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楚君离还是散修的时候,逍遥自在,如今入了宗门,倒是开始拼尽全力提升修为了。

    上次遇见那鬼面魔尊,他才深感自己的无力,这世上强者为尊,弱者就算有再大的心,都只能徒劳地看着那些恶人为非作歹。

    楚君离胸口泛起一股难言的痛意,他寻了不少灵石,日夜修炼才结了金丹,有得必有失,如今的他修为并不稳固,甚至身体不时传来刺痛之感。

    那兔妖匍匐在地,只期盼着眼前几位大人可以绕过他二人,他拼命给那狐妖使眼色,可那狐妖纵使吓得裤子都湿了,却也依旧不吭声,满脸都是对人修的憎恶之情。

    楼上观戏的蓝衣男子摇扇轻笑:“如此这般弱小的妖修,却非得卯着劲儿出口气,瞧着真是可笑。”

    颜越白却道:“这与那叫做楚君离的人修有何区别,当日他也不是这般模样出现在我眼前的?”

    蓝衣男子微叹:“说来似乎没什么区别,然并不是这样,他到底心中有着正气,可这妖修却只是为了一己私欲便要与这几个小少年作对。”

    颜越白但笑不语,楚君离在自己面前逞能便是胸有傲气,不屈服于恶势力,这小妖逞能便是不知好歹。

    颜越白作为一个魔修,这两人在他眼中毫无区别,都是不知天高地厚的黄毛小儿罢了。

    楚君离看着这两个妖修,瞧着他二人吓破胆的模样,心中却毫无波澜,那狐妖不说了,心怀歹念,他哥哥本就是只恶妖,害人无数,死有余辜,那兔妖虽没做出什么恶事,可与一是非不分的妖修为伍,也是昏了脑袋。

    “你要找我寻仇不错,可你本事没到家,寻仇便成了寻死。”楚君离冷声道,“那我取了你的性命便也是不违天道。”

    他身边白衣男子伸手,“还是让我来动手吧,这狐狸臊味重,莫脏了师弟的手。”

    他此话一出,楚君离只得退后,那白衣男子剑气凛然,既然是金丹中期修为,压得这两只小妖呼吸都快不畅快起来。

    店家怕是这里最无奈的一人了,他这家店开得偏,离那栖魔城不远,往日里也就来几个小妖和散修,一直都在做小本买卖,今天怎就遇到这事儿了呢?店里见了血总归是晦气,店家一边恨这几个人修太不能容人,一边又怨那个狐妖不知好歹非要动手。

    那狐妖早已被金丹修士的威压吓得变回原形,白衣男子下手利落,只片刻功夫那狐妖便没了气,甚至连一丝血都没能渗出来,再瞧那兔妖,早已翻出眼白,快死不死了。

    那白衣男子道:“我陵箬仙宗也不是爱欺负人的,你这小妖若是真没起过害人的心思,我便可留你一命,但我可告诉你,若是再被我遇见,你若是心怀不轨,便再也不会有这样好的运气了。”

    这兔妖本就是胆小不敢惹事的,此时见到自己好友殒命,早已吓破胆,心中虽悲戚,却也得保住自己小命。

    他声音低如蚊呐,“多谢恩人绕我小命!”

    颜越白听得清楚,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再多的不忿都化为灰烬,这几个人修明明是兔妖的仇人,此时他却也只能跪谢不杀之恩。

    楚君离心善,可却也爱憎分明,见状只能轻叹一声。那白衣男子出手利落,震慑了几个散修,先前口出不逊之言的那位此时哑了火,干巴巴喝了口酒,不得不承认,这几个名门弟子还是有些真本事的。

    颜越白转身回到屋子里,蓝衣男子紧跟其后,他等了片刻,却见颜越白又坐回床上,闭眼打起坐来。

    蓝衣男子顿觉无趣,没话找话道:“魔尊大人向来心思深沉,这几个人修出现在此地岂不奇怪?”

    颜越白扯出一个笑来:“确实奇怪,但那又如何?”

    “兴许会威胁到栖魔城。”

    颜越白挑眉道:“哦?可现在栖魔城已经有新的魔尊坐镇了,这城与我又有何关系?”

    蓝衣男子一向伶牙俐齿,此时吃了个暗亏,心中不免思量一翻,终是开口道:“我瞧着你还是放不下魔城的样子。”

    颜越白只觉好笑,他一个穿越而来的人,在这世界上大部分时间内都在闭关,能对书中之人产生多大感情?之所以尽心尽力守护魔城,只是因为自己与这栖魔城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唇亡齿寒的道理他还是明白的。

    可如今,这城有了新的主人,人修所有的目光都在这魔尊身上,看如今这样子,这些个人修怕是不知道他和那城中的魔尊是两个人。

    毕竟鬼面魔尊只是个能止小儿夜啼的传说,整日覆一面具,无人见其真容,尽管颜越白在玄羽仙宗露过脸,可只要戴上面具,谁又会去管那面具下的脸。

    蓝衣男子面露古怪之色:“我瞧着你似乎是个重感情的人……”

    颜越白打断他的话:“魔修三大势力,个个都不是好惹的,栖魔城虽没了我,却也有个化神大能坐镇,并不会呈群龙无首之态。”

    他那些个部下看来并不需要自己,既然如此,颜越白也不会是舔着脸回去的人。

    “那你之前为何同意与那魔尊联手?”

