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仙界网络直播间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陛下。”

    萧铎进屋叫了一声。

    萧翊时迅速地收拾心情回转身来,瞥了他一眼,意味不明地问道:“什么时候和他这么熟了?”

    萧铎躬身行礼,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陛下是说小乔子吗?他挺有意思的,为人也仗义,臣瞧着他就心生欢喜。臣孤身一人,没有兄弟姐妹,认这么一个弟弟挺好,只可惜他……”

    一想到乔梓已经被净了身,萧铎便心觉遗憾。

    “是先帝委屈你们程家了。”萧翊时叹了一口气,“以至于程家满门只剩下你一个人,如今陷害程家的真凶还未找全,害得你至今仍要隐姓埋名。”

    “陛下何出此言,”萧铎连忙道,“当初要不是陛下出手相救,萧铎早就已经被叛军所杀,臣这条命就是陛下的,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

    萧翊时沉吟着踱了两步,眉峰渐渐聚拢:“朕和昱墨这几日将这些年来的一些大事推演了几遍,程将军被诬投降叛军、平南王府谋反、容先生骊陆山死谏……这一桩桩一件件,都一步步把大晋的文武栋梁一个个吞噬殆尽,朕和昱墨都觉得这不是偶然,而李家只不过是被推在外面的一个傀儡罢了。”

    萧铎悚然一惊:“照陛下这么说,此人可真是包藏祸心,这是要动摇我大晋根本吗?”

    “朕还不知道这幕后的黑手目的何在,不过他现在比我们更为头痛,”萧翊时冷冷地一笑,“他没想到,虽然父皇一意孤行裁撤北军,却让我们另辟蹊径积蓄了力量,大皇兄未能继位,这是大晋最大的变数。”

    “陛下,那此人到底会是谁?不把他揪出来后患无穷。”萧铎急急地道。

    “敌在暗我在明,不可操之过急,”萧翊时眼中闪过一丝嗜血的冷光,“朕怀疑他的势力已经渗透在京城,趁你接手北衙禁军,务必要把此人的势力从军中剔除。”

    萧铎一凛:“多谢陛下提醒,臣明白。”

    “宫中只怕也有此人的势力,朕已经让萧锴和萧铭肃查,如今这种态势,时间拖得越长,对他更为不利,想必他要忍不住出手了,朕倒是要看看,是谁……”

    萧翊时的语声未落,屋外忽然传来一声惊呼,他猛一回头,只见原本在捅树枝的乔梓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头上顶着一个半拉子的鸟窝。

    看着她狼狈的模样,旁边好几个人都哈哈大笑了起来,乔梓却顶着鸟窝站了起来,笑着“呸”了他们一声:“看我笑话是不是?等着,以后我吃鸟蛋让你们眼馋!”

    萧翊时又好气又好笑,走到窗前沉声道:“你在那里做什么?”

    乔梓立刻敛了笑容,恭谨地回道:“陛下,这贼鸟的窝已经被奴才拿下,奴才替它到后面去寻个窝,必定不能让它再惊扰陛下。”

    又来了,对着别人笑语如珠,转过头来对着他却仿佛一潭死水。

    萧翊时忽然觉得十分挫败。

    入了夜,几名侍女伺候着萧翊时宽了衣,吹熄了灯,退出了寝殿。

    屋里散发着浅浅的龙涎香气息,万籁俱寂,萧翊时躺在床上却有些睡不着。

    不知怎的,乔梓的脸庞在他脑中一掠而过,晌午时那种暖洋洋的心绪非但没有消除,反而变本加厉,让他整个人都有点燥热了起来。

    他在被中闷了片刻,索性披了一件外袍起了身,屋内地龙烧得很旺,他踱了几步,只觉得那燥热依然无处纾解,便推开了窗户。

    一股冷意袭来,他深吸了一口气,望向天空中的新月,耳边忽然传来细微的“滴答”声。

    窗棂前的屋檐上挂着一个物件,在月光下晶亮剔透,微微转动着。

    他忽然想了起来,这是乔梓送给他的冰花,他顺手让人挂在屋檐下了,今日天暖,想必是开始化了。

    “陛下有何吩咐?”屋外的侍女听到动静小心翼翼地问。

    萧翊时忽然便来了兴趣:“把那个鱼嘴冰花拿过来给朕。”

    没一会儿侍女便过来了,把冰花递给了萧翊时。那冰花已经化得不成形了,小半边塌了,半片花瓣露了出来,颇有点可怜兮兮的味道。

    萧翊时不由得想起那日一头栽进他怀里的乔梓,被烧得有些迷糊的神情,可怜中带着倔强,粗糙干裂的脸颊,可下巴里的那块却依然滑腻细嫩,带出不一样的触感……

    脑中骤然警铃大作。

    萧翊时觉得自己有些不太正常了,怎么莫名其妙一直想着那个小太监?他神情古怪地看向旁边的侍女,那侍女名叫应珞,已经伺候他将近十载,性情温柔,也通文墨,很合他的心意。

    应珞被他看得心里有些发慌,小声道:“陛下这是有什么吩咐吗?”

