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娇姝 > 第98章

第98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朝廷上,商议出兵的事,几乎是吵翻天。主战派和主和派,几乎快要在朝堂上吵的快沸腾起来了,后来天子力排众议,决议出兵。并且将那些主和派斥责了。决定出战的将领,除去那些以前就在边关和匈奴作战过的将领之外,另外还将邓不疑和郑良算在其中,都说老将领兵好处多多,但是刘偃就根本不是迷信老将的人。

    消息传出,长安上下震动。这么几十年来,不是没和匈奴打过,但基本上都是遭遇战,尤其是那些匈奴骑兵来掠夺粮食人口的时候,汉军和匈奴打上一场。

    这一次主动出击,多少都有些让人兴奋,那些匈奴人,朝廷在和亲了这么多年之后,终于是肯出兵了。

    梁萦听闻邓不疑出兵的消息,先和昌阳商量了一会,昌阳抱着孙子逗弄,孩子已经长得好几个月大了,眼睛乌黑滚圆。瞧见人也不怕,在祖母怀里咯咯直笑。

    阳邑这次生了一个孙子,昌阳满意的不得了,原本尚公主也就是这个好处,若是公主有后,那么后代的富贵也能保证了,除非子孙实在是不争气。

    “这次不疑出征,我心里总是不□□稳。”梁萦手指拨弄着腰下的玉环,叹了口气。

    “他的能耐你还不知道?”昌阳见状问道,她倒是知道女儿在担心甚么,“他是个有本事的人,若是不被重用,就这么在朝廷上熬资历,就算他自己愿意,恐怕陛下也不会甘心的。”说着她摸了摸怀中孙子的头顶。

    这会阳邑派人来接儿子回去,阳邑的府邸就在附近,将儿子抱回去也费不了多少事。

    昌阳依依不舍的在孙子娇嫩的脸上亲了一口,才让孩子的乳母抱走。

    “他自小就被天家喜爱,先帝当年待他如何,阿萦你又不是不知道。”昌阳回想起邓不疑小时候的受宠,心里都感叹了一回,“先帝那会就给他百余骑训练了,这个谁能比的上他?”

    “何况有南越国那一次,你也该放心了。”昌阳对邓不疑信心十足,似乎只要邓不疑去草原上转一圈回来,就能收获无数军功。

    “阿母!”梁萦急的都快要哭了,“上一回我都要吓晕了。南越国那种地方瘴气蛇虫横生的地方……”要是出了事,她都没办法。

    “你也没法替他出征不是?”昌阳听女儿说完,叹息道。

    梁萦面色苍白。

    “他自己也想去打,拦是拦不住的,不如告诉他要活着回来,若是不能,那么你就说带着他的儿子改嫁去!”昌阳给女儿出了个注意。

    此时女子改嫁很常见,但是没几个男子能接受的了,心爱的妻子会贸贸然嫁给旁人。嫉妒起来,简直比女子好不了多少。

    “你回去将这话好好的和他说,看他还敢不敢有事。”昌阳笑。

    **

    邓不疑从宫中回来的时候,里门都快要关上了,这一次虽然不是他初次出征,但是要准备的东西还是不少,等到回家的时候,天都快要黑了。

    他一身戎装,自己上了马,叱喝一声就往家里去。

    和梁萦成昏以前,他从来不急着回去,因为回去也没有人在等他,这会急着赶回去,除了快要到宵禁的原因之外,还是想要见到娇妻。

    门口的阍人见到他回来,赶紧打开门让他进去。

    梁萦知道他回来已经出来了。

    她才走出去没有多久,就瞧见一个少年郎满身杀气腾腾的甲胄,快步走过来,她长裙曳地,后面还有两个侍女替她提着后摆,所以她走得也不快。

    才走了几步,邓不疑就已经走到了面前,他面上带笑,双眼明亮,浓黑的剑眉下,乌黑的眼里似乎是落了星辰。

    “你回来了。”梁萦看到邓不疑这么一副模样,差点就在心里吸了一口冷气,邓不疑最迷人的不是那张俊美的脸,而是这少年生机勃勃的样子,仅仅是看着,就让人忍不住从内心笑起来。

    邓不疑已经握住了她的手,“嗯,今日宫中陛下有要事,所以回来的晚了。”

    “夕食都准备好了。”梁萦想要握紧他的手掌,结果他的手掌对她来演的确是有些大,一只手都被他整个的包在掌心里,邓不疑时不时在她的掌心上捏一捏,或是轻轻一划带来些微的酥麻。

    简直就是光天化日之下耍流氓。

    邓不疑的作风不是甚么守礼的君子,梁萦也喜欢他这一点,干脆就让他去了。

    邓骜已经在宫中为郎官,郎官负责保护天子安慰,眼下虽然已经有了期门郎和羽林郎做补充,但是郎官们身上的担子也还是没轻多少。夜里都要轮流上值的,今日是邓骜在宫中上值,所以哪怕是兄长出征前夕,他也回不到家中来。

    邓不疑没有甚么话要交代自己的兄弟,要说的平常都已经说完了。眼下再要说已经无话可讲了。

    两人用了夕食之后,便缠缠绵绵的倒房内去了。

    邓不疑在梁萦的帮助下脱去了那一身的甲胄,穿着里头的齐膝襜褕就不肯再换衣裳了。梁萦让人准备了一些饮品,他喝了一口蹙眉,“怎么不是酒?”

