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街上大部分人听闻城北说书先生来了,都面露惊喜之色。大概是这群凡人举动太过明显,让颜越白等人无法忽视。

    “这群凡人过得倒是自在。”颜越白感慨道,“还可以听书做消遣。”

    老者嘿嘿笑道:“这不挺好的吗,难道要天天劳累,片刻休息时间都没。”

    此次玄羽仙宗宴请各界人士,这人间城镇也热闹起来,到处都是来自各地的修士。颜越白早已换了张平凡无奇的脸,打扮也与平常人无异,就连那穿得破破烂烂的老者也被颜越白拉走换了一身干净衣裳。

    老者伸手挠背,被颜越白轻飘飘看了一眼,老者笑道:“魔尊大人莫笑话,我好些年没穿过这么好的衣服了,一时间还真有些不适应,还是那些粗布麻衣适合我啊。”

    他这翻话说完,便瞅见站在一旁的秦司年,老者仔细打量秦司年,又转头看向颜越白,“魔尊大人和这位小道友到底何仇何怨啊,为何不能给这道友一个痛快?”

    颜越白顿时有些不耐烦了,“前辈喝你的酒去,什么时候这么爱管事儿了?”

    老者鼻头通红,面色微醺,他嗅嗅壶中美酒,“我只是瞧这小道友面貌俊朗,气质也好,实在想不通魔尊大人吊着他却又不了结他的原因。”

    原因是什么?自然是为了羞辱此人了,颜越白丝毫不觉得自己行为幼稚,“那自然是为了挫挫这天之骄子的锐气,好好羞辱他一翻了。”

    老者喝了口酒,差点没呛出来,“魔尊大人当真是有趣有趣。”

    颜越白总觉得这老者有笑话他的意思,但是作为大名鼎鼎的鬼面魔尊,他实在开不了口问一句,“你是不是在偷笑我?”

    这边四人安静坐着,秦司年那张英俊的脸也早已被颜越白做了手脚,此时的他和那两个随从无异,瞧着就是个普通人。

    几人正在休息,却见一行白衣人走了进来。

    为首的是个仙风道骨的老者,颜越白记性颇好,一眼便瞧出这人乃是逍遥仙宗掌门路飘摇,而他左右两边站着的真是其子路凛然和儿媳碧烟仙子。

    路飘摇带着一行人走过,丝毫没注意到角落里坐着的秦司年等人。

    颜越白早在见到路飘摇的一瞬间便对秦司年施了法术,此时的秦司年等同于一个“哑巴”。

    老者见到这一幕低头喝酒,默然不语。

    碧烟仙子美目盈盈,似乎有些惆怅,“上玥真人被那魔修袭击后便不曾醒来,真是……”

    路飘摇也叹了口气,“我那位好友担心徒儿,整日闭关修炼,谁知居然遇到胆大包天的魔修前来偷袭,闭关之中的人最是脆弱,上玥真人他……”

    路凛然瞧见父亲与夫人都面带忧愁之色,赶紧安慰,“上玥真人虽然昏迷,好在伤势不重,只是苦了他那位弟子了,如今上玥真人出事,怕是没人愿去栖魔城夺人了,这么多日子过去了,那位道友怕是凶多吉少。”

    颜越白一边喝茶一边听着,原来上玥老儿修炼之时被人偷袭,身受重伤?难怪自己在栖魔城等了这么久也不见有人前来讨人。

    碧烟仙子摇头道:“我们为何不能联手前去栖魔城,就这般容那魔头作恶吗?”

    路飘摇微叹,“秦道友虽然是年轻一辈中的翘楚,可到底只是个金丹,栖魔城是魔修三大势力之一,岂是那么容易撼动的?况且其他两位魔尊虎视眈眈,若是贸然行事,可能会陷入前有狼后有虎的境地,陵箬仙宗掌门不愿因此事大动干戈,我们也不好贸然出头。”

    碧烟垂眸不语,路凛然柔声安慰妻子,劝她莫要多想。

    这几句话尽数落入角落里四人耳中,秦司年明显坐立不安起来,颜越白瞥他一眼,嗤笑道:“怎么了,担心你那师父,如今你自身难保,还有空想着师父?”

    老者咳嗽一声,“魔尊大人真是会说话啊。”

    颜越白可不管他,继续道:“原来陵箬仙宗根本没人想来救你,你不过是被人抛弃的东西,如今你这般模样,我倒也没兴趣陪你玩了,不如割了你的脑袋挂到城墙上去,省得这位前辈总说我不给你痛快。”

    老者没想到话头居然转到自己身上了,他一口酒噎在喉咙里不上不下,登时整张脸都红了。

    颜越白施了个小法术,秦司年全身顿时剧痛起来,骨节咔咔作响,整张脸都变得扭曲起来。

    颜越白撑着下巴看着,脸上还带着微微笑意。

    老者咽了口口水,再瞧瞧此时的颜越白,被酒水浸红的脸慢慢恢复,他实在看不下去,也施了个法术,秦司年发青的脸色终于有缓和的迹象。

    颜越白不满地看了眼老者。

    老者咳嗽一声,“魔尊大人何苦呢,我瞧着这位小友也没对你做什么,你都可以放走树林里那个散修了,为何和这位小友过不去?”