    他抬起手来,在应珞的下巴上轻轻一抬,应珞被迫抬起头来,困惑地看着他。

    眉似远山、眼如秋水,应珞的样貌姣好,和那京城三美之一的田太嫔不相伯仲,可不知为何,在脑中盘旋的却依然是乔梓的两颗小兔牙,甜甜的、美美的,带着狡黠和俏皮。

    一定是因为那小太监给他脸色看,所以他才成天惦念着。

    萧翊时终于找到了理由,这才稍稍释然了些,松开了手笑着道:“应珞,你今年也有二十了,难道还没有什么合心意的想要成家吗?”

    应珞柔柔地笑了笑:“奴婢觉得伺候陛下挺好,外面的男子初时甜言蜜语,到了最后却三心二意,奴婢还是独善其身吧。”

    萧翊时明白,他的几个婢女在北地呆得久了,也沾染上了北人的粗犷和直爽,尤其是伯纳族人,他们的女子地位很高,很多人家都是一夫一妻,就算丈夫想要三妻四妾,也需要家中发妻点头了才行。

    而大晋的富庶之地,男子几乎都是三妻四妾,京城中浮华奢侈之风更甚,应珞瞧不上也是正常。

    应珞看他沉思,轻声唤道:“陛下,你手里的冰花都化得不成样了,不如拿出去丢了吧?”

    萧翊时一看,屋里太暖和了,那冰花化得差不多了,地上淌了一滩水,他拎了一把红绳,“噗”的一声,一颗小蜡丸从里面滚了出来。

    “这叫冰花传书,等到春暖花开,冰花化了,你就可以看到此刻我想对你说的悄悄话话了……”

    乔梓煞有介事的声音言犹在耳,他随手捡了起来,捏开蜡丸,里面果然是一张揉成一团的小纸条,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四个个小字:小心,回家。

    一股暖流从心中涌过,她一直以为他是刺客,宫中危机四伏,她绞尽脑汁想让他赶紧回家以策安全。

    那个小太监的确对他倾心以待,坦诚相交,把他当成了好友,他这样欺骗戏弄,末了又以权势威逼,是不是……有点让人伤心?

    萧翊时把纸团往怀里一塞,吩咐道:“把朕那件便服拿来,更衣。”

    亥时将过,四周一片悄寂。萧锴一听说萧翊时出了寝殿,以为发生了什么急事,便从侧屋中急匆匆地赶了出来,正要召集侍卫,却被萧翊时摆手阻止了。

    内侍们住的屋子在四通殿的北面,没一会儿就到了,萧翊时停住了脚步,示意萧锴进去叫乔梓出来。

    约莫一炷香的时间,萧锴铁青着脸从里面出来了,身后却空无一人,那小子不在屋里,连被窝都是凉的。

    “陛下,此人必有蹊跷,事不宜迟,必要将他拿下好好拷问才是。”萧锴很是恼火。

    萧翊时沉默了半晌,面无表情地道:“走,去冷宫瞧瞧。”

    两人一路北行,果不其然,快到冷宫门口时,乔梓那单薄的小身影便出现在他们眼前,她对这里分外熟悉,在树丛和墙根间走走停停,时而警惕地藏入暗影中窥视着身后有没有跟着人。

    到了冷宫的后墙,她一猫腰钻进了树丛,半晌都没见人出来,萧锴扒开树丛一看,只见里面有一个隐蔽的小洞,正好容一个人钻过。

    -

    乔梓可不知道她祸事临近,她驾轻就熟地进了冷宫,照例到了那座假山前,和上次来时一样,这座侧殿依然收拾得很干净,夜风中一股幽香传来,想必是墙角的梅花开了。

    她有些发怔,谁这么有心,居然一直记得收拾这座废弃了这么久的庭院。

    假山洞黑漆漆的,她四下瞅瞅没人,后退着钻了进去,数着石头的缝隙找到了塞纸卷的地方——上次画的小黄人已经不见了,她顿时放下心来。

    从怀里掏出早已经准备好的小纸条,小纸条一共两张,一张照例画着一个小黄人,那是她约好了和弟弟报平安的暗号,而另一张干巴巴地写了几行字,说了几句宫里的情形和一些无关紧要的八卦,比如陛下没有嫔妃、永寿宫失了火、有两个公公吵了一场大架等等。

    上次被萧翊时撞见,没来得及把那张写了后宫琐事的纸条塞进去,不知道会不会有事。但愿这次顺利一些,要不然……

    虽然她没打探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但有琐事写着,总算是在努力做事,那些人不要吹毛求疵便好。

    她叹了一口气,这才进宫这么点日子,该怎样才能熬过在后宫的漫长岁月啊。

    把这两张纸卷塞了进去,又往上抹了点泥巴,她左右看看没发现有什么异状,这才拍了拍手往外走去。

    暗香浮动,夜色正好,她一时不想太快回去,就爬到假山上小歇了片刻,墙角的梅枝开得正好,她侧身一看,忍不住便抬手去去折,还没等到她的手碰到花瓣,她打了一个激灵魂飞魄散,只见梅枝旁站着一个黑影,那目光好像幽灵般定定地落在她的身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一级大内总管奋斗秘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小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醋并收藏一级大内总管奋斗秘史最新章节