    “马上就要出征了,哪里会给你喝酒,到时候你喝醉了起不来身,耽误了事。又算谁的?”梁萦瞧着邓不疑在自己身边坐下,她挑眉道。

    邓不疑闻言,放下手里的饮品,笑嘻嘻的过来,伸手抱住她。脸颊贴着她的,和猫似得蹭个没停。

    “你要出征了,我也没有多少话好说的。”梁萦探口气,和匈奴打仗她也说不了什么,毕竟她的长处就不在这,“你……自己好好保重。”

    她其实想说的是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干脆跑,反正就算怪罪下来,他们家里也有的是钱去赎。

    不过这话邓不疑肯定不爱听就是了,说不定还要发脾气。想想也是,他这么一个人,除非他自己觉得不行,不然说了也没用。

    “自然。”邓不疑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白牙来。

    “你若是有事,我就立刻带着你的孩子改嫁去,嗯……长安里头还有好多的子弟未曾娶妻……”梁萦笑盈盈道。

    “你……有了?”邓不疑顿时僵住,但是他的重点却是在前头一句。

    梁萦恨不得在他头上打一下,“没有!但是要是有了的话,我也让他去叫别人‘阿父’去!”

    邓不疑一下就将她整个人搂在怀里,;脸颊紧紧的贴在她的脖颈上,“那么现在就怀一个——!”

    “你有病!”梁萦伸手就将把身上的人推开,“你说有就有啊!”

    “有个孩子,我要是没了,你还能看着他,天天想我!”邓不疑说着就去吻她的唇。

    梁萦才张口反驳,结果他就气势汹汹的压了上来,半点都不给喘息的余地,她气喘吁吁瞪着不远处帷帐垂下的玉璧,玉璧剔透,她想起白日里母亲和她说起的那些话。原本不过是要拿着这些话刺激的邓不疑珍惜子的性命,结果却是变成刺激他兽性大发,这到底是哪里对不上了?

    邓不疑有些不满意她的走神,将她覆的更彻底,只要她此刻看见的只有他一个。

    两人到了深夜才睡下,第二日起来。梁萦伸手揉了一把腰,对着满脸无辜,眼里还带着点儿得意的邓不疑牙痒痒。

    这混账玩意儿就算是装无辜,都是如此的欠揍。

    给他整理好身上的皮甲,皮甲都是用犀牛皮做成的,硬邦邦的,搁在手里都觉得难受。给他将胄戴好,算是收拾完了。

    “你在家里好好等我回来。”邓不疑一把揽过她的纤腰,低下头在她的唇上就咬了一口。

    炽热的呼吸和温热的体温,让梁萦想起昨夜的旖旎,差点双腿一软。眼前的人含情脉脉看着她,他想抵着她的额头再温存一下,可惜这一身的甲胄根本就不方便,而且头上的胄也不是那么利于行动的。

    “家里的事都交给你了,若是那些收上来的东西,你就去问家中的家丞和内吏。”邓不疑知道自己说的这些东西梁萦都知道,但是他还是要说一遍,再和她说说话,心里觉得舒服,有眼前的女子在,似乎所有的一切都安静下来了。

    “嗯,我都知道。”梁萦点点头,她抬头冲着邓不疑一笑,这会家人已经将马匹牵过来。

    那马是皇帝从未央厩中特意选出一匹来赐给邓不疑的,此刻出征,正好就用上了。

    邓不疑一双眼睛都黏在她的身上,半点都离不开。梁萦被他看的身上发热,却也舍不得就让他这么将目光移开。

    他们都是彼此离不开的药。

    “平安回来。”众目睽睽之下,梁萦在他眼眸上吻了一下。邓不疑睫毛浓密纤长,扫在唇上,有些轻微的痒。

    这还是她第一次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做出这样亲密的举动。那些侍女和家人垂下头,侍立在那里,似乎和木俑一般,毫无知觉。