    颜越白皮笑肉不笑,“前辈为何总劝我行善,早些日子要我去插手那狐妖的事情,如今又要我放了这人,我乃鬼面魔尊,本就是无恶不作的人,而他是人修,与我势不两立,我为何要放了他?”

    老者登时觉得这位年轻的魔尊真是够牙尖嘴利的,“这位小友心中对你无恨,你无须如此。”

    “你怎知他对我无恨?”颜越白只觉得这老者满口胡话,若是什么人对自己做了这般事情,自己绝壁要报复回来,秦司年不恨自己那简直是脑子有包。

    老者摸摸胡子,“天机不可泄露也。”

    要说颜越白觉得哪种话最扯淡,那就是老者这句话了,什么天机不可泄露,你难道不是扯不动了找借口么?

    秦司年一直默默坐在一旁,他虽然被老者解围,可刚才那痛不欲生的感觉似乎还残留在骨头中间,他抬眼看着颜越白,此时的颜越白正在和老者说话,无暇顾及秦司年。

    秦司年心中不解,为何儿时遇到那人对自己那般温柔,如今却变成这样。

    他明明什么都没做,为何会被如此对待,难道真的是人魔势不两立么。

    老者说得口干舌燥,终于喝了口酒缓了缓,“魔尊大人,我算是输给你了,你真是个固执的人。”

    颜越白倒是觉得自己表现得很棒,没有被剧情君洗脑,“本尊有自己的立场,岂是那么容易被撼动的?”

    “好好好。”老者摆摆手,“那我便等着你把他头挂在城墙上的那一天。”

    颜越白心中暗下决心,这事情怕是再拖不得了,如今剧情各种强行走小说路线,自己若是再不动手,秦司年这家伙怕是要卷土重来了。

    不用等到回城了,今晚便取了他性命吧。

    路飘摇一行人没坐多久便起身了,玄羽仙宗宴请各界人士,如今这座小小的城镇聚集着来自各处的修士,好不热闹。

    然大会还未开始,大家只能在下属城镇稍作休息。

    夜深人静,秦司年一人坐在地上,颜越白泡澡享受一翻后才姗姗来迟,他坐在椅子上,用下巴瞧人。

    “你最后可有什么话要说?”

    秦司年抬眼看他,嘴唇动了动,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颜越白想起当年那个瘦弱的小孩儿,总觉得时光荏苒,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似乎已经有很多年了。

    他取出血印,透红的剑身在烛光下泛着亮光,颜越白抚摸着剑身,说出的话却冰冷无情,“你是不是以为我要用血印了解你,你可想多了,如今的你还不配死在血印剑下。”

    他伸出手轻轻一勾,秦司年便如同纸张一般飞起来,瞬时间被颜越白掐住了脖子。

    颜越白虽然长得瘦弱,却灵力充足,很容易便把秦司年提了起来,他就如同当时在逍遥仙宗一般掐着秦司年的脖子,让他慢慢体会窒息的痛苦。

    颜越白觉得那老者有个问题问得好,自己为何可以放过任何人,却唯独和秦司年过不去。

    他想,那大概是对主角的特殊待遇吧,在这个世界,颜越白只怕主角一个人,他怕这个人有足够的能力置自己于死地。

    颜越白越想越觉得对,肯定是这样,绝对不会有其他原因。这个世界一切都是虚拟的,不过是文字里的东西变成现实,眼前这个人也是虚拟的东西,而自己并不属于这个世界,也不需要感受这个世界的真实。

    老者坐在屋顶上喝酒,惨白的月光落在他身上,他望着远处的玄羽仙宗,目光变得温柔却又伤感,“我回到了你的故乡呢,可你却再也回不来了。”

    秦司年脸涨得通红,他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迷迷糊糊中似乎又听到了老者的话。

    “我可以帮你恢复修为,甚至也能帮你制住鬼面魔尊。”

    老者在屋顶坐了一夜,公鸡打鸣的时候才跳下来,颜越白打着哈欠走出来,睡眼惺忪的模样。

    老者好奇,“鬼面魔尊这么厉害,居然还要如同凡人一般睡觉吗?”

    颜越白揉揉眼睛,看了他一眼,“你这么大年纪还这么有精神。”

    老者哈哈大笑,却见秦司年走出来,还顺手带上了门,他眯起眼睛,一下子便看到了秦司年脖子上的勒痕。

    老者凑近秦司年,“你还记得我的提议么?”

    秦司年默然不语,老者却低声道:“要不要考虑按我说的去做?”

    往日里总是竖起耳朵监视着两人的颜越白此时居然早早走远了,叫了店小二,点了几道菜,已经开始吃起来。

    秦司年手指微微抖了抖,“我只想恢复修为。”

    老者呵呵一笑,“不想废了鬼面魔尊的灵根,让他变成一个废人吗?”

    秦司年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如果前辈想,那前辈便去做吧。”

    老者摇摇酒壶,“我跟鬼面魔尊无冤无仇的,若是你愿意,我还可以帮你一把,若是你都没这个想法,我何苦去管这闲事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魔尊总想弄死本主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妄言桔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妄言桔梗并收藏魔尊总想弄死本主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