    颜越白瞧他一眼,轻笑一声:“就只许你胡言乱语,我就不能逗逗他们?”

    蓝衣男子看着颜越白那张姣好的脸,只觉得大脑炸开,半晌无言。

    此时夜已深沉,颜越白欲要打坐静心,眼睛闭上,思绪还没飘远,便被一声轻响惊动。他揉揉眉心,最近是越来越不能集中精神了。

    颜越白想瞧着那人又在耍什么花样,却瞧见窗户大开,风从外面刮了进来。

    他想了一翻,还是决定起身一探究竟。蓝衣男子并未走远,此时在门外的角落里,一张脸表情并不好看。

    “你为什么带他走?”

    颜越白眼皮子一抖,这声音可不陌生,正是秦司年那家伙。

    蓝衣男子面露不耐之色:“那你为什么不让他走,难道是要学着他之前的做法,也如同他对你那般对他?”

    秦司年今日不同往昔,不再是一身白衣飘飘若仙,夜色深沉如墨,他着着一袭黑衣,完全融进了夜色里的样子。

    只是他的声音还是如同曾经一般,依旧清冷:“我自有办法。”

    蓝衣男子笑道:“那我也有我的想法。你不就是想让他待在那小镇上,期盼着他看着这些花花草草,突然间发现自己居然爱上了这般平静的生活,之后与世无争,一切都听你的?”

    秦司年冷眼瞧着他,并不回答。

    蓝衣男子得了趣,趁胜追击,“瞧他那偏执的性子,若是这般简单就转了性,那天怕是要塌下来了。只要眼睛不瞎的人,都看得出来他恨你入骨,你可有想过他为何这般恨你?”

    颜越白倒是奇怪了,他这么一个大活人躲在边上,眼前这两人到底说得多么忘我,居然没发现自己?

    颜越白摸摸脸,琢磨着那蓝衣男子的话,他真的对秦司年恨之入骨?说到底,他之所以想要取了秦司年性命,只是因着小说的缘故,害怕对方威胁到自己。

    要说恨,似乎没什么恨的缘由,可要说不恨,颜越白却总觉得自己瞧着秦司年那张脸总会无缘无故心烦气躁。

    秦司年半晌不说话,蓝衣男子更加觉得自己戳到了对方的心窝子,“我把他带出来,是想看他自己的选择。可不像你那般,想着要别人如何如何,便不管不顾让人顺着你的心。”

    秦司年声音平静:“那本不是他做的孽,并不需要他来承受,我们已经找到了真正的鬼面魔尊,他完全可以隐藏起来,不再面对人修的怒火。”

    “至于夺了秘境宝物,闹了仙宗这些事……都不是什么大恶之事。”

    蓝衣男子啧啧道:“可他本人怕是喜欢这些纷争,并不愿躲起来做缩头乌龟。”

    颜越白听这二人你一言我一语,只觉得这二人脑洞实在大。

    不过……原来那占着魔尊之位的人是秦司年伙同蓝衣男子找出来的,颜越白哼笑一声,这两人果然没什么好心思,若不是他二人,自己也不会丢了魔尊的位子。

    他并不畏惧人修,也根本不需要玩这种把戏,找个替身从此逃得远远的——这种事简直是对他的羞辱。

    秦司年看了眼蓝衣男子,蓝衣男子满脸轻笑,突然一阵风刮过,树叶沙沙作响。

    秦司年目光穿过蓝衣男子,停在了颜越白身上。

    颜越白大大方方走出来,“二位聊得可尽兴?”

    蓝衣男子摇起扇子,颜越白对他说道:“这外面风可不小,你大可不必再摇扇了。”

    蓝衣男子手一顿,摸出腰间酒壶,酒水温热,抬头便灌进了嗓子里。

    秦司年问:“你都听到了。”

    颜越白笑道:“你们都这般直接说开了,我想不听到也难。”

    “那你跟我走吧,这人魔之间纠纷不断,不用深陷其中。”

    颜越白奇道:“我真是想不通了,你这般行为,好像处处护着我似的,若你真是护着我,不该帮着我对付人修,打散这些不知好歹的宗门?我栖魔城一统天下,而我——成了无人能敌的魔尊。”

    蓝衣男子噗嗤一声,吐出一口酒来。

    秦司年面色依旧不变,仿佛对颜越白咄咄逼人之语毫无感觉。

    颜越白这下子真的有些好奇了,秦司年被自己关起来的那段日子里,自己调笑他,他那张小脸还会变得苍白些,如今怎么如同一块石头,没了生命般,油盐不进呢?

    秦司年终于开口:“我觉得,你离开这些纷争,不再顶着魔尊的身份是最好的,这才是你应该走的路。”

    颜越白心中暗笑,这人真是奇怪,早些莫名其妙的认自己为恩人,如今仿佛很了解自己似的,居然决定他要走的路。

    颜越白非常直接的反击:“秦司年,我可是不懂了,我与你根本不熟,为何你一副和我相识已久的模样?”

    蓝衣男子猛灌酒,咕咚咕咚的声音在黑夜里尤为明显。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魔尊总想弄死本主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妄言桔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妄言桔梗并收藏魔尊总想弄死本主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