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仙界网络直播间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乔梓心动了,一连几天都琢磨有什么法子可以完成田蕴秀交代的事情。

    掌印大总管乔公公听起来十分威武,那些金银珠宝也晃了她的眼睛。

    谁都不如这些阿堵物靠谱,她和乔楠流落在外的时候,深深地明白了这个道理。

    只是单独见陛下一面实在太难了,从前在永和宫中,田蕴秀还算得上是宠妃,乔梓也只有见过先帝两面,还是远远地跪着不得仰视。

    天气渐冷,眼看着就要到小雪了,每年的这个时候,尚衣局都会分发过冬的衣物,今年也不例外。去尚衣局的路上,乔梓一路东张西望,盼着能见到个熟人打探打探新帝的作息和喜好。

    这一张望,还真的让她看到个熟人,从前管各宫仆役调度的一个小头目,姓彭,她曾经用了一两银子贿赂从西华门洒扫到了永和宫。

    “彭公公,好些日子不见了,起夜的毛病好些了没有?”她一脸笑意迎了上去。这个彭公公十分抠门,早前生过一次大病,却舍不得看病吃药,最后落下了个尿频尿急的毛病,一个晚上要上好几次茅房,以至于整个人都精瘦精瘦的,底下的人送了他个外号叫彭三急。

    彭三急看了好一会儿才认出她来,长叹了一声:“能好到哪里去啊,日子越来越难过了。”

    “彭公公这人才,在哪里都如鱼得水。”乔梓恭维道。

    “你这猴子,就是嘴甜。”彭三急笑骂了她一句。

    乔梓一脸的好奇:“彭公公可见过陛下了?不知道他和先帝像不像?”

    彭三急瞪了她一眼:“妄议圣容,小心被打板子。”

    乔梓立刻缩了缩脖子,赔笑道:“不敢不敢,小的在永寿宫里没得见世面,彭公公别理小的就是。”

    “陛下龙章凤姿,比起先帝还要高出一筹,不过嘛,”彭三急卖了个关子,停顿了片刻,“陛下的喜好却不随先帝,你猜现在宫中有几位嫔妃?”

    乔梓伸出了一个手掌,想想不对又翻了一翻:“十个?”

    彭三急摇了摇头。

    “二十个。”乔梓心里唾弃,这才刚得天下呢,就这么可劲儿地填充后宫了。

    彭三急还是摇头。

    “那五十个?”乔梓哆嗦了,还是赶紧回去让田蕴秀死心了吧,她别想有一席之地了,她乔公公的美梦也就别做了。

    “一个都没有。”

    乔梓傻了。

    先帝在位时宫内正式有份位的嫔妃从低到高固定的就有七八十个,期间进进出出的就不提了,也还没算上那些被临时起意临幸的宫女、臣妻。

    这个新帝连一个嫔妃都没有,这……不会是身有隐疾吧?

    彭三急咳嗽了两声,正色说:“我就说给你听听,你可不能随便乱传,好了好了,我得做事去了。”

    他紧走了几步,忽然停了下来,四下看了看,把乔梓拉到角落里,一脸尴尬地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根簪子递给乔梓:“原本我打算去永寿宫的,你来了正好,替我送给李嬷嬷。”

    李嬷嬷是李太妃的手下的,乔梓会意,促狭地笑了笑:“有什么话要我带么?”

    彭三急的老脸微微泛红:“就说我一直惦记着她,让她放心。”

    乔梓在外面晃了一圈,没打听到更多有价值的东西,就在尚衣局领了冬衣回到了永寿宫。

    李太妃住在主殿,她远远地看到过几回,原来丰腴的身材瘦得都快不成样了,身后亦步亦趋地跟着新来的两名太监和宫女,想必是奉命监视的,她中年丧夫丧子,现在更是连自由也没了。

    不过,乔梓半点也不同情她,李家身为武帝时期最有权势的外戚,在大晋耀武扬威多年,不知道坑害了多少忠臣良将,据说当年赫赫有名的程将军在南方平叛,当时身为兵部尚书的李仁桂扣住粮草不发,以致于程将军深陷重围被捕,几番谣传后投降了叛军,噩耗传来京师后,晋武帝一怒之下就把程府抄家灭门了;而李太妃在宫中干的各种龌蹉的勾当那就更不用提了,累累白骨,只怕只有她到了黄泉之下才能算得清。

    乔梓瞅了个空,把簪子给了李嬷嬷,宫里宫女太监众多,孤寂可怜,偶尔也偷偷摸摸地对食,有时候主子宽容,也会把宫女赐给随身的太监。想必彭公公和这李嬷嬷之间也有些不清不楚。

    李嬷嬷接过簪子的时候手都有点发抖,红着眼睛道了声谢,乔梓心里也有些恻然,连连宽慰了几句,把彭公公的话也带到了。

    回到田蕴秀那里,乔梓把探听来的情况一一说了,她原本就能说会道,这抑扬顿挫的,听得那两人心跳加速,桃盈更是没忍住,高兴地说:“小姐,你说会不会是陛下他还一直惦记着……才没有充盈后宫?”