    邓不疑略带蜜色的脸上浮出些许绯红,他难得的流露出少年人的羞涩。过了一会,他缓缓的对梁萦吻上去,带着些许的笨拙。

    “阿兄!阿嫂!”门口传来邓骜的呼喊,生生的将这份旖旎给打破了。

    邓骜站在那里看着兄长抱着俏丽貌美的女子,正要亲吻她的眼睛。顿时嘴张的老大。一瞬间,邓骜从自己兄长的脸上瞧出了恼羞成怒来。

    “大声叫嚷作甚?”邓不疑放开梁萦,狠狠瞪了邓骜一眼,看的邓骜恨不得找个地方把自己藏起来。

    “我出征之后,你好好在宫中做事。有些人说的无聊的话,你就当做是没听见。”邓不疑对弟弟要交代的也只有这么多。

    长安这个地方,不管出身多好,有多高的军功。有的是人来嫉妒来说闲话。邓不疑自然是将那些人说的话当做是耳边风,但是邓骜却不一定能够做到。

    “可是,阿兄,若是那些人说一些诋毁你的话,我还是要出手的。”邓骜道。要是自己的兄长被人诋毁而不出头,那不是成孬种了么。

    邓不疑一笑,伸手在弟弟肩膀上拍了拍,翻身上马出了门。

    这一次出征,朝廷上并不是所有的大臣都赞成,毕竟朝廷除去高皇帝的那一次,谁也没有和匈奴正面打过。

    城门处,还有一些不看好的大臣们差点学当年秦国的哭送三军了。可惜这个节骨眼上谁也不敢刺激皇帝。

    大军出征,马上那个年轻的将军引得道路两边的路人的谈论。

    当夜,皇帝便在邓蝉那里休息。

    邓蝉美貌年少,知情知趣,人也温柔,很是合他的意。有了一个曹皇后,刘偃对那些贵女实在是有些谨谢不敏。一开始邓蝉入宫,他也没有放在心上,不过是为了应付母亲罢了,没想到倒是真的来了个可心的。

    第二日皇后詹事将皇帝在邓美人那里留宿的消息带给曹皇后,曹皇后当着众人的面寻死觅活。

    “他到底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曹皇后嚎啕大哭,一边哭一边捶胸口,“他怎么能这么对我?”

    “先是一个家姬,现在到好,又宠爱一个邓姬!”她说着想起了这些日子来在宫里受到的委屈,“我是皇后啊!这个椒房殿他到底已经多久没有来了?”

    “我不活了!”曹皇后大哭就要去撞柱子。宫人们吓得连忙去拦住皇后,椒房殿内乱成一片。

    皇后女官看着眼前的局面,觉得头疼。皇后的脾气已经是越来越暴躁了,当然原来皇后的性情也不好,皇后向来以骄贵示人,而骄贵在此时可不是甚么好词,和骄纵差不多一个意思。

    “叫他来见我!”皇后大哭,“让陛下来见我!”、

    那边顿时变得更乱起来,宫人过来,满脸的为难,“这要怎么办?”

    “将中宫之意禀报给陛下!”女官口里发苦,皇后这么寻死觅活的闹,恐怕照着皇帝的那个脾气,只怕是不会来,但是不去找天子。恐怕皇后会闹得更加厉害。不如告知皇帝来的妥当。

    当椒房殿的人讲消息报过来,刘偃面上露出怒气来,“她要死还是要活随便她自己的意思!拿着自己的死活来威胁朕,她以为她是谁?”

    刘偃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甚么运气,当年没有和张女莹扯上关系,怎么就来了个和她差不多的?

    宋绶瞧着刘偃一脸的怒气,知道刘偃已经被曹皇后给激怒了。宋绶也不知道中宫到底是怎么想的,不想让天子喜爱别的女子竟然寻死觅活。

    他在宫中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遇见皇后这样的。

    未央宫中皇后寻死觅活,长信殿这里也知道了。曹皇后闹得那么大,邓太后想要不知道都难。

    邓太后听人说完,笑了笑。“也难为陛下了。”

    有这么一个妻子,莫说是皇帝,就是平常人也难以忍受。

    邓蝉坐在那里,只是沉默,脸上看不出半点兴奋或者是其他的表情。她只是坐在那里,并没有说话。

    “这么多年,这脾气倒是一点儿都没变。”邓太后笑笑,她倒是知道曹婧一开始就不是什么温婉的性格,当初选她不过是为了她的那个父亲和姑祖母罢了。

    如今太皇太后已经山陵崩,她已经入主长信殿,曹婧若还是这么下去,她也不会保下椒房殿了。

    “太后。”邓蝉抬头,眼睛才触碰到邓太后的目光,又很快垂下去。

    “这些日子,你做的不错。”邓太后笑道,“在后宫里头,想要出头,没有十足的运气,仅仅靠着容貌是不够的。”她今日心情不错,还可以来教堂侄女一些东西,“记着,你要沉得住气。陛下想要甚么,你就给他甚么。”

    邓蝉眼睛眨了眨,她慢慢回味邓太后的这句话,过了一会她对上首的邓太后行大礼,“妾知道了。”

    邓太后一笑,有这么一个堂侄女,倒是省事不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娇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青木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木源并收藏娇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