都太子也在来的宾客中,他坐在那里自己喝闷酒,面色不好。这一次他也要回江都国去了。王太子在长安呆太久了,宗正就要注意他了。他才不想要被宗正给抓住甚么把柄,现在皇帝就想要抓这些诸侯王室的错处,要是他被抓住了甚么,估计父王抽他的心都有。

    他瞧着邓不疑起舞,袀玄的广袖随着动作扬起来,邓不疑原先就生的俊美,肤白如玉,他突然想起自己的妹夫好似也是这样的美男子,而那位妹夫可是和天子不明不白的,暧昧的很啊。宫里已经传出几次两人同起卧的传闻来了。

    他一笑,低头和身边的客人说道,“这模样和单将军倒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话里是赞叹邓不疑长得好,却大有深意。

    前来的那些客人,除了邓家的族人和那些和邓不疑在军中同事的年轻人,哪一个又真的喜欢他,听见江都太子这话,立刻就会意笑起来,“可不是?而且还是一同长大的,说起来还真是像呢。”

    话里一个人名都没有,附近的人听到了,面上浮起暧昧的笑。

    天子的荤素不忌,整个长安都知道。不仅仅是后宫的那些妖娆娇媚的美人,就连那些英俊的出身良好的少年郎,说不定都会被天子品尝过。天子的眼光很高,若只是以色侍人,那么就让后宫的美人递上,可是那些男子就喜欢像单敬这样的,才貌双全的了。

    宾客笑声传到邓不疑耳朵里,他只是瞥了一眼,之后再未回顾。一直到月上树梢,那些客人才尽兴而返,邓不疑也终于腾出手来可以去见自己的新婚妻子了。

    他几乎是连脚上的丝履都没有穿好就一路奔去新房,看的身后的邓骜一阵眼热。

    回到寝室内,邓不疑就闻到了一股兰草的香气。进去一看,朦胧的纱帐里一抹倩影正在镜台前。

    邓不疑掀开帷帐,就见到梁萦已经卸妆沐浴,身上穿着一件宽大的袍子,内里只有一抹长裙系到胸上,只露出一抹雪白的起伏。

    长发丰美落在长袍上,邓不疑走过去,挥退那些侍女,自己拿起一把篦子给她梳头。

    “怎么就沐浴了?”邓不疑坐在她身后,手指挑起她一缕长发放在鼻下轻嗅。

    “都这么晚了,我还得顶着一脸的粉英啊?”梁萦轻笑,她从身旁的漆奁中取出一只小巧的漆盒,打开盒盖,里头是滑腻的香脂。她才要伸手去挖,一只手就握住她的手腕。

    “别抹了,待会吃到肚子里头难受。”邓不疑凑到她的耳边,笑声低沉。

    “你还说,一身的酒味。”梁萦嫌恶的装过头去,身后将耳边的脑袋给拍开,“说,喝了多少?”

    “不多不多。”邓不疑被她拍开,又贴了上去,他一双手贴在她的腰上,抓住时机就往下滑。“也就是好几钟而已。”

    “几钟?”梁萦闻言不由自主的拔高声音,她知道贵族所用的酒钟有多大,有些酒量不好的,喝一钟下去就能立刻一头栽倒。

    “你怎么喝那么多?”梁萦捧住邓不疑的脸,仔细看了看邓不疑的脸,发现他没有半点醉酒的痕迹。

    “嘿……”手下那张脸露出一丝得意,还不得梁萦反应过来,抱起她就朝那边的床榻跑去。

    梁萦吓得抓住他的肩膀,“你身上的礼服都还没有换呢!”

    “不换了!有你在还换甚么,反正要脱掉的!”邓不疑将她放在榻上,俯身下来,喷涌而出的热气烫的她不由得缩。

    “这话说出来,你也不知道害羞!”梁萦双手被他按在身侧,挣扎了两下,他不但不放开,反而还越发来劲头了。

    “你也不是喜欢看我穿玄色的衣裳么?”他在她唇上轻轻咬了一口,嗓音嘶哑,已经忍耐到了极点。

    梁萦被他这话憋的说不出话来,她的确是喜欢看他穿玄色或者是皂色的衣裳,尤其他肤色白,穿着更是让人觉得狼血沸腾。

    他凑近了,她看清楚他的面容,发现他的肌肤已经隐隐约约透着一股蜜色。想来应该是在闵越的时候被晒的。

    “那你呢,你喜欢我哪里?”他纠缠着她吻了好一会,吻上脖颈的时候,梁萦喘息不定,勉强撑住一丝清明。

    “哪里都喜欢。”邓不疑话语里带着无尽的笑音,他手掌隔着一层薄薄的衣料揉上她的柔软敏感的地方,“眼下这模样,最喜欢。”

    他埋首在她的胸口,扯去最后一抹遮挡,室内灯火通明,梁萦抬手想要遮掩胸脯,却被他挡住了。

    “别挡,我想看。”邓不疑拨开她的腿,抬头一笑,“好久没看了,我要好好的看个够。”

    梁萦咬牙切齿,一顿乱抓,将他身上的袀玄给扯的乱七八糟,头上的冠也被丢到一边去了。

    邓不疑哈哈大笑,一把抱起她,握住纤腰,凌乱着衣襟,扯开下裳用力一顶,她所有的话最终都化为喉咙里的低吟。

    **

    郑夫人宫室内,今夜里迎来了天子。

    郑夫人产女才三月有余,勉勉强强恢复过来,天子前来,惊喜不已。刘偃逗弄了一会襁褓内的女儿之后,让人把皇女抱下去。

    刘偃这会还不知道怎么做一个父亲,瞧着襁褓里头那么一个小小的孩子,总有几分对着小猫小狗的感觉。

    “你眼下身体可还好?”刘偃坐在席上看着那边的郑夫人。

    郑夫人面有桃色,垂头更显温婉,“回禀陛下,妾好多了。”

    “嗯,那就好。”刘偃点头,“你唱一首吧。”

    “……”郑夫人闻言一时默然,但很快点头,“陛下想要听甚么?”

    郑夫人原本就是阳邑公主府上的家姬,歌舞都会的。

    “汉有游女这一首吧。”刘偃靠在凭几上闭目道。

    “唯唯。”

    刘偃不让乐府前来奏乐助兴,那么只能清唱,清唱才显现出功力,“南有乔木,不可休思。”

    悠扬的女声在宫室之内回荡,宫人轻声走来,在铜连枝灯里加了灯油。

    今日的夜一样很长。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娇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青木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木源并收藏娇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