    到了永寿宫里以后,桃盈嫌“太嫔”二字实在太过碍耳,索性私底下以从前在田家的称呼叫人,田蕴秀也默许了。

    “你胡说什么。”田蕴秀嗔了她一眼,脸上飞起两朵红云。

    乔梓觉得这主仆俩自作多情了,照新帝的脾气和手段,要是对田蕴秀情有独钟,怎么可能到现在还没有露面?不过这两人一唱一和的自得其乐,她也不至于那么没趣去打断这两人的臆想。

    从屋子里出来,庭院里木槿在洗衣,乔梓心情愉悦,手里把玩着田蕴秀赏的几块碎银凑了过去。

    “木槿,瞧瞧这是什么?”乔梓显摆似的把碎银递到了她的面前。

    木槿瞧都没瞧她一眼,只顾埋头搓洗。

    “咋了?她又给你气受了?”乔梓敛了笑容,“要是能辞职就好了,咱们炒了她的鱿鱼。”

    木槿没听懂,却还是咬着嘴唇不吭声。

    乔梓把一块碎银塞进了她的怀里:“好了好了,别生气了,分你一半,攒着以后出宫了当嫁妆。”

    木槿好像被火烫到了似的,飞快地把银子塞回她手里:“不要,我才不稀罕呢。”

    乔梓这才看清了,木槿的眼睛通红,显然是哭过了,她有点着急,掰过木槿的肩膀问:“到底怎么了?好端端地怎么伤心成这样?”

    木槿哽咽了起来:“小乔子,你是不是要走了?我看你一天到晚都往外跑,我一个人留在这里……好害怕。”

    乔梓愣了愣,哭笑不得地说:“我能去哪里?你别抬举我了。”

    “真的吗?”木槿抹了一把眼泪,“要是没有你的话,我不知道怎么熬下去。”

    乔梓心中恻然,木槿是和她差不多的时候入的永和宫,没啥心眼,当初被几个早来的宫女欺负得很厉害,大半夜的逼着她去倒夜壶,她又惊又吓,一不留神掉进永和宫的小湖中,幸好乔梓当时路过,把她拉了出来,不然只怕又是悄无声息地多了一个枉死鬼。

    乔梓能说会道,没过两个月就混得不错了,她却一直没个出头之日,唯一的长处就是手巧勤快,里里外外地帮乔梓做了好多事情,自从到了秀锦宫后,木槿更是把乔梓当成在宫里唯一的依靠。

    “别胡思乱想了,以后你到了二十五被外放出宫,我一个人在这里才可怜呢。”乔梓故意也愁眉苦脸了起来。

    “我不走,”木槿很坚决地说,“到时候我求田太嫔把我留下来,陪着你,反正我家里也没什么人了,回去也是被我嫂子嫁给鳏夫或者卖给人家做小妾。”

    乔梓隐隐觉得有些不对,挠了挠头道:“留下来干嘛?我要是能出去,一定飞一样地就走了,外面多好,海阔天空,想干嘛就干嘛。不过,银子一定要多攒一点,到时候你嫂子要是敢唧唧歪歪的,立刻自己去买座宅子自己过,日子不要太舒服……”

    木槿瞥了她一眼,脸上浮起两朵红云,低下头用力搓洗起衣服来。

    乔梓的脑袋轰的一声,忽然间什么都明白了,她这是不是不小心惹上桃花债了?

    胡乱和木槿扯了几句,乔梓回到自己的小屋里,躺在床上忽然无来由地一阵心酸。

    可怜的木槿,可怜的田蕴秀,可怜的自己。

    不知道弟弟乔楠在外面怎么样了,会不会受人欺负,会不会思念她这个半吊子姐姐。

    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能离开皇宫这座牢笼,重新获得自由。

    月上柳梢,一弯新月挂在半空,眨眼又是一个月的开始了。夜深人静,梆子声传来,已经是三更了。

    乔梓从床上下来,麻溜地把准备好的东西放入了一个小布包里,悄悄地推开了房门。

    屋外空气清冷,悄寂无声。她十分谨慎地四下张望了片刻,沿着墙根悄悄出了永寿宫,往冷宫走去。

    永寿宫在皇宫的北边,冷宫在最西边,走过去约莫两柱香的时间,内宫中有侍卫巡逻,轮换的班制和路线几乎都是固定的,乔梓在皇宫中大半年了,几乎已经摸得一清二楚。

    冷宫的门都破败了,轻轻一推就开了,先帝在的时候,冷宫中只有几个不知道名号的老妪,偶尔还有几声动静,现在却如同死寂一般。

    乔梓在门内顿住了脚步,按了按胸口,饶她胆大,这会儿也感到了几分毛骨悚然。

    “天灵灵地灵灵,路过的鬼魂别显灵,显灵了也别找我啊,不是我杀你们的,冤有头债有主……”她一路絮絮叨叨,来到了当日的那个庭院里。

    庭院已经收拾过了,完全看不出那日的血腥和残忍,杂草也清理过了,夜风中甚至传来了一阵花木的清香,乔梓几乎怀疑自己走错了地方。

    她战战兢兢地走到了假山旁,四下看了看,后退着往假山洞里走去。

    “你在干什么?”

    一个声音阴沉地响了起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一级大内总管奋斗秘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小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醋并收藏一级大内总管奋斗